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五百二十九章 这样的傻瓜
    军师倒吸一口冷气,喃喃道:“难道河马-19被劫持了?不可能,他们的秘语完全没有问题啊!”

    秘语,是星盗之间用来确认安全的一种特殊手段,每一次任务之前,都会更换最新的秘语,混杂在各种联络信息之间发出,外人绝对看不出任何异样。

    唯有星盗才能从蛛丝马迹中,发现这些秘语,并且通过秘语,来确认信息的发出,究竟是真的,还是被胁迫的。

    旗语中,同样有秘语存在。

    每一艘星舰的秘语全都不同,只有舰长和副舰长级别的管理层才掌握,旁人就算劫持了星舰,胁迫舰长或者副舰长发出信息,但只要舰长神不知鬼不觉地送出一道代表危险的秘语,收到信息的星盗,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但现在,从河马-19发送过来的旗语中,秘语清晰,前后连贯,完全没有问题。

    风雨重冷冷道:“正因为秘语没有问题,我才给他们三分钟时间,否则,我现在就把他们放进最佳攻击距离内,集火打爆了!”

    “对了,给我一份河马-19号的详细资料,这是一艘运输舰,应该没什么致命武器吧?”

    军师从晶脑中飞快调出了河马-19号的资料,摇头道:“没有,河马-19是在雷霄派注册的合法商船,每年都要送到雷霄派总部去年检的,为了避免引起怀疑,并没有进行深度改装,上面只有几门常规晶磁炮,而这一次执行的也是招募任务,为了潜入空山域,就更加不会对舰体胡乱改造了!”

    “这就是一艘普普通通的半武装运输舰,没什么攻击力的。”

    风雨重沉吟片刻,微微点头道:“那就好,通知赤电号内的所有战斗人员,穿上晶铠。做好战斗准备,等河马-19接驳上来之后,把上面每一个人都从内到外,仔仔细细检查一遍。记住,一定要百分之百确认,那就是他本人!”

    “我高度怀疑,有人混入了河马-19,并且极有可能伪装成了重伤员。就是想用这艘运输舰为跳板,潜入我的旗舰血雨号!”

    “让他们对重伤员重点‘照顾’!”

    “另外,等所有人都下船之后,借口消毒,往河马-19号里面灌入最致命的毒气,和能够令修真者丧失神魂凝结能力的神经麻痹性气体,总共灌注一个钟头,一秒钟都不能少!”

    “这之后,再对河马-19号进行最全面的检查,每一个马桶都给我撬开来看。里面有没有藏着人!”

    军师挺直腰杆,眼底释放出了崇拜的光芒,大声道:“是!风帅英明!如此一来,哪怕是一只老鼠想借助运输舰潜入我们的星舰,都不可能了!”

    ……

    河马-19号的舰桥之上。

    李耀有些傻眼,看着光幕上十分遥远的猩红光点,愣了很久,才道:“再说一遍!”

    河马-19的副舰长道:“已经收到了来自血雨号的回复,说他们船上的医疗舱在战斗中不偏不倚被击中,遭到严重破坏。医疗能力无比匮乏,而赤电号在行动之前刚刚进行过全面升级,拥有十分强大的医疗设备,和大量的医疗用天材地宝。所以让我们先接驳到赤电号上去!”

    “赤电号在哪里?”

    “请看星图,这就是赤电号!”

    李耀的瞳孔猛烈地收缩成了两个针尖。

    赤电号是距离旗舰血雨号最远的一艘晶石战舰。

    风雨重这个老狐狸,怪不得能在无数金丹强者的围追堵截之下,一次又一次逃出生天,嗅觉竟然敏锐到这种程度!

    怎么办?

    李耀原本的计划,是借口要和血雨号对接。驾驭着运输舰向对方靠拢,只要距离接近到一定范围之内,就逃脱了最佳攻击距离,进入了舰炮的“攻击死角”。

    在攻击死角内,就算舰炮可以开火,亦没有足够的时间和距离,让他们获取最大威力,凭运输舰上的灵能护盾,足够抵挡几十秒钟。

    而这几十秒内,运输舰就会将速度飙至极限,狠狠撞上去!

    李耀用皇甫十一传授给他的爆炸神通,已经在运输舰的各个角落都设置了大量的晶石炸弹,特别是存储晶石的动力舱,以及弹药库。

    一旦连环爆炸激发,运输舰就会变成一颗无比恐怖的超级大炸弹,纵然无法一举将对方的旗舰炸沉,亦能令它遭受重创!

    李耀知道,大角铠师团的求援信号,已经在星海中飘荡了很久。

    此刻,从四面八方,正有无数修真界的晶石战舰源源不断赶来。

    风雨重打得就是时间差,他必须速战速决。

    一旦旗舰重创,无法在短时间内消灭大角铠师团,那么风雨重唯一的选择就是立刻结束战斗,撤出战场。

    时间每拖延一秒钟,他反过来被修真者包围的可能性就大大提升,一个不当心,修真者最开始的布局,又要变成现实了!

    这就是李耀的计划。

    但这个计划,一开始就被风雨重识破。

    不,不是识破,只是这条阴险狡诈的老狗,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怎么办?

    李耀沉吟,是否要伪装出船上重要人物,诸如皇甫十一或者苏九针勃然大怒的姿态,不顾一切朝血雨号冲过去。

    但是下一秒钟,当他凝视着星海中如血点般渺小的血雨号时,忽然冷冷打了个寒颤,立刻否定了这个主意。

    风雨重,会开火的,绝对会。

    说不定还会假意“无奈”地接受自己的强行接驳要求,把自己放到最佳攻击距离以内,然后,毫不留情地打爆自己!

    在这场不可捉摸的暗战中,风雨重占据绝对优势,他坐拥五艘战舰,麾下星盗无数,本身更是金丹强者!

    但李耀,亦拥有一个天大的优势。

    他了解风雨重。

    甚至可以说,在这个大千世界中。除了风雨重自己,那么李耀就是第二个最了解他的人。

    这样一个杀人如麻,老谋深算,曾经无数次逃脱追杀和陷阱的凶人。当然不可能在任何人面前泄漏出自己的真实想法,说不定一切性格、情绪和厮杀风格,都是伪装。

    唯有在一个人面前,他完全敞开了心扉。

    他的独子,风雨明。

    风雨重将自己毕生劫掠、逃亡、生存的精华。全都凝聚于一部《风雨星辰》之中,为了令独生子尽快成为一名优秀的星盗,他在这部笔记里灌注了大量心血,字里行间,都能感知到他最真实的性格和情绪。

    现在,这部《风雨星辰》落到了李耀手中,从中学习星盗战术的同时,亦令李耀对这个臭名昭著的凶人,有了最深层次的了解!

    所以,李耀判断。一旦自己不改变航向,继续前进,风雨重的怀疑就变成了肯定,自己没有半点儿机会!

    可是,赤电号?

    李耀仔细研究了一下,发现赤电号不但距离血雨号最远,而且吨位也远远无法和血雨号相提并论,大约只有血雨号的二分之一。

    重创旗舰血雨号,一定能逼星盗立刻停战,撤退。

    但就算是炸沉了血雨号。似乎也造成不了扭转乾坤的影响。

    现在大角铠师团方面三艘星舰都已经半残,铠师的伤亡也很惨重,就算风雨狱星盗团只有四艘晶石战舰,不计牺牲的话。也能在一天之内结束战斗,赶在大批修真者来到之前,大摇大摆地撤出战场,潜入无尽黑暗之中。

    李耀额头渗出冷汗,沉声道:“现在战况如何?”

    副舰长眉飞色舞道:“对我方绝对有利!刚刚接到最新战报,原来大角铠师团旁边的两艘星舰。并不是故意留下来护卫,只不过是在七八天前遭遇了一场严重的星云风暴,这两艘星舰的外壳都被陨石和风暴严重撕裂,无法进行星空跳跃。”

    “这两艘星舰所属的宗派总部,都在飞星界的另一端,无法进行星空跳跃的话,就需要至少两个多月时间才能航行回去。”

    “既然要长途跋涉这么久,赶回去也没有太大意义,他们只好和大角铠师团一起留了下来,原本是准备去寻找一处有能力维修星舰外壳的港口,岂料半路就被我们截杀!”

    “这两艘星舰的火力并不强,搭载的铠师也都是二流货色,经过我们来回碾压,已经崩溃了!”

    “对了,刚刚确认的战果,就连大角铠师团的团长雷大陆,都身受重伤,生死不明,说不定已经死了,哈哈!”

    “什么!”

    李耀眯起了眼睛,眼底放出两道幽光,“怎么办到的?”

    副舰长狞笑道:“他是自己傻!在刚才的接触战中,大角铠师团方面力战不支,准备撤退,却是有一帮伤员主动留下来断后,剩下的人才能逃回到星舰的防御圈之内!”

    “这帮断后的伤员,自然都是必死无疑了。”

    “结果,这个雷大陆身为铠师团的团长,这三艘星舰的最高指挥官,竟然带着一票人从星舰里杀出来,想要将这帮断后的伤员都救回去!”

    “那当然是陷入咱们的重重包围了!”

    “这家伙,有结丹期初阶的实力,倒也悍勇,一口气斩杀了咱们四十多名星盗。”

    “可是蚁多咬死象,在咱们好几名筑基巅峰以及结丹初阶的车轮大战之下,他的晶铠被打爆了一半,遭到重创!”

    “那些断后的伤员,也是死得七七八八,真正被他救回去的人,还不到十分之一!”

    “嘿嘿,咱们风帅还未出手,对方的指挥官就把自己玩死,为了几个重伤员而已,值得么?真是飞星界最大的傻瓜!真不知道这样的傻瓜,是怎么当上一团之长的!”

    “是啊。”

    李耀闭眼,微笑,摇头,轻轻叹息,“我也很奇怪,这样一个傻乎乎的家伙,究竟是怎么带着大角铠师团,走到今天。”

    “或许,这样的傻瓜,运气总是特别好一点儿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