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四百八十三章 白开心的秘密
    李耀走后五分钟,白开心悄无声息地走到雷大陆身边,表情更加阴郁,眉心就像是藏着一座即将崩溃的水库。

    “刚刚收到确凿的消息,风雨重已经发狂了,在蜘蛛巢星上发布了天价悬赏,要把我们大角铠师团一个不留统统干掉,原话是连我们星舰上的一只跳蚤都不放过!而谁能找到杀死他儿子的真凶,无论生死,都重赏一艘星舰!”

    “现在,整个蜘蛛巢星全都骚动起来,无数星盗、刺客、神偷、探子,全都将我们当成了目标。”

    雷大陆摸着凌乱的胡茬子,慢条斯理道:“很正常,把他的独生子都干掉,如果风雨重还没什么行动的话,以后还怎么在蜘蛛巢星上混?”

    “不过铠师团和星盗之间,早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凡是飞星界名列前茅的几个大铠师团,哪一个没有被星盗群起而攻过,名气,不是吹出来的,是杀出来的!”

    “风雨重想来报复,那就尽管来好了,大家出来修真,比的就是谁的拳头大,谁的刀更快!”

    “这次咱们能拉到这么多的赞助,得到这么多的广告,还有这么多银行肯放贷款下来,又安排了双环门的高手日夜赶工来强化金角号,你我心知肚明,还不是各大宗派都知道咱们的处境,所以鼎力支持,让金角号的战力在半个月之内就翻番?”

    “风雨重自己都是丧家之犬,不知道有多少强者等着取他项上人头,这一次他把我们当成了目标,可我看他最多是只螳螂,‘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螳螂’!”

    “总之,别这么紧张啦,总不能因为害怕,一辈子窝在千帆星域不出去吧?真遇上风雨重,那就打喽。打不过,那就跑喽,跑不掉,那就死喽!”

    白开心扯了扯嘴角。牵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任何事情到了你嘴里,总是变得那么简单。”

    雷大陆拔下一根粗短的胡须,轻轻弹到一边:“我这个人不喜欢动脑,怎么简单怎么来呗。”

    “不过,这次任务。虎杀营就别带了,让他们去双极域,那里是好几个修炼宗派的总部所在地,星盗不可能展开大规模行动的,借口么,找个训练营,让这帮小子强化训练三五个月,收收他们的筋骨,等一切都风平浪静了再说。”

    白开心点头道:“好,我去安排。”

    口中说着。身子却不动,眼睛亮晶晶的,似乎还有话说。

    雷大陆眉毛一挑:“还有事?”

    白开心沉默了很久,终于道:“你刚才为什么不问他?”

    “问什么?”

    “你知道。”

    “忘记了。”

    “忘记了?”

    白开心咬牙,长长的白眉乱抖,“你不觉得李耀的来历真的很有问题吗?在星海边陲,跟随异人独自修炼,就能修炼出如此恐怖的炼器术?”

    “而且他的境界也太高了一些!事后我和熊伯、白泽都在一起仔细分析过,在暗炎星带那种局面下,想要修复灵能护盾。逃出真灵聚变,星流漩涡,哪怕运气再好,至少都需要筑基期的实力!”

    “奇遇连连。从一名普通人,觉醒灵根,变成炼气期修真者,这我相信,但是一口气冲上了筑基期?却没半点儿传承来历?怎么可能!”

    “好,我姑且算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后来的事情又怎么解释?”

    “你送了他一具八臂晶铠,测算出他的同步率是37%,之后不久,在《晶铠世界》的虚拟对战平台中,就出现了一个名叫‘秃鹫’的神秘高手,同步率也在40%以下,接连战胜了不少一流高手,而他最初驾驭的晶铠,就是八臂!”

    雷大陆道:“所以呢?”

    白开心眼底流露出深深的警惕:“所以,你不觉得李耀,极有可能就是真正干掉风雨明的那个恐怖高手?”

    雷大陆继续道:“所以呢?”

    “这还有什么所以?”

    白开心激动起来,“倘若他真的能够无声无息潜入到鬼狱号上,以一己之力干掉风雨明,还在短短几分钟之内就从风雨明口中,拷问出了最关键的玉简所在,甚至还游刃有余地偷走了鬼狱号主控晶脑的庞大资料库,顺手炸掉了半艘鬼狱号——这简直是一头可怕的怪物!”

    “这样一头怪物,竟然在金角号上待了好几个月,他究竟是谁,他的目的是什么,他的存在会对大角铠师团带来什么样的变化,这些问题,我们难道不应该弄清楚?”

    “逃出暗炎星带的时候,我就把大部分的怀疑都告诉了你,可是直到此刻,你似乎并没有展开一丝一毫的调查!”

    雷大陆很认真地想了一会儿,点头道:“好像是说过,不过你知道啦,那段时间事情那么多,我那么忙,哪有时间处理这些小事,就忘记啦!”

    “小事?一个不明来历,凭一己之力,就能破坏一艘星舰的怪物,在金角号上待了好几个月,你觉得这是小事?”白开心就快跳了起来。

    “招募新人时,我们的要求只有一条,那就是他要和我们一起扛过惊涛骇浪,陨石风暴,一起咬牙坚持到千帆星域。”

    “这一切,李耀都办到了。”

    “在船上这几个月里,所有交代给他的任务,他都圆满完成,而在穿越暗炎星带时,若非他,我们整船人都要交待在那里。”

    “你既然仔细研究过灵能护盾的状况,就应该知道,即便对于一名筑基期的炼器师来说,那也是需要豁出性命去,冒着九死一生的风险,才能修复的。”

    雷大陆的眼神变得格外清澈,平静但坚决地说道,“既然面对真灵聚变,星流漩涡时,我们曾经并肩作战,共度生死,那么在我眼中,李耀就是我的兄弟,就是大角铠师团的真正成员。”

    “至于他来自哪里。他究竟是什么人,他会多少种神通,他喜欢吃米饭还是馒头,喜欢男人还是女人——关我屁事?”

    “大家出来修真。浪迹星海,挣扎求生,总会有点儿过去,想说的,自己早就说了。没说的,那就是不想说,不能说,没法说,说出来了,伤感情。”

    “我这个人,很简单,也很懒惰,我懒得去问李耀的过去,正如我也从来没问过。为什么你身上会有蜘蛛巢星的灵纹刺青。”

    白开心满腔怒火,正欲发作,最后一句话却是令他彻底呆滞,长长的白眉都凝固不动。

    僵硬了半天,就像是周身一件无形的甲胄崩溃,整个人都伛偻下去,干裂的嘴唇颤动,轻声道:“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忘记了。”

    “我不是星盗。”

    “我相信,那个刺青很模糊了。看上去也有些扭曲,应该是在很小的时候,说不定刚一出生就刺上去的。”

    “我有苦衷。”

    “所以我也没逼你说啊,喂喂喂。你别摆出一副这么受伤的眼神看着我好吧,还是说其实你内心深处真是很想找一个人倾诉又不好意思开口,所以非要我狠狠逼迫你,你才会顺水推舟滔滔不绝?你不是这么闷骚吧?

    白开心狠狠瞪了他一眼,又有些不好意思地苦笑起来:“为什么今天要说出来?”

    雷大陆清澈的眼神稍纵即逝,又披上了一副嬉皮笑脸的神态:“原本我也不想提。感觉说出来蛮尴尬的,不过你的演技实在太拙劣,每天摆出那张苦瓜脸,简直就是在脑门上写着‘其实我内心深处有一个绝大的秘密,但我绝对不能告诉你们,否则大家连兄弟都没得做,你们千万不要问我,我已经忍得好辛苦,你们一问,说不定我真会说出来’,老实说,每次看到你这张便秘一样的面孔,我都很想冲着你的鼻尖一拳捣过去,看看能不能让这张脸变得更加生动。”

    白开心深深,深深,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表情重新变得平静,只是双眸中淡淡的阴郁,似乎稀薄了不少,他点头:“我明白了,李耀这件事,到此为止吧,接下来,全力应付风雨狱的报复!”

    “这就对了!”

    雷大陆狠狠拔下一根胡须,在指尖捻来捻去,又激射而出,小小一根胡须,在水晶玻璃窗上发出‘波’一声爆响,“该来的就来吧,老子这对砂锅大的拳头,早就**难耐了!”

    ……

    半个月后,空山域。

    这是一处环境优美,风景宜人的碎片世界,地底富含的各种珍稀矿物在千万年高压的催化之下,渗入地底水系,又被带到地表,令这里的河水和溪流,都变成了明亮的银辉色,特别是在山涧之中,银色的溪水密布成网,号称“碎银清溪”,美不胜收。

    这样的溪水,并不适合直接饮用,却是最适合用来铸剑炼器。

    所以这空山域,就成为不少炼器宗派和铸剑世家的山门所在地。

    用银色溪水锻造出来的法宝,特别是刀剑类的近战法宝,乃是千帆星域中千金难求的精品!

    空山域并不大,天空中却密密麻麻漂浮着上百座巨大的浮空山,每一座浮空山的内部都是盘根错节,曲曲折折的天然溶洞,而人们就利用这些天然溶洞,不断拓展,将可以利用的面积,一下子增加了几十倍,形成一座座“空山堡垒”,空山域由此得名。

    历经千年发展,这里已经成为飞星界重要的近战法宝炼制基地。

    放眼望去,这是一片剑的世界,刀的海洋,高山流水之间,到处都遍布着炼器炉、铸剑池,还有无数剑冢、刀山,插满了奇形怪状,寒光闪闪的各种兵刃。

    用古代修真界的话说,设置剑冢的目的,就是让刚刚炼制出来的兵刃吸收日精月华,做到精华内敛,卧虎藏龙。

    用现代修真界的理论来解释,就是将兵刃静置一段时间,消除内部结构应力,再进行下一流程的锻打铸造,如此三番五次,耗费数年时间炼制出来的刀剑,才是真正的绝品!

    天空中,无数旅人背后伸出银光闪闪的翅膀,自由翱翔

    这是一种名叫“飞翼”的单人法宝,比飞梭车更加灵动刺激,不少有一定修炼基础的人,更加喜欢使用飞翼,在浮空山之间交通往来

    一座浮空山上方,龙飞凤舞地镌刻着五个大字:“刀剑博物馆。”

    一个衣衫朴素,风尘仆仆,双眸深邃的青年,佩戴着一副十分丑陋的灰色手套,跟随人潮,缓缓走进博物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