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二百一十五章 这究竟是什么怪物!
    此时,距离第三轮测试开始,不过三十一分四十二秒。

    三名主考官微微诧异,没想到江少阳这么快就识破了考题中的两个陷阱,当机立断就向他们提出了质疑。

    这样的眼力,手法,对材料的熟悉程度,思维敏捷性,都是超一流的!

    朱月琴笑得满脸发光,立刻道:

    “好的,我们立刻向你提供紫金钛!”

    这道陷阱,原本就只是为了迷惑一下考生,当然不可能真的不提供紫金钛,让他们无法完成维修作业。

    按照只有三名主考官知道的规则,只要考生大胆提出质疑,就能得到紫金钛。

    能够连破两关,进入最终环节的考生,无一不是炼器师中的佼佼者。

    这两道陷阱并没能瞒过所有人。

    在经过一个多钟头的仔细检查之后,不少人都发现了第二十二号脊椎骨的暗伤。

    但其中大部分人,都栽在了第二个陷阱上。

    紫金钛是一种罕见的稀有金属,而伴生紫金钛更是寻常炼器师不会去关注的无用材料。

    材料仓库中故意没有标注各种材料的名称,就是要误导考生的判断,让他们以为这就是真正的紫金钛。

    当然,将伴生紫金钛投入炼器炉之后,产生的火焰和灵能反应,和真正的紫金钛截然不同。

    大部分考生直到这一步,才如梦初醒,意识到材料有问题,向考试组提出了质疑。

    这些人都得到了真正的紫金钛。

    但大把宝贵的时间,就白白浪费掉了。

    还有一部分人从头到尾都没有意识到第二十二号脊椎骨的陷阱,他们正全力以赴,汗流浃背地解决表面问题呢,这些人注定要铩羽而归了。

    数百个维修车间中的场景在光幕上一一闪过。

    正中央的光幕却一直没有变幻,显示出了两个维修车间里的情况,分别是两名最受关注的考生。

    第一个自然是江少阳。

    在得到了真正的紫金钛之后,他正在以教科书一般完美的程序和手法,一丝不苟地进行炼制、打磨和维修。

    他的动作如水银泻地,密不透风,又有一种行云流水的美感。

    看他炼器,如饮美酒,给人赏心悦目,妙不可言之感,让人不忍将目光移开半秒。

    第二个,是李耀。

    李耀一动不动,盘坐在材料仓库中央,如老僧入定一般静静地思考。

    三名主考官仔细观察,才发现他头顶冒出了淡淡的白气。

    他的大脑,正处在超高速运转的极限状态之中。

    “他究竟在干什么啊?为什么还不提出质疑?”

    经过了前两轮考试的震撼性表演之后,哪怕是看李耀最不顺眼的朱月琴,对他的实力也有了极高的评价。

    以他在前两轮表现出来的水平,这两个小小的花招,根本骗不过他的。

    他应该第一时间就提出质疑啊,怎么呆呆傻傻了这么久?

    三名主考官面面相觑,心中冒出了一万个问号。

    他们并没有意识到,李耀这个出身于法宝坟墓的野路子炼器师,和绝大部分正常炼器师,在思维方式上,存在极大差异。

    别的炼器师,就算是江少阳这样的天才,自幼接受的都是学院派的正统教育。

    材料齐备才能开始炼器,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在他们成长的环境中,老师、长辈、工作人员,自然会为他们准备好各种材料,哪怕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只要动动手指,通过灵网去购买就是了。

    对这些在温室里成长起来的正常炼器师来说,缺少了一种材料,那就立刻将这种材料配齐,难道还有第二种选择?

    李耀却不同。

    残酷无比的法宝坟墓,可不是风平浪静的校园,哪怕为了一小坨强化合金,都能打得头破血流,怎么可能凑齐所有材料,再开始维修?

    有什么,就用什么,哪怕什么都没有,用根木棍代替,让法宝勉强运转起来,就算只运转三秒钟,说不定都能利用这三秒钟时间,干掉一名敌人!

    这就是李耀的思维方式。

    所以,当他发现材料之中缺少最关键的紫金钛之后,虽然也看出了这是一个陷阱,却并没有提出质疑。

    在他想来,既然第三轮标榜着“实战测试”,在实战中,各种材料的缺失,不是再正常不过了吗?

    假设他正在一处前线的临时维修站里,四周被妖兽团团围住,维修站里的紫金钛正好用完了,那怎么办?

    难道去求妖兽停战半天,等后方把紫金钛运上来,双方再开打?

    怎么可能!

    “我明白了,第三轮测试的真正目的,就是考察我们的临场应变能力,看看我们是否能在没有紫金钛的情况下,将幻狼修好!”

    “听上去,颇有难度啊!”

    “不过注册炼器师,本来就是修真界最厉害的职业之一,最后一轮了,难度高点也正常!”

    李耀一拍脑门,自以为看穿了一切。

    他不再犹豫,全神贯注地思考了起来。

    没有紫金钛,就无法炼制第二十二号脊椎骨,在缺失一节脊椎骨的情况下,哪怕勉强修复了幻狼, 灵活性和速度都会大打折扣,根本不可能恢复90%的战力。

    看来,又要发挥他丧心病狂的魔改技能,对整体结构进行一番巨大的改动了。

    李耀舔了舔嘴唇,眼眸中的血丝瞬间变成了跳跃的火焰,仿佛又回到了改造太阿一型炼器炉,那些昏天暗地的日子。

    虽然幻狼是一种非常经典的轻型战兽,但李耀对它的炼制思路和结构设计,还是颇有微词的。

    幻狼是一种典型的,以精英派炼器理念设计出来的法宝。

    虽然纸面数据非常强悍,在战场上也确实发挥出了强大的战力,但是过于强调速度和敏捷性,导致腰部脆弱的问题一直无法解决,被妖兽扑咬几下,腰椎很容易爆裂。

    结果就是居高不下的故障率。

    眼下天元界和血妖界并没有爆发战略层面的大决战,只是小规模的突袭战和遭遇战,这种故障率还是可以接受的。

    可是,一旦爆发大决战,在资源和维修人员都十分紧缺的情况下,幻狼的缺点就会被无限放大。

    作为一种有趣的思维游戏,李耀平时闲着没事儿时,很喜欢随便找几张经典的法宝结构图出来,在脑中幻想如何对他们进行“魔改”。

    幻狼炼制出来已经三十多年,结构图并非军事机密,在大荒战院就可以找到,李耀以前也想过几套幻狼的改装方案,没想到今天正好用上。

    “用哪一套方案呢?”

    “算了,毕竟是这么严肃的考试,稳妥起见,还是用最安全,最保守,最古板的那一套好了!”

    李耀霍然起身,双眸闪亮,准备大干一场!

    而在监控室中,当他开始了疯狂的表演时,一个个不可思议的环节,全都化作了三名主考官愕然的质疑:

    “他,他在干什么啊,为什么突然如疯似魔地画了这么多结构图和灵能运行图?只不过维修一台幻狼而已,需要画这么多的图吗?”

    “咦,他竟然挑选了多达一百四十二种材料?维修幻狼,明明只要九十七种材料就够了啊!”

    “他炼制出来的构件样子怪怪的,不是幻狼的标准构件,真是猜不透他的想法。”

    “他把炼器炉都拆掉了!”

    “不会吧,他竟然把炼器炉上的不少构件,都强化到了幻狼身上,连法宝单元都没有放过!”

    “这,这种行为不算违规么?什么,不违规?考生可以使用维修车间内的一切设施?”

    “而且他正在组装的这个东西,我怎么看,都看不出来是一台幻狼啊!”

    终于——

    考试结束!

    当筋疲力尽地考生们,拖着近乎麻木的身躯,带着维修好的幻狼走出洞穴时,纷纷被大圆盘中央惊人的杰作深深震撼了。

    那是一台通体军绿色的幻狼,隐隐散发出凌冽的杀气,就像是刚刚炼制出来的全新法宝,每一个细节都尽善尽美,两只淡金色的晶眼熠熠生辉,流溢着王者般的霸气。

    狼王,这是真正的狼王!

    狼王身边,江少阳静静地卓立着,目光幽深,直勾勾盯着李耀的维修车间。

    其余考生见状,全都缩着脑袋,带着自己的幻狼,灰头土脸地走到了圆盘边上坐下。

    和江少阳维修的这台幻狼一比,他们竭尽全力维修出来的幻狼,简直变成了瘸腿的土狗,根本拿不出手啊!

    “服了,第十星的名头真不是吹出来的,我对江少阳这个炼器天才,算是真的心服口服了!”

    “大概,也只有李耀才能和他稍微较量一下,不过我估计也悬,江少阳维修的这台幻狼,堪称登峰造极,那股威风凛凛的王者之气,绝对是灵能运行到最完美状态,才能激发出来的!”

    “没错,哪怕是新炼制出来的幻狼,都未必能调试得这么完美,神乎其技,绝对的神乎其技啊!”

    “快看,李耀出来了!”

    李耀的维修车间大门缓缓打开,他脸色苍白,双手微微发颤,摇摇晃晃地走了出来。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随着一阵瘆人的机械声,一台外形狰狞的傀儡战兽,自他身后的黑暗中,缓缓浮现。

    当这台傀儡战兽的全貌呈现在众人眼前时,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忘了呼吸。

    “我的妈呀,这究竟是什么怪物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