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二百二十六章 我会保护你
    李耀记得十分清楚,第一次见面时,丁铃铛对于炼器师这个职业非常不屑一顾。

    没想到,她的父亲居然是一名炼器师,如果这两台惟妙惟肖的傀儡战兽都是出自她父亲之手,那么其实力,至少也达到炼器专家的级数,和元曼秋相差无几了。

    她怎么会对炼器师这个职业,如此抗拒?

    带着无数疑问,李耀继续看下去。

    视频很长,足足几个钟头,是将上百段视频剪切拼接起来的,时间跨度有好几年,都是一家三口生活中的场景。

    看着看着,李耀逐渐认识了另一个丁铃铛,一个时而活泼,时而恬静,笑起来很可爱,一点儿都不坚强,动不动还会哭鼻子的小姑娘。

    这个小姑娘,还在父亲的指点下,拼凑出了一些简单的民用法宝,乐得合不拢嘴,肉嘟嘟的小脸都皱了起来。

    李耀扫了一圈,发现视频中的不少法宝,就堆在周围,落满了尘埃。

    视频在丁铃铛十三岁生日时,戛然而止。

    “十三岁之后的她,为什么完全变了一个人,不但性格变得如此火爆,还放弃了炼器师的理想,成为了一名强大的炼体者?”

    李耀脑中灵光一闪,猛地想起了妖刀彭海曾经说过的一番话:

    “我以前遇到过一个人,她的遭遇和你一样,在十三岁时,从灵根开发度85%的超级修炼天才,一下子跌落到灵根开发度11%,所有人都预言她再也无法修炼,甚至连站都站不起来,只能一辈子躺在床上,沦为彻头彻尾的废人!”

    “可是这个人,非但重新站起来,而且付出了常人无法想象的百倍努力,重新走上修炼之路,在二十二岁那年就冲上了炼气期巅峰境界!”

    “如果我没看错,最多一年半载,她就能筑基成功,成为联邦最年轻的筑基期修真者之一,而再给她三五十年……或许她能成为联邦最年轻的元婴强者!”

    妖刀彭海所说的人,就是丁铃铛。

    “十三岁那年,在你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啊?”

    李耀低头,仔细观察丁铃铛酣睡的脸庞。

    英气十足,带着几分倔强的脸庞,和视频中圆嘟嘟的小女孩脸庞重叠在一起,仿佛变成了一张他完全不认识的脸。

    忽然,不知做了什么噩梦,丁铃铛的眉头轻轻皱起,嘴角颤动,流露出一丝惊慌失措。

    “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李耀心中轻声道,旋即整个人都傻了。

    “我是不是疯了啊,保护她,保护丁铃铛,保护这头人形霸王龙?”

    “我怎么会生出如此古怪的念头?”

    “一定是这两天考试太过疲惫,神魂消耗过度,脑细胞都不够用了,一定是!”

    长夜漫漫,这个夜里,一切都不太正常,李耀被丁铃铛死死纠缠住,眼睛一直瞪得大大的,脑子里疯狂旋转着成千上万个念头,没有一个是和炼器相关的,每次他强迫自己思考一些专业的学术问题,玄奥繁复的结构图,总会在片刻之后,幻化成丁铃铛的一颦一笑。

    直到黎明来临时,丁铃铛的纠缠稍微松了一些,李耀却是再也支撑不住,头一歪,沉沉睡去。

    这一觉睡得昏天暗地,免不了做了无数光怪陆离,令他面红耳赤的梦。

    醒来时,却发现自己独自一人,叉手叉脚躺在丁铃铛的大床上。

    李耀怅然若失,却听耳边传来了“砰砰砰砰”的轰击之声。

    扭头一看,丁铃铛换上了运动短裤和小背心,正在全力轰击着一只苍蛟鳄皮炼制的沙袋,厚达数寸的苍蛟鳄皮,被她轰出了一个个入木三分的拳印。

    那容光焕发,神采奕奕,精力十足的模样,丝毫看不出昨晚的脆弱,仿佛那只是幻梦一场。

    李耀晃了晃脑袋,坐起来,用力搓了一把脸。

    “我是不是太累了,昨晚只是做了一场怪梦?这才是丁铃铛嘛,怎么会是昨晚的模样?”

    就在这时,一阵劲风袭来,丁铃铛猛地扑到床上,双手双脚分开,撑在他身上,居高临下,虎视眈眈,恶狠狠道:

    “昨晚我哭鼻子的事情,不许说出去,否则宰了你!”

    李耀吓了一跳,原来不是做梦,她真的哭了啊。

    李耀的眼神中,顿时充满了好奇,和另一种连自己都不明白,错综复杂的情绪。

    丁铃铛被他看得心里发毛,在他脑门上弹了一下:

    “不许用这种眼神看我,昨晚我喝多了,一时失态而已,谁知道你这臭小子会一声不吭地偷偷溜进来啊!”

    李耀连忙道:

    “我是闻到了很浓烈的醉仙藤味道,又想到你平时从来都不喝酒,更不会把自己灌得烂醉如泥,怕你出什么事,才会闯进来的!”

    “我知道啊,要不然早就把你打成猪头了!”

    “可是昨晚,你究竟……”

    丁铃铛后退,坐在床上,抱着枕头发了会儿呆,深吸一口气,平静道:

    “算了,告诉你也无妨,反正不是什么大秘密,在学校里很多老师都知道的。”

    “昨天,是我父母的忌日。”

    李耀顿时瞪大了眼睛。

    “我妈是大荒战院武斗系的一名老师,我爸则是一名军方炼器师,我继承了他们两个的血脉,从小就展露出了战斗和创造两方面的天赋。”

    “不过,我妈认为一个女孩子走武斗之路,未免太辛苦了,她从小就吃尽了苦头,自然不愿意女儿再遭同样的罪。”

    “因此,爸妈就想把我培养成一名炼器师,而小时候的我,也是很喜欢炼器的。”

    “直到我十三岁那年,联邦在大荒深处建设一座新的城镇,我爸也被派驻到城镇外围的军事基地。”

    “城镇主体建设完毕,举行了盛大的典礼,我和我妈也被邀请,前去观礼。”

    “岂料,就在典礼当天,我们遭遇了一场规模浩大的兽潮爆发,由妖王统帅,无数强大妖兽,瞬间包围了整座城镇!”

    “原本,凭借城镇外围的自动防御系统,还可以操纵无数法宝,抵挡一阵,坚持到援军来临。”

    “不过城镇刚刚建立,自动防御系统还未经过严格的调试,存在诸多问题。”

    “在高强度的战斗中,防御系统的隐患很快暴露,被妖王抓住机会,狠狠轰击,竟然将控制中枢给打爆了!”

    “这样一来,所有无人操纵的法宝统统失灵,兽潮长驱直入,大肆屠戮,我爸我妈全都战死。”

    “我虽然活了下来,但灵根开发度也跌到谷底,变成了一个废人,一切都要从头开始。”

    “而从那之后,我也领悟到了一个道理。”

    “再强大的法宝,都有靠不住的时候,人,只有靠自己,拳头才是最强大、最可靠的法宝!”

    “所以,当我再次踏上修炼之路,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成为一名炼体者。”

    “我坚信,只有这条路,才能让我报仇!”

    “我牢牢记住了那名妖王的样子,妖王夜海罗,即便在‘凶妖榜’上,亦是赫赫有名的绝世凶魔,曾经多次统帅兽潮进攻天元界,每一次都全身而退,还曾击杀过两名金丹强者,是联邦最头疼的高阶妖族之一。”

    “不过,终有一日,他会死在我的拳头之下,我要一拳一拳,把他碾成肉泥!”

    李耀静静听完,默然无语。

    内心深处的震撼,却是无法用语言来描述。

    他没想到,这个像小太阳一样,每时每刻都在散发光和热的少女,竟然有一段如此黑暗的过去。

    虽然她说得轻描淡写,但李耀完全可以想象,在一座遍布妖兽的城镇之中,一名孤苦无依的小女孩,看着父母在妖兽的爪牙下一一倒下,那是怎样一副场景。

    “昨晚的她,一定是在喝得酩酊大醉之后,回到了十三岁那年,回到了遍布妖兽的城镇之中,所以才那么惊慌失措,那么柔弱无助吧?”

    李耀心中所想,毫不掩饰地反映到了眼中。

    丁铃铛被他充满怜悯和保护欲的眼神激怒,暴躁起来,一挥手道:

    “和你说这些事,不是要你可怜我,只是怕你再胡思乱想而已!”

    “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你最好把刚才的话,还有昨晚发生的事情,统统都忘掉,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李耀只能点头。

    出身法宝坟墓的他,对丁铃铛的微妙心态,有一种同病相怜的理解。

    他看了一下时间,脸色大变:

    “已经十二点了?糟糕!”

    “我还和导师约好,一大早就过去,研究重启玄骨计划的事情!”

    李耀一跃而起,忙不迭下楼,打了声招呼,匆匆窜出小别墅。

    丁铃铛关上门,刚才还十分冷静的脸庞,一下子全垮了下来,杀气腾腾的模样,瞬间变得扭捏无比。

    “完了完了,这次没法做人了!”

    丁铃铛靠着门,扭动着曼妙的娇躯,满脸羞涩,捂着脸,从指缝中漏出呻吟,“这么丢脸的样子,都被这个臭小子看光,以后还怎么在他面前,摆大姐姐的威风啊!”

    “还有你们两个!”

    丁铃铛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小蛇和鹦鹉,怒气冲冲道,“为什么要把他放进来?”

    小蛇和鹦鹉,十分无辜地看着女主人,晶眼呆滞,一动不动。

    “咚咚咚!”

    敲门声在她脑后响起。

    丁铃铛吓得芳心乱跳,定了定神,开门一看,又是李耀。

    “干吗?”

    丁铃铛没好气地问。

    “没什么。”

    李耀的脸色有些不自然,“忽然想起一件事,昨晚你说过一句‘不要再离开我’,是把我当成了你父母,让他们不要再离开你,没错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