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五百零八章 黑幕重重
    这个尖嘴猴腮,枯瘦如柴的老者名叫苏九针,既是长生殿中的重要人物,亦是黑蛛塔中的王牌刺客,虽然他的修为只有筑基期巅峰,却精通易容、下毒、暗杀、巫咒之术,各种诡异手段层出不穷。

    至少有七名结丹修士,死在他的手中,虽然都不是战斗型修真者,但都是各大宗派的长老级人物,身边前呼后拥,保镖无数。

    苏九针能够突破重重保护,刺杀他们,绝不容易,因此也获得了“结丹杀手”的称号!

    皇甫十一虽然已经到了结丹期,但他是纯粹的炼器师,战斗力很弱,厮杀起来,绝对不是苏九针的对手。

    更何况这老家伙在长生殿中资历甚深,因此皇甫十一对他也颇为客气,询问道:“苏老,您怎么看?”

    苏九针的声音,就像是钢针在玻璃上刮擦,刺耳至极:“李耀转化过来的难度并不高。”

    “他这种年轻人,自幼生长在星海边陲,基本上游离于社会之外,对于普通人能有什么感情?说不定在星海中闯荡时,早就杀过人了!”

    “而且你看他在空山论剑上的表现,风格凌厉,咄咄逼人,毫不留情!简直嚣张到了极点!”

    “这样一个年轻人,内心肯定是又桀骜,又嚣张,又渴望得到世人的承认!”

    “而且看他用紫环剑蚁来疯狂修炼就知道,这是一个完全醉心于法宝炼制的剑痴刀狂!”

    “只要你用法宝和炼器术来引诱他,再稍加点拨,我相信他很快就会认识到自己的真正身份,踏上登仙之路!”

    顿了一顿,苏九针又道:“至于皇甫小雅嘛,那就难办了,我看她对修仙者的误解甚深,要做好最坏打算,她是你的亲侄女,到时候你不会下不了手吧?”

    皇甫十一笑了笑:“怎么会。既然踏上登仙之路,我早已斩尽尘缘,凡人之间的血脉亲情,和咱们又有什么关系?更何况——”

    他用十分复杂的眼神。看着自己枯萎的双手,幽幽道,“我这双不中用的手,早该换一换了!”

    ……

    一间布置颇为精致,和豪华酒店套房毫无二致的舱室内。两张单人床分据房间一侧,房间中间却是一道可以屏蔽起来的禁制。

    晚上入睡时,激发禁制,就能将房间隔成两半,看不到也听不到彼此的动静。

    到了白天,禁制解除,又变成了一个大套间。

    皇甫小雅进入房间开始,就一直来回踱步,咬牙切齿,神情狰狞。忽而小声啜泣,忽而又高声喝骂,最后忍不住一挥手,一枚乾坤戒套在了手指上。

    李耀一直安安静静地躺在自己床上,双手枕着脑袋闭目养神,看似昏昏欲睡,忽然道“我要是你,就不会动用乾坤戒。”

    皇甫小雅一愣:“为什么?”

    李耀道:“你以为他们不收走我们的乾坤戒,是为什么?身为修真者,我们有几十种秘法。可以将乾坤戒藏匿于身体各处,除非将我们大卸八块,每一根骨头都撬开来看,否则他们都吃不准。我们身上还有没有乾坤戒。”

    “眼下,我们还很有用,自然不能用这种暴力的手段,只好故作大方了。”

    “这个大套间里暗藏的晶眼和窃听器,比我的腿毛都多,你在这里心急火燎地使用乾坤戒。倒不如直接去和皇甫十一交代清楚,你身上一共带了多少枚乾坤戒,里面装的又是什么啦!”

    皇甫小雅虽然是绝世天才,却只精通炼器术,于这些闯荡星海的经验上是十分欠缺的,听李耀说得颇有道理,顿时茫然,一屁股坐在床上,眼泪默默流淌。

    李耀不再理会她,继续养精蓄锐,抓紧每一分每一秒,令每一颗细胞深处的狂怒,更加激荡!

    有一句话,皇甫十一说对了。

    过几天,会有很多人要死,很多血要流。

    皇甫小雅啜泣了很久,见李耀始终无动于衷,不由咬牙道:“你,你知不知道刚才空山域的爆炸,会死多少人?光是两座浮空山坠落,就是生灵涂炭!为什么你还能这么冷静?难道你一点儿都不伤心,不难过么?”

    李耀似睡非睡,半天之后才道:“我从小在星海边陲的古战场残骸中长大,不知道父母是谁,有时候,连续三五个月看不到半个人,陪伴我的只有冰冷的法宝碎片和一片死寂的宇宙。”

    “直到在空山域,我才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人,简直比我这辈子加起来见到的人还要多。”

    “这些人死了,我该伤心么?似乎是应该的。”

    “可是伤心这种事,又不能勉强,实在哭不出来,难道还硬挤么?”

    “你——”

    皇甫小雅气结。

    李耀眼前一亮,忽然起身,走到茶几旁边,顺手在茶几边缘摸了一把,流露出饶有兴致的表情,趴下身子,小心翼翼地操作起来。

    皇甫小雅奇怪:“你干什么?”

    李耀“嘘”了一声,道:“不要打扰我,我发现了一枚窃听器,不过设计十分精密,旁边还嵌套着错综复杂的警报系统,只要稍有疏漏,牵一发动全身,就会警铃大作!”

    皇甫小雅愕然:“你刚才还说,这个房间里有无数晶眼和窃听器,我们的一举一动,岂不是都在他们的监控之下?你还要把它拆掉?这有什么意义?”

    李耀轻笑一声,道:“你不懂,这是皇甫十一和我们玩的一个游戏,他当然知道我们会发现这些晶眼和窃听器,却是故意设置了复杂如迷宫的警报系统,就是为了看看我们的本事,看我们能否在不触碰警报系统的情况下,将窃听器和晶眼都拆掉!”

    “嘿嘿,皇甫十一,乃是百年罕见的奇人,我朝思暮想,都渴望和他这样的高手一较高下!”

    “没想到,今天真的得偿所愿,就让我来领教一下,皇甫十一的手段,究竟有多深不可测吧!”

    皇甫小雅快要发狂:“那么多人刚刚在你面前死去,未来还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卷入到长生殿的野心之中,你居然还想着和皇甫十一的较量?”

    李耀抬头,如一头被激怒的野兽,深深、深深瞪了皇甫小雅一眼,令对方接下来的话完全冻结在喉咙里。

    李耀冷哼一声,道:“皇甫小雅,我对你很失望。”

    “身为一名炼器师,法宝就是最重要的东西,无论外界的风云怎么变幻,炼器师的心却是不可动摇的!”

    “你的道心如此散乱,连这点儿认识都没有,怎么和我斗?”

    “原本我还有些期待和你的较量,不过现在看来,幸好我们被长生殿劫持,令我找到一个更加值得一战的对手,而不是和你这样的人浪费时间!”

    “更何况,我的底牌都被对方看穿,连一半晶铠都被对方拿走了,黑石和白露,这两个高手,无论哪一个,我都对付不了,不研究法宝,还能干什么?”

    “若你实在无聊,不如和我过来一起研究。”

    皇甫小雅脱口而出:“没兴趣!”

    李耀心平气和:“不研究法宝也行,那你不如说说,皇甫十一所说‘五千年前’发生的‘那件事’究竟是什么?原来我们飞星界的人类文明,最早是建立在行星之上的么?这我倒不太清楚。”

    有一件事,李耀从很早以前就十分奇怪。

    按照一万年前星海帝国的版图来看,天元界地处星海边陲,是鸟不拉屎的穷乡僻壤,各种星海帝国时代的遗迹和传承都是极少的。

    所以用了一万年时间,在各种秘星上慢慢搜集和解析,修真文明才发展到目前的水平。

    飞星界不同,这里算是帝国的腹地,是一处比较重要的军事基地,拥有大量的古战场残骸,想来,各种遗迹和传承都是极多的。

    那么按照常理来说,这里的人类,在掌握了大量的遗迹和传承之后,应该很快就能将修真文明的水平,恢复到和星海帝国相差无几的程度,至少应该远远凌驾于天元界之上。

    可是李耀在飞星界待了这么久,却是发现,飞星界和天元界的文明水平居然不相伯仲,无论晶脑还是晶铠,飞星界只是稍稍超出,有几种神通,甚至还是天元界略胜一筹。

    至于晶石战舰和星空战堡,固然是飞星界更加强大,却也只是规模更大,本质上没有太大区别。

    究竟是什么,令飞星界的修真文明停滞不前,发展了一万年,仍旧和穷乡僻壤的天元界相差无几?

    李耀深入研究之后,却是发现,在四五千年之前,飞星界的一切资料都模糊不清,仿佛出现了一两千年的诡异断层。

    几千年之前的资料,只有零星几种,在空白了一两千年之后,像是大爆炸一样,星海中莫名其妙就出现了无数的晶石战舰和星空城镇!

    似乎在四五千年前,飞星界的文明水平,曾经有过一次极大幅度的衰退啊!

    刚才听皇甫十一的说法,原来飞星界的人类文明,最早也是建立在行星之上,那么四五千年前,他们为何要逃到星空之中?和文明的大衰退,又有什么关系?

    皇甫十一还说,修真者和修仙者是半斤八两,而皇甫小雅居然没有反驳,其中也是大有蹊跷。

    飞星界的历史,真是黑幕重重!

    -----------------

    第四更了啊,猜猜看,还有没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