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六百零五章 阴谋的另一面
    正在深思之间,忽然听到一声细微的“咔嚓”之声,神殿角落里的一块黑色地砖忽然向下凹陷,露出一截通往地底的台阶。

    紧接着一道黑影疾闪而出,出现在地面上!

    这是一名身穿骨甲,佩戴着耳环、 鼻环,脸上布满纹身的野蛮战士。

    然而他眼中闪动着邪恶而智慧的光芒,又根本不像是一个浑浑噩噩的野蛮人。

    而且他窜出来的身法极快,简直就像是一道影子刹那间闪过,比外面那些真正的野蛮人,实力不知要强大多少!

    就在此人窜出来的一刹那,从黑黢黢的墙壁里,竟然也慢慢“凝聚”出了一道又高又瘦的身影。

    此人身上穿着炼气士的战甲,胸前有烈日部落的战徽,然而他行动诡谲,表情阴森,气质同样和粗野狂放的铁原人不尽相同。

    李耀额头渗出一滴冷汗。

    第一个人也就罢了,第二个蛰伏在墙壁中的高手,他完全没有感知到!

    幸好他只是操纵着枭龙号潜入神庙,而且一路都让枭龙号处在隐形状态之中,又是以最缓慢的速度低空滑行。

    倘若是自己亲自潜入的话,一定会被这名隐匿在墙壁中的高手发现!

    从此人藏形匿迹的功夫,以及第一人从地底窜出的灵动来看,这两人的实力,极有可能达到了筑基高阶以上,而且精通隐匿和刺杀之道。

    这两人,一个做绿洲部落野蛮战士打扮,一个做烈日炼气士打扮,彼此之间却极为熟稔,互相一点头,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表情。

    墙中人道:“情况有变,铁原六部被拖延了两天,执行四号方案。”

    从地底出现的绿洲部落野蛮战士,点了点头,离开神庙。地下入口重新封闭。

    墙中人往后面轻轻一跃,跃入黑暗中,再次融化在墙壁里面。

    李耀更是不敢轻举妄动,几乎一寸一寸挪动着枭龙号。

    地下一定隐藏着什么东西。然而入口已经封死,又被一名敌人牢牢监控着,怎么办?

    李耀心中一动,忽然想到什么,顺着原路离开神庙。

    既然存在着一处地下密室。无论如何,总是要有通风管道通向地面,来获取新鲜空气的。

    李耀驾驭着枭龙号,十分耐心地围绕着神庙转了一圈,检查每一处细节,果然在神庙左侧,靠近山脚的地方,发现了一条毫不起眼的岩缝。

    这条岩缝,微微往外冒风,枭龙号却是侦测到。这股风的温度,比旁边的空气温度要稍稍高那么一点点。

    如此狭长的一条裂缝,比手掌宽不了多少,一个正常人绝对进不去,倘若用暴力炸开,则一定会被别人发现。

    然而,枭龙号却只有手掌长短,可以轻而易举深入到岩缝之中。

    在岩缝中弯弯曲曲了半天之后,前方果然暴露出了人工开凿的痕迹,却是在岩缝之中。深埋了一条通风管道。

    枭龙号在通风管道中潜行了三分钟,一路向下,前方出现了几十处分岔。

    地下密室的规模,比李耀想象中更大。

    随意选择了一条通风管道。下降到地底五十米的地方,终于进入一条狭长的甬道。

    甬道笔直,绝无半点儿可以隐藏的地方,两端都有好几名绿洲战士打扮的守卫,这些人的神色同样异常精悍,根本不像是无知的蛮族。

    李耀屏住呼吸。让枭龙号贴着墙根一路搜索,甬道的尽头是一扇沉重的铁门,里面隐隐传来了哭喊声和吵闹声。

    铁门下方有个不大的窟窿,似乎是给里面的人送饭和水的,枭龙号就从这个窟窿中钻了进去。

    里面的场景,又让李耀大吃一惊。

    这是一间极大的囚室,关押着将近二十名囚犯,看上去都是十分稚嫩的年轻人,最多二十出头的样子。

    大部分年轻人都是细皮嫩肉,养尊处优的模样,和铁原人截然不同。

    有些女孩子小声啜泣,有些青年互相争论,还有人把耳朵贴着墙壁,仔细听着地面上的动静,又有人在不断安慰着哭泣的同伴,然而自己也是满脸愁容。

    李耀通过枭龙号,逐一观察这些年轻人,忽然眼神定住。

    他在年轻人中间,发现一个熟人,谢安安!

    谢安安是飞星大学炼器系的大一学生,也是空山论剑的工作人员,李耀参加空山论剑的时候,就是通过她报的名。

    来到空山域之后,两人又在刀剑博物馆中偶遇,结果还通过谢安安,结识了一些炼器师圈子里的道友,一起参加了“煮剑小集”。

    此后她又看到了李耀用紫环剑蚁来修炼,还亲自尝试过用一头紫环剑蚁来修炼,结果口吐白沫,痛得昏死过去,给李耀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她怎么会被抓到铁原星上了?

    李耀强忍住冲动,仔细观察着。

    和几个月前相比,谢安安消瘦了许多,原本圆滚滚的苹果脸都变成了细长的瓜子脸,人也显得成熟了不少,脸上挂满了坚毅之色。

    她的一名女伴正在“嘤嘤”啜泣,她则不断安慰着人家:“放心,外面传来了激烈的打斗声,一定是有人来救我们了!”

    李耀沉吟片刻,又扫描了一番囚室中的环境。

    现在也只能搏上一搏了。

    他驾驭着枭龙号,小心翼翼地穿过人群,飞到了谢安安的背后,用舰首在她背后轻轻碰了三下。

    谢安安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回头看时,却是什么都没发现。

    李耀将枭龙号的舰首,抵住了谢安安的身体,在她背后写道:“别出声。”

    谢安安眨了眨眼,尽管肌肉有些僵硬,还是强忍住没有叫出来。

    李耀操纵着枭龙号,继续写道:“去厕所。”

    这间囚室,男女混杂,在角落里还有一个隔间,算是厕所,虽然没门。却有一道帘子可以拉上。

    谢安安艰难地吞了口唾沫,又安慰了同伴几句,这才若无其事地走进厕所,拉上了帘子。

    李耀继续在她背后写道:“你们是谁。为何在此?用最小的声音说话。”

    写完之后,枭龙号就飞到了谢安安嘴边。

    谢安安用力揉搓了一下面孔,冷静头脑,双手捂着脸,从指缝中泄漏出细不可闻的声音:“我叫谢安安。是飞星大学的学生,你是谁,是来救我们的吗?”

    枭龙号再次飞到她背后,李耀写道:“继续说,不要停,把你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包括所有人的身份。”

    谢安安吞了口唾沫,**道:“我,我几乎什么都不知道!我是飞星大学炼器系的大一新生,按照惯例被安排成为了空山论剑的工作人员。结果在空山论剑上,遭遇了大爆炸!”

    “当时整个空山域一片大乱,我被爆炸波及,都变得昏昏沉沉,只是隐约记得,在一片火光中,似乎有个穿着医生制服的男人问我是不是飞星大学的学生,我点了点头,他就把我带上了一辆救护车,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似乎是在一艘运输舰里,被关在了一处密不透风的船舱之中,我的手脚酸软无力,却是被人下了禁制。连灵根都牢牢锁死,根本无力运转灵能,变得手无缚鸡之力。”

    “每天都有人给我送水送饭,偶尔还会有几个戴着面具的人来审问我,主要是问我的身份,还有亲朋好友的关系网。偶尔也会拿几张照片过来,问我认不认识照片上的人。”

    “那些人有不少都是我的同学,还有一些天圣学院的风云人物。”

    “我,我原本也不想告诉这些人,但他们的眼睛似乎都会发光,总是一闪一闪,令我在不知不觉中,就把一切都交待了。”

    李耀暗暗点头,这些人应该是善于精神攻击的冥修师,对付一个禁制了灵根,几乎等同于普通人的低阶修真者,当然是手到擒来了。

    谢安安继续道:“一路上,我似乎被调换过很多运输舰,然而每次都没什么意识,只是睡得特别沉,一觉醒来之后,发现自己所在的舱室就换了个样子,就这样,一直孤身一人,连究竟过去了多少天都没有概念。”

    “直到……大约五天,或者七八天之前,我说不上来了,我又一次陷入昏迷,再醒来时,就来到了这间囚室。”

    “当时这间囚室里,已经有了十一个人,后来陆陆续续,又来了八个,加上我就一共是二十名囚犯了。”

    “我仔细一看,几乎所有人都是认识的,有些人就在他们给我看的照片上面,反正不是飞星大学的学生,就是天圣学院的学生。”

    李耀深深眯起眼睛,飞星大学和天圣学院,是飞星界的两大最高学府,这两所大学的大学生,是真正的天之骄子,无论在修真界,还是在社会上,都有极高的地位,和十分重要的意义。

    枭龙号继续在谢安安背后写道:“除了都是大学生,还有什么共同点?”

    谢安安很认真地想了想,道:“有的,到了这里之后,虽然所有人都被下了禁制,无法运转灵能,然而他们倒没有禁止我们说话,大家一番交流之后却是发现,不少人的背景都十分深厚。”

    “二十人当中,有十二个是天圣学院的大学生,天圣学院是私立学校,一般招收的都是天圣城里,各大宗派高层之后。”

    “他们十二个的父母、祖辈中,都有人在六大宗派中担任要职,其中有一个万虹英,更是烈日盟主的亲孙女!”

    天圣六宗之一,烈日盟主的亲孙女!

    李耀头皮发麻。

    谢安安继续道:“来自飞星大学的八人,背景虽然没那么吓人,但也都和飞星界的不少势力,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大家不是这个世家的传人,就是长辈在某个宗派担任要职,像我的话,来自炼器世家谢家,已经是二十人当中,来头最小的一个。”

    二十个来自飞星界各大宗派、世家的传人,又都是飞星界最高学府的天之骄子,却被暗中绑架,关押到了铁原星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