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一百四十八章 老师,请指点一下!
    大荒战院的十几台炼器炉,分别是不同时期从不同宗派采购的,有几台还是自行炼制的,无论风格还是灵能运行原理都大不相同。

    不过星耀联邦从立国之初,为了大规模战争的需要,就一直在修炼宗派中推行“法宝构件标准化”制度。

    对于基础构件,诸如铆钉、螺丝、齿轮和轴承等等,完全没必要每个宗派各行其是,全部采用统一标准。

    而对于核心构件,接口和规格也尽量一致,保证最强的兼容性。

    甲宗派的法宝,可以镌刻乙宗派的符阵,用丙宗派凝练的晶石来激发——只有这样,才能挖掘出修真界的战争潜能,赢得人类文明和妖族文明的生存之战!

    “用哪一套方案?稳妥还是激进?”

    李耀犹豫了三秒钟,狠狠下了决心。

    “要么不搏,要搏就搏到尽!”

    “就上最激进的方案,把先进的法宝构件都用上,争取轰出极限性能!”

    想法非常好,可是在实际操作中,却遇到了各种意想不到的困难。

    有些是因为理论研究不够透彻,有些是因为改装法宝的经验不足,最要命的是李耀的灵能不够深厚,不足以镌刻玄奥繁复的强大符阵。

    李耀好几次都想放弃,换成稳妥的改装方案。

    可是一想到前方还有40000个学分在等着他,就是把牙齿咬断也要坚持下去!

    遇到草根派理论无法解决的问题,他就尝试用精英派和古典派的方式来解决。

    遇到无法镌刻的强大符阵,他就镌刻七八个同类型的低阶符阵串联起来。

    遇到两个法宝单元之间的冲突无法解决,他就加上十七八个稳定符阵插件,然后在稳定符阵插件上再加上四五个稳定符阵插件,达到层层加固,补丁摞补丁的效果。

    三个小时后,成品出炉时,完全面目全非。变成了一款“魔改”版的怪物!

    黑黢黢的炉鼎主体周围,杂乱无章地散落着数百根粗大的晶线缆绳,串联起了十二具由铆钉、齿轮、稳定符阵凑合起来的法宝单元。

    李耀嫌原本的八个法宝单元不够威猛,强行加上了四个从残骸中拆卸下来的强力法宝单元。

    乍一看去。这台炼器炉就像是刚刚被元婴老怪蹂躏过,完全是一堆废铜烂铁。

    李耀却越看越喜欢,越看越完美,迫不及待地取出一件龟壳般的法宝。

    这是震波仪,可以轰出一道特殊的灵波。专门用来测试多个单元组成的大型法宝,是否妥善安装。

    如果完美安装,各个法宝单元之间的灵能沟通十分顺畅,那么这道灵波在流转一圈之后会重新回到震波仪中,发出绿光。

    看到绿光,就说明大功告成,只要镌刻固定和密封符阵之后,就可以投入使用。

    如果还存在疏漏,灵波就会狂震起来,将法宝震散。却不会破坏构件,以便炼器师进行第二次组装。

    “老天保佑,一次成功吧!”

    李耀念念有词,眼珠瞪圆,激发了震波仪。

    ……

    元曼秋的心情非常好。

    她在校长家软磨硬泡了一晚上,终于多弄到了5%的资源。

    看上去不多,但别忘了原本的预算都是按照几百名师生的规模来安排的,现在只剩下李耀一个学生,多5%的资源,足够把他撑得肚皮溜圆。

    随后她又找了几名相熟的老师。旁敲侧击打听李耀这一个月来的表现,越打听越觉得此子深不可测,大有潜力可挖。

    她原本准备天一亮就回炼器系,这会儿忽然改变了主意。

    太阿一型炼器炉是一百多年前的法宝。结构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就当成一场特殊的考试,来测试一下李耀的动手能力好了,看看他究竟什么时候才会发现核心构件和结构图不一致。

    岂料左等右等,到中午都没等到李耀的灵鹤传书。

    “难道这小子还没发现不对?”

    元曼秋有些坐不住了。挪动着肥大的屁股向炼器室走来。

    一边走一边和山海派后勤主管姜文博通过灵鹤传书闲聊,后者正在给她发送正确的太阿一型结构图。

    “老大姐,太阿一型炼器炉太过陈旧,很多组装工序都要用到上百年前的技术,还有这几种符阵,早就淘汰了,现在的年轻人别说学,连见都没见过,你拿这东西来考校弟子,太过了吧?”姜文博摇头晃脑地说。

    元曼秋微微一笑:

    “对于一般人,或许是太过了,不过我这个弟子很不简单,我对他的期望很高,要不然咱们打个赌,我赌他至少完成了五个法宝单元的组装。”

    姜文博不以为然:

    “老大姐,你太有信心了,再怎么妖孽,毕竟是新生,三个,他最多完成了三个法宝单元!”

    元曼秋点头:“好,炼器室就在前面,马上就知道答案了,至于赌注,那就是——”

    “轰!”

    一声巨响打断了她的话。

    元曼秋和姜文博同时愣住。

    两人都是资深炼器师,自然听得出来,这是震波仪发出的轰鸣。

    “搞什么鬼?难道这小子居然将炼器炉完全组装好了,所以动用了震波仪?”

    “不过听声音,失败了?”

    “就算失败,也太妖孽了吧?在没有正确结构图和组装流程的情况下,等于是盲人瞎马,怎么可能组装出来,哪怕组装错了!”

    元曼秋和姜文博对视一眼,加快脚步。

    仓库里一片狼藉,炉鼎倾倒下来,滚到墙角,成千上万的法宝构件七零八落,犹如两团龙卷风刚刚在这里大打出手。

    李耀坐在墙角,满脸呆滞:

    “怎么会失败?应该能调通的啊,灵能怎么会阻塞住呢?”

    姜文博无比讶异:

    “老大姐,你这个弟子不得了,竟然真的把炼器炉组装出来了,不过他使用的是错误的结构图。当然会失败了!”

    元曼秋也相当激动,知道这次捡到宝了。

    失败算什么,动手能力稍微差一点的人,连失败的资格都没有。因为他们压根儿连装都装不起来!

    “李耀,你刚才把这台炼器炉装好了,然后用震波仪进行了测试?”

    元曼秋颤声问。

    李耀幽幽道:“是啊,老师,我以为装好了。每一个环节都计算清楚,每一个细节都完美无缺,结果——还是失败了!”

    他深深叹了口气,黯然道:“法宝的世界实在太玄妙,太深奥,太精彩,我要学的还有很多,实在不该太高估自己!”

    “没关系,没关系!”

    元曼秋心花怒放,“太阿一型炼器炉是一百多年前炼制的。组装流程中有好几个难点,远远超出了你的能力范围,失败很正常,千万不要灰心丧气,在我看来,你已经很强了!”

    她在李耀身边一屁股坐了下来,拍了拍弟子的肩膀,“来,把你的组装过程从头到尾给我讲讲,我和老姜研究一下。对了,这位姜文博老师,是经验丰富的资深炼器师。”

    “姜老师好!”李耀强打精神,对着光幕行了个礼。

    “好说。好说,原本老大姐说你是个天才,我还有些不信,现在看到你连太阿一型炼器炉都能组装出来,连我都有点心动了,来来来。小伙子,快说说你究竟是怎么组装的!”

    姜文博也来了兴趣。

    “好!”

    李耀皱眉回忆了一下,老老实实道,“一开始还算顺利,我用四个钟头完成了八个法宝单元的组装之后……”

    “什么!”

    姜文博忍不住打断他,“你只用了四个钟头就完成了八个法宝单元?哦,你继续说,继续说!”

    李耀一愣,见两人脸色都有些古怪,似乎自己干了什么出格的事情,他整理了一下思绪:“我正准备组装核心构件,却发现图纸和实物对不上,就把图纸丢到一旁,自己根据实物画出了结构图,然后推演出了组装流程图……”

    “啥!”

    这次是元曼秋叫了起来,“你根据这些构件,画出了结构图,还推演出了组装流程?快,快把你画的结构图拿出来看看!”

    李耀狐疑地扫了两人一眼,心说两位资深炼器师怎么一惊一乍的,自己每说一句话都要打断?

    他从晶脑中激发出自己画的结构图和流程图,向两名资深炼器师展示。

    两人扫了一眼,同时倒吸一口冷气。

    一路上他们已经研究了半天太阿一型炼器炉的结构图,几处关键都烂熟于心,一看就知道,李耀画出来的结构图完全正确,组装流程也大致一样!

    “这,这简直……”

    姜文博有些混乱,嘴唇哆嗦了半天说不出一句整话。

    一名刚刚入校的大学新生,几个月前还是高中生,居然能凭借一些零散的法宝构件,画出结构图,还推演出了组装过程!

    这小子难道从娘胎里就开始组装法宝不成?

    元曼秋更是激动得直哆嗦,脸上的每一条横肉都波澜起伏,她柳眉倒竖,尖叫道:“不对,既然你画出了结构图,还推演出了组装流程,怎么会失败了?快快快,接下来你做了什么,一个细节都不要错过!”

    “接下来是这样——”

    李耀清了清嗓子,“我分析了一下结构图,发现这样组装出来的炼器炉性能太差,所以动了改装的念头。”

    “我手头有一个丹霞七型炼器炉的控温晶片,一个洞真五型炼器炉的镇灵器,以及一个大致完好的青玉炼器炉的反重力单元,还有……”

    他绕口令一样报出了上百种构件的名称,随后从光幕中调出了几十张结构图。

    “围绕着这些构件,我制定了五套改装方案,都在这儿,两位老师请看。”

    “其实按照最稳妥的方案来组装,未必不能成功,都怪我太心急,太骄傲,太不把法宝当回事,非要选择最激进的一套方案。”

    “按照我的思路,激进方案的难点主要是在稳定符阵的镌刻上。”

    “凭我的实力还无法镌刻出强大的高阶稳定符阵,我硬着头皮想了个办法,用一种无意间在古代典籍中看到的秘法,将若干个低阶稳定符阵叠加在一起,两位老师请看,这种叠加式符阵的灵能运转原理是这样的……”

    “然后通过这两个用精英派思路炼制的分流晶片,就可以改变它的灵能缠绕模式,模拟出高阶稳定符阵的效果。”

    “按照这种思路,最终完成的整体结构图是这样,而灵能循环图是这样……两位老师请看,在这里,这里和这里,这几个关键部位我都进行了加固,按理说不应该失败啊!”

    “我想破了脑袋都想不明白,还是请两位老师指点一下,看看问题究竟出在什么地方。”

    李耀足足用了十分钟才说完,他眼巴巴地看着两名资深炼器师。

    元曼秋和姜文博呆若木鸡,直勾勾盯着漫天飞舞的几十张结构图和灵能循环图。

    奇形怪状,张牙舞爪的图形在两人脑域深处连环爆炸,把两位资深炼器师彻底炸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