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五百九十九章 不可挽回的深渊!
    李耀用力一捏,尖石在掌心变成粉末,细细洒在两个圆圈上面,淡淡道:“我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推演技巧,只是让所有事情,都按照最自然的方向去发生而已。”

    熊无极用力揉搓着糙脸,道:“你的推演,有一个漏洞,万一修真者援军没有你说的这么慢,而是在我的身份暴露之前就赶到铁原星,双方并没有发生冲突,怎么办?”

    李耀道:“你还不明白吗,策划这一切的人早就知道你的身份,这就是一枚定时炸弹,只要他们想,随时都可以爆炸的!”

    “而且铁原六部,至少烈日部落中,肯定早就渗透进了一些人,他们随时把控着局面,甚至可以制造出一些‘证据’,证明你和那一百多个落入铁原星的战斗型修真者之间有所瓜葛!”

    “总之,只要修真者的大部队赶到,冲突就不可避免!”

    熊无极道:“挑起铁原人和飞星人的战争,对于……这些长生殿中人,有什么好处?”

    李耀道:“在天劫之战前,我虽然知道炼气士拥有突破十四重,达到‘究极境界’的实力,终究没有太放在心上,认为凭借飞星修真界的强大舰队和神通,完全可以轻而易举将铁原人摧垮!”

    “那一战改变了我的看法,至少在地面作战上,铁原人绝对是最可怕的对手!”

    “飞星人固然拥有强大的舰队,但铁原星外围却是‘准恒星级防御法宝’的保护,他们不可能从星空中就展开大规模的进攻!”

    “就算是在星空中展开大规模轰炸好了,铁原星拥有最完备的地下逃生体系,想当年,连天劫都没能彻底摧毁这颗星球,凭飞星人的力量,更不可能光靠轨道轰炸,就把你们统统杀死!”

    “所以,战端一开。飞星人想要取胜,只有突入大气层,展开地面进攻!”

    “我想,在没有见识到炼气士的强大之前。飞星人就算知道你们不是茹毛饮血的野人,也不会认为你们有多么强大的战力吧!”

    “那么,铁原星就将成为一个战争泥潭,可以深深拖住、消灭飞星修真界的大批有生力量!对修仙者来说,这岂非就是最大的好处?”

    熊无极深思片刻之后。道:“倘若修真者足够聪明,在最开始一两战之后,就全面认识到了铁原人在陆地上的强大,壮士断腕,及时止损,并没有大规模开战呢?”

    “要知道,铁原人缺乏星海航行的能力,他们不进攻铁原星,我们哪怕再怎么暴跳如雷,都是不可能打出去的。”

    李耀诡异一笑。道:“你们的确没有星空航行的能力,但除了修真者之外,另外一股势力,却有这个能力啊!”

    熊无极打了个哆嗦:“星盗?”

    李耀点头:“没错,就是星盗。”

    “以往,星盗虽然肆虐星海,但靠的都是来无影、去无踪的机动性,他们终究只是一帮强盗,要说硬碰硬的厮杀,那绝对是比不过修真界中的正规武力。”

    “因此。他们只能袭扰航线,偷袭运输舰队,掠夺小型城镇,而对于有强大宗派驻扎的大型星空战堡。是不敢去碰的!”

    “让我们来设想一下这样一个局面——未来某一日,飞星人和铁原人全面开战,在铁原星上大打了一到两场,双方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随后飞星人认识到了铁原人的强大,中止了战争。落荒而逃。”

    “而铁原人呢,在这场战争中,肯定是家园被毁,亲人被杀,陷入无尽痛苦和仇恨之中,却是苦于没有星空航行的能力,无法去追赶这些不共戴天的死敌!”

    “这时候,星盗忽然出现,他们当然会做出种种伪装,诸如将自己包装成‘抗击飞星修真界暴政的自由抵抗军’。”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双方都有飞星人这个大敌,再加上早就潜入铁原人内部的‘暗桩’煽动、策应,自然是一拍即合了!”

    “至此,星盗的航行能力,加上铁原人的厮杀能力,那就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了!”

    “联合三到五支星盗团,运载上万名铁原炼气士,除了天圣城之外的其余星空大城,哪一座绝对能抵挡住这样一股力量?”

    “我原先就一直在奇怪,长生殿这样一个黑暗组织,‘隐秘性’应该就是它的生命,为什么这一次却要急不可耐地跳出来,仿佛唯恐全天下人不知道他们,简直是自寻死路!”

    “长生殿中的修仙者,当然不会自寻死路,倘若从一开始他们的目的就是挑动飞星人和铁原人的大战,并且利用铁原人充当自己的炮灰,只要操作得当,瞬间就能将战力膨胀百倍!”

    “这,或许就是他们的整个布局,以及真正的目的!”

    熊无极完全被这幅恐怖的未来震撼,喃喃道:“可怕,太可怕了!”

    李耀道:“长生殿为了布这个局,一定早就在铁原星上暗中经营了多年,烈日部落就不说了,就算狂熊部落中,也未必没有他们渗透进来的人,不过最关键的,却是究竟谁杀死了燕正东族长。”

    “这个凶手,说难找,其实也并不难。”

    “其一,你的身份肯定早就暴露,不可能真的等到最后关头燕正东族长才写下来,那一切布局都不成立了。”

    “倘若这件事之前只有燕正东族长知道,那他只可能说给一个极亲近,且绝不会说出去的人听。”

    “同样,杀死他的人,要不然就是实力高强到了能悄无声息地完成刺杀,让他连反抗都完全做不到;要不然就是他极亲近的人,他做梦也想不到对方会突然出手。”

    “甚至,这个人还需要极其熟悉燕族长的笔迹,以及和他在儿子小时候玩的游戏,才能预先准备好一份真气隐文,确保一定会被人发现。”

    “这几个条件一重叠,凶手就呼之欲出了,燕正东族长的亲哥哥,铁原六部上一代的第一勇士。燕西北!”

    熊无极浑身一颤,下意识道:“不可能!”

    李耀道:“除了燕西北之外,刚才一直上蹿下跳,一定要让你上问心台的燕赤火。也很有可能弑父,但我觉得他的可能性较小。”

    “原因很简单,他的脾气如此暴躁直率,年纪又轻,燕族长怎么可能将你是飞星人的大秘密。说给他听?万一他听了之后,出去四处嚷嚷,掀起两部大战怎么办?我想,燕族长是宁可说给其余两个部落的族长听,都不会让自己这个暴躁的儿子知道。”

    “但燕西北就不同了。”

    “他不单是几十年前的铁原第一勇士,而且风评又佳,人品又好,又是燕正东族长的亲哥哥,想来是燕族长最信任和最依赖的人。”

    “燕族长知道了你的大秘密,又顾忌六部团结的大局。不能贸然说出来,心中苦闷之时,和自己最尊敬的大哥商议此事,也很正常吧?”

    “岂料,燕西北早就投靠长生殿,是长生殿在铁原星上操纵局面的幕后人,这样一个惊人的消息,自然是令他如获至宝。”

    “由此之后,整个布局就以这件事为核心,来层层展开!”

    熊无极半闭着眼睛。颤声道:“我还是不太敢相信,燕老师为什么会这样做!”

    李耀叹息道:“诸天大道,亿万神通,我只问一句——可得长生否?倘若燕西北真的投靠了长生殿。成为修仙者,为了追求所谓的永生不朽,又有什么东西不能舍弃,不能拿来交易呢?”

    熊无极低头琢磨了很久,忽然摇头道:“不对,不对。大大的不对,你这番推演,还有一个致命的漏洞。”

    “你说了这么多,都是在没有你出现的情况下,事情可能发展的方向!”

    “但事实是,你的出现,导致了长生殿在铁原星域外围那一战的失败,大角铠师团方面三艘星舰,并没有释放出大量的逃生舱,也没有上百名全副武装的修真者迫降到铁原星上,只有你一个而已!”

    “为了你一个人,铁原六部可能那么警惕么?飞星修真界可能派出大规模的搜救队么?”

    “也就是说,长生殿的计划到这里应该就失败了,为什么燕正东还是被杀?”

    李耀平静道:“你忘记了‘绿洲计划’。”

    “长生殿既然在暗中策划了多年,又怎么可能将所有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我想,铁原星域外围那一战,是长生殿的第一方案,而‘绿洲计划’,极有可能就是另一套方案了。”

    “两套方案,无论哪一套成功,都可以吸引大批修真者不顾一切冲入铁原星的!”

    “等着吧,我预计一到两天内,从黑暗大陆应该就会传来一个无比惊人的消息,一个能够令炼气士抽调大批战力过去的消息。”

    “因为,任何计划一旦发动,势必会暴露出策动者的真正目的,也会暴露出诸多的漏洞。”

    “燕正东终究不是你杀的,如果给六部更多时间调查下去,只会暴露出越来越多的疑点。”

    “你们这些铁原炼气士,看着一个比一个浓眉大眼,虎背熊腰,好似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样子,实际上,我看那巨斧族长还有羽蛇族长,却是一个赛一个,精得和猴儿一样!”

    “他们不会被欺骗太久的。”

    “就算是烈日部落中,不少炼气士经过几天冷静,也会察觉到这件事的蹊跷之处。”

    “而且你在狂熊部落经营了十几年,拥有极大威望,只要没有确凿证据说明你杀人,就算你有飞星血统,又如何?”

    “更何况你只是拥有飞星血统,却是自幼在铁原星上成长!”

    “现在大家陷入极度震惊,或许对你还会另眼相看;只要稍微冷静几天,就会放下成见,到时候就算你不当族长,依旧对部落有极强的控制力!”

    “你的身份,就是一颗定时炸弹,一旦爆炸,只能造成短短瞬间的破坏,等到爆炸威力过去,一切将重新归于平静。”

    “所以,我预测,长生殿一定会抓住这一到两天的混乱局面,释放出另一个更加惊人的消息,将局面彻底引入不可挽回的深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