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二百六十二章 光阴的故事
    不知为何,李耀忽然有些做贼心虚,不敢和她对视,生怕被她看出自己眼底异样的光芒。

    “怎么感觉你鬼鬼祟祟的,在雷音山脉待得时间太长,还没缓过来?”

    丁铃铛踮着脚尖走到李耀身边,大手大脚地躺了下来,在他背上狠狠击了一掌,“好小子,真是本事见长,孤身一人在雷音山脉中待了十天都没被妖兽吃掉,真不愧是我丁铃铛的好弟弟!”

    “休息好了没,休息好了就下去,我们比划比划。”

    “你不在的这三个多月里,我一个人孤零零在澜星海里修炼,又找不到人陪我练拳,简直无聊到死,浑身上下每一根骨头都在发痒,连饭都吃不好,觉都谁不香,哈哈哈哈,你再晚几天回来,说不定我都要去幽暗绝域找你啦!”

    丁铃铛大大咧咧地说,一点儿也看不出在校长面前哭过鼻子的模样。

    李耀眨巴着眼睛,犹豫了半天,道:

    “小玲姐,不如今晚别去澜星海,在这里看着星星,吹吹风,聊聊天也挺好。”

    “咦?”

    丁铃铛瞪大眼睛,上上下下打量了他半分钟,讶异道,“这可不像是从‘秃鹫李耀’嘴里说出来的话,我记得咱们原先在一起,都是抓紧每一分每一秒修炼的,怎么出去了三个月,回来就变了?”

    李耀抓了抓头发,笑道:

    “我只是觉得,咱们都认识这么久了,却很少坐下来,毫无目的地聊聊天,了解一下彼此……”

    丁铃铛撇了撇嘴:

    “哪来那么多时间聊天!要了解彼此,用拳头就好了啊,我的拳头对你的身体,可是了解得很呢!”

    她一口拒绝,可是看到李耀略显失望的眼神,不知为什么,胸口像是被拧了一下,脱口而出,“算了算了,看你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打你都没意思,那就陪你聊天呗,说吧,聊什么,武技还是法宝?”

    李耀啼笑皆非:

    “能不能聊点儿别的,比方说,聊聊你的父母?我很好奇,他们一个是军方炼器师,一个是大学里的武斗系老师,怎么会相识相爱呢?”

    这句话一出口,他就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

    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么,自己平时引以为傲的计算力,都死哪儿去了啊!

    可既然说出了口,李耀就没打算放弃,他死死盯着丁铃铛。

    父母遭遇意外,是很可怜,但有些心理上的创伤,摊开来说,把阴影撕破,比埋在心里一辈子更好。

    丁铃铛的笑容冻结了半分钟。

    却是在李耀火辣辣的眼神注视下,重新融化。

    她长长舒了一口气,陷入了悠远的回忆,不知想到什么,嘴角勾成了弯月。

    过了很久,才微笑道:

    “他们两个,是在一次大荒战院和军方的联合行动中认识的,我妈的脾气和我一模一样,是个直来直去的炮筒子,又喜欢去荒原深处闯荡,和妖兽厮杀。”

    “她身边的男人,全都受不了她。”

    “我爸却是一个很温和,甚至有些平庸的男人,他是一个标准的炼器师,整天沉迷于法宝的世界,没有半点儿战斗力。”

    “在那次联合行动开始时,他们遇上了非常强大的妖兽,因为我爸的实力太弱,差点儿就一命呜呼,还是我妈好几次从妖兽爪牙之下,把他救了出来,却也因此,耽搁了任务。”

    “我妈后来说,她当时气得发疯,一看到我爸那呆头鹅一样傻乎乎的模样,就恨得牙痒痒。”

    “于是,在后来的任务间隙,她一有空就去找我爸,教他一些基本的防身之术,以免他再拖联合小队的后腿。”

    “不过据我爸后来说,我妈那是看他不顺眼,故意去找他碴儿的。”

    “反正,他们两个就这样认识了,等任务结束之后,一有假期,我爸就会来大荒战院找我妈,号称我妈教的防身之术实在太有用了,他还要再多学一点儿。”

    “我妈懵懵懂懂的,还以为他是真心想来学习,就毫无戒备地教他呗,谁想到引狼入室,到后来,我爸甚至向军方提出申请,到大荒战院来进修半年武技!”

    “就这样学着学着,不知不觉中,他就把我妈骗到手啦,哈哈!”

    “他们两个的感情,真的很深,你看到我家的两只傀儡战兽,很精致,对吧?”

    “那就是我爸的作品。”

    “我爸呢,出身大荒,又在军中服务,也算是偏向草根派吧,原本炼制不出如此精致的法宝。”

    “他耗费了十年时间,一片晶石一片晶石地打磨,一枚构件一枚构件地炼制,几乎把所有业余时间都投入进去,才炼制出了这两台巧夺天工的傀儡战兽,正好当成了结婚十周年的礼物。”

    “他说,我妈就是神气活现的七彩鹦鹉,而他愿意当一条小蛇,永远守护着她。”

    “我妈却嘲笑他说,他的实力这么弱,还是乖乖呆在家里,让老婆来守护比较好。”

    关于父母的话题,以前从未有人胆大包天,敢问过丁铃铛。

    而丁铃铛也从未敞开心扉,和别人倾诉过。

    话匣子一打开,就收不住了。

    她先是双手枕着脑袋,看着闪耀的星星,滔滔不绝地说起来。

    从父母谈恋爱时的糗事,说到了她出生之后,童年时代一家三口的欢乐;又翻了个身,说起小时候父亲教她炼器的故事。

    不知不觉,她和李耀的距离越来越近。

    而兴致勃勃,陷入美好回忆中的丁铃铛,也浑然没有注意到李耀的眼神,变得越来越诡秘。

    手舞足蹈地说了半天,几乎要贴着李耀的身体,丁铃铛才停了下来,舔了舔干裂的嘴唇,道:

    “喂,我说了这么多,你别光是笑而不语啊,你也说点儿你的故事嘛,我想想,就说你为什么要当一名炼器师好了。”

    李耀一愣,目光有些涣散,片刻后又重新凝聚,流露出了孩童般的微笑,喃喃道:

    “大概四五岁的时候吧,我还在法宝坟墓中苦苦挣扎,整天在垃圾堆里东躲西藏。”

    “有一天,我无意中在垃圾堆里发现了一个飞音盒。”

    “你知道飞音盒这种法宝吧,就像是一个小小的竹蜻蜓,可以漂浮到半空中,播放几段很好听的音乐。”

    “高级一些的飞音盒,还会释放出一道三维立体光幕,带上一些动画什么的。”

    “直到现在,我还非常清楚地记得,那个飞音盒一共可以播放四段音乐,而且可以释放出四道不同的光幕,分别是一片宁静的大森林,在春夏秋冬四季中的不同景象。”

    “每天晚上,听着音乐,看着森林中四季的变化,是我最大的享受。”

    “那时候,我真心认为这个世界是有神仙的,除了神仙,谁能制造出这样神奇的法宝?”

    “后来,当我知道这种法宝出自‘炼器师’之手时,我第一时间就决定,一定要成为炼器师,炼制出最厉害的‘飞音盒’。”

    李耀自嘲地笑了笑,“没想到,现在我真的成为了炼器师,却从来没炼制过飞音盒之类的民用法宝,炼制出来的,都是用于厮杀的武器。”

    “我倒是在爸爸的指导下,炼制过飞音盒,不过太丑了,而且两片翅膀不平衡,飞着飞着就掉下来了。”

    丁铃铛又凑过来了一点点,眼珠子一转一转,“我以前怎么没发现,漫无目的聊天也是蛮有意思的,让我想想,还要问你什么问题……”

    两人一边笑,一边聊,聊到星星都逐一熄灭。

    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在屋顶上双双睡去。

    这一觉,李耀睡得无比香甜,安宁。

    他毕竟不是铁打铜浇,雷霆训练营中三个月的超负荷修炼,再加上雷音山脉中十天十夜的逃亡,精力早已透支到了极限。

    被人发现之后那几天,不知为何,身体非常想睡,大脑却无比亢奋,进入深度睡眠仓都无济于事。

    直到此刻,在丁铃铛身边,嗅到了她带着淡淡香汗的气息,李耀才如释重负地沉沉睡去。

    这一觉就睡到大天亮,秋日暖烘烘地照在身上,很舒服。

    夜凉如水,对修真者却造成不了什么影响,李耀只觉神清气爽,精力无穷,整片天地都变得无比美好。

    左手有些酥麻,扭头一看,丁铃铛枕着他的手臂,还在酣睡之中。

    那毫无防备的面孔,令李耀怦然心动。

    他吞了口唾沫,手臂轻轻一动。

    丁铃铛立刻感知到,眉头微微一皱,蠕动着拱进了李耀怀中,像是怕冷的猫儿,拱进温暖的被窝。

    她呻吟一声,口中含含糊糊说了一句什么。

    李耀心跳加速,侧耳倾听,耳垂几乎碰到了丁铃铛滚烫的嘴唇。

    丁铃铛又重复了一边,这次李耀听清楚了,她说的是:

    “你们这帮没卵子的娘娘腔,快点快点,再跑得快点!”

    李耀顿时僵硬。

    丁铃铛睫毛一抖,苏醒过来。

    脸上挂着略显呆滞的表情,身体懒洋洋没有行动,似乎还在贪恋温暖的怀抱,不愿意挣脱出来。

    半分钟后,她的眼眸才彻底恢复清晰,一跃而起,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又叉开十指,把乱糟糟的头发,弄得更加散乱。

    “啊!”

    丁铃铛毫无顾忌地打了个长长的哈欠,吧唧着嘴道,“不知不觉,竟然聊了一夜,偶尔一起聊聊天还是蛮好玩的,决定了,以后每隔一个月,不,半个月,不,每个星期,我们都抽一个晚上出来聊聊天好了,可以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