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三百五十五章 恒星级法宝
    “拖后腿?”

    这个答案,令七名年轻强者错愕不已。

    赵默更是怒极反笑,眉心耸动,声音都变得扭曲:

    “我们七个,虽然不敢说是修真界中的顶尖高手,不过年轻一辈中,都算是出类拔萃,每一个都经历过几十场生死血战,这些什么‘秘星之子’,竟敢如此小看我们?还担心我们会拖了他们的后腿?好,好,真有意思!”

    高铁翼道:

    “秘星之子的作战风格,和寻常修真者截然不同,双方刚开始合作,的确很不适应。”

    “几年前,就出过一件事情,一支秘星之子组成的小队,和一支外来修真者组成的小队合作,去探索一处秘星,结果因为外来者中,有人不听从指挥,擅自行动,结果触发了秘星深处的禁制,十七个人,只回来三个。”

    “你们看到那个怒发冲冠,左眼上有青色刀疤的青年没有?他叫阎君,筑基期高阶,是秘星之子中的领军人物。”

    “几年前的惨剧,他是亲历者,虽然逃出生天,脸上却留下一道永不磨灭的疤痕,这是被极其诡异的酸液腐蚀,效果一直持续,无时无刻不在侵蚀他的血肉,必须时刻运转玄功抵抗,否则整个脑域,都会被酸液侵蚀,根本无法医治。”

    赵默哑然,脸上怒意逐渐消散。

    李耀眼角也是一跳。

    一处永远都无法治愈的伤疤,每时每刻都有酸液在侵蚀血肉?这样的痛苦,想想还真够恐怖的!

    怪不得此人对外来者如此不屑和冷漠了。

    高铁翼继续道:

    “而且那一战,阎君唯一的亲妹妹也身在其中,惨死于秘星之上。”

    “从那之后,秘星之子就对外来者充满了敌意和蔑视,认为外来者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根本不配和他们合作。”

    “再加上进入秘星的机会有限,秘星会中充满了竞争,有时候秘星之子和外来者都想进入同一处秘星战场,但名额有限的话,就会用比斗方式,来决定最终进入者。”

    “一来二去,双方的关系会好才怪呢!”

    一直沉默没有发言,来自乾元寨的驭剑高手聂俊侠,缓缓开口问道:

    “高前辈,您说这阎君只是筑基期高阶,就是秘星之子中的领军人物,那么结丹期和元婴期的强者呢?难道他们都不参与秘星探索吗?”

    高铁翼的淡金色虚影,点了点头道:

    “很好,各位不愧是万里挑一的精英,洞察力很敏锐。”

    “不错,筑基修士就是探索秘星的主力,结丹期和元婴期的强者,除非必要,一般是很少涉足秘星的。”

    这句话令众人一愣,舱室中很快响起了“嗡嗡”的议论声。

    高铁翼解释道:

    “之所以结丹和元婴不太参与秘星探险,主要有两个原因。”

    “其一,结丹和元婴的神魂,实在太过庞大,将他们传送到上千光年之外的成本,高到难以想象。”

    “这个道理,就像是不入流的小妖,很容易就穿越虫洞来到天元界,但妖族强者就需要规模庞大的传送阵,耗费大量灵能,才能传送过来。”

    “如果还不理解,不妨设想一下。”

    “一块拳头大小,重三五斤的石头,你可以轻而易举将它投出几千米远。”

    “但如果是直径十米,重三五十吨的巨石,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最多也只能丢出几十米远了。”

    “现在,我们的目的是用尽可能少的力气,把‘石头’丢到尽量远的地方,那当然是要选小一些、轻一些的石头,也就是你们这些筑基修士了!”

    “如果是炼气期的话,其实一次可以传送更多,但炼气修士的实力太弱,不足以应付秘星中的各种危机,传送过去等于送死。”

    “所以,筑基修士,就是秘星战场上的主力!”

    这个比喻,浅显易懂。

    筑基修士就是小石头,金丹强者和元婴老怪就是万吨巨石,当然是前者比较容易抛向远处了。

    在座众人都是心思敏捷之辈,一下子就听明白,纷纷点头。

    高铁翼继续道:

    “成本倒是次要,倘若真有必要,不惜血本传送一批元婴老怪去秘星上,也并非办不到。”

    “只不过,大部分秘星中都残留着四万年血战期间的强大法宝,虽然操纵法宝的主人早已陨落,但不少法宝都被设定为了自动感应和攻击模式,一旦触发,就会展开无休止地杀戮,直到灵能耗尽为止。”

    “金丹强者和元婴老怪一进入秘星,就极有可能触发这些强大法宝,遭到永无止境的追杀,还怎么展开探索?”

    聂俊侠沉吟片刻,微微摇头道:

    “高前辈,金丹和元婴都会被追杀,那我们这些筑基修士,岂不是更加危险?一旦触发禁制,只怕片刻间就化作齑粉了。”

    这个问题,也是李耀等人都想问的。

    他们虽不怕死,却也不想无端端找死。

    高铁翼微微一笑,道:

    “假设你拥有一门可以自动激发的裂天锤巨炮,炮弹和灵能都是有限的,现在你的攻击范围内出现了一头不入流的妖兽,试问,你是否希望它开炮呢?”

    聂俊侠一愣,沉思片刻,缓缓摇头。

    李耀在旁边听着,瞬间也明白了高铁翼的意思。

    裂天锤巨炮,可以模拟出元婴老怪全力一击,消耗的灵能也是天文数字,每一次激发,都相当于烧掉好几辆晶石战车,而且对炮管、炮身和符阵都有磨损。

    倘若遇到一头不入流妖兽,就随随便便开火,只怕来个三五十头不入流的妖兽,就可以将一门裂天锤巨炮报销。

    所以,大凡自动攻击的法宝,都有一个灵敏度的问题,只有感应到某个级别以上的敌人,才会展开攻击。

    高铁翼淡淡道:

    “现在,各位明白联邦为何要实施秘星之子计划,又为何要从万千修真者中,遴选出各位这样的精英了吧?”

    “我不妨坦白和各位说,你们虽然只是筑基修士,实力远远不如金丹强者和元婴老怪,但在我看来,联邦的命运,却是掌握在你们手中!”

    “众所周知,天元界和血妖界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在三五十年之内,极有可能融合到一起。”

    “两界大战,已经开始。”

    “然而,天元界和血妖界的实力,其实不相伯仲,否则也不会僵持了五百年还未分出胜负。”

    “在正面战场上硬碰硬,谁都没有绝对胜算,即便战胜对手,都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半年前,深海大学、星云大学、联邦第一军事学院和军方总参谋部的管理型、研究型修真者,集结在一起,进行了一场规模庞大,计算量浩瀚如海的模拟推演,得出的结论是——”

    “倘若两界真的融合,在常规战争中,即便联邦战胜了血妖界,都要付出三分之二城镇被毁灭,死亡至少二分之一人口,陨落四分之三修真者的可怕结果!”

    “对血妖界来说,情况也是一样的,联邦一定会血战到最后一兵一卒,即便天元界真的被占领,只怕那些妖王、妖皇也死得差不多了。”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双方并不想在常规战场上决一死战,弄到两败俱伤。”

    “双方,其实都把希望放在了秘星上!”

    “秘星之中,蕴藏着无数远远超越天元界和血妖界水平的秘法、神通、法宝、武器!”

    “试想,如果你们中间有人运气够好,发掘到了星海帝国时代遗留下来的武库或者星舰,甚至是毁天灭地的恒星级法宝,岂不是不费一兵一卒,就可以镇压血妖界?”

    “另一方面,天元、血妖两界,在四维层面上距离极近,简直就是一对孪生世界,我们能够发现的秘星,血妖界同样能发现。”

    “有些秘星上,并没有我们需要的武库、舰队,却有三万年妖兽帝国遗留下来的妖化巢穴,一旦被血妖界掌握,就有可能利用妖化巢穴,调制出更加强大,甚至超越妖皇的存在!”

    “这样的梦魇一旦成真,天元界就万劫不复了。”

    一席话,说得所有人心头滚烫。

    原本大家心里,多多少少都觉得,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反正金丹和元婴才是两界大战的主力,他们这些筑基修士,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不用想那么多,埋头厮杀就是了。

    听高铁翼这么一说,李耀等人才陡然认识到,原来,自己竟是有机会决定天元界命运的人。

    “恒星级法宝……”

    李耀喃喃自语。

    鲜血,一下子燃烧起来。

    堪比一颗卫星、甚至行星大小,威能辐射整个星系的恒星级法宝,岂非正是他这样的炼器师的终极梦想?

    倘若能让他亲手触摸一下恒星级法宝,仔细研究它的结构,甚至亲自驾驭恒星级法宝,镇压血妖界……

    哪怕第二天就陨落,都值了!

    聂俊侠却是一个极其冷静的人,深吸一口气,道:

    “高前辈,慷慨激昂的话,我就不多说了,大家出来修真,早就做好了有死无生,一往无前的准备!”

    “我只想知道,进入秘星战场,对我们个人来说,究竟有什么切实的好处?”

    “是否,真能让我们在短时间内,脱胎换骨,一飞冲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