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五百九十七章 略显浮夸
    不少烈日、羽蛇和巨斧部落的炼气士听燕赤火说得真切,再加上熊无极一直沉默不语,早已信了三分,此刻听熊无极亲口承认,简直像是高压真气球爆炸,三族阵营完全炸裂。

    连法度最森严的巨斧炼气士都狂吼乱叫,大声咒骂。

    烈日炼气士们更是暴跳如雷,唾沫横飞。

    狂熊部落这边,所有人都失魂落魄,完全不敢相信,部落里的擎天巨柱,竟然会是一名飞星人,十几年前就知道自己的身世,却一直隐瞒不说。

    刚才还对天赌咒,喝骂燕赤火不得好死,熊无极绝对不会是飞星人的那些炼气士们,统统哑口无言,憋得面红耳赤。

    巨斧族长和羽蛇族长轻轻叹息,天狼族长和银月族长连连摇头,全都不知如何是好了。

    李耀和巫马炎挤在人群中,巫马炎原本一直颤抖不已,可是此刻,听说义父熊无极竟然和他一样,都来自星空,又看到义父被众多烈日炼气士大骂,再也按耐不住,挣脱了李耀的束缚,大步冲上去,一跃而上,站到熊无极身前,身嘶力竭道:“住口!”

    “就算熊爸是飞星人,又怎么样!那也不能说人一定是熊爸杀的!你们凭什么骂他!”

    “不管飞星人还是铁原人,熊爸都是顶天立地的英雄好汉,他刚刚在天劫之战中,一个人就杀死了一头天灾级异兽!他是好人,不是坏人!”

    “还有你们——”

    燕赤火转过身来,双手叉腰,对着狂熊部落众人瞪眼:“你们都聋了么!没听到人家在骂咱们族长!”

    “你们问问自己的心肠,哪一次出去厮杀狩猎,不是熊爸冲杀在最前面?你们中间又有多少人,都被熊爸救过性命!哪一次分配战利品,熊爸不是把大块肉和完整的骨头都给你们,自己就分些下脚料回来!说是当了这么多年的族长,你们倒是看看。熊爸家里是什么样子,有没有给自己添过半件值钱的东西!”

    “就说这次天劫之战,熊爸丢掉了一只手!要是没有熊爸拼命,说不定那条大虫早就把整片裂谷都拱塌。把你们压死了!”

    “现在,你们就因为熊爸身上流的是飞星人的血,你们就不相信他?就以为他会杀人?”

    他上蹿下跳这一番吼叫,说得不少狂熊炼气士都面红耳赤,羞愧不已。

    烈日部落阵营的角落里。忽然传来一声怪叫:“这小杂种和熊无极是一伙的,他们都是飞星人,飞星人杀死了族长!”

    此言一出,烈日部落上空翻滚的怒意,更加浓烈。

    “小炎!”

    沙玉兰爱子心切,亦是不顾一切地爬上了重型战车,站到了众目睽睽之下。

    不少人都被巫马炎一番话惊醒,没错,就算熊无极是飞星人,那也不代表人一定是他杀的!

    无论如何。此刻他是狂熊族长,代表狂熊部落的尊严,怎能任人如此侮辱?

    这里是飞熊城,是狂熊部落的地盘,不管谁是杀人凶手,都应该由狂熊部落来主导调查和审判!

    当下有不少狂熊炼气士都激发真气,冲上重型战车,站到了熊无极身边。

    更有大量狂熊炼气士结成战阵,用力将对方三个部落的阵线往后挤压。

    两边互相推搡,场面乱得不可开交。不少人都刀剑出鞘,眼看就要血溅当场!

    “住手!”

    忽然平地一声雷起,熊无极胸膛中爆发出了惊涛骇浪,铺天盖地的气势瞬间席卷全场。所有人都似挨了当头一棒,双耳“嗡嗡”作响。

    熊无极深吸一口气,声音似惊雷滚滚,夹杂着极其强大的真气,清晰无比送到了每一个人的耳边。

    就像是用两只无形的大手,将每一个字都狠狠排进所有人的耳孔!

    “我熊无极。的确是熊大川在四十多年前从黑牙河边捡回来的飞星人!这一点,我承认!”

    “但是这四十多年来,我一直把自己当成是真正的铁原人,哪怕在知道自己的身世之后也是一样!”

    “我从未做过一件对不起铁原星的事情,想要和飞星人接触,亦是为了铁原星的未来着想!”

    “扪心自问,我既对得起死去的养父熊大川,亦对得起所有铁原人!”

    “燕族长千真万确不是我所杀,这件事背后一定有一个惊天动地的阴谋!我个人的生死荣辱都不重要,但这个阴谋,极有可能会危及到铁原星的未来!”

    “此时此刻,铁原六部一定要更加团结,找到阴谋的主使者,而不是在这里自相残杀!”

    “我知道,公开自己的身份后,我无论如何都难逃干系,更难逃烈日部落各位兄弟的怀疑!”

    “身为飞星人的我,也的确不适合再当狂熊部落的族长!”

    “我宣布,从此刻起,我熊无极不再是狂熊部落的族长,原本由我负责的所有族中事务,先交由三位族老一起决断,等选出新的族长,再转交新族长!”

    “我本人,愿意到神通大殿最底层,关押疯魔战士的地底牢笼中,等待调查结果!”

    “一日调查不出结果,我绝不踏出地底牢笼半步!”

    “只不过——”

    熊无极的表情忽然变得极其可怕,脚下重型战车发出一声轰鸣,仿佛金属都承受不住他的怒意,正在痛苦哀嚎。

    “这件事,的确是我隐瞒了所有人,大家怀疑我,我无话可说!”

    “但沙玉兰和巫马炎,同样毫不知情!”

    “他们是无辜的,有什么都冲我来!现在我已经不再是狂熊族长,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炼气士,他们都是我至爱之人,谁若是让他们掉了一根头发,休怪我熊无极,翻脸无情!”

    “翻脸无情”四个字出口,熊无极脚下的重型战车再也支撑不住,“轰”一声,矮了半米,竟然是被熊无极强劲无匹的真气,硬生生压扁了!

    刚才大声咒骂他的烈日炼气士,背后都是冷汗,不知为何,竟然是半句污言秽语,都说不出口了。

    直到此刻,他们方才明白,无论熊无极是铁原人还是飞星人,这个达到炼气期九十九重的强者,绝不是可以任由他们随意拿捏的软柿子!

    ……

    入夜,地底。

    神通大殿最深处,用来关押走火入魔炼气士的特殊牢房。

    因为所有走火入魔的炼气士,都在天劫之战中牺牲,此刻,牢房中只有熊无极一个人,在黑暗的角落里盘膝而坐,呼吸均匀,深陷的双眸闪闪发亮。

    忽然,外面传来铁索抽动之声,牢门缓缓开启,李耀悄无声息飘了进来,又重重关上牢门。

    “我没杀人。”熊无极平静道。

    “我知道。”

    李耀淡淡道,“如果你真有阴谋,早在十几年前,养父熊大川死后,就应该想到养父和燕正东谈论你身世的可能,那时候你就应该精密策划,杀人灭口了。”

    “反正,换成是我,真居心叵测的话,是一定会提前十几年,就把所有意外因素,统统抹除的!”

    “那你来干什么?”熊无极略微有些意外地说。

    李耀微笑:“当然是商议下一步的行动,别装了,熊族长,我不相信你会坐以待毙。”

    熊无极挑了挑浓眉:“我装什么?”

    李耀直视着他的双眼,道:“被对方揭穿真实身份之后,你的整套表演行云流水,炉火纯青,简直无懈可击。”

    “只可惜最后关头,那种如黑洞般幽深的绝望,却是拿捏得太过火,表情做作,略显浮夸,终于被我发现破绽。”

    “我相信,你我都是同一类人,即便没有半点儿希望,只要还有一口气,就绝对不会放弃战斗。”

    “你既然身怀如此重大的秘密,当然早就想过身份被揭穿之后的应对策略,又怎么可能,被对方三言两语,就说得完全绝望,龟缩在这里,乖乖等待别人发落?”

    “假若我没猜错,这看似密不透风的疯魔战士牢笼,一定困不住你,你只不过是以退为进,先从众人眼前消失,从长计议而已。”

    熊无极沉吟片刻,终于相信李耀,同时也默认了自己还有后手,道:“你也觉得今日之事,非常古怪?”

    “当然古怪,别的先不说,就说烈日部落当中,明显有好几个人在煽风点火!”

    “原本,就算你是飞星人,也未必是杀人凶手,这是稍微一想就可以想通的事情。”

    “然而我冷眼观察,在烈日部落中,却是有那么几个积极分子,老是拉拢身边众人,又在关键时刻挑动情绪,故意要将‘飞星人杀死燕族长’这个念头灌输给大家!”

    “原本,场面或许还可以控制,但是在这几个积极分子的刻意引导之下,就越来越偏了。”

    熊无极的拳头捏得“咔咔”作响,咬牙切齿道:“倘若被我知道是谁在幕后策划这一切,我一定要他粉身碎骨,万劫不复!”

    李耀道:“整整一个白天,飞熊城里一片混乱,我却是偷偷找了个僻静地方思索整件事情,并且继续昨夜的推演,终于推演出了没有我存在的情况下,铁原星域外围那一战的结果。”

    “想不想知道,我发现了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