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五百三十三章 金丹之怒
    “视频?”

    风雨重隐隐生出一抹心惊肉跳之感,心思电转之下,却是琢磨不到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大手一挥道:“用主光幕播放,我倒要看看,这家伙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很快,视频开启,开启一段十秒钟的腥风血雨。

    这段视频,似乎是用一台晶铠的晶眼,用主视角拍摄下来,拍摄地点是一处昏暗的船舱。

    四周黑烟弥漫,熊熊大火不断窜动,将画面映照得忽明忽暗,显出几分诡秘的气息。

    画面尚未完全清晰,就传来一阵阵杀猪般的嚎叫,有些熟悉的声音,令风雨重、军师和舰桥上所有的星盗都脸色一变。

    紧接着,风雨重就看到了……

    他的独生子,风雨明!

    风雨明蜷缩在支离破碎的晶铠之中,似乎承受过极其残酷的折磨,周身骨骼尽碎,犹如一条胖大的蠕虫,被人硬生生塞进了一截巨大的管道之中。

    片刻之间,风雨重尚未反应过来,这管道究竟是干什么用的,只是觉得隐隐有些眼熟。

    光幕的右上角,还有一个殷红如血的倒计时。

    10秒。

    风雨明像是案板上猪猡一样拼命挣扎,断裂的骨头茬子刺破皮肤,鲜血淋漓,惨不忍睹。

    他不顾一切地苦苦哀嚎:“不!你不能杀我!你想要什么,我统统给你,都给你!”

    风雨重“啊”了一声,表情先是有些不知所措,瞬间就变成了狰狞,极度狰狞!

    9秒,8秒。

    “我还知道好几处宝藏的坐标,还有两颗小行星上都发现过古修的洞府,还有三条绝密的走私航道,统统告诉你,只要放我一马!”

    风雨重的拳头里,发出“噼啪”的爆响,恍若掌心捏着好几枚晶石炸弹。连环爆炸!

    7秒,6秒。

    “你是谁!你究竟是谁!我和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杀我,为什么啊!”

    “咔!咔!”

    风雨重脚下。用超强合金炼制的甲板,以他为中心,竟然深深凹陷下去,呈现出直径一米的大坑!甲板几乎都要被他踩透!

    5秒,4秒。3秒。

    “难道就为了那九十多个普通人?你疯了,你也是一条疯狗!我爹不会放过你,风雨狱不会放过你的,整个蜘蛛巢星的星盗团都不会放过你!”

    “阿明!”

    风雨重低低嘶吼,如受伤的凶兽!

    2秒,1秒,0秒。

    倒计时归零,发出“咔哒”一声,化作万千妖艳的红光,转瞬消散。

    “不要!不要!不要!”

    风雨明彻底癫狂。撒泼打滚,发出含混不清的嚎叫。

    隐藏在燃料输送管深处的风系符阵,在灵能流转之下,发出沉闷的轰鸣,声浪慢慢变大。

    顿时,从管道深处传来一股逐渐加强的吸力,将风雨明连带着支离破碎的晶铠都往里吸去。

    直到此刻,风雨重终于看出这是什么东西。

    就像是被人在心口狠狠捅了一刀,瞬间失去所有血色,恍若死人。一个刚刚从九幽黄泉中爬出来,满腔怒火,想要报复的死人!

    风雨明就像是即将送进绞肉机的猪仔,活蹦乱跳。拼命挣扎,唯一可以活动的右臂死死扒着管壁,发出刺耳的“吱吱”声,留下五条鲜明的爪痕,却是于事无补,越陷越深。

    惨叫一浪高过一浪。他被一寸一寸吸入了管道深处。

    在整个人被黑暗吞噬之前,他最后抬头看了光幕一眼。

    凄惨、绝望、怨毒、愤怒……搅拌在一起的表情,无法用笔墨来形容。

    “啊!”

    风雨重疯狂!

    在管道的拐弯处,风雨明进行了最后的挣扎。

    从画面中可以非常清晰看到,强大的吸力从伤口,将他的血肉、碎骨和脏腑,混合着晶铠碎片,统统吸了进去。

    风雨明的惨叫声,压倒了四座大型风系符阵全力以赴的轰鸣。

    僵持数秒,他终于支撑不住,“咕咚”一声,整个人被吸入燃料输送管道的尽头,跌入了熊熊燃烧的反应炉鼎之内。

    视频结束。

    不……并没有结束。

    一片黑暗中,出现了四个鲜血淋漓的大字,仿佛是风雨重父子残杀过的无辜冤魂,用他们最后一滴鲜血汇聚而成:

    “再看一遍?”

    没有留给风雨重选择的余地,画面又跳回到了最初,十秒钟倒计时刚刚开始的时候。

    那时候风雨明依旧活蹦乱跳,但一切早已过去,金丹强者风雨重,亦是什么都无法改变,连自己儿子的一根头发都拯救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被投入反应炉鼎。

    而风雨重连谁是真凶,都不知道!

    “啊!啊!啊!”

    风雨重的双眸一片猩红,头发越来越长,根根竖立,每一根头发的末梢都爆出一团团闪耀的灵能,恍若满头乱发熊熊燃烧起来!

    “滋滋!滋滋滋滋!”

    以风雨重为中心,一个闪耀的紫色光球陡然出现,逐渐膨胀,光球四周还缭绕着近乎黑色的闪电!

    这个光球,拥有强大的吸力,将舰桥之上一些细小的物品,纷纷吸了过来,而这些物品触及到光球的一刹那时,就被恐怖的力量撕了个粉碎,化为齑粉,灰飞烟灭!

    “砰!砰!砰!”

    舰桥上方,好几座照明符阵都承受不住如此恐怖的力量,一座接一座地爆裂,熄灭。

    舰桥顿时陷入一片昏暗。

    紫色光球还在膨胀。

    “砰砰砰砰!”

    十几名船员的微型晶脑,都承受不住风雨重的怒火,在手腕上纷纷爆炸,令他们的手掌,鲜血淋漓。

    不过这些船员都没有注意到,这小小的刺痛。

    所有人都陷入了空前的震惊和恐惧。

    在他们心目中,肆虐星海数十年的风雨重一向来都是战无不胜的强人。

    这个神秘敌人,竟然丧心病狂到了这般程度,竟然敢把他杀死风雨重独子的视频,如此大张旗鼓地传送过来。

    他。他就不害怕一名金丹强者的滔天怒火吗!

    光幕中,第二遍视频已经播放完毕,却是又开始播放第三遍。

    在风雨重的滔天怒意之下,所有人都胆战心惊。抱头鼠窜,却是没有一个人敢去关闭光幕。

    这些星盗,完全吓傻了!

    缭绕于风雨重周身的紫色光球和黑色电弧不再膨胀在一寸又一寸地收缩,只是每收缩一寸,风雨重的气势就提升一个级数。似乎覆盖于血肉之上的人皮,正在片片撕裂,暴露出他野兽般的凶残本体!

    “嗬嗬!嗬嗬嗬嗬!”

    风雨重狞笑,从口中喷涌出来的,竟然是一团高热的红雾!

    这段视频,令他心神失守,受了内伤,一口鲜血尚未喷出,就被怒火化作了蒸汽!

    “风帅!”

    军师见势不妙,犹豫再三。一咬牙,还是张开灵能护盾,硬着头皮窜了上来,将声音聚拢成一条细线,传入风雨重的耳孔之中。

    “风帅,千万不要冲动,我们即将剿灭大角铠师团,现在调转方向,就是功亏一篑,这么久的精心布置。这么多的资源调动,甚至众多潜伏在暗处的棋子纷纷曝光,这一切都白费了啊!”

    “风帅,对方故意激怒你。摆明了就是要咱们去追赶他,好救出大角铠师团,我们不能上当!”

    “风帅,你我都是长生殿中人!踏上修仙之路时,早已有了觉悟,凡尘俗世间的一切缘分。不过是梦幻泡影!唯有永生不朽,才是唯一的真实啊!”

    “凡人之间的父子之情,夫妻之情,兄弟姐妹之情,于我们修仙者来说,都是要彻底斩断的尘缘!风帅,斩尘缘,明道心,求长生,不要受外物干扰啊风帅!”

    “斩尘缘”三个字,恍若一道闪电劈进了风雨重的大脑之中,他的双眸总算清明了一些,粗重喘息着,喃喃自语:“没错,没错,斩尘缘,斩尘缘,我要斩断尘缘,只有那些蝼蚁和猴子,被野兽的本能驱使,才会讲什么可笑的尘缘,我要斩……斩……”

    第三遍视频播放完毕。

    这一次,视频没有再重播,只是又出现了两行字:

    “风雨重,我说过,你会后悔的。”

    “哈——哈——哈——”

    风雨重的双眸刚刚清晰起来,却是在一通极度痛苦的挣扎之后,再次被野兽般的光芒包围,他一脚朝军师胸口狠狠踢了过去,鬼哭狼嚎道:“斩你奶奶!那是我儿子!”

    军师被他一脚踢出十几米开外,还未落地,又被一股莫名的吸力给抓了回来,衣领被风雨重死死攥住!

    风雨重的脸色变得如妖魔般可怕,沙哑的声音,同样聚拢成一条音线,狠狠刺入军师的耳孔。

    “你别忘了,这一次咱们是打着什么旗号才倾巢而出的!”

    “就是为了给阿明报仇啊!”

    “现在好了,人家都把杀死我儿子的视频给大咧咧送到我的面前,送到所有风雨狱星盗的面前!”

    “这是骑在我脖子上拉屎啊!这是当着整个蜘蛛巢星的面,连环扇我的耳光啊!”

    “倘若不抓住此人,将他扒皮拆骨,碎尸万段,我风雨重还有何面目领导风雨狱星盗团?还有何面目在蜘蛛巢星上立足?”

    “蜘蛛巢星,信奉的是弱肉强食,胜者为王,强者为尊!倘若今日之耻不雪,将不会再有一名星盗,惧怕我风雨重!就连其余那些结丹期的悍匪,亦会看轻我,生出吞并风雨狱的心思!”

    “我风雨重,在蜘蛛巢星上,可就是真的变成,彻头彻尾的大笑话啦!”

    军师亦是心思敏捷,足智多谋之辈,风雨重几句话,他立刻前前后后想了个通透,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这名敌人,好阴险,好毒辣!

    这样的挑衅,完全是阳谋,就算风雨重涵养再深,甚至真的斩断了尘缘,不拿父子之情当回事,即便是为了强者的尊严,明知是钩,也要闭着眼一口咬下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