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一百八十九章 自创一种法宝!
    这个念头在脑海中浮现出来之后,就再也遏制不住。

    李耀风驰电掣赶回了大荒战院,一头扎进炼器系二号实验室之中。

    随着废墟清理工作的推进,再加上天极门的赞助到位,如今的炼器系也算是小小的鸟枪换炮了一番,搭建了两座规模不大的实验室,分别供元曼秋和李耀使用。

    李耀的实验室虽然不大,使用的晶脑却是他从废墟中捡回来的超级晶脑残骸,重新组装之后,计算力极强。

    除此之外,李耀还厚着脸皮通过丁铃铛的关系,以很便宜的价格从武斗系租借了一台超级清醒舱回来。

    这玩意儿在别人身上就是鸡肋,在他手里却能发挥出极大的作用。

    李耀把超级清醒舱直接架设在实验室里,遇到需要深思熟虑的问题,就通过超级清醒舱,遁入炼天塔去研究。

    这样一来,除了在澜星海底修炼和在大荒上猎杀妖兽,剩下的时间,李耀吃住都在实验室里,效率大大提升。

    二号实验室中一片漆黑,半空中漂浮着几十张闪闪发亮的光幕,瀑布般的信息从光幕上方飞快滑落,不时夹杂着一张张玄奥繁复的结构图。

    这些都是星耀联邦比较流行的,用来侦测妖兽的方法。

    李耀盘坐在地上,不时往脑门上贴冰冻符,冷却在高速运转之下滚滚发烫的大脑。

    黑暗中,他的双眸闪闪发亮,犹如一头蛰伏在丛林深处,随时准备扑出猎杀的野兽。

    目前联邦常见的妖兽侦测手段一共有三种。

    最普及,也是李耀之前一直在使用的,就是将所有妖兽的信息都输入晶脑,通过一道特殊的神念,用声音来调取。

    就像李耀在青泽市遇到黑甲刀螂时,只要大吼一声:

    “黑甲刀螂!”

    这道神念就会自动激发,将黑甲刀螂的所有信息都从资料库中调取出来,汇聚成一张半透明光幕,投射在李耀面前。

    听上去不错,但很多时候使用者并不知道妖兽的学名。

    这时候就可以使用神念自带的“模糊搜索”功能。

    比方说,虽然不知道对面这头妖兽的学名,但看上去像是刀螂一族,那么只要喊出“刀螂”二字,就会有上千种刀螂的图片跳出来,供使用者查阅。

    如果说得再详细一些,“黑色的刀螂”,“带有两条刃型前肢的黑色刀螂”,能描述到这个地步的话,跳出来的选项就更少,更精准。

    问题在于,妖兽的种类实在太多太杂,即便是“黑色,甲壳很坚固,拥有两条刃型前肢的刀螂”,都远远不止黑甲刀螂一种,还有黑甲大镰,黑甲小镰,七星黑镰,九星黑镰……几十种之多。

    这些外表极为相似的妖兽,实力相差却是极大。

    黑甲刀螂只是低级妖兵,九星黑镰却是一种凶残的高级妖兵,能把金甲刀螂活活撕碎当做食物的!

    “这种检索方法,太慢了!”

    “等我从几十种黑色刀螂中精准定位,知道‘啊,原来我面对的是一头九星黑镰’,人家早就扑上来和我玩命了!”

    第二种方法,就是通过感知特殊的震动频率,来发现附近的妖兽。

    李耀还在法宝坟墓里当垃圾虫时,就有一块飞灵宗炼制的灵子手表,拥有这种功能。

    当时他运用这一神通,探测价值连城的垃圾飞船,每次都快人一步,抢占先机。

    不过这种方法,最多只能告诉使用者附近有强大妖兽存在,或许还能定位出双方的距离,却是很难精确判断出种类了。

    用来潜伏和逃命,倒是极好的。

    用来进攻,就不太合适了。

    第三种,就是军方使用的大型远程侦测法宝。

    这一类法宝,根据运转原理不同,又被分为“千里眼”和“顺风耳”两种。

    无论哪一种,都能精确侦测到数百里甚至上千里之外的妖兽规模和大致强弱。

    不过,这一类法宝是针对兽潮爆发而炼制的,虽然能定位兽潮的规模和大致数量,却不可能判断出每一头妖兽的品种,再说体型也太过巨大,最小型的都要靠晶石战车拖着走。

    “市面上常见的法宝中,并没有我需要的东西。”

    “这也难怪,像我这种实力不强,却独自一人在荒原上游荡的猎杀者,毕竟是少数。”

    “如果是实力强大的高阶修真者,计算力比较高,应该能记住更多的妖兽信息。”

    “而如果是成群结队出来狩猎,众多同伴之中,总有人知道妖兽的信息,就算都不知道,也有时间慢慢在晶脑上查询。”

    “既然市面上找不到,要不然……自己炼制一个?”

    李耀心中一动,手指头顿时痒痒起来。

    自从寒假里炼制出一些华而不实的法宝之后,他一直老老实实地打基础,平时只炼制一些结构复杂的零件来打基础,最多改装自己使用的战刀和枪械。

    炼制一种全新的法宝,凭他,一个大一新生,能行吗?

    李耀加快了往脑门上贴冰冻符的速度,冻得上下两排牙齿打架,“咔咔”作响。

    一边哆嗦,一边冷静思考。

    “针对我的需要,这种法宝必须内置数百万种妖兽信息。”

    “不,没必要内置数百万种,只要内置当前特定地域之中,有可能出现的妖兽信息就行了。”

    “比方说,我在大荒中狩猎,那么海洋妖兽以及丛林妖兽的信息,显然没必要包括在内。”

    “这样一来,信息量可以大大缩减,能存储几十万种就行,一般的存储晶片都能办到。”

    “其次,这种法宝需要一个精度极高的摄像头,能发现一定距离以外的妖兽,最重要是要扫描出它身上每一个细节。”

    李耀想了一下,这是可以办到的。

    摄像头是一种特殊的法宝,在修真界又被称为“晶眼”,结构超级复杂,内含无数镜片和摄像符阵。

    最高级的摄像头,甚至连修真者的神魂以及高阶妖族的原形都能照射出来,号称“照妖镜”!

    在修真界,颇有一些炼器师,穷尽一生时间,就炼制晶眼这一种法宝。

    甚至会花十几年时间精雕细琢出一枚极品晶眼,却也不拿出去交易,只是放在自己手里把玩,拍摄。

    按照他们的说法,方寸之间,自有妙不可言的乐趣,不足为外人道。

    无论旁人说什么“晶眼穷三代,摄像毁一生”之类的话,依旧乐此不疲。

    李耀虽然对晶眼一窍不通,但是这年头,无论修真者还是普通人都越来越喜欢用微型晶脑拍照,随之而来的就是晶眼技术的不断发展和商品化。

    目前在市面上,有很多种功能强大的晶眼可供选择。

    虽然按照李耀要求的精度,价格一定不便宜,不过这东西可以使用很久,咬咬牙还是能接受的。

    “另一个问题,就是当晶眼拍摄下妖兽的样子之后,如何和资料库中浩瀚如海的信息来进行比对。”

    “这就需要一种非常强大的算法,还需要一种特殊的对比符阵。”

    李耀紧张地思索着,一滴冷汗刚刚从额头渗出来,立刻就被冰冻符冻成了小冰珠。

    不一会儿,他的额头挂满了小冰珠。

    他的双眼,却是越来越明亮,越来越炙热,仿佛能将小冰珠统统融化。

    “算法不是问题,我掌握这么多的古今算法,用大型晶脑反复尝试,总能找到一种合适的算法。”

    “至于对比符阵,就更不是问题了!”

    “每一台炼器炉上,都有对比符阵,这是我们炼器师最熟悉的一种符阵了!”

    炼器师在炼制量产型法宝时,不可能一次只炼制一个零件。

    上次和天极门的炼器师金泉对决时,两人分别炼制出了一根钉子,那纯粹是为了炫技。

    正常的炼器作业中,都是一炉子炼制出成百上千个一模一样的零件。

    而这些零件究竟是否真的“一模一样”,会不会有什么瑕疵,就要靠对比符阵来判断了。

    不少法宝对构件精度的要求极高,高级的对比符阵连一根头发丝的差别都能分辨出来。

    不同种类的妖兽长得再相似,总不可能比一根正品钉子和瑕疵品钉子之间的差别更小吧?

    连一个炉子里炼制出来的正品和瑕疵品都能分辨出来,辨认妖兽的种类,还不是小菜一碟?

    “妥了!”

    李耀打了个清脆的响指,兴奋地想要长啸一声。

    “信息库、晶眼、对比符阵、算法……所有的关键点都没有问题,凭现有的技术能力,完全可以解决!”

    “唯一的问题,就是要将晶眼、存储晶片和搭载符阵的计算晶片都汇聚在方寸之间,因为这件法宝不能太大,要非常轻便,能随身携带,战斗时能自动调取信息,把双手解放出来!”

    “我想想,我想想……”

    李耀的脑海中,无数种法宝结构浮出海面,飞速旋转,不断膨胀,轰成碎片。

    半分钟后,灵光一闪,一种略显古怪的法宝结构跳了出来。

    “就是它了!”

    李耀猛地一挥拳头,仿佛抓住了虚空中一闪而逝的光点。

    他一头扎进超级清醒舱,神魂遁入炼天塔,开始了疯狂的绘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