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五百五十六章 不能交易
    李耀暗暗骂了一声,不知道该继续装傻充愣还是老实交待。

    熊无极虽然还在三四米外随意站着,但气势却是疯狂用来,仿佛一头无形的巨熊,将他一把熊抱住!

    沙玉兰道:“无论你是什么人,你救了我的儿子,也是狂熊部落族长熊无极的义子,我们真的非常感谢你,对你完全没有恶意,也不是故意诈你的。”

    “虽然我没见过你胸口的刺青,却是感知到了一股十分独特的阴邪之气,这种气息,是黑蛛死咒独有的。”

    “我知道,只有杀死了黑蛛塔中最精锐的诡刺死士,才有可能被黑蛛死咒纠缠。”

    “如果你真是铁原星上的土著,那我就很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一名‘黑蛛诡刺’无端端降落到铁原星上,来给你杀了。”

    李耀无言以对。

    真不能怪他演技不佳,他千算万算,也不可能算到,在铁原星上竟然还有认识黑蛛死咒的人!

    “朋友。”

    熊无极缓缓开口,就像是一头老熊磨蹭着树皮,声音又低又沉,“你不顾性命,救了我的义子,我很感谢你,你是飞星人,沙巫医是飞星人,我的义子巫马炎也是飞星人,你可以看出,我们狂熊部落,和另外一些部落是不同的!你是谁,为何来到这里,究竟想要什么?”

    李耀眨巴着眼睛,心中一团乱麻。

    没想到这个沙玉兰竟然真是飞星人,而且在狂熊部落里,似乎都不是什么秘密!

    沙玉兰示意熊无极站得远些,又搬了一张凳子坐下,柔声道:“看你身上的伤口,应该是在铁原星上吃了不少苦,一个飞星人降落到铁原星上,过的是什么日子,我也能够想象,所以你的警惕性高一些。都很正常,不如这样,我先说出自己的来历,你再说。好不好?”

    不等李耀回答,沙玉兰顾自道:“我来自横风星域中一个专攻医术的修真者家族,父亲是横风星域人尽皆知的名医,曾经有一名病人,就是中了黑蛛死咒。只剩下一口气,找到我父亲。”

    “虽然最后还是没能救活,但我却将黑蛛死咒的气息,牢牢记住,所以才能看破。”

    “我的丈夫,是横风星域一个小宗派中,负责运输业务的主管。”

    “儿子巫马炎出生之后半年,我们一家三口搭乘着星舰,想要回娘家去看望双亲,却是在半路遭遇了星盗。”

    “同一支船队中。大部分星舰都被俘虏,但我丈夫却是一名驾驭星舰的好手,带着我们一路突围,慌不择路之下,又被星云风暴席卷,一路漂流到了铁原星域。”

    “到了这里之后,我们已经弹尽粮绝,食物和燃料都极为匮乏,而我们船上的神念发射器也被打坏,又没有灵网。无法和外界联络。”

    “我们只能冒险降落到铁原星上。”

    “却没想到,铁原星外围的行星防御网络会如此密集,在突破行星光环的过程中,我们的星舰再次遭到重创。”

    “我的丈夫。为了勉强驾驭残破的星舰,不顾一切地燃烧神魂,透支生命,最后迫降虽然成功,我的丈夫却因为灵能枯竭,不幸亡故了。”

    沙玉兰叹息一声。继续道:“我和半岁的巫马炎流落在荒原上,即将被妖兽杀死,狂熊部落的炼气士出现,救了我们。”

    李耀张了张嘴,想问沙玉兰,你也是修真者,他们没有为难你?

    熊无极仿佛看穿他的心思,冷哼一声,道:“你以为我们炼气士是什么人?欺负孤儿寡母的人渣吗?”

    沙玉兰勉强一笑,道:“我以前也接触过一些关于铁原星的机密资料,知道铁原星上的土著就算不是茹毛饮血的野人,但是对星空居民,特别是修真者的印象都不怎么好,不过当时为了儿子,我是什么都顾不上了,心想着就算他们要把我千刀万剐,只要能留下我儿子一条命就好。”

    “岂料,这些大笨熊看到我们孤儿寡母,虽然看出我是一名修真者,倒是有些无从下手的感觉。”

    “当时巫马炎还没有断奶,就是个小肉球,我也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非战斗型修真者,他们打又不能打,骂又不能骂,把我们驱赶到荒原上,更是死路一条。”

    “就这样,他们捏着鼻子,在飞熊城的角落里开辟了一小块地方,专门供我们两母子居住,倒像是有些怕我们的意思,哈。”

    “后来,有一名炼气士的妻子,遇到了难产,眼看就是一尸两命的结果,所有人都束手无策,正好被我遇上,顺利将两母女都救活了。”

    “从那以后,逐渐就有人来找我医治,最开始都是些女人和孩子,干的也都是接生之类的活。”

    “不过,这里的人虽然体格强健,但经常要和妖兽厮杀,伤筋动骨也是免不了的,他们的一些土方秘法固然有效,但也有很多病,要用到外面的医术。”

    “救活几名重伤的炼气士之后,渐渐的,我的名气就大了起来,他们都叫我‘沙巫医’,不但在狂熊部落人尽皆知,连银月部落和贪狼部落的炼气士,实在没办法了,都会来找我医治的。”

    “十二年下来,我这个飞星人手底下救活过的铁原人不计其数,就连熊无极胸口受了那么重的伤,也是被我救活过来。”

    “在我的影响之下,狂熊部落的大人,总归不太好意思当着我的面,说飞星人的坏话,最多小孩子打打闹闹之时,偶尔会说些不知轻重的话。”

    沙玉兰顿了一顿,有些无奈地说道:“昨天下午,我儿子和几个同伴打闹,他好勇斗狠,是个不服输的,将三名玩伴全都击倒,出手又重了些,其中一名玩伴口不择言,就说了一些不中听的话。”

    “我儿子当场一言不发,回家闷头睡了半天,谁知道大半夜他会一个人偷偷跑出去,想要独自猎杀妖兽,来证明自己身上虽然流淌着星空之血,但悍勇程度,却并不逊色于任何一个铁原土著。”

    “幸好有你出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熊无极道:“昨晚我收到烈日部落的消息,说有一名修真者降落到了铁原星上,正好遇上了烈日部落,还要和他们做什么交易,岂不知烈日部落是铁原六部中,最仇恨修真者的一个,结果那名修真者就落荒而逃,还弄得烈日部落族长之子灰头土脸,如果我没有猜错,那名修真者就是你吧?”

    “我们狂熊部落和烈日部落,是不同的,你想做什么交易,不妨摊开来看看?”

    李耀心思电转,再看两人神情,全都淡定自若,没有一丝一毫的伪装。

    更何况,倘若熊无极真是铁原六部第一勇士,也没有伪装的必要。

    李耀沉吟片刻,隐去大部分细节,只说自己是一名铠师团的成员,在铁原星域一带和星盗发生激战,最后迫降到了这里。

    熊无极点头:“没错,一个多月之前,我们的确观测到了在星空之中,发生过一场激战,而且行星防御系统,也有触发的迹象。”

    李耀隐去了大部分的细节,不过关于空山论剑的过程,倒是细细说了一遍,表示自己的炼器实力相当不错,完全可以帮狂熊部落炼制出大量的法宝。

    熊无极静静听着,听李耀说到空山论剑之时,忽然道:“你是一名炼器师?那你是否会维修星舰?”

    李耀眼前一亮,道:“我的专长是近战法宝,也就是刀剑类的炼制和维修,星舰的话,维修过几次,但并不精通,主要看星舰的型号、破损程度以及维修备件的多少了!”

    和维修星舰相比,他还是更加擅长破坏星舰。

    熊无极“哦”了一声,示意他继续说。

    直到李耀全部说完,熊无极才总结道:“所以,你所说的交易,就是从我们这里得到资源和维修设备,然后帮我们炼制出大量的法宝。”

    “没错!”

    李耀点头,心底升起希望之火,“熊族长,我看你和烈日部落的那个燕赤火不同,是个可以讲道理的对象,我提出的交易,对大家都有好处,倘若不信,我可以现场去炼制一些刀剑出来,你一看便知!”

    “我相信你,但现在不行。”

    熊无极摇了摇头道,“现在,我没有足够的资源和设备和你做交易。”

    李耀愣住:“为什么?”

    熊无极眯起眼睛,眼底放出两团恐怖的火光,沉声道:“因为天劫就要来了,一切资源,都要用来锻造大型战争器械;一切人员,都要应对天劫之战!你的晶铠,应该是一种极其精密的法宝,要维修好的话,就需要占用大量的资源,耗费极长的时间,现在,我没有这么多的资源和时间和你交易。”

    “等天劫过后,大家还有命在的话,再交易吧!”

    这是李耀又一次听到“天劫之战”这个词。

    看熊无极这个“铁原六部第一勇士”,都是满脸凝重的模样,李耀的心揪了起来,问道:“天劫不是在五千年前就发生过了么?那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铁原人和飞星人的隔阂会这么深?天劫之战,又是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