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三百五十一章 原来是你,李耀!
    同一时间,赤潮藓也在殷红如血的月光下疯狂滋长。

    血妖界一共有三个月亮,最远的一个月亮无比黯淡,就像是一团模模糊糊的光斑。

    另外两个月亮却离得极近,极大,像是一对永不闭上的魔眼,绽放出猩红的光芒,令整个世界沉浸在一片红色之中。

    血妖界因而得名。

    赤潮藓是一种非常诡异的生命形态,介乎动物、植物和菌类之间,在红月照耀下,就如赤色的潮水一般,一夜之间就能覆盖整座山峰,厚度达到数米。

    无数妖化植物,都把根系深深扎入赤潮藓之内,尽情吮吸着赤潮藓带来的血月妖能。

    无数不入流的妖兽,则以妖化植物为食,最后又变成了高阶妖族的养料。

    正是依靠血月和赤潮藓组成的奇妙生态系统,将恒星提供的能量利用到了极致,环境恶劣的血妖界,才能孕育出众多大妖和兽潮。

    此刻,在犬牙交错,怪石嶙峋的山峦之间,一支看不见头尾,浩浩荡荡的队伍正在前行。

    那是从天元界撤退回来的军队,运载着无数妖族的尸体。

    山谷底部,布满了直径十米以上,深不见底,黑雾缭绕的地洞。

    从洞底传来了“呼噜呼噜”之声,似乎有硕大无朋的妖兽蛰伏在地底深处。

    上百名身穿七彩羽衣,手持魔铃、法杖的招魂师站在地洞旁边,口中发出尖锐刺耳的啸声,通过山谷的回音,汇聚成勾魂夺魄的魔音。

    “哗啦!哗啦!”

    无数妖族的尸体,被投入黑雾地洞之中。

    地洞深处立刻传来“咔嚓!咔嚓!”之声,令人头皮发麻,不寒而栗。

    运载尸体的妖族正规军,却是手舞足蹈,欣喜若狂,不少妖族眼底都流露出了羡慕之色。

    招魂师们大叫:

    “圣族勇士的魂魄,已经回归万妖殿,化为妖灵,永生不朽!”

    运载尸体的队列之中,还有一些身负重伤,无法治愈的妖族,他们来到地洞面前时,眼中忽然冒出火光,纷纷怪叫:

    “化作妖灵,永生不朽!”

    “万妖殿,迎接我吧!”

    说着,纵身一跃,跳入地洞。

    “咔嚓咔嚓”之声中,似乎还夹杂着微弱的惨叫,却是被黑雾遮蔽了。

    山谷中一片欢呼。

    距离山谷不远,是一座如獠牙般直刺天穹的巨峰,已经挖空,里面布满了通道和洞窟。

    上万枚巨大的血红水晶,镶嵌于山洞两侧,每一块水晶中,都孕育着一名奇形怪状的妖族,不少妖族龇牙咧嘴,极度痛苦,血肉撕裂,肉芽疯狂膨胀,蠕动。

    万千通道,九曲十八弯,在獠牙山峰深处,汇聚到一起,变成一座巨大的洞府。

    洞府一角,是一座直径三米见方的血池,粘稠的红色液体散发出浓烈的血腥味,还“咕嘟咕嘟”翻腾着气泡,冒出一缕缕蒸汽。

    又像是鲜血,又像是岩浆!

    王戟浸泡于血池之中,只有一颗栲栳大的脑袋露在外面,但翻腾的血浪也不时扑打在他脸上,每一次扑打都会撕扯下一块皮肉,露出白森森的骨头碴子,不过下一次扑打,又会将血肉重组。

    王戟已经在这“再生池”中浸泡了足足九天九夜。

    既是为了疗伤,亦是一种无比残酷的刑罚。

    九天九夜,血肉一次次被侵蚀,又生长,又侵蚀,个中滋味,如万蚁蚀心,苦不堪言。

    王戟却是不敢流露出半点儿痛苦和不满,连**都要死死堵在喉咙里,唯恐惊扰了正在洞府深处沉思的那道身影。

    只因,那就是他的师尊,恐怖的妖皇,血袍老祖!

    血妖界的社会形态和星耀联邦不同,分成无数妖族部落,几个部落联合就自称一国,几十个大小妖国互相杀伐争斗,王戟出生的狮屠国,就是其中比较强大的一个。

    在妖国之上,还有妖皇,他们自称是万妖殿在血妖界中的代言人,拥有和无尽星空最深处,亿万妖灵沟通的强大力量。

    正是在妖皇的统御之下,几十个妖国才能组织起来,向天元界发动进攻。

    王戟原本不过是狮屠王的第二十一子,为了争夺王子称号,网罗了一批手下,潜入雷音山脉,想要收服变异狮龙。

    岂料即将成功之时,却被人横插一刀,杀死变异狮龙,还用变异狮龙的妖丹设置了陷阱,将他所有爪牙,统统炸死。

    也是他命不该绝,大爆炸中,狮屠王派来辅助和监视他的两名妖王,亦被炸成重伤。

    反倒是他凭借一件母亲赐予的护身妖器,几乎毫发无损。

    王戟当机立断,偷袭得手,斩杀两名妖王,挖出了他们的妖丹。

    随后他遁回血妖界,找了一处僻静所在慢慢炼化妖丹,提升实力。

    却在一次无意间外出狩猎时,遇到血袍老祖。

    吞噬两枚妖丹之后,王戟脱胎换骨,血脉特异,被血袍老祖一眼看中,收为弟子。

    此后,王戟就在血袍老祖的支持下回到狮屠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几十名兄弟全部清理干净,登上了王子宝座,甚至有隐隐和狮屠王分庭抗礼,夺取王位之意。

    不过,他的运气就此到头。

    这次侵入天元界,不过是一场试探性的前哨战,王戟却认为这是立下不世之功的好机会, 不但积极备战,还三番五次向血袍老祖恳求,终于借到红玉雾幻刀。

    原本以为,能凭借此刀,好好斩杀几十名筑基修士。

    运气好些,甚至有机会伏击一两名落单受伤的金丹强者!

    血妖界中,弱肉强食,胜者为王,最注重实力和战功。

    如果他真能斩杀一名金丹强者,那么回到狮屠国之后,只要高举血刀,一声号令,只怕无数军队,就会聚集在他的麾下,不再支持那个老不死的狮屠王。

    只可惜……

    他输了!

    不但身受重伤,肉身尽毁。

    更重要是,连血袍老祖暂借于她的红玉雾幻刀,都失落在天元界。

    “恨!我恨啊!”

    一想到那名坏他好事的修真者,王戟就恨得眼冒金星,刚刚才重生的牙齿,瞬间又被嚼碎。

    那名修真者,明明还不到筑基期,装备的也只是量产型晶铠,却凭着诡计多端,令他一败涂地!

    “卑鄙的修真者,我一定会找到你,杀了你,还有你所有的亲朋好友,你的情人,你的师门,一个都不会放过,把你们统统碾成肉泥!”

    王戟吃痛不过,低低咆哮起来。

    片刻之后,声音戛然而止,像是一把利刃抹过他的脖子。

    洞府深处,一道血影缓缓飘来。

    这是一个非常英俊,堪称“完美无瑕”的人,外表看不出半点儿妖兽的特征,皮肤细腻光洁,如婴孩般晶莹剔透,面孔像是七八岁的孩子,毫无心机。

    唯有一双眸子,却是沧桑、深沉、充斥着灰色的阴霾。

    就像是,在七岁小童的眼眶中,硬生生按上了一对三百岁老者的眸子。

    一袭红袍,披在身上,如鲜血缓缓流淌。

    他就是妖皇,血袍老祖!

    血袍老祖一出现,血池沸腾的烈度瞬间提升了十倍,血水中冒出了无数血芽,如一双双小手拼命撕扯着王戟的脸。

    王戟痛不欲生,眼泪都流淌下来,却是不敢哼哼半声。

    血袍老祖面带微笑,淡淡欣赏着王戟受苦,片刻之后,轻声道:

    “王戟,你可知错?”

    王戟几乎晕厥过去,强打精神,颤声道:

    “禀师尊,徒儿知错了,红玉雾幻刀是由地底千米极其罕见的血髓炼制而成,材料珍贵无比,却被徒儿丢失……”

    “该由徒儿承担的责任,徒儿绝不逃避!”

    “徒儿对万妖殿无穷妖灵发誓,一年之内,一定夺回红玉雾幻刀,否则,宁愿被师尊一掌打死,曝尸荒野,永远无法进入万妖殿!”

    血袍老祖扫了他一眼,指间忽然出现一头圆滚滚,如气球般的淡黄色妖兽,轻轻一弹,弹入血池之中。

    “你说,抢走红玉雾幻刀的,是一台特别强悍的玄骨战铠,这只‘信息虫’,刚刚破解了上百台我们缴获的人类晶脑,吸收了大量信息,都是关于玄骨战铠的,你自己分析一下,找出答案吧!”

    信息虫的出现,令王戟陡然色变。

    就连浸泡在再生池中九天九夜,他都没有如此恐惧过。

    不过,在血袍老祖灼人的视线注视下,他还是咬牙捞过了信息虫,颤抖着凑向额头。

    “哧!”

    信息虫中,忽然射出十几根肉芽,如利箭狠狠刺入他的大脑。

    肉芽不断膨胀、收缩、扭曲、蠕动。

    “啊!”

    王戟眼珠翻白,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叫,在血池中拼命挣扎,翻腾,沉浮,搅动万千血花。

    一幅幅画面,一句句呐喊,一串串数据,如火山爆发,瞬间轰入他的脑域。

    大荒战院,玄骨战铠!

    军方招标会!

    飞晶球竞速!

    以一台玄骨战铠,挑战一艘晶石战舰!

    李耀,大荒战院学生,玄骨战铠的试驾员,天元界首屈一指的玄骨战铠驾驭者,同时还是炼器师,擅长改装战铠和设置爆炸类陷阱。

    等等……

    李耀,一年半之前,曾在雷霆训练营学习晶铠驾驭之道,还在雷音山脉中迷失了十天十夜。

    雷音山脉?

    雷音山脉!

    血池中的翻腾忽然停止。

    纵然脑门传来锥心刺骨的剧痛,王戟亦在一瞬间凝固成阴冷的雕像。

    人类晶脑中的大量信息,如血钻般串联在一起,令他恍然大悟。

    李耀,就是在雷音山脉中,杀死他所有部下,令他功亏一篑的人。

    亦是在红莲城里,强行中断他的传送,把他打成重伤,还夺走红玉雾幻刀的人。

    “秃鹫李耀……”

    王戟脸上,流露出残忍的微笑,一字一顿,从碎裂的牙齿中挤出了四个字,“原来是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