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六百章 勇士一怒!
    李耀话音刚落,门外就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厚重的大铁门被绞索拉开,巫马炎和沙玉兰跌跌撞撞冲了进来。

    关上门的一瞬间,还可以听到外面的甬道之上隐约传来了喊叫声。

    巫马炎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双臂像翅膀一样挥舞,大叫道:“熊爸,不好了!从烈日部落传来的消息,据说烈日、羽蛇和巨斧三部派往黑暗大陆寻找绿洲部落的探险队,在找到绿洲部落时,发现一些修真者正在进攻!”

    “他们一起打退了修真者的进攻,拷问俘虏,却是发现,修真者准备突袭绿洲部落,随后以绿洲部落为基地,对咱们铁原星展开大规模的入侵!”

    “街上还有很多消息在乱传,不知道是谁在乱说——”

    少年喘了半天,目光闪烁道,“熊爸是飞星人安插进来的内奸,你想要咱们派人出去和飞星人接触,只是想让飞星人打探清楚咱们的虚实罢了!飞星人早就完成了布置,几个月之前,他们就在铁原星域外围有所行动,此刻,你的身份被揭穿,阴谋败露,他们干脆就要强攻了!”

    “现在,飞熊城里鸡飞狗跳,各大部落都在抽调精锐,准备前往绿洲部落一探究竟,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李耀和熊无极对视一眼,没有半点儿惊讶的意思。

    巫马炎快要哭了:“熊爸,你不是内奸,对吧,你真的不是内奸,对吧?”

    熊无极沉默,借着幽暗的火光,忽然看到巫马炎身后,沙玉兰的右手正在流血,他深深皱眉,霍然起身,想要去抓沙玉兰的手臂:“你受伤了?”

    沙玉兰猛地往后一退。躲开了他的关心,咬着嘴唇道:“熊无极,不管你是好人还是坏人,你……始终都是在拿我当个幌子。对不对?”

    熊无极愣住,双眼中的火光就像是一阵寒风吹过,覆盖上了一层冰壳,沉默了半天之后,深吸一口气道:“当然不对!”

    他的眼神变得格外幽深。思绪仿佛回到了很久以前,低声道,“十五年前,养父熊大川在临死之前,说出了我身世的秘密,亦是令我陷入了迷惘和痛苦之中!”

    “我自幼都是听着铁原先烈抗击天劫的故事长大,对于那些落荒而逃的星空鼠辈,虽然谈不上深仇大恨,却也很是不以为然。”

    “日渐成长之后,我更是以那些先烈为楷模。疯狂修炼,想要成为真正的铁原硬汉!”

    “终于,我在部落里崭露头角,成为年轻一辈中有数的高手,眼看就要走上和先烈一样的道路!”

    “岂料老天却和我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让我知道了自己居然就是那些星空鼠辈的后裔!”

    “整整两年,我都陷入黑暗不可自拔,修炼上亦是迷失了方向,好几次都差点儿走火入魔,万劫不复!”

    “就在我最绝望的时候。你带着小炎来到了狂熊部落。”

    “我知道自己是飞星人的后代,当然对你们这两个来自星空的‘同胞’格外好奇,所以会对你们特别亲近,更想从你们身上知道飞星人究竟是什么样子。”

    “而在不断接触之下。我听你讲了那么多飞星人发生的事情,更亲眼看到你不顾旁人的冷眼,甚至冒着被辱骂和殴打的风险,去医治那些在我看来,必死无疑的人!”

    “要知道,本来和你完全无关。但一旦那些病人真的死了,你的下场极有可能更加糟糕!”

    “从你身上,我发现所谓飞星人和铁原人完全没什么不同,善良,坚韧,真诚……这些铁原人可以有的情感,飞星人也一样可以有!”

    “等到小炎开始修炼时,当我看到他为了证明飞星人的勇气,咬牙承受住了不少铁原少年都无法承受住的痛苦之后,更是对我造成了莫大的触动!”

    “如果一名飞星人都能成为炼气士,都能成为铁原六部第一勇士的话,那么飞星人和铁原人之间,究竟还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呢?”

    “正是在你们两个的触动之下,我才意识到了自己究竟是谁,又究竟要做什么!”

    “我才会不顾一切地想要和飞星人接触,让铁原人和飞星人消除隔阂,恢复交流!”

    “我熊无极,可以对着铁原星的先烈,可以对着天空中的亿万星辰发誓,我的目的就是这么简单,我绝对没有干出半点危害铁原星利益的事情!”

    “而且,我也绝对没有把你们当成幌子,我是……真的被你吸引,爱上你,想要娶你,让你成为我唯一的女人!”

    熊无极的吼叫声,震得大铁门“咣咣”作响。

    巫马炎已经是第二次听到这句话,羞得面红耳赤,直往李耀身后躲。

    沙玉兰终于忍不住热泪盈眶,喃喃道:“我,我相信你,我相信你……”

    熊无极大喜过望:“你真的相信我?”

    沙玉兰含泪笑道:“一个女人,如果连她的男人都不相信,那还能相信谁呢!”

    熊无极哈哈大笑:“好!好!好!只要你们母子两个都站在我这一边,纵然全天下人都把我当成十恶不赦的魔头,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件事背后,隐藏着一个很深的阴谋,绿洲部落,应该就是这个阴谋的中枢!小炎,你去外面守着,不要让人靠近甬道,我在这里有些事情,要和你妈,还有沙蝎商量!”

    巫马炎今天经历了连番大变,性子竟然一下子沉稳了许多,也不多问,咬牙点头,推门出去,站到远处。

    这里既然是关押疯魔战士的所在,当然极为坚固,密不透风,只有一条甬道通往地面,早已被六部派出的炼气士层层把守。

    李耀下来时,都经过了重重搜身。

    熊无极重新关上门,忽然弯下腰,双手在地面上仔细摸索,摸到西南角某一处时,双眼圆睁。骤然发力,一声闷哼之下,炼气期九十九重的真气完全激发,牢牢吸住了地面!

    随着周身肌肉贲张。“地面”被他一寸一寸吸起,竟然是一块四四方方,长宽高都有一米多的巨石!

    这块巨石,恰好堵住了一个地底窟窿,用真气将巨石吸出之后。黑黢黢的窟窿就暴露出来。

    熊无极道:“这块巨石,是当年我亲自设计的机关,只有达到炼气期九十六重以上,才有可能吸起!”

    “外表是普普通通的巨石,内部却镶嵌着特殊的矿物,可以隔绝一切真气查探,不会让人发现下面的密室!”

    李耀道:“原来这间疯魔战士的牢房,就是熊族长的秘密基地。”

    熊无极笑道:“六十多年前,这间牢房中曾经囚禁过一名实力十分强大,达到炼气期九十重以上。走火入魔的炼气士!”

    “他是在一次天劫之战后没多久就走火入魔,而那两次天劫之战间隔又特别久,所以他一个人在这里囚禁了整整十六年。”

    “这些走火入魔的炼气士,都是极度危险,如野兽般凶残,一般情况下,外人是不会打开牢笼的。”

    “所以谁都不知道,他在狂性大发之下,竟然保持着一丝智慧,用了十五年时间。依靠双拳,硬生生在地底岩层中打出了一条长长的地道,居然还懂得用剥落的岩石堵住洞口来掩饰!”

    “原本,这里是地底深处。无论把地洞打到哪里都是不可能逃生的,偏偏这一带的附近,还有一条暗河,等到被发现时,他打出的地道,差点儿就要直入暗河了!”

    “在那之后。人们勉强堵住了地道,就将这将牢房废弃,等到我当上了族长,又发现自己的身份之后,便借口修缮牢房,趁机设立了自己的密室,以备不时之需!”

    “来吧!”

    熊无极第一个跃入地底密室,李耀和沙玉兰紧随其后。

    这座设置在疯魔战士囚牢之下的密室,却是一座不小的武库,两边的岩壁都被凿出了一个又一个窟窿,里面塞满了各式各样的武器,从寒光闪闪的真气刀剑,到口径粗暴的真气枪械,甚至是成捆成箱的狼牙雷。

    角落里还有几个箱子,熊无极一脚踢开,却是大量纯度极高的晶石,既可以用于修炼,也可以炼制到法宝之中,甚至是加上触发装置,直接炼制成晶石炸弹!

    “咔嚓咔嚓!”

    熊无极仔细检测着枪械和刀剑的保养状况,法宝构件的碰撞之声,在黑暗中显得格外阴冷。

    李耀早知道熊无极会有所准备,却也没想到他会在地下建造这么一座武库,暗藏如此多的凶器,简直可以武装一支特战小队!

    李耀从箱子里捻起一枚晶石,用肉眼检测着它的纯度,喃喃道:“熊族长,看来燕赤火说的没错,你这样子的准备,真不像是一个大英雄,大豪杰,而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野心家!”

    熊无极得到了沙玉兰母子的信任,刚才的颓丧不安一扫而空,重新恢复了豪气,爽朗一笑道:“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大英雄、大豪杰,那都是别人硬给我戴上的帽子,我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野心家!”

    “我的野心,就是让铁原人和飞星人,放下成见,击碎五千年的隔阂,重新团结在一起!”

    “星空这么大,异族这么多,还有巨灵战族这样的异族,对我们发动了‘文明之间夺舍’!我们同属人族,又有什么理由,继续内耗下去!”

    “所有人族都团结在一起,真正成为无尽星海中最强的战斗种族,去打败一切异族,让我们的文明永生不朽,这才是一个人族强者应该做的事!”

    “过去,我曾经痛斥过老天,为什么要要让我拥有这样的命运,但是后来我想通了!”

    “或许,我一个飞星人的后代,却当上了铁原六部第一勇士,那我的使命就不止是抗击天劫这么简单!”

    “让铁原人和飞星人重新团结到一起,这才是我真正的使命,也是我付出生命,都要走下去的道路,谁敢阻挡在这条路上,那就准备好品尝,铁原六部第一勇士的滔天怒火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