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五百三十四章 大角的决断
    金丹强者风雨重,深深,深深吸了一口气。

    舰桥之上,瞬间卷起一道旋风,不少船员都看到两条白线陡然出现,又被风雨重吸入鼻腔。

    恍若整个舰桥上所有的空气都被风雨重吸走,他们瞬间生出空气稀薄之感,

    这一口气,令风雨重恢复清明,杀气四溢的双眸闪烁着刺骨寒芒,问道:“现在,是否还有机会追上对方?”

    军师飞快计算,五秒钟之后回答:“对方正在向铁原星域深处逃窜,从航线上看,是准备逃进铁原星周围的环形碎石星带中,那就非常麻烦了。”

    “不过对方驾驭的是一具‘灵蝶’逃生舱,本身速度不算太快。”

    “我方刚刚战损了赤电号,其余四艘晶石战舰中,三艘的动力符阵都受到不同程度损坏,航速较慢,急需维修。”

    “但是乌贼号的动力舱保持完好,而且它是快速攻击舰,速度很快,全速前进的话,就算对方的逃生舱一直以极限速度逃窜,依旧可以在三个小时之后,纠缠住对方!”

    “但是乌贼号上,没有太多的强者,对方这么阴险狡诈,很难说还有没有后手,我怕一艘乌贼号,不足以抓住对方!”

    “而且,这样的极限追击,会消耗大量燃料,一旦调转方向,就没机会回头了!”:

    长达数千米的晶石战舰,驾驭起来的感觉和飞梭车可是大不相同,虽然匀速巡航消耗不了多少燃料,可是加速、减速、改变航道等等行为,都会疯狂消耗燃料。

    将一艘速度飙至极限的晶石战舰,完全减速到静止,所需的燃料,是天文数字。

    所以,一旦他们调转方向,去追杀逃生舱的话,便不太可能再回来。绞杀大角铠师团。

    风雨重没有片刻犹豫,道:“不是一艘,是四艘,全军转进!”

    “如果只派出乌贼号。剩下三艘晶石战舰,未必能在一天半之内结束战斗,万一修真者的援军赶到,我方就非常尴尬了。”

    “而乌贼号只是速攻舰,上面没有结丹高手坐镇。我很怀疑,是否能逮住这个心狠手辣,丧心病狂的敌人!”

    “万一对方再设下什么陷阱,将乌贼号都干掉,我们就真的万劫不复!”

    “要么不做,要么做绝,让乌贼号先追上去,记住,只要缠住对手,拖慢他的速度就行。一旦对手穿上晶铠,冲出逃生舱,那就立刻回到星舰的防御圈之中,绝不恋战!”

    “我现在高度怀疑,对手的战斗力达到筑基巅峰甚至结丹初阶,而且精通晶铠战术,说不定还拥有一套无比强横的超级晶铠,否则又岂能无声无息潜入到阿明的鬼狱号上,将他杀死!”

    “其余三艘星舰,收拾残局。再对大角铠师团发动一次猛攻,趁对方措手不及之际,撤出战场!追赶乌贼号!”

    “此战,就由旗舰血雨号来断后!”

    “执行命令吧!”

    ……

    两个钟头后。金角号残破不堪的舰桥上。

    雷大陆,白开心和所有大角铠师团的成员全都目瞪口呆。

    呈现在光幕中的画面,简直是不可思议的奇迹,令他们久久说不出半句话来。

    就在一个钟头之前,他们刚刚遭受到了交战以来烈度最强的一次攻击,对方来势汹汹。摆出了毕其功于一役的架势,几乎所有铠师都倾巢而出,要一战定胜负。

    大角铠师团方面的三艘星舰苦苦支撑,几乎流干了最后一滴血。

    幸好,敌人的这一次总攻来得仓促了一些,三艘星舰的防御网络仍旧拥有相当雄厚的火力,最终勉强抵挡住了敌人的进攻。

    但就在他们惊魂未定之时,却是忽然发现,星盗正在井然有序地撤出战场。

    看着自己这边千疮百孔的三条星舰,几乎枯竭的灵能和弹药,还有无数身受重伤的铠师,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就好像一头猛虎已经将野牛扑倒,折断了大角,撕开了喉咙,开始放血,野牛的死亡只是时间问题。

    结果,猛虎却是无端端退走了。

    “什么情况!”

    雷大陆完全闹不明白,和宋老四等铠师团里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悍将们面面相觑。

    白开心沉吟片刻,在光幕上飞快计算,半分钟之后,下了结论:“他们应该是去追赶那两具逃生舱之一了。”

    雷大陆更加糊涂:“为什么?就因为逃生舱里的人,破坏了风雨狱的一艘星舰,所以风雨重就彻底发狂,不管我们,转身去追赶?”

    “倘若风雨重是如此容易被激怒的人,又怎么可能在蜘蛛巢星上横行几十年呢!”

    白开心陷入深深的疑惑,皱眉道:“我也很奇怪,按理说,我们是风雨重唯一的目标,像他这样心志坚毅,老奸巨猾之辈,是不可能会轻易动摇的,更不会为了一艘星舰,就不顾整个大局了!除非……”

    白开心仔细检索着星舰刚刚接收到的信息,忽然眼前一亮,道:“除非,逃生舱里的那个人,用了某种我们不知道的办法,深深激怒了风雨重,又或者是他抛出了一个,令风雨重不得不去追赶他的理由!”

    “团长,你看,几个钟头之前,这具逃生舱曾经向血雨号发出过四道精确定位的信息流,虽然不知道内容,但他的确是和风雨重展开了一次短促的‘对话’,或许那就是风雨重勃然大怒的原因。”

    舰桥中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只有时不时火花四溅,发出“噼里啪啦”的爆响声。

    雷大陆忽然道:“老白,你说这具逃生舱里的人,无端端刺激风雨重,究竟是想干什么?”

    白开心苦笑一声道:“这不是很明显么,他先是干掉了一艘风雨狱的星舰,随后又引诱风雨重倾巢而出去追赶他,唯一的目的,就是救我们!”

    “救我们……”

    雷大陆揉搓着染血的胡茬,喃喃道,“我似乎有些猜到,这具逃生舱里的人是谁了。”

    白开心眯起眼睛,眼底放出两道精芒,道:“这样说的话,我也猜到了,而且,如果我们猜的这个人,就是‘那个人’的话,那么我也推断出,他究竟是凭什么深深激怒风雨重的了!”

    “团长,你的运气,看来真的很好!”

    雷大陆咧嘴大笑,笑得连眼泪都在油光发亮的大脸上纵横流淌,喃喃道:“运气好不好,我是不知道;但我的兄弟们,真是很好很好!”

    “老白,你说,这样的好朋友,好兄弟,听到大角铠师团有难的消息,就不远万里,不顾一切来救咱们,咱们又岂能让他孤军奋战,陷入死地?”

    白开心飞快眨眼,计算力狂飙,片刻之后,双目炯炯有神,道:“不错,我计算出了一个计划,一旦成功,就能最大程度,减轻这位好兄弟的压力,更能从风雨重的身上,狠狠咬下一块鲜血淋漓的肉来!”

    五分钟之后,他们接通了另外两艘星舰的通讯。

    出现在光幕中的,是两张同样布满血污,杀气腾腾的面孔。

    流花派长老辛洪德。

    鹰扬派一级执事荆永。

    流花派和鹰扬派,都是星海边陲的中型门派,辛洪德和荆永,和雷大陆一样,也是结丹期初阶。

    这次参与各大宗派联手伏击星盗的行动,原本以为自己不过是在后面摇旗呐喊,捡点儿漏网之鱼。

    岂料他们运气不好,遭遇星云风暴,战舰外壳严重撕裂,无法进行星空跳跃。

    当无数宗派的晶石战舰纷纷跳跃回到自己的总部之时,他们只好和金角号组成舰队,希望寻找一处港口修复船壳之后,再跳跃回到自己的老家。

    谁知半路上,就遇到大股星盗袭击,损失惨重,几乎全军覆没。

    和大角铠师团相比,这两个宗派称得上是“无妄之灾”,因此内心的愤怒,亦是格外炽烈,完全写在了两名结丹修士的脸上。

    “雷团长,我们正想联络你,是否援军赶到,星盗居然撤退?”

    辛洪德今年九十多岁,在结丹修士而言,正值壮年,双眸炯炯有神,老成持重。

    雷大陆道:“援军尚未到来,星盗却是调转方向,全军出动,去追赶一名修真者!”

    “什么!”

    辛洪德讶异到了极点,“什么人的价值,竟然超过我们三艘即将被打爆的晶石战舰?”

    雷大陆道:“现在我们还不知道那人究竟是谁,但对方却是不远万里,冒着生命危险来救我们的!现在,我们有了一个新计划,可以和他遥相呼应,并肩作战!”

    “两位请看,星盗剩下的四艘晶石战舰,动力舱都不同程度受损,他们的极限速度并不相同。”

    “风雨重怒火攻心,全速追赶,结果就是四艘晶石战舰被拉成了一条长线,动力舱受损最严重的一艘,远远落在后面。”

    “在风雨重想来,我们已经被他彻底杀破了胆,得知他撤退的消息,欢呼雀跃还来不及,一定留在原地舔舐伤口,等待援军,绝对没有胆魄,再找他交手!”

    “我们就是要利用他的心理盲区,悄无声息追上去,看准时机,将落在最后这艘星舰,狠狠敲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