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四百五十四章 铁蛋强者!
    看雷大陆吃饭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

    甚至不用看,只要听声音就能让人食欲大开。

    “呼噜呼噜”吸着面条,“咔嚓咔嚓”嚼蒜,“咣当咣当”满满一水缸的凉白开灌下去,打个酣畅淋漓的饱嗝,最后“哗啦”一声,把一干二净的海碗摞成一堆,“啪啪”拍桌子:“老板,得了没,再来一碗!”

    从他们走进这家坐落在星君庙角落里的小面馆到现在,不过半个多钟头。

    雷大陆却是已经狼吞虎咽了十六碗超大份的大肉面,把面馆里的黄瓜都啃光了。

    “老白,来一碗?这儿的面汤真不错!”

    雷大陆笑嘻嘻对坐在对面的白开心道。

    白开心一点儿都不开心。

    他这辈子就像是从来都没有开心过。

    他又高又瘦,身量比雷大陆矮不了一节指头,体重却是只有雷大陆的三分之一,脸色蜡黄,两道长长的白眉像个八字一样耷拉下来,一直没过眼角。

    他的表情,永远都像是刚刚拿到诊断通知的绝症病人,哪怕哈哈大笑,也会让人担心他在下一秒钟就会黯然流泪。

    白开心满脸阴郁,眼睁睁看着雷大陆百无聊赖,将两颗大蒜当成零食,一瓣一瓣磕了个一干二净,终于忍不住道:

    “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你这个人无论在什么地方,都能一直这么高兴?”

    “就在这一秒钟,花光了你大半辈子积蓄,还欠了银行和三个修炼宗派一屁股烂账,才炼制出来不到三个月的‘金角号’,变成了一堆废铜烂铁,把我们困在了星海边陲这个鸟不拉屎的旮旯里。”

    “你吃的,亦不过是最粗糙的大肉面,你看,肉皮上的毛都没拔干净!”

    “可是给我的感觉,你就像是驾驭着一艘全副武装的崭新战舰。出现在天圣城最奢华的高级酒店上空,享用着五十万飞星币一客的海鲜大餐,大腿上坐着两个绝色佳人,口袋里还揣着五百亿一样!”

    雷大陆满不在乎道:“不然呢?”

    “我愁眉苦脸。肝肠寸断,金角号也不会起死回生,是吧?”

    “老白,不是我说你,大家出来修真嘛。最重要就是开心,别这么整天忧心忡忡好不好,以前没有金角号,咱们就算用武装运输舰,还不是一样横冲直撞?”

    “往好处想,至少咱们完成了任务,把那帮杂碎一个不留,统统宰掉了,是吧!”

    白开心冷冷道:“不要和我提任务。”

    “我们原本驾驭着武装到牙齿的金角号,带着满满一船的晶石和法宝。正准备去竞争万澜域的全域护卫任务,一旦成功,之后三五年都不用发愁了。”

    “现在呢?”

    “星舰几乎报废,灵能消耗殆尽,法宝都烂到掉渣!”

    “没错,天圣盟针对风雨狱星盗,是有赏金的,不过大部分赏金都落在风雨重身上,我们这一次遇上的不过是他的儿子,才初出茅庐。赏金少得可怜!”

    “这一次,咱们是亏出血本了!”

    雷大陆嘬着牙花子,笑嘻嘻道:“别用这种‘痛心疾首’的眼神瞪着我,一副我逼良为娼。强迫你们逞英雄的样子!我记得刚刚看到‘鸡毛号’上发生的一切,你白大军师是第一个跳出来嗷嗷直叫,说要杀光这帮星盗的,那架势,威风啊,厉害啊。霸气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咱们铠师团的强攻队长呢!咋,这会儿又想起自己是参谋了么?”

    “还有你,别一声不吭假装冰山美女啊——”

    雷大陆扭头,冲小面馆的角落里咧嘴,“叶灵蝶,当时你可是狂性大发,就差没把灵能矢爆枪塞到我的鼻孔里面,说什么如果我不同意接受一袋稻谷的雇佣,你就要退团,单枪匹马去和星盗玩命!这话是你说的吧?一字没差吧?我的鼻孔这会儿还出不来气呢!”

    角落里,端端正正坐着一名枯叶般的女子,冰冷,安静,散发出强烈的生人勿近气息。

    她明明没有施展隐匿神通,不知为何,却总是容易让人完全忽略掉她的存在,就像丛林中的一片枯叶,近在眼前,却让人视而不见。

    枯叶般的女子叶灵蝶,正在擦枪。

    无数细碎如沙砾的法宝构件,在她鹰爪般枯瘦的双手中疾速跳跃,不时组合成一个个形态迥异的枪械单元,又在瞬息分解。

    挑起眉眼,淡淡地扫了他一眼,叶灵蝶又低下头去,专心致志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雷大陆的鼻孔张大,敲着桌子:“什么态度嘛,还有没有把我这个团长大人放在眼里?老板,面怎么还没好?记得加双份肉和香菜啊!”

    白开心的太阳穴上爆出了几条青筋,眼角抽搐,尽量心平气和道:“好,决定是大家一起下的,这些就不说了,问题是接下来怎么办?”

    “风雨重只有一个儿子,被我们打到死无全尸,连骨头渣子都找不到半块,消息传出,他一定发狂。”

    雷大陆啐了一口:“怕个鸟,他是金丹强者,我也是金丹强者,大不了做过一场,他还比我多个蛋蛋?”

    “不要往自己脸上贴金。”

    白开心冷冰冰道,“风雨重是在星盗圈子里横行几十年的凶人,天圣盟几次围剿他,甚至出动半步元婴,都被他逃过一劫,据说在逃亡路上奇遇连连,如今很有可能已经是结丹期高阶,这样的狠人,才称得上是‘金丹强者’!”

    “你雷大团长,不过是区区一个结丹期初阶,而且刚刚进入结丹期,就被几百人围殴,身受重伤,灵根爆裂,好不容易才恢复过来,却是留下暗伤,终此一生,估计也就停留在结丹初阶了。”

    “你这样的,最多算个‘铁蛋’,凭什么和人家真正的‘金丹’斗法?”

    “风雨狱是飞星界排名前二十的星盗团。凶人云集,实力雄厚,风雨重勃然大怒之下,一定会全力绞杀我们。我们以后在星海中闯荡,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精神,稍有不慎,分分钟被星盗绞杀,死无葬身之地!”

    雷大陆用力揉搓着眉心。一本正经道:“大家出来修真,最重要就是机灵,大丈夫能屈能伸,大不了我们逃回中央星域之后,就躲在天圣盟的势力范围里,改头换面,隐姓埋名,当缩头乌龟,顺便还能把银行贷款都赖掉,一石二鸟哇!”

    “再说。吉人自有天相,说不定老天看顾老子,明天风雨重就被别人干掉,那就雨过天晴,什么事都没有啦,哈哈哈哈!”

    就在这时,小面馆的大门被人“咣当”一脚用力踹开,一道旋风般的身影卷了进来。

    是一个头发花白,龙精虎猛,肩膀奇宽。门板一样的老头子。

    一看就是脾气大,性格倔,牛蛋大的眼珠子不停转动,分分钟要找毛头小伙干一架。证明自己老当益壮的那种类型。

    在这个老头子面前,雷大陆都收起了没心没肺的模样,陪笑道:“熊伯,金角号还好吧?”

    熊涛是大角铠师团的法宝总监和首席炼器师,小到飞剑,大到晶铠。都由他来统筹。

    熊涛一屁股坐在条凳上,把硬木条凳坐得“咔咔”作响,满脸铁青道:“好个鸟,八成法宝单元都严重受损,连舰桥都四面透风,在这种要啥没啥的乡下地方根本修不好,必须拉到千帆域的轨道圈里,找一个大宗派的厂子去修。”

    “不过千帆域和这里,相隔十万八千里,金角号这副只剩一口气的样子,又不能使用星空跳跃,否则会连人带船,统统化为齑粉!”

    “幸好,风雨狱的星舰被我们缴获,可以拆卸大量的构件下来勉强修补,估计有个三天功夫,够呛能上路。”

    “眼下,最要命的是人手不足。”

    “上一轮舰炮对射中,我们的灵能护盾被打爆,不偏不倚,正好击中了主维修车间,一大半炼器师,都被炸死了!”

    “一艘摇摇欲坠的破船,又少了三分之二的炼器师来维修养护,要在惊涛骇浪中走一个多月,成功抵达千帆域?悬啊!”

    雷大陆看了白开心一眼:“老白,我不是和你说,我们现在人手奇缺,在这里就地展开招募吗?怎么,你没招炼器师?”

    白开心还未开口,熊涛先道:“经验丰富的炼器师,哪里是这么好招募的!”

    “这种鸟不拉屎的乡下地方,居民虽然以回收古战场残骸为生,但最多是民用等级的维修师,距离真正的炼器师,还相差很远!”

    白开心插了一句道:“而且团长你又要我们再三和人家说清楚,我们招惹了风雨狱,加盟我们大角铠师团,是极其危险,九死一生的事情——这种话一出口,还有多少人敢应征?”

    雷大陆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这个当然还是要和人家说清楚的,咱们头脑发昏逞英雄,是自己找死,怨不得旁人;不过人家可没义务陪着咱们一起犯病,无端端死在风雨狱的报复之下,岂不是很冤枉?修真嘛,最重要是厚道,不能干这样坑人的事情。”

    白开心叹了口气道:“谁说不是呢,不过解释清楚之后,就只有几个愣头愣脑的傻小子,还有山穷水尽的老油条愿意应征,有两膀子力气就不错了,怎么可能招募到什么高手?”

    熊涛冷哼道:“我这里倒是来了个‘高手’,年纪轻轻,嘴上无毛,牛皮吹得比谁都大,说自己自幼就在星海边陲闯荡,曾经得到过异人传授,又被流星打到过,还吃过一种朱红色的异果,总之奇遇连连,觉醒灵根,是自学成才的超一流炼器师!”

    “结果,我拿出一台星陀飞旋仪,让他维修,这小子却是傻眼,说以前没怎么接触过。”

    “星陀飞旋仪,是咱们飞星界很常见的一种导航法宝嘛,就算不会杀猪,也该见过猪跑啊,这小子居然一副目瞪口呆,抓耳挠腮的模样,还‘超一流’?信了他的邪!”

    雷大陆忍不住笑出声:“结果呢,熊伯把这小子给赶走了?”

    “没有。”

    熊涛恨得牙痒痒,“这野小子倒也不完全是吹牛皮,他的确觉醒了灵根,是修真者,而且手速很快,看来是有些奇遇,一些简单的法宝拆卸和清洁打磨工作还是可以做的,我们现在人手严重不足,捏着鼻子也只好认啦!”

    “我说这件事,是想告诉你,就这样一个‘乡下高手’,已经是我们在这里招募到最厉害的维修师,凭这种阵容,想要一帆风顺地回到千帆域,全看运气啦!”

    “那就行了。”

    雷大陆脸上,又浮现出没心没肺,什么都不在乎的笑容,摸着鼻子道,“我这人没啥优点,只有运气,一向很好。”

    -------------------

    第三更送上,吼吼!

    还有月票的兄弟,甩两张爽爽吧,最近这几天,被人爆来爆去的,都爆出茧子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