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四百一十八章 地底秘辛!
    “这头三万年前的绝世凶妖,若是被它恢复到巅峰状态,可怕程度可想而知,如今帝国军七成战力全都加入了亿万光年大远征,留在后方的不过是一些残兵败将。”

    “若是被骸骨龙魔在后方的几十个星域中流窜一年半载,究竟会造成多少破坏、杀戮和死亡?我们不敢想象!”

    “幸好,舰长及时发现了洞府中的异相,在骸骨龙魔刚刚逃窜出来一半时,就拼尽全力,展开凌厉的攻势!”

    “这头凶妖毕竟沉寂了三万年时间,实力恐怕只有巅峰状态的1%,终于被我们打成重伤,再度陷入禁制之中。”

    “这次,只怕它又要修养上万年时间,才能再次兴风作浪了。”

    “不过,它没机会了,等下一支搜索队到来,就是它彻底灭亡之时!”

    “星海历899年8月26日。”

    “我们落入了最坏的局面!”

    “或许是火花号和骸骨龙魔的大战,搅乱了地底的灵能平衡,在银海深处发生了一场惊天动地的海底火山大爆发。”

    “海底的岩层被撕裂,出现了一道深达数万米,直通地心的超级大海沟!”

    “而我们的火花号,就搁浅在海沟旁边,亦受到了海底火山大爆发的影响!”

    “岩浆、漩涡、地震、暗流,如无数凶兽,张牙舞爪!”

    “高达数千度,夹杂着各种腐蚀性杂质的岩浆将火花号彻底包围,各种疯狂的灵能波动和辐射穿透了船壳,在舱室和甬道中左突右冲!”

    “绝大部分幸存者一瞬间就被杀死,唯有修为在筑基期高阶以上的船员活了下来,但我们的实力也跌到谷底。”

    “我的灵根和经脉严重受损,勉强能激发出堪比筑基初阶的灵能强度。”

    “这已经是五名幸存者中,状况最好的一个。”

    “火花号在地火爆发中严重受损,失去了几乎所有补给和维修材料,更是被岩浆和乱石吞噬。埋入了海底岩层的深处。”

    “唯一庆幸的是,我们没有直接掉进海沟,否则,只怕早就被压扁了!”

    “我们五个。都身受重伤,缺食少药,恐怕支撑不了多久。”

    “不能再浪费一秒钟时间,只要还有一线希望,就不能放弃!”

    “火花号在帝国军的战斗序列中。属于多功能快速探险舰,炼制的初衷,就是可以单独载着一支战斗小队,前往陌生星域探索,所以战斗力虽然不高,极限生存和自我修复能力却比不少主力星舰都要强大。”

    “火花号的外壳中,蕴藏着无数比米粒还小千万倍的芥子级维修法宝,只要吸取足够的灵能,就能自动吞噬四周的物质,转化成维修所需要的各种材料。”

    “除此之外。还有两台自动维修傀儡,也没有完全损坏。”

    “只是,我们的灵能消耗大半,四周又被岩层阻隔,很难从银色海水中获取大量灵能,按照目前的维修速度来看,说不定要上千年,才能将火花号修复到最低启动状态。”

    “顾不上这么许多,将火花号设定到自动修复模式上,我们耐心等待着救援队的到来。”

    “星海历899年9月26日。”

    “奇怪!实在太奇怪了!我们已经被困在海底岩层中一个月。但救援却迟迟没有到来,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除非附近几个星域所有的军事基地都在瞬间被摧毁了,否则怎么可能遗忘掉骸骨龙星上的战友?”

    “难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大事?”

    “这个念头。像是妖灵一样,在死气沉沉地船舱内回荡,盘旋在每一名幸存者的头顶。”

    “这一个月里,我们的伤势逐渐好转,但是因为缺乏天材地宝和灵能来源,修为不但没有恢复。反而有逐渐下滑的趋势。”

    “凭我们现在的实力,根本不可能逃出去。”

    “这一个月,我们将火花号上唯一一台破损并不严重的探测类法宝,改造成了一台大型发射器,可以穿透岩层,向外界发出一种特殊的灵能波动,希望这个‘信号’,能够被外界接收到吧。”

    “星海历899年11月15日。”

    “我已经死了。”

    “地火再次爆发,或许只是强震之后的一次余震,但是千疮百孔的火花号,根本阻挡不了狂暴无匹的灵能波动。”

    “虽然外表没有破损,但灵能波动却像是风暴一般席卷而过,不但将主控晶脑彻底破坏,还将所有幸存者全都杀死!”

    “当然,就算地火不爆发,我们也是难逃劫数。”

    “食物在一天之前就消耗殆尽。”

    “作为修真者,我们能发挥出比普通人强大百倍的力量,同时也需要不断摄取比普通人更多百倍的食物和能量。”

    “没有足够的灵能和食物,我们很快会变回普通人,甚至比普通人更加不如。”

    “毕竟我们的大脑、身体组织和每一个细胞,都习惯了在大量灵能的环境下高速运转,骤然刹车,极有可能瞬间崩溃。”

    “与其饿死,倒不如被地火杀死来得爽快,我只希望这场地火能爆发得再强烈一些,能够将骸骨龙魔的海底洞府全都毁掉。”

    “有些意外,我的每一个细胞都停止了运转,但生命之火并未熄灭,却是转化成了另一种诡异的波动。”

    “我变成了一名鬼修。”

    “血流漂杵的战场上,修真者变成鬼修是很正常的事情,火花号上亦准备了十台鬼修傀儡,以便万一有船员死去之后,变成鬼修时使用。”

    “很幸运,虽然九具傀儡都严重损坏,我还是找到了一具可以使用的身体,操纵着生命之火‘纵身一跃’,重新活动了起来。”

    “我坐在黑暗中,思考着眼前的局面。”

    “毫无疑问,外界肯定是发生了什么意想不到的变化,牵扯了大量的军力,所以军方才没有派遣更多的星舰过来。”

    “鬼魂是一种极不稳定的生命形态,我的这具傀儡躯体也受到了严重破损,只能做出行走坐卧等最基本的动作,不可能让我逃出去。”

    “我能做的,只有尽量搜集从岩缝中渗透进来的一切灵能,尽量修复火花号,同时不断发出信息,警告潜入地海的探险者。”

    “希望外面的乱子尽快结束,能早日派出搜索队过来。”

    “星海历999年12月30日。”

    “一百年过去了。”

    “真奇怪,独自一人被困在地底一万米深的铁棺材里,面对黑暗的未来时,每一分每一秒都过得如此煎熬,好几次差点走火入魔,把自己干掉。”

    “可是回忆过去,又觉得这一百年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

    “因为我只能透过岩石的缝隙,从银色海水中汲取灵能,这点儿微不足道的灵能还要先供应芥子级维修法宝的运转,剩下来一星半点的残羹冷炙,并不足以驱动傀儡进行太过激烈的运动。”

    “所以这一百年里,我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静静地坐在角落里思考。”

    “百无聊赖之下,我思考和计算了很多东西,当然最多的就是枪斗术。”

    “在军队里,我也算是结丹修士中的枪斗术高手,否则也不会成为火花号的主炮手兼枪炮长了。”

    “不过,和加入远征军,进行亿万光年大远征的那些枪械高手相比,我却是差得太远。”

    “过去,我总是不服气,觉得自己只是比人家差了点儿运气。”

    “在这一百年里,我把自己经历过的每一场战斗,看过的每一段高手战斗视频,全都翻来覆去地思考了亿万遍,甚至连每一发子弹的射击轨迹,都计算得一清二楚,终于认识到了彼此的差距。”

    “在亿万次计算中,我的枪斗术理论越来越完善,越来越精妙,我甚至敢拍着胸脯说,就算帝国军中,那些元婴级数的枪械高手,他们对枪斗术的理解,都未必有我这么深刻。”

    “因为他们不可能像我一样,一百年时间,什么都不干,专心致志思考枪斗术的奥妙。”

    “不过,这有什么用?理论只是理论,我根本没有足够的灵能和强大身体,将理论运用到实际中去。”

    “更何况,时间过去了这么久,还没有救援队到来,我不得不面对一个残酷的事实。”

    “外界恐怕发生了惊天动地,波及无数个星域的大事件,甚至连星海帝国是否还存在,都是未知之数。”

    “这个想法,令我丧失了一切希望。”

    “我原本准备在明天,星海历1000年1月1日的时候自我了断,结束这无尽的绝望。”

    “但是作为一名军人,我还有最后一个任务没有完成。”

    “骸骨龙魔仍旧在外面沉睡,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它就会再度苏醒,向外界发出新的诱惑。”

    “如果有新的探险队过来,我必须提醒他们!”

    “所以,我不能死,还要维持火花号和信号发射器的正常运转,希望新的探险队到来时,先发现海底诡异的灵能波动,而不是骸骨龙魔的洞府。”

    “然后,我会告诉他们真相,和他们一起,将骸骨龙魔毁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