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六百二十二章 第一对第一!
    “还有我,曾经连续三年当选为东洲星域最强新人,号称大角铠师团希望之星的左孝虎!”

    “还有他,惊鸿学院年度最佳神射手,号称白发枪王的卢电,不要看刚才那几颗子弹软绵绵没有力度,那是因为他的头发还没有变白!等会儿他头发一白起来,一枪打爆你的头!”

    “告诉你,其实我们一早就识破了你的阴谋,刚才一直保存实力,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刻的到来!我们团长可是传说中的金丹强者,再加上我们两个超级新人,真发起飙来,绝对把你打得爹妈都不认识,所以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雷大陆、左孝虎、卢电三名修真者,傲然挺立,灵能如火,拔地而起,烧透天穹!

    所有炼气士都目瞪口呆,不敢相信地注视着他们。

    燕西北一愣,哈哈大笑:“有趣,真是有趣,金丹强者?很遗憾啊,莲王已经事先将你们的资料统统传送给我,雷大陆是吧,以前也有结丹期的修为,不过在几个月前的铁原星域之战中身受重伤,最多恢复到半步结丹!”

    “什么卢电,左孝虎,从未听过,最多筑基期的小虾米而已!”

    “你们在刚才的激战中,早已耗尽真元,此刻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

    “更何况——”

    燕西北狂笑,“就算是真正的金丹强者,又如何!”

    “我这具天劫战体,战力远远凌驾于金丹之上啊!”

    燕西北狂吼一声,双臂再次张开,飞快结印,随着手型不断变幻,虚空中赫然出现了三道大手印,朝雷大陆三人狠狠抓去!

    左孝虎脸色一变,怪叫道:“不好,团长,被看穿啦!”

    雷大陆骂了句娘。一道血箭激射而出,竟然是催动出了对修真者来说最重要的心头血,强行提升最后一缕灵能。

    一柄崩裂了口子,磨钝了锋刃。如战锤一般的大斧狠狠击出,和虚空大手印猛烈碰撞!

    左孝虎双臂交叉,手肘的尽头闪出两道寒芒,亦是狠狠切向了空气中的无形波动。

    卢电身形一晃,不知从哪里摸出两柄银光闪闪的手枪。数十发子弹呼啸而出,在身前交错成了一面银光盾牌!

    燕西北的虚空大手印,速度和灵活性却是远远超出众人的想象,犹如三座大山劈头盖脑砸落,虽然没能将三人一把攥住,却是如万吨巨石般,狠狠镇压!

    “咔嚓!咔嚓!”

    绝强怪力的镇压之下,三人的晶铠片片爆裂,激射出一道道血雾!

    “拼了!”

    李耀双目赤红,不顾心脏剧痛。真元再次激荡,准备释放出强化构件“天劫套装”,最后一搏!

    “拼了!”

    众多炼气士见到他们一向不屑的修真者都如此悍勇,一时间气血翻腾,战意狂飙,所有人都颤颤巍巍站了起来,拔出钝刀,挥舞断剑,咬牙上前!

    燕西北以虚空真元之力,妄图直接捏爆三名修真者的晶铠。亦是豁出全力。

    他的面容扭曲,目光不似人类,周身血纹恍若一根根粗壮的血管般膨胀隆起,输送着一团团拳头大小的灵能!

    “咔!咔!咔!”

    三名修真者身受重伤。灵能枯竭,早已虚弱至极,根本无力和燕西北这具精心调制出来的“天劫战体”抗衡。

    晶铠之上,涌现出越来越多的蛛网裂纹,逐渐重叠,发出刺耳的碎裂声。

    似乎下一秒钟。三具晶铠,都会彻底爆裂,连带着里面的人体,亦被捏成血肉!

    燕西北狂吼:“看到了吗?这就是我的力量!血纹的力量!你们根本无法抵挡!”

    吼声未散,迷雾笼罩的半空中忽然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鸣,两道金色光柱如战刀般劈开了黑黢黢的夜幕,在众人头顶铺出了一条金碧辉煌的天路。

    一头硕大无朋的钢铁巨兽从迷雾中猛地扑了出来,朝燕西北狠狠撞去!

    燕西北脸色一变,镇压三名修真者的虚空大手印骤然消失,真元在面前凝聚成两只新的大手,隐隐散发出血光,一左一右,朝钢铁巨兽狠狠拍去,仿佛是想把它直接拍成肉饼!

    “轰!”

    两道大手印,犹如两堵铜墙铁壁,重重合拢!

    钢铁巨兽,顿时发出一阵金属挤压的**之声!

    众人这才看清楚,原来是一辆破破烂烂的重型战车!

    只是这辆战车的周围,也有一层极其强大的真元笼罩,竟然没有被燕西北的虚空大手印直接拍扁,反而在一阵火星四溅中,继续朝他高速冲撞过去。

    随着一阵惊天动地的爆响,重型战车固然化作废铜烂铁,燕西北却也是被顶出了三四十米,在地上连续滚了四五圈。

    所有人都呆若木鸡,目不转睛地盯着揉成一团的重型战车。

    几十米外,燕西北稳住身形,这一撞自然没能令他受伤,神情却变得格外阴冷,恶狠狠地盯着重型战车残骸。

    “哗啦!”

    重型战车上方,车门被一脚踢开,在“呼呼”蒸汽激荡,缕缕白烟缭绕之中,一名身量不高,穿着狂熊战甲,背后交叉双刀的壮汉,爬出了驾驶舱!

    “啊!”

    数百名铁原炼气士,不约而同发出惊呼。

    铁原六部第一勇士熊无极,犹如一座钢铁战堡,横亘在他们和燕西北之间。

    “沙蝎,还说你没有底牌!”

    石猛简直要喜极而泣,“你一定和族长早就约好,等一切都真相大白之时,族长就从斜刺里杀出,成为最大的底牌!”

    “这个……”

    李耀挠了挠头皮,老实交代,“真心不是我设计的,巧合,完全是巧合。”

    燕西北眯起眼睛,一缕缕血纹爬上了面孔,仿佛活物,为他覆盖上了一层狰狞的血色面具。

    他挥舞着六条虫肢,再度爬了过来。一字一顿,漠然道:“熊!无!极!”

    “还有我!”

    迷雾之中,再度传来真气咆哮之声,一辆单人战车越空而出。重重砸在战阵之前,砸出了万千火星!

    赫然是巫马炎和沙玉兰!

    生活在狂熊部落中的三名飞星人到齐!

    李耀愕然,急道:“你们来干什么?”

    巫马炎挥舞着真气战刀:“当然是来砍人的!哇,燕西北怎么变成这样?”

    李耀急了:“你来也就算了,沙巫医又来干什么?简直是添乱!”

    沙玉兰满脸平静。捋了捋头发,微笑道:“那天在地牢里我就说过,无论谁想要对我的丈夫和儿子动手,那我也只能和他血战到底。”

    “更何况——”

    “倘若长生殿的阴谋真的实现,整颗铁原星都会化作火海,就算现在我可以藏匿起来,等我的亲人全都战死之后,又能藏到哪儿去呢?”

    说完这句话,沙玉兰就从单人战车上一跃而下,又从战车两侧拎下了两只沉重的医药箱。左右打量道:“重伤员在哪里?”

    此时此刻,不少炼气士终于如梦初醒,知道前些日子是冤枉了熊无极。

    见他不计前嫌赶来救人,连沙玉兰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医生都上了战场,六部群雄纷纷低头,羞愧到了无以复加。

    熊无极后退几步,退至李耀身边,死死盯着燕西北,沉声问道:“现在什么情况?燕老师怎么会变成这样?”

    “事情是这样的。”

    李耀深吸一口气,飞快道。“我们是好人,燕西北是坏人,你把他干掉,就万事大吉!”

    “明白!”

    熊无极攥紧铁拳。

    “小熊。没用的,放弃吧,站到我这一边来。”

    燕西北用虫肢搓去了身上的尘土,淡淡道,“你的极限战力,不过是炼气期九十九重。相当于筑基巅峰修士。”

    “更何况前几天你刚刚受伤,右臂斩断,虽然加装了一条铁手上去,是否能发挥出极限还是未知之数。”

    “和天劫战体融合之后,我的极限战力,却是远远凌驾于金丹之上!”

    “我的力量,不是你们可以抵挡,勉强下去只是徒增伤亡,还是乖乖投降,站到我这一边来吧!”

    “燕老师!”

    熊无极上前一步,双臂张开,真气恍若半透明的蛟龙,在周身缓缓缭绕,逐渐扩散开去。

    他满脸平静,一字一顿道,“生于铁原,死于铁原这八个字,我从小到大都听过很多遍,就连从您口中,都听到过很多次。”

    “虽然我没有‘生于铁原’,但‘死于铁原’,总是做得到的!”

    荒原之上,冷风如刀,两代“铁原六部第一勇士”,就在这鬼哭狼嚎的风声之中,静静对峙。

    李耀咬牙,偷偷摸摸潜了回来,找到沙玉兰:“沙大姐,我手头还藏了好几颗天劫异兽的内丹,不过里面蕴含了太多杂质,不适合用来炼制炸弹。”

    “倘若我把他们统统吞食下去,你能不能用按摩手法,将内丹中蕴含的灵能统统化解开来,并且将绝大部分灵能,都导入我的心脏?”

    沙玉兰一愣,惊呼道:“你要干什么?没有经过炼制的异兽内丹,简直比炸药还要猛烈,你直接吞噬下去,极有可能会爆体而亡的!”

    李耀龇牙咧嘴道:“爆体而亡也是死,被燕西北活活捏爆也是死,你就说能不能把灵能导入我的心脏吧!”

    沙玉兰犹豫了一下:“或许……”

    “或许”两个字刚一出口,李耀双手一晃,掌心已经出现了好几枚奇形怪状,异香扑鼻的异兽内丹。

    脖子一仰,所有内丹,统统吞噬。

    鲸吞大法,发动!

    “嘶!”

    一瞬间,李耀双目圆睁,感觉自己的肚子变成了一座怪兽乐园,上万头怪兽正在胃里纵横驰骋,尽情肆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