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六百一十五章 身世之谜,终于揭开!
    这句话令上千人的炼气士阵营变成一片冰封的海洋,直到三秒钟之后才传来此起彼伏的吸气声,石猛更是目瞪口呆,指着李耀道:“沙蝎,你,你——”

    李耀闭眼,仿佛陷入了悠远的回忆,道:“我在一个弱肉强食,十分残酷的黑暗世界长大,是一个孤儿,不知道父母是谁,亦不知道自己的身世来历,只能像个野人一样,在黑暗世界中挣扎求存!”

    “黑暗世界?野人?”

    石猛想了想,瞬间瞪大了眼睛,“沙蝎兄弟,莫非你是黑暗大陆的野人么?不可能,不可能!黑暗大陆的环境太过恶劣,不足以支撑文明,这里的人类早已退化,变成了野兽一样浑浑噩噩。”

    “就算是绿洲部落这样比较开化的野人,文明水平也是很低的,又如何能像你这样有条有理地说话,还掌握那么高明的铠甲炼制技术!”

    “没错!”

    燕赤风恶狠狠道,“你说话的口音,明显和铁原人不同,说不定就是飞星人的口音!”

    李耀叹了口气,缓缓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黑暗大陆上的野人,我只知道,很多年前,我曾经像野兽一样浑浑噩噩地生活,在黑暗世界中挣扎求存,直到有一天,我面前出现了一个遍体鳞伤的怪人,身上穿着一层破破烂烂的假皮,是我从未见过的。”

    “很久以后,我才知道这层假皮,原来是叫‘衣服’。”

    “这个怪人,似乎不是本地土著,而是从异域甚至异星流落过来,他掌握着十分奇怪的知识和神通,是他将我抚养长大,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包括很多,和铁原星截然不同的法宝知识!”

    石猛眼前一亮。一砸拳头道:“你是说,有一个飞星人迫降到了黑暗大陆,无意中发现了你,将你抚养长大。又教给你强大的神通,包括炼制法宝的技术!”

    李耀先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大致如此,但我并不肯定,他是不是飞星人。因为他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他的来历!”

    “后来某一天,他消失了,或许是死了吧,在那片黑暗世界,生生死死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于是我就离开家乡,经过了重重险阻,终于来到了狂熊部落附近,正巧遇上了巫马炎和帝王沙蝎厮杀,之后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石猛连连点头:“原来如此。这样一说,你这一身强横的实力,还有出神入化的铠甲炼制技巧,就可以解释了。”

    “那名飞星人既然能在黑暗大陆生存那么久,想来也是星空中的强者,教会你大量的神通,倒是不奇怪!只是,你怎么不早说呢?”

    李耀苦笑道:“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我又怎么敢随便乱说?正好我中了帝王沙蝎之毒。被医生诊断出失去了部分记忆,那干脆就顺水推舟,假装失忆好了。”

    “后来,我渐渐融入了狂熊部落。却也知道了飞星人和铁原人的矛盾,又猜出了自己的养父很可能不属于这个世界,而我身上,也拥有大量不属于铁原星的神通!”

    “我一个人孤苦伶仃生活了那么久,好不容易遇到了那么多的同类,十分喜欢狂熊部落的氛围。亦是将自己当成了狂熊部落的一员!”

    “我唯恐说出自己的秘密之后,会被狂熊部落驱赶,再度流落到荒原之上,试问,我又怎么敢说呢?”

    石猛张了张嘴,想了半天,却是哑口无言,有些惭愧地低下头去,小声道:“沙蝎兄弟,你实在多虑了,咱们狂熊部落可不是,可不是……”

    李耀继续道:“你们猜得没错,其实熊族长找到的那些武器改造设计图,都是出自我手,不过我没有半点儿恶意,纯粹是想和大家一起对抗天劫而已!”

    石猛和熊真真同时“啊”了一声,显得颇为震动。

    就连其余几个部落的炼气士也是眼前一亮。

    天劫之战中,狂风突击队和铁熊爆破队使用的新式武器,给他们留下了深刻印象,没想到就是眼前这个沙蝎改造的!

    此人的价值,很高啊!

    李耀又道:“因为我的养父有可能是飞星人,熊族长的身世被揭穿之后,我非但没有怀疑他,反而还生出一种更加亲近的感觉,所以我才会不顾一切去地牢中看他。”

    “他说自己是被冤枉的,这里面有一个天大的阴谋,我也深信不疑,这才有了之后我盗窃材料仓库,又一路北上的事情!”

    “我的来历,就是如此,我的养父极有可能不是铁原人,而我身上也的确拥有许多和铁原人不同的神通!因此刚才在问心台上,我实在不敢问心无愧地说,自己是一个‘真正的铁原人’!各位,你们决定吧,倘若你们觉得我不能算是铁原人,我亦无话可说!”

    众人沉默了很久。

    倘若这一切都是真的,似乎也不能说沙蝎有什么错,他的父母极有可能是黑暗大陆上的野人,但野人也是不折不扣的铁原人么!

    巨斧族长目光锐利,上前一步,沉声问道:“沙蝎,既然你说自己和养父在黑暗大陆生活,你是否还记得自己原先住在哪里?”

    李耀回忆了一下,道:“荒原之上没有地标,要辨识地点实在太困难了,不过我记得自己最后几年是住在一处山洞里,那座大山很平,山顶好像桌子一样,所以我叫它桌子山。”

    “而且在桌子山的东面还有两条河,这两条河很怪,彼此靠得极近,就像是硬生生将一条大河撕成两半一样!”

    “双龙河!”

    羽蛇部落阵营中,一名炼气士高声道,“他说的是双龙河,咱们在探索黑暗大陆时,曾经看到过这两条怪河,当时还讨论了好一阵子!”

    李耀又道:“在桌子山脚下,有一处巨大的石拱,我原先居住的洞穴就在石拱附近。”

    巨斧族长点了点头,肃容道:“好,等这件事过去之后。我们会派人前往双龙河一带查探,那里是否有人居住过的痕迹,一看便知!”

    “还查探什么!”

    石猛怒吼道,“沙蝎已经将这么大的秘密都说给我们听。难道大家还不相信他?反正,我们狂熊部落完全相信他说的话,沙蝎是咱们狂熊部落的勇士,永远都是!”

    “的确不用查探!”

    燕赤风亦上前一大步,双眸血红。喘着粗气道,“大家不要中计,此人奸诈狡猾,诡计多端,绝对早就在双龙河一带做好了布置!他,他刚才不知用什么手段骗过了问心台,博取了大家的信任,之后自然可以信口开河,撒下弥天大谎!”

    李耀目光深沉,眼底蕴藏着无穷怒火。仿佛暴风雨来临前,貌似宁静的大海。

    他一言不发,忽然抽出了腰间弯刀,朝自己头顶挥去。

    众人惊呼,却见刀光四起,李耀满头乱发纷纷扬扬,不一时,竟然将自己剃成了一颗大光头。

    李耀低下脑袋,拍着脑袋,从前到后都展示给大家看。朗声道:“各位,刚才燕赤风一定要说我用了什么手段,各位看清楚,我脑袋上可有什么东西没有?”

    燕赤风连声冷笑:“现在没有。不代表刚才没有,有本事你再上一次问心台啊!”

    李耀淡淡一笑,竟然真的转身,坐回到了黑铁座椅之上,将铁帽狠狠扣在自己的大光头上。

    燕赤风傻眼,所有炼气士也都傻眼。石猛急得跳脚:“沙蝎,上问心台是对一名铁原勇士最大的侮辱,你已经证明了自己的清白,不要再上去了啊!”

    说罢,又朝燕赤风瞪眼:“姓燕的,你究竟是什么意思,一而再再而三,狂熊勇士就是这样任由你们烈日部落随意侮辱的吗?”

    羽蛇族长亦尖叫道:“沙蝎,问心台会直接刺探一个人的神魂,连续使用的话,对神魂的损伤极大!我们相信你,你快下来!”

    李耀环视四周,坚定地摇了摇头,坦然道:“燕赤风的质疑并非没有道理,我的身世实在太过离奇,我知道很多人还是不信的,来吧,用问心台证明我的清白!”

    “他在装模作样!”

    燕赤风双目血红,犹如孤注一掷的赌徒,疯狂挥舞着手臂道,“他明知道你们不会再对他测谎,他是有恃无恐!”

    李耀瞪眼:“来啊,来啊,难道你们想要我一辈子活在质疑当中吗?”

    羽蛇族长犹豫一阵,和巨斧族长交换了一下眼神,又扫了一眼沸腾的人群,终于一咬牙,道:“问心台,启动!”

    “嗡!嗡!”

    铺天盖地的灵能涌入问心台,李耀重新被七色玄光和阵阵白烟包围,脑袋上方再次升起一个刺眼的小太阳。

    羽蛇族长肃容道:“沙蝎,开始吧,说出你的身世!”

    李耀强忍着神魂深处的彻骨寒意,狂吼一声:“我是一个孤儿,从小无父无母,生长在一片十分残酷的黑暗世界!”

    问心台内部,一阵机械转动之声过后,左侧的绿芒大盛,一个“真”字冉冉升起!

    “是真的!是真的!”狂熊部落一片欢呼,银月和天狼部落中,亦有不少炼气士大声叫好。

    李耀咬牙,继续道:“我被一个神秘人抚养长大,他极有可能来自异域,不是铁原人!”

    “真”字再度浮现!

    巨斧部落和羽蛇部落中,叫好声都此起彼伏。

    “他教会我很多知识,包括如何维修和炼制法宝,只不过这些知识,和铁原星的法宝炼制之道截然不同!”

    “真”!

    这下子,就连烈日部落中都零星响起了喝彩声。

    “因为我身上有这么多不属于铁原星的知识和神通,我觉得自己算不上是一个真正的铁原人,但是无论如何,我!绝!不!是!飞!星!人!”

    “真”!

    “噗——”

    李耀仿佛神魂消耗过度,一口鲜血狂喷而出,再也支撑不住,从黑铁座椅上向前扑倒。

    “够了!快停下!”羽蛇族长发出了刺耳的尖叫。

    上千炼气士,一片欢腾。

    “是真的,沙蝎说的都是真的,他没有骗我们!”

    李耀单膝跪地,一把扫去了头上的铁帽,顾不得擦去嘴角的血迹,脸色惨白,目光如钩,似笑非笑地盯着燕赤风:“现在,如何?”

    ---------

    吼吼,新月新气象,大家整点儿月票推荐票,来个开门红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