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五百九十六章 问心台
    “我爹的性子虽然急躁,但此事实在太过惊天动地,他也不得不慎重行事!”

    “这时候,我爹也当了多年的烈日部落族长,身份和往日不同,更是不能没有证据,就信口开河啦!”

    巨斧族长缓缓点头,道:“不错,直到目前,一切都只是燕族长的推测,小孩长得和双亲不像,也是常有的事,倘若没有确凿证据,一名族长就说另一名族长是飞星人,说不定会掀起两个部落的火并!”

    燕赤火道:“我爹正是这样想,所以这件事只能暗暗埋在心里,谁都不能告诉。”

    “就这样,又过了几年,沙玉兰母子两个来到狂熊部落。”

    “原本,一对孤儿寡母,怎么可能让咱们如此大动肝火?可是我父亲一想到熊无极可疑的身份,神经再度紧绷起来,想用这件事来试探一下熊无极!”

    巨斧族长“啊”了一声,皱眉道:“我说呢,为什么当年为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飞星女子,还有一个襁褓之中的小娃娃,燕族长会如此激动,非要咱们三部集结,逼迫熊无极将他们赶走,险些闹出大乱!”

    燕赤火道:“我爹英雄一世,哪怕再仇恨飞星人,原本亦不至于找一个弱女子的麻烦,主要还是想看看熊无极的态度。”

    “结果,熊无极果然将整件事一肩扛下,甚至不惜在擂台上力战咱们三部的三大高手,虽然他是赢了,但我爹的疑心也更重啦!”

    “不过,疑心再重,熊无极毕竟没干出什么损害铁原人利益的事情,我爹吃不准他究竟是真不知道自己的身世;还是知道自己的身世,却把自己当成一个真正的铁原人;或是在暗中蛰伏,策划什么惊天动地的大阴谋!”

    “我爹只好提高警惕,静观其变!”

    “之后,就到了天劫之战的前几年。各大部落都积极备战,我爹就更不好在这时候,贸然抛出有可能导致六部分裂,甚至内战的言论了!”

    “直到这次天劫之战后。熊无极提出,要和飞星人展开大规模交流,我爹联想到过去种种,便怀疑他是否另有目的,因此坚决反对。终于忍不住,昨晚去找熊无极对质。”

    “一番逼问之下,熊无极果然承认,在十几年前,熊大川临死之前,就从熊大川口中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他身上,流的果然都是飞星之血!”

    “哪怕到了这一步,我爹依旧没有想过,要在大庭广众之下揭穿他的真面目。因为我爹知道熊无极在天劫之战中的悍勇表现,已经为他打造了一副不可击破的铠甲,揭露他的身份,一定会造成烈日和狂熊两部的大对决!”

    “因此,我爹告诫熊无极,只要他放弃和飞星人接触的念头,老老实实当他的狂熊族长,我爹就不会说出这个秘密!”

    “我爹终究还是没有彻底看穿熊无极的真面目,没想到他是如此心狠手辣,当时假意答应。结果却是痛下杀手,杀人灭口啊!”

    燕赤火终于说完,已是泣不成声。

    偌大的营地,十几万人都鸦雀无声。

    燕赤火讲述的往事虽然曲折。但丝丝入扣,乍一听来,一时间找不到什么破绽。

    巨斧族长一边窥探着熊无极的脸色,一边道:“燕赤火,你手上这封燕族长的遗书,是否能让我们亲自观看?”

    燕赤火哽咽道:“这种真气隐文。只能显露一次,现在残留在上面的真气全部消耗掉了,就再也看不到啦!不过我当时仔细分辨过,千真万确,是我爹的字迹!”

    巨斧族长的眉头皱得更深:“如此说来,依旧是没有什么过硬的证据了?”

    燕赤火昂首挺胸,狠狠盯着熊无极,双目赤红,仿佛要从他身上咬下一块肉来,道:“我以项上人头担保,刚才这番话千真万确!你们想要证据,很简单,只要请出供奉在羽蛇部落里的‘问心台’,让熊无极站上去,问他是否是飞星人,那就行了!”

    “倘若熊无极敢站到问心台上,斩钉截铁说一句‘我不是飞星人’,那我们就承认凶手另有其人,是我们冤枉了他,我给他磕头道歉都可以!”

    “倘若不敢,那他就是心里有鬼,早知道自己是飞星人,我刚才所说的一切,就是真的!”

    “熊无极,你敢不敢上问心台?敢不敢?”

    燕赤火的吼叫一声比一声高亢,身后烈日部落的炼气士们也齐声吼叫起来:“问心台!上问心台!”

    狂熊部落这边的炼气士,人数是对方的好几倍,但气势却是低落到了无以复加。

    不少人都惶恐不安地面面相觑,绝不愿意对方所说的一切,都眼巴巴看着熊无极,希望他立刻给出有力的反驳,甚至真的站到问心台上去证明清白,洗刷这种可耻的污蔑!

    巫马炎死死抓着李耀的手,红着眼眶道:“问心台是一件天劫之前就存在的强大法宝,据说可以测试出一个人是否在说谎,不单单只是针对心跳、脉搏之类的变化,更可以监控到神魂的波动,是绝对准确的!”

    “不过,问心台的操作十分复杂,启动一次更需要消耗大量资源,所以轻易不会动用,现在封存在羽蛇部落的神殿之中!”

    羽蛇族长盯着熊无极,神色凝重,原本尖利的声音都低沉下来:“熊族长,刚才燕赤火的指控,你都听清楚了!按理说,对于一族之长,用问心台这样的法宝来测试真假,是十分不妥当的行为,不过此事太过骇人听闻,严重影响了六部之间的关系!”

    “不知道熊族长是否能拿出什么确凿的证据,来反驳燕赤火的指控?”

    “倘若你同样拿不出证据的话,我们羽蛇部落强烈建议,熊族长上问心台,证明自己不是飞星人!”

    巨斧族长沉声道:“巨斧部落,也是一样!这样荒谬的指控,大大冒犯了狂熊部落的尊严,倘若最终在问心台上证明了熊族长不是飞星人,我们巨斧部落愿意拿出这次应得战利品的三成,作为道歉!”

    “如果熊无极你不是飞星人,我把头割下来赔你!”燕赤火是个性烈如火的人,“啪啪”拍着脖子,把脖子拍得一片通红。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熊无极的回应。

    熊无极整张脸都在抽搐,咬牙道:“我愿意上问心台,证明自己并没有杀死燕族长,也没有指示别人杀他!”

    “不行!”

    燕赤火厉声喝道,“只有最简单的是非判断,才能被问心台完全检测出来!太过复杂的问题,有很多方法可以绕过问心台的检测!”

    “比方说,你完全可以在很久以前就和同伴商量好,在某种条件下,只要你轻轻一咳嗽,甚至眨一眨眼,这些同伴就会进行‘灭口行动’!”

    “一句话,‘我没有杀人,也没有指示别人杀人’,这种话太含糊,太玄妙,极容易绕过问心台的追查!”

    “倘若你真的清白,就上问心台,大大方方说一句‘我不是飞星人’!敢不敢?”

    羽蛇族长也点头道:“燕赤火说的不错,问心台可以直接监控心跳、血流、真气律动以及神魂震荡,是绝对准确的!”

    “但它终究只是一件死物,对于太过复杂的问题,就很容易被人欺骗,毕竟,十句真话,隐瞒掉最关键的一句,其余九句还是真话,但意思却可能完全改变!”

    “熊族长,既然你都愿意上问心台了,那就简简单单说一句‘我不是飞星人’,不就可以了么?只要证明了你的清白,我们羽蛇部落,同样愿意拿出应得战利品的三成,作为冒犯狂熊部落尊严的赔偿!”

    燕西北一直沉默地听着众人唇枪舌剑,此时终于开口:“烈日部落是这件事的事主,既然连巨斧和羽蛇部落都愿意拿出三成战利品当做赔偿,那么,我代表烈日部落宣布,倘若最后熊族长证明自己真的不是飞星人,我们烈日部落,愿意拿出应得战利品的五成,赔偿给狂熊部落!”

    此言一出,人群中再次爆出“嗡嗡”声。

    三个部落都答应拿出战利品当做赔偿,加起来比一个部落正常应得的所有战利品都多,这份诚意也是够了。

    燕西北面露哀伤之色,叹息道:“这件事既是烈日部落的不幸,亦是六部共同的不幸,如今,想要尽快解决纷争,就要尽快证明熊族长的清白,上问心台是最好的方式!天狼、银月,你们两部又怎么说?”

    天狼、银月两部,和狂熊部落素来交好,但对方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他们还能说什么呢?

    两部族长对视一眼,对熊无极劝说道:“熊族长,事情闹到这个地步,没别的办法了,你就上问心台证明一下自己的清白吧!你放心,只要你证明自己并非飞星人,我们一定帮你洗刷刚才所受的屈辱!并且从我们的战利品中,亦拿出一成,作为补偿!”

    “上就上,谁怕谁啊!”

    “族长,上问心台吧!你怎么可能是飞星人?不可能,绝不可能!”

    “族长,就上问心台,让他们看看,你是堂堂正正的铁原好汉!”

    狂熊部落内部,不少炼气士大吼大叫,打死都不相信熊无极是飞星人。

    熊无极低头无语。

    他就像是一个黑洞,将所有光线统统吸收进去,足足沉默了半分钟,忽然抬头。

    这条铁骨铮铮的汉子,铁原六部第一勇士,脸上布满了绝望,用游魂般的声音,轻声道:“不用上了,我是飞星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