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五百四十五章 他这是自寻死路!
    一处灵气枯竭,破破烂烂的星空城镇深处。

    污水横流,人声鼎沸的菜市场旁边,小小的早点摊上,光头男人专心致志地呷着豆腐脑。

    这里靠近菜市场里杀鸡剖鱼的摊位,鸡鸭特有的骚气和鱼腥味混合在一起,实在令人作呕。

    时间已经不早,豆腐脑都卖得差不多,大木桶里只剩下一些底子,又碎又凉,又加了太多的酱油和香菜,味道实在不怎么样。

    光头男人却像是品尝着珍馐美味,一小口一小口,无比专注,无比享受。

    光头男人的相貌十分平庸,灰扑扑的穿着,也和市井中的普通人无异,唯有一双眼睛又细又长,几乎要延伸到太阳穴上,眸子却如针尖般细小,除非凑近仔细看,才能隐约看到,双眸之中,有两朵血色莲花隐隐浮动。

    风雨重在他对面,完全改变了容貌,满脸皱纹,两鬓斑白,穿着胶鞋,披着皮围裙,伪装成鱼贩模样,连气质都变成了市井鱼贩那种,看似豪爽中带着一丝精细,稍不留神就会宰人一刀的样子。

    他如坐针毡,脸色变了又变,犹豫道:“莲王……”

    “怎么不吃?吃饱了才有力气做事。”

    莲王将一根香菜细细嚼了,吞咽下去,慢条斯理道,“这里的东西是有些难吃,不过对于追寻大道的人来说,凡尘俗世中的一切都是过眼云烟,遍地尘埃,豆腐脑是尘埃,山珍海味,龙虾鲍鱼亦不过是尘埃,俱是尘埃,吃什么又有什么分别呢?吃吧!”

    风雨重吞了口唾沫,这个杀人无数,穷凶极恶的悍匪,在光头男人莲王面前。竟是不敢有半点违逆,低头乖乖吃起了又凉又碎又咸的豆腐脑。

    莲王轻轻搅弄着勺子,道:“今次之战,收官失利。不能怪你,在战术层面上,你已经执行得十分完美,然而却是有战局之外的因素搅入进来,这是更高层面的决策失误。这个责任,应该由我来承担!所以你无须自责,说起来倒是我对不起你,因为我的计算疏漏,导致你损失了两艘星舰,在蜘蛛巢星上的名望和威信,更是一落千丈。”

    “莲王!”

    风雨重没想到莲王如此宽宏大量,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这两名长生殿中的修仙者,就在这一处普普通通的菜市场边上,谈论着惊天动地的大事。

    但旁边的食客、早点摊的老板。还有来来往往的路人,却像是被催眠,如堕梦幻,依旧谈笑风生,神情自若。

    莲王眼底的两朵红色莲花,如两束妖火跳跃,道:“我在意的,并不是两艘星舰的损失,而是你还牵挂着独生子被杀,结果被情绪左右了判断!最初布局时。我以为你已经斩尽了尘缘,所有的愤怒都是伪装出来的,看来,并非如此啊!”

    想起独生子。风雨重的神色有些黯然,声音沙哑道:“莲王,我,我的确没能斩尽尘缘!当时的决策,一半是出于公心,另一半却是怒火冲天。丧失理智了,结果才会……”

    “算了。”

    莲王叹了口气,“斩尘缘,斩尘缘,都知斩尽尘缘就升仙,但尘缘何其难斩,大道何其难行啊!你我的本源都是人,人亦是一种畜生,是畜生就会受到各种本能的诱惑,这些本能,乃是由我们的细胞,我们的基因,我们体内分泌的各种激素来掌控,就像是一个坚固无比的‘本能牢笼’,把我们牢牢关在里面,轻易挣脱不得。”

    “什么是修仙?”

    “修仙就是和这些本能做斗争,彻底打碎这‘本能牢笼’!”

    “声色犬马是本能,父子亲情也是本能!唯有彻底斩断这些本能,我们才能从一种没毛的猿猴,真正脱胎换骨,进化成为更高级,更强大的生命形态,从而在这片黑暗森林中,生存得更加长久,甚至,成为这片黑暗森林的主宰!”

    “声色犬马的本能好斩,血脉相连的本能却如跗骨之蛆,一千刀,一万刀都无法彻底斩断,就连我,亦不敢打包票说,自己绝对斩断了所有尘缘!”

    “所以,你一时无法斩断尘缘,我又有什么资格怪罪你呢?”

    “不过,这父子尘缘,终究是要斩的,不斩断这一缕本能,你终究无法窥探到修仙大道的真面目啊!”

    风雨重一愣,道:“可是我只有这一个儿子,已经……死了,那还怎么斩?”

    莲王微笑:“儿子可以再生。”

    风雨重愣住,沉思片刻,顿时被这六个字背后包含的无穷冷酷震慑,半天说不出话来,很生硬地换了个话题:

    “那个李耀……”

    长生殿的情报系统无比发达,李耀的名字既然已经在修真界中流传,自然很快就落到了长生殿的耳朵里。

    莲王道:“那人不用你管,你还有更重要的工作要做,那就是在蜘蛛巢星上大肆扩充势力,成为真正的蜘蛛巢星霸主!”

    风雨重愕然:“可是现在,我的实力、威望都虚弱到无以复加!”

    莲王道:“弱,有时候也是一种强!就像那个李耀,他只是一名筑基修士,实力比起你来说,应该是弱到家了?但他偏偏就能弄得你灰头土脸,损兵折将,甚至连自己都差点儿折损在里面!简直比当年七八个结丹追杀你时候还要狼狈!”

    “为什么?还不就是因为,你觉得他弱!”

    “倘若他是一名结丹,甚至是一名元婴,试问,你还会上他的当吗?”

    风雨重若有所思。

    莲王继续道:“现在整个蜘蛛巢星,都知道你风雨狱星盗团是风雨飘摇,你亦放出了身受重伤的假消息出去,那些心怀叵测之辈,也该蠢蠢欲动,那些蛰伏在暗中的力量,也该全部现身了!”

    “你夫人是黑蛛塔尊主之女,有她在,或许旁人还不敢轻举妄动,那你们就再演一场‘众叛亲离’的好戏。让所有人都以为你是孤家寡人一个,等对手的底牌全部出尽,我们再来雷霆一击!”

    “大方向上,就是这样。具体细节,你回去慢慢想,三天内,拟一份计划书和预算出来给我,要多少人、多少钱、多少法宝。我兜着。”

    “一句话,尽管放手大干一场,我对你,有信心!”

    风雨重深吸一口气,道:“好,有莲王这句话,我一定拿下整个蜘蛛巢星!不过那个李耀,莲王还请千万注意,这不是我个人的私仇,而是此子的确心狠手辣。奸诈狡猾,丧心病狂,简直比最凶悍的星盗还要危险!组织上,一定不能把他当普通的筑基修士来看待,我甚至建议,可以把他列为‘结丹级’的敌人!请黑蛛塔中的高手,优先刺杀!”

    莲王淡淡一笑:“这件事,就不用你担心了,你可知道,当初为什么我建议你将战场设置在铁原星域一带?”

    风雨重一愣。铁原星域是修真者的禁区,星海之中充斥着各种危险,就连他都差点儿着了道儿,原本以为莲王不过是想借用那里的地形。可是这么一说,难道……

    风雨重眼前一亮,又惊又喜道:“铁原星上,也有我们的人?”

    莲王笑而不语,将半碗冰冷的豆腐脑一饮而尽,砸吧着嘴道:“降落到铁原星上?他这是自寻死路!”

    ……

    星海边陲。一场小小的遭遇战刚刚结束。

    一艘星盗船,在一条偏僻的航路上发现了一艘破破烂烂的蛮牛级运输舰。

    看外表,似乎是被一场严重的星云风暴卷到这里,几乎丧失所有动力,外壳撕碎,外挂的晶磁炮七扭八歪,像是陷入沼泽的小兽一样动弹不得。

    大喜过望的星盗,立刻扑了上去,在舰炮的威胁之下,强行接驳,大批星盗鱼贯而入。

    令他们惊讶的是,这艘蛮牛级运输舰内部,却是空空如也,半根人毛都没有。

    就在这时,舱门锁死,足以置人于死地的毒气,被源源不断释放出来,瞬间秒杀了所有侵入内部的星盗。

    而这艘运输舰的外壳,也在一阵光华闪动之下,彻底撕碎了运输舰的温和面目,伸展出了上百门密密麻麻的舰炮,就像是一头面目狰狞的钢铁刺猬。

    九星升龙战旗,在舰首打出的光幕上张牙舞爪。

    火花号,现身!

    双方近在咫尺,又通过磁场牢牢接驳在一起,完全无法躲避,万炮齐鸣之下,只用了短短二十分钟,就令星盗船彻底丧失战斗力。

    剩下的星盗,都穿着晶铠疯狂逃窜,但这条航道实在太过偏远,没有星舰的支持,光凭晶铠的燃料,根本支撑不到下一个补给点,就会变成漂浮于星海之中的一粒钢铁尘埃。

    意识到这一点,星盗只好乖乖投降。

    十分钟后,所有投降的星盗,都被射杀。

    来自天元界,大荒深处,和妖族血战了五百年的大荒修士,从来不知道“心慈手软”是什么意思。

    “第一次伪装狩猎,成功。”

    “不过时间还是太慢了,足足二十分钟,才压制住一艘最低级的星盗船,我们的火力分布还是不太精确,应该重新设计晶磁炮位。”

    “引入内部的星盗也不够多,这套诱敌深入的方案,还有大量修改的余地。

    空空荡荡的火花号内部,四团液态金属微微颤动,偶尔还会凝聚成一张张人脸。

    昔日大荒战院炼器系的“四大天王”,如今的四名鬼修,对于阴魂的修炼,已经小有心得,偶尔可以模拟出人形了。

    一团更大的液态金属滚动进来,慢慢凸起,凝固成了一个银辉色的人形,不过只有半米多高,像是一尊没有上色的雕像,正是大荒战院炼器系的原系主任,玄骨计划的开创者,莫玄教授!

    “找到李耀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