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二百二十七章 玄骨重生
    “没错啊,不然呢?”

    丁铃铛皱眉。

    “没什么没什么,一开始我还以为你在说前男友,感觉有点儿尴尬,后来一想也不可能,哈哈哈哈。”

    李耀摸着脑袋,不知怎么,觉得挺开心的。

    “什么意思啊,什么叫‘不可能’,难道我长着一副找不到男朋友的样子?”

    丁铃铛柳眉倒竖,嗔怒起来。

    “不是不是,不过……你有吗?”

    李耀一时冲动,问了出口。

    “大概,或许,好像有过吧!”

    丁铃铛脸红了,有些心虚地说。

    “请问什么叫大概,或许,好像有过?”

    李耀变成了好奇宝宝。

    “就是刚上大学的时候,大家还不是很熟,你也知道咱们学校男多女少,然后就有一个铁拳会的师兄追求我,说非常欣赏我对武道的热忱,希望和我一起探索武道的至高巅峰,我看他挺有诚意,人也长得挺帅,就说我会认真考虑一下。”

    丁铃铛吞吞吐吐地说。

    “然后呢?”

    李耀嗓子有些发干。

    “然后,那天下午,是我们铁拳会的新老生交流赛,我正好抽签抽到了和他对战,我心说既然你这么欣赏我对武道的热忱,我当然要轰出120%的境界,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全部实力对不对?结果我杀得兴起,一不小心,打断了他四根肋骨,把他一脚踹下擂台,打飞到观众席上去了。”

    “那天晚上,他就从医院重症病房发来了信息,说他深思熟虑过,觉得我是个好人,但大家不太合适,以后还是当好朋友吧!”

    “这个王八蛋,一点儿男子汉气概都没有,遇到一点点小挫折就退缩了,而且我根本没有答应好不好,只是说会认真考虑一下,后面这条信息是什么意思啊,谁要和这种软蛋当好朋友啊!”

    “遇到这么莫名其妙的事情,我心情当然不好,两天之后,铁拳会和乱刃堂,因为一件小事起了点冲突,我正好一肚皮火气呢,下手又重了点,把乱刃堂的十五名同学都送进了医院。”

    “从那之后,就再也没人敢约我了,这帮孬种!”

    丁铃铛越说越气,不经意间抬头,却见李耀正在咧嘴傻笑,不由勃然大怒,一拍门板:

    “什么意思啊你,当你是好兄弟,才把这么丢人的事情说给你听,别人笑话我找不到男朋友也就算了,连你都幸灾乐祸?”

    “我没有幸灾乐祸啊!”

    李耀说着说着,嘴角又勾了起来。

    “还说没有!”

    丁铃铛闪电出手,捏住了李耀的脸颊,用力往外一扯,“笑得像朵喇叭花一样,还说没有幸灾乐祸!我明白了,一定是我平时对你太凶,经常欺负你,所以你巴不得我找不到男朋友,对不对?你现在心里一定特别开心,特别爽,对不对?”

    李耀被她扯得眼泪都快下来了:“痛痛痛,快放手!”

    丁铃铛又重重拧了一把,这才心满意足地放手,“碰”一声,将大门狠狠关上。

    偷偷从窗户里看到李耀揉着脸颊,龇牙咧嘴地离去,她才一屁股坐在窗户下面,重重地喘了一口气。

    “我今天怎么啦!”

    她使劲抓着头发,把头发抓成了乱蓬蓬的鸟巢,“为什么这个臭小子一问,就主动把这么丢人的事情都说了出来,这下要被他笑话死了!”

    “小彩,过来,把昨天看到的东西放一遍!”

    丁铃铛冲鹦鹉勾了勾手指。

    昨晚发生的一切,都被鹦鹉用晶眼摄录下来,存储在晶片之中。

    七彩鹦鹉蹦蹦跳跳地走到了丁铃铛面前,嘴一张,射出一道光束,幻化成了一道小小的三维立体影像。

    从李耀围着别墅绕圈,到他爬进窗户,查看桌上的酒瓶,再来到地下室,被丁铃铛一把抱住,整个过程,一一呈现。

    看着看着,丁铃铛的嘴巴高高撅起来了。

    特别是看到自己如八爪鱼一般死死纠缠着李耀,而李耀面露无比痛苦的表情时,她更是火冒三丈,一拍地板,震得酒瓶子都跳了起来。

    “有这么难受吗?”

    丁铃铛怒气冲冲地说,“抱抱又不会少块肉,这一脸半死不活的嫌弃表情,是个什么意思啊!”

    ……

    校园林荫道上,李耀步履轻盈,神清气爽,大步向炼器系走去,微型晶脑忽然轻轻震动起来。

    “一定是老师来催我了!”

    李耀加快脚步。

    抬起手腕一看,却是一个新添加的联系人,江少阳!

    灵鹤传书中,江少阳光秃秃的大脑门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脸上却挂着一丝诡异的微笑。

    他的气质和前两天又有所不同,混合了极端的癫狂和无比的冷静,就像是一束冰冻的火焰,让人分不清究竟是寒冷还是酷热。

    “有事?”

    李耀挺意外的。

    “没什么大事,只是想和李耀师兄说一声,我已经正式退出深海大学,将踏上一条全新的炼器之路了。”

    江少阳慢条斯理道。

    “什么!”

    李耀吃惊不小,江少阳可真够疯狂的,不会是被自己那天的话给影响了吧?

    江少阳十分冷静道:

    “我思考了很久,李耀师兄说得很对,过去的我身上实在有太多束缚,令我无法发挥出真正的实力!”

    “在剃掉头发的一刹那,我就决定和过去的生活,过去的环境,过去的自己一刀两断,割舍一切,去探索一条从未有人走过的道路!”

    “所以,从今往后,请不要再称呼我‘第十星’,我就是我,和深海大学,和九星连环,和超新星,都不是一回事。”

    “我听你说过,你在炼器师圈子里的外号叫做‘妖星’,妖星也好,超新星也罢,更遑论什么九星连环,归根结底,都只是渺小的星星而已。”

    “我就不同,我会成为炼器师圈子里的太阳,发出比你们明亮一万倍的光芒!”

    平静的表情,狂妄的宣言,让人分不清他究竟是在说笑还是真的发疯了。

    “可是……”

    李耀皱眉。

    “你不相信?”

    江少阳眼中燃起了亿万度的火焰。

    “不是不相信,可是,从广义上来说,太阳也是星星啊。”

    李耀认真道。

    “……”

    江少阳呆住。

    “太阳和星星一样,都是恒星,而且绝大部分星星其实比太阳更亮,只不过距离我们太远,所以看起来比较黯淡而已,比方说距离天元界比较近的火云星,根据天文学家观测,它的亮度就达到了太阳的十七倍,而这样的恒星,在星辰大海中数不胜数,这些都是常识,怎么你不知道吗?”

    “……”

    江少阳楞了半天,光头上青筋根根跳起,咬牙切齿道,“比喻,我这是比喻!总之,请李耀师兄也疯狂修炼吧,因为我很快就会来找你,太阳和妖星,再一决高下!”

    “啪!”

    江少阳恼羞成怒地切断了通话。

    “怎么大家今天都有些怪怪的?”

    李耀摸了摸鼻子,继续赶路。

    回到炼器系,顾不得休整,直接来到了元曼秋的实验室。

    “老师,不好意思,我迟到了。”

    元曼秋面对着一排环绕式的立体光幕,静静地看着。

    光幕上闪动的是一副副错综复杂的晶铠结构图。

    看着看着,她的眼角渗出了晶莹的泪水。

    “李耀,谢谢你,这一年来你的努力和拼搏,我都看在眼里,如果不是你的付出,玄骨计划不可能这么快就重启,我代表自己,代表老莫和所有为玄骨计划牺牲的师生们,谢谢你!”

    元曼秋挪动着肥胖的身子,对李耀深深鞠了一躬。

    李耀顿时手足无措,急忙将老师扶了起来,咧嘴笑道:“老师,我也非常期待,玄骨战铠能早日炼制成功,翱翔于九天之上啊!”

    “没错,我们要抓紧每一分每一秒时间,让玄骨战铠,早日重生!”

    元曼秋拭去眼角的热泪,深吸一口气,恢复平静,飞快道:

    “不说废话,直接开始吧,我先和你介绍一下,炼器系目前的状况。”

    “因为你的出色表现,下一学年学校会加大对炼器系的投入,各大宗派的赞助也多了起来,资金上的问题不大,我们初步规划招收两个班,一共六十名新生,相信在大量资源投入的情况下,会有不少考生选择我们的。”

    “而老师方面,经过我这一年的东奔西跑,也联络到了不少炼器师圈子里的专家,原本大家所虑者,无非是研究经费而已,既然这个问题解决了,还是有不少人,特别是散落在各地的草根派炼器师,愿意来大荒战院任教的。”

    李耀点头。

    财地法侣,这是古代修真者修炼中,最不可或缺的四大因素,其中财是放在第一位的。

    作为一名修真者,或许不会在意世俗中的享乐,但无论进行哪一方面的研究和修炼,都需要大量的金钱和资源。

    有源源不断的研究经费,当然就有大量修真者愿意来执教了。

    “而教学设施方面,重新建造一座浮空山太费时费力,暂时也没这个必要,我已经联络好了买家,准备购买一座二手的小型浮空山,进行改装,三个月的改装完成之后,足可以满足两百名师生的日常学习和修炼,以及玄骨战铠的炼制工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