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三百三十二章 金蝉脱壳
    失去动力的玄骨战铠依旧十分坚固,甲胄间每一处连接都严丝合缝,突击队员尝试了几次都无法强行开启。

    好在用生命探测类法宝进行扫描,发现里面的铠师呼吸、心跳都十分平稳,只是陷入了昏迷。

    想来,一连串高强度的战斗,透支的不止是玄骨战铠的灵能,还有铠师的精神和体力。

    就像是紧绷的弓弦拉开超过极限,终于抽断了。

    面对这样拼搏到最后一刻的对手,宁风连连叹息之余,也充满了敬意。

    既然对方的身体情况还算稳定,宁风便命令突击队将他抬到维修车间,用维修车间里的精细工具拆卸晶铠,慢慢把人弄出来。

    在此期间,电磁禁制自然是不会松开的,宁风绝不会在这些细节上掉以轻心。

    就在这时——

    “哧!”

    玄骨战铠上忽然爆出了一声尖锐刺耳的巨响。

    紧接着一团如墨汁般浓郁粘稠的黑雾,如一团旋风瞬间席卷船舱,把大半个突击队都吞噬进去。

    船舱中的通道十分狭窄,突击队员根本无处可逃,即便是身处外围,也只能眼睁睁看着黑雾如潮水般排山倒海,劈头盖脑砸了下来。

    不过这片诡异的黑雾,除了将人染黑之外,似乎没有别的异样,连味道都不怎么难闻。

    片刻之后,上百名“黑人”眨巴着迷茫的眼睛,露出雪白的牙齿,面面相觑,不明就里。

    这一幕通过镶嵌在士兵头盔上的晶眼,传送到了宁风的脑域之中。

    不过在沾染到黑雾之后,所有晶眼也接二连三地报废,令宁风脑域中的画面逐一熄灭。

    几乎同时,从消防组传来了更加惊骇欲绝的消息。

    一名消防兵被人打晕,扒去了防火服,藏在一处维修管道的工具间里!

    宁风脑域深处,瞬间警铃大作,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头顶的通风管道。

    秃鹫李耀一开始在通风管道中投放了一具“分身诱饵”,在接近舰桥上方时猛地爆炸,放出大片火焰和烟雾。

    所以当三分钟前,几名消防兵分头进入通风管道进行灭火作业时,宁风并没有放在心上。

    直到此刻,当他综合所有信息,进行疯狂的计算分析之后,赫然发现……

    “轰!”

    舰桥上方的通风管道出口,被一团巨大的火球狠狠炸开。

    一名身穿银白色防火服,佩戴全封闭头盔,面部被深红色水晶玻璃遮蔽,看不清楚面目的人,如神魔降临,一跃而下,出现在舰桥中央!

    双脚还未落地,几十枚圆滚滚的掌心雷脱手而出,向舰桥的四面八方滚去。

    舰桥是晶石战舰的大脑,几乎所有高级军官和战舰操作员都集中在舰桥上。

    他们当中,自然也有不少修真者。

    不过绝大部分都是管理型修真者,只有极少数是创造型和研究型。

    负责警戒守卫的战斗型修真者,也有几个。

    不过面对满地乱滚的几十枚掌心雷,他们除了眼珠凸出干看着之外,也是束手无策了。

    这些掌心雷,并没有被引爆。

    却给搏浪号晶石战舰的高级军官们,带来了死一般的震撼。

    “嘶啦!”

    防火服撕成碎片,如千万银光闪闪的蝴蝶,在恐惧的风暴中翩翩起舞。

    李耀身穿战术背心,上面还挂着几十枚掌心雷,左手一柄震荡战刀,右手一柄焚天战斧,背后插着一支灵能矢爆枪,如神魔附体,出现在宁风面前。

    凌冽的目光向四周扫射一圈,又回转到了宁风身上。

    李耀微笑,露出锋利的牙齿,道:

    “刚才这一轮掌心雷若是真的爆炸,起码炸死炸伤了一大半指挥人员和战舰操作员,把舰桥都弄得乌烟瘴气,控制平台都一片狼藉,还要继续吗?”

    宁风咬牙。

    红色液体飞快排出,胶囊形指挥舱缓缓开启,他挺直腰杆,双眸血红,死死盯着李耀,冷冷道:

    “我以为,这是一场测试晶铠性能的演习。”

    “的确是。”

    李耀道,“玄骨战铠能顶着十二门太乙雷磁炮和这么多毒蜂战梭的集火攻击,轰开晶石战舰的外壳,已经能说明其性能之强悍了。”

    “不过呢,就在片刻之前,它刚刚发挥出了更加关键的作用。”

    “如果你看过资料,就应该知道,我在玄骨战铠的反应炉鼎周围,加装有一套威力强大的自爆法宝单元。”

    “而在过去半个月,我又进行了一系列的改进,令爆炸威力更加强大的同时,还可以使它接受遥控引爆,或者定时引爆。”

    “在金蝉脱壳,弄晕一名士兵,强行塞到玄骨战铠里去之后,我就设定好了,五分钟之后引爆。”

    “当然,这只是一次演习,我使用的并不是真的炸弹,所以你的突击队,也只是被烟雾熏黑了而已。”

    “倘若是实战的话,我相信你的突击队已经报销了。”

    “至少突击队中的精锐,那些战斗型修真者,应该是伤亡惨重。”

    “我猜,你一定会对我非常小心防范,让战斗力最强的高手把玄骨战铠团团围住,是吧?”

    “如果你不信,等演习结束之后,可以和指挥中心所有人一起,研究一下我炼制的自爆法宝单元,看看它的威力究竟有多大,是否足以在狭窄的船舱内,杀死近在咫尺的几百人。”

    宁风哑然半天,艰难开口,声音沙哑道:

    “所以从一开始,你的目标就是舰桥?”

    “放出两道分身,是第一重诱饵,同时还负责点燃大火,顺理成章地引出消防组,只要把银光闪闪的防火服一穿,哪怕你在通风管道中大摇大摆地前进,亦不会引起怀疑了。”

    “而裂天锤巨炮,则是第二重诱饵,这一次你竟然用了玄骨战铠本身来充当诱饵,顺便把整个突击队都报销掉。”

    “当所有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在裂天锤巨炮附近,而且真的抓住了玄骨战铠时,你却正大光明地爬过通风管道,来到了舰桥!”

    “只是有一点,我不明白。”

    “你怎么能肯定舰桥上就没有防备?万一我在这里布置几十条电鞭牙蛇和几十名突击队员,你又该如何?”

    “你不太可能这么做,毕竟裂天锤巨炮下方的弹药库,实在太过重要,一旦被我占领,后果不堪设想,所以你一定会把绝大部分兵力集中在那里。”

    李耀道,“就算舰桥上真的防备森严,那也无关紧要。”

    “战舰上绝大部分战斗型修真者,都被玄骨战铠的自爆干掉了,舰桥上防备再森严,又能有几个人?”

    “哪怕你真的被团团围住,我无法干掉你,至少可以将所有的掌心雷都释放出去,制造混乱的同时,炸死大量军官和战舰操作人员,破坏控制系统,给晶石战舰的运转,带来极大的麻烦。”

    “接下来,我会趁乱逃走。”

    “就算没有晶铠,我依旧是擅长战斗的炼气期高阶修真者,我并不觉得,几十上百名普通士兵,就能轻易在混乱中堵截住我。”

    “接下来我会潜入到逃生舱附近,发射一艘紧急逃生船,制造出我已经逃出战舰的假象。”

    “然后,我会潜入医疗室。”

    “在驾驭毒蜂战梭,冲向搏浪号的时候,我看到你们用反重力玄光将两台晶铠吸入战舰内,其中一台并没有受到太大损伤,估计是被你们活捉了。”

    “我会去医疗舱寻找这台晶铠的驾驭者,把他解救出来。”

    “这样一来,就有两个捣乱分子在战舰内部肆虐。”

    “运气好的话,我们甚至还能找到他那台被俘虏的晶铠,我相信局面这么混乱的情况下,你们一定不会对这台晶铠有太多的防备。”

    “然后,我就再次杀个回马枪。”

    “不是舰桥,而是裂天锤巨炮。”

    “只要占领了裂天锤巨炮的弹药仓,就等于占领了整艘晶石战舰。”

    “当然计划不如变化,这个方案是随时可以调整的。”

    “舰桥、裂天锤巨炮的弹药仓和舰尾的动力舱,甚至是反重力符阵系统,都是我的目标。”

    “大不了,我把反重力系统全部破坏,让晶石战舰坠落到地上去,然后再展开逃亡,没有晶石战舰在天空中进行火力压制,我并不觉得普通士兵携带傀儡战兽,就敢在丛林中对一名炼气期高阶修真者展开追杀。”

    “一言以蔽之,我最顾忌的,就是你的突击队。”

    “所以我的第一目标,既不是舰桥,也不是裂天锤巨炮,更不是动力舱,而是要想方设法,将这支突击队干掉。”

    “只要把突击队干掉,接下来的主动权就掌控在我手里,是战是逃,都从容许多,刚才所说的那些方案,绝不是异想天开,成功概率至少都有三五成之多。”

    “所以,演习到此结束,同意吗?”

    宁风沉默。

    舰桥上所有的军官和战舰操作员沉默。

    第五舰队指挥中心,亦是一片难以用笔墨形容的沉默。

    宁风似乎想到了什么,张了张嘴,却是被自己推翻,整个人像是倒空了米的麻袋,叹了口气,艰难道:

    “同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