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四百五十章 一群疯狗
    战舰后方阴暗狭窄的甬道内。

    这艘战舰像是经历了一场旷日持久的绞杀战,内部支离破碎,到处都是裂缝、断层和被强化泡沫封闭起来的破损船舱,就像是一座错综复杂的迷宫,又被巨人砸了个稀烂。

    在钢梁和管道的狭小缝隙之间,李耀如同一条刚刚从冬眠中苏醒,饥肠辘辘的蟒蛇,无声无息地游走,顺着最狭窄的裂缝,穿过了一个又一个船舱。

    偶尔,也有几名星盗从他下方的甬道中匆匆走过,李耀却是没有下手,只是静静听着他们的只言片语。

    从星盗的交谈中,李耀发现这艘战舰正处在非常不妙的境地,到处都是严重的内伤,到处都有可能爆炸,灵能也接近枯竭。

    大部分战斗人员全都释放出去强攻星君庙,留在星舰上的大多是操作人员和维修人员。

    终于,当前方的甬道内再次狂奔过来一名星盗,而李耀的神念在方圆几十米内都没有感知到第三道心跳声时,他动了!

    如同暴起的怪蟒,从管道缝隙之间电射而出,双足在墙壁上轻轻一顿,瞬间掠至这名星盗面前,双手化作两条凌厉的皮鞭,空气中发出“啪啪”两声!

    星盗还未反应过来,左右肩胛骨全都爆裂成了细沙一般的粉末!

    痛感尚未传入大脑,星盗眼中兀自流转着一丝迷茫,李耀顺势搂住他的脖子,一记凶残至极的“虎蹴击”,芥子战斗服根本没半点儿用处,五脏六腑片片碎裂,肋骨根根折断,尖锐的骨刺险之又险地擦过心脏!

    星盗终于感知到了生不如死的痛楚,嘴巴却是被李耀死死捂住,力量之大,所有牙齿都互相挤压,发出“咔咔”之声!

    如同怪蟒绞住了绵羊。星盗动弹不得,被李耀拖曳到了一间早就看上的工具舱内,又随手往门上施加了一道静音符,这才往角落里随手一抛。

    星盗手脚乱抖。疼得口吐白沫,却是连大喊大叫的力气都没有,眼珠滴溜溜乱转,瞳孔中倒映着李耀一身漆黑的晶铠和殷红如血的灵纹,旋即被恐惧吞噬!

    李耀取出一支高度浓缩的医疗药剂。用大拇指顶开,微微倾斜。

    一缕晶莹剔透,异香扑鼻的浓稠药液,顿时化作一线琥珀色的汁液,无声无息流淌到了地上。

    李耀平静道:“你的肩胛骨和肋骨全都爆裂,五脏六腑都有严重的内出血现象,视你的实力高低,还能活五到八分钟。”

    “如果吞下这支医疗药剂,应该能初步止住内出血,让你坚持到医疗舱。”

    “现在给你三分钟。将你们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星舰目前的状态以及人员配备,还有最高指挥官的身份和实力,统统说清楚。”

    “只要你觉得有用的信息,全部说出来,是否有价值,由我来判断。”

    “如果我认为你说的东西很有价值,那么我会把这支医疗药剂给你,我的目标不是你,没必要在你这种小虾米身上浪费时间。”

    “不过记住。要快,三分钟里,医疗药剂可是会源源不断流走的,若是最后剩下的药剂不够疗伤。可不要怪我。”

    说着,李耀面前打出一道光幕,上面用猩红的字体显示着倒计时。

    三分钟,开始!

    还有两分五十九秒!

    星盗就像是被钉在砧板上的泥鳅,疼得活蹦乱跳,龇牙咧嘴。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不知道是在咒骂还是在求饶。

    李耀心平气和,倒计时继续,医疗药剂也源源不断地流淌。

    星盗用了十秒钟时间,终于清楚认识到局面,像是溺水者抓住最后一根稻草,忍痛匍匐在李耀脚下,滔滔不绝地交代起来。

    情况和李耀推测的相差无几,这艘风雨狱的星舰并不是由金丹级悍匪风雨重亲自坐镇,而是由他的独生子风雨明在指挥。

    风雨明今年二十七岁,筑基期高阶修真者,在星盗云集的“蜘蛛巢星”还是个不起眼的小角色,以后想要继承风雨狱,就要先树立起自己的赫赫凶名。

    这是风雨明第一次独自“狩猎”。

    一开始十分顺利,接连捕获了两艘商船,劫掠到了大量的物资。

    不过在第二次狩猎中,却是被路过的“大角铠师团”发现。

    大角铠师团并不是商船的护卫队,此前和风雨狱也没有什么恩怨,彼此的综合战力相差无几,甚至风雨明这边还略高一筹,一旦打起来就是两败俱伤的局面。

    岂料大角铠师团就像是疯狗一样,死死咬着不放,双方在星海中追逐缠斗了整整两个月,都付出了极其惨重的损伤,连两边的星舰都千疮百孔,支离破碎。

    风雨明还从来没见过如此悍不畏死的铠师团,一路上越逃越远,终于来到这片边陲之地。

    这时候他的星舰都接近崩溃,正好发现了星君庙,便想在这里获得一些补给。

    原本以为两炮轰下去,这里的乡巴佬就会乖乖投降,没想到星君庙的防御居然如此强悍,迫不得已展开了强攻,于是就出现了李耀刚才看到的一幕。

    两个月的缠斗,风雨明损失了大量精锐,剩下的星盗也是人困马乏,个个带伤,弹药和灵能都所剩无几,所以才会连一个小小的乡下城镇,都没能在一个钟头之内打下来。

    “我,我什么都说了,快把医疗药剂给我,给我……”

    这名星盗脸色煞白,喉咙里鲜血翻腾,又是焦急,又是恐惧地哀求道。

    “大角铠师团?”

    李耀若有所思。

    铠师团是飞星界特有的修真者组织。

    和修炼宗派相比,铠师团更加自由宽松,只要是身家清白,有一定实力的铠师,都可以自由加入,当然也可以自由离去。

    这种松散的组织结构,非常受一些不喜欢被束缚的散修欢迎,还有不少宗派的年轻人,离开宗门的庇护出来历练,也喜欢加入铠师团。积累战斗经验,结交各路豪杰,领略大千世界的浩瀚风光。

    铠师团的收入来源,大致有两方面。一是充当大型商队和矿业基地的护卫;另外一种就是专门猎杀星盗和妖兽,获取赏金了。

    不过,李耀并没有在飞星界比较著名的几支大型铠师团当中,找到“大角铠师团”这个名字,应该是一支中小型铠师团。

    一支实力平平的中小型铠师团。为什么要不死不休,和风雨狱星盗纠缠两个多月?风雨狱的赏金有这么高么?

    “大角铠师团为什么要纠缠你们两个月?”

    李耀将手腕一压,医疗药剂倾倒的速度陡然加快,眼看半支药剂都要倒空。

    星盗深深凹陷的眼窝中几乎要伸出手来,扑鼻的香气反衬之下,五脏六腑如火焚雷击般的痛楚,愈发不可忍耐,嘴唇颤抖片刻,终于说出实情。

    “明少在劫掠第二艘商船时,为了。为了打响自己的招牌,在对方投降之后,还是将……整整一船人都杀光了!”

    李耀眼中,几条血丝瞬间断裂,点了点头,将医疗药剂递了过去:“很好,你提供的信息很有价值。”

    星盗如释重负地喘了口气,颤抖着接过了医疗药剂,来不及一口吞下,忽然感觉胸口一阵剧痛。像是有一万根钢针同时刺入心脏,窜出几十万道电弧,一阵强烈的抽搐之后,双眼瞪大。凝固了。

    李耀收回医疗药剂,消失在工具舱顶部的管道缝隙中。

    ……

    风雨明就像是一条被困在铁笼子里,又打断了一条腿的恶狼,一瘸一拐地来回踱步,表情又是狰狞,又是绝望。甚至还带着一丝……委屈。

    “王八蛋,大角铠师团这些疯狗究竟要追到什么时候?”

    “老子劫掠的,又不是你们保护的货船!”

    “这是老子第一次出来狩猎,老子头上的赏金,还不够你们的星舰,开一个星期消耗的燃料!”

    “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啊!”

    风雨明声嘶力竭地吼叫,使劲揪着头发,几乎要把自己揪得凌空跳起来。

    过去两个月的厮杀,对这名初出茅庐的悍匪来说,实在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

    大角铠师团的综合战力并不强大,甚至还比他稍逊一筹。

    但对方就像是把“死缠烂打”四个字纹在脑门,一次又一次摆脱之后,又一次又一次像牛皮糖一样粘了上来,怎么甩都甩不到!

    每次接触,都摆出一副同归于尽的架势,硬顶着凶悍的火力,将星舰靠到近在咫尺玩舰炮对轰,就像是两个小混混挺胸叠肚,用匕首对刺,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架势!

    在这种丧心病狂的攻势之下,风雨狱悍匪也只好落荒而逃。

    原本以为在碎石星带和星云风暴中穿梭了大半个月,终于逃到了飞星界的边陲,总算能摆脱这群疯狗。

    谁知道半天之前,还是扫描到了对方的神念,而且是毫不掩饰,无比猖狂的明文,组成了一条无比嚣张的信息:

    “大家出来修真,最重要是讲信用,说要干掉你,就算追到星河尽头,也要把你干掉!”

    这群疯狗!

    屋漏偏逢连夜雨,眼前这座小小的星空城镇也太过诡异,居然拥有如此强大的环形防御圈,快两个钟头了都没打下来。

    风雨明隐隐觉得,自己要在这里获取补给的希望,恐怕是要落空了。

    因为就算现在打下来,他们也不够时间将补给运上船,大角铠师团那帮疯狗随时都会杀到。

    风雨明脸上的肌肉不断抽搐,一咬牙,决定放弃即将到嘴的肥肉,赶快脱离,继续跑!

    就在这时,战舰轻轻一震,控制台上方的巨大光幕变成了不详的红色,发出急促的警报。

    动力舱内发生了一次严重的爆炸,已经损失了15%的动力,还在持续下降。

    风雨明的脸色,顿时变得一片枯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