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六百二十三章 血纹之迷!
    他疼得浑身抽搐,双眼仿佛变成了两支火箭,即将从眼眶中呼啸而出,一道道岩浆如洪水泛滥,从五脏六腑不断向四肢百骸中冲击。

    如此狂暴的灵能,根本不是他的神魂可以控制,更不要说引导灵能去冲击心脏了!

    “呼!呼!”

    李耀大口呼吸,发现自己呼出来的气息,竟然带上了诡异的色彩!

    “这次真搞大了!”

    李耀在骸骨龙星上,为了强行突破,也曾一口气吞噬了大量的流明晶。

    然而“流明晶”这种天材地宝,几乎是修真界中性质最稳定,最平和的一种,直接吞服尚无大碍。

    天劫异兽的内丹,却是蕴含着大量杂质,甚至连杂质的成分都不清楚。

    杂质最少的内丹,早就被李耀吞噬,助他从炼气期七十七重突破到了八十重以上。

    杂质较多的内丹,被他炼制成了超级爆弹和晶石炸弹。

    唯独这几枚杂质最多的内丹,性质极不稳定,连制造炸弹都不合适,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炸。

    纵然他拥有“千锤百炼”的强横体魄,更有四万年前百炼宗的秘术“鲸吞大法”来消化分解,亦是打熬不住。

    不一时,腹部就高高隆起,一团团力量在里面左突右冲,仿佛一头头怪物即将破体而出!

    紧要关头,沙玉兰默默念咒,双手不断结印,一缕缕灵能凝固,虚空中竟然出现了十几根近乎透明的长针,轻轻刺入李耀的腹部。

    长针入体,李耀脏腑之中的火山就像是被投入大量冰块,躁动不安的灵能瞬间平复下来。

    沙玉兰额头冷汗滚滚落下,显然也是将神魂催动到了极限,不断变化手型,灵能长针颤颤巍巍,光焰吞吐。注入李耀的脏腑之中。

    李耀只觉一双温暖的大手在胸腹之间缓缓揉搓,抽丝剥茧,十分耐心地将灵能化作一缕缕灵丝荡漾开来。

    只是,狂暴的灵能实在太过庞大。这样一丝一丝地化解,猴年马月才能统统化开?

    李耀疼得直翻白眼,心中一个劲儿叫嚷道:“熊大族长,拖延时间,尽量拖延点儿时间!和这头老怪物拉拉家常。唠唠闲话,问问目的,探讨一下他走上这条不归路的心路历程……”

    两名铁原六部第一勇士对峙许久,熊无极沉声道:“燕老师,我始终不明白,以你的为人,和你对铁原星的热爱,怎么会成为长生殿的走狗?长生殿究竟能给你什么好处,让你甘愿背叛自己的族人和家园?”

    “万岁!”李耀热泪盈眶,简直想扑上去给熊无极一个大大的拥抱。

    燕西北冷哼一声。脸上纵横交错的血纹稍稍平息下去,淡淡道:“小熊,我燕西北是何等样人,别人不知道,你还不清楚吗?长生殿又算什么东西,有资格让我当他们的走狗?”

    “好,倘若今天不把话说明白,看来你们都是不会站到我这一边,那我就把一切,都原原本本告诉你们!”

    “你们看我现在这幅样子。一定觉得人不人鬼不鬼,更是会大惑不解,我为什么能操纵天劫之卵,更是将自己化身为一头‘天灾级异兽’。是不是?”

    “那你们是否又知道,天劫的本质,究竟是什么?”

    “只怕,没有一个人能猜得到吧!”

    熊无极冷冷道:“发生在铁原星上的天劫,极有可能是一个文明对另一个文明的‘夺舍’,是巨灵战族想要借助我们人类的躯体。借尸还魂!”

    这下子,燕西北真的愣住,上下打量了熊无极很久,连连点头道:“好,好,小熊,真没想到过去我还是低估了你,我拥有血纹传承,才想透这一点,你仅仅凭借天劫之战的蛛丝马迹,就能猜到,很好,很好!”

    “夺舍,借尸还魂,这两个词用得非常精确,真是再贴切都没有!”

    “既然你已知道真相,我可以少说很多废话了。”

    熊无极攥紧双拳,提高声音道:“燕老师,我更加搞不懂,既然您都明白天劫的真相,知道这是另一个文明,对我们人类文明的战争!为何您还要干这种事,还要我们人族之间,自相残杀!”

    除了李耀和沙玉兰之外,所有人都如堕云雾,不知道他们两个在打什么哑谜。

    燕西北淡淡一笑,并不回答,顾自说道:“有一件事,你说错了,对我们‘夺舍’的,并不是巨灵战族,而是‘血纹族’,所谓的巨灵战族,不过是他们的傀儡而已。”

    熊无极瞪圆双眼:“血纹族?那是什么?”

    燕西北指了指自己身上,一道道如血管般缠绕,不断扭曲变幻的纹路道:“巨灵幻境之中,每一名巨灵战族身上都有这样不断变化的血色纹身。”

    “包括黑暗大陆的野人身上,很多也出现了血色苔藓,经过成千上万年的进化之后,同样会变成更加清晰的血纹。”

    “我们以前研究巨灵战族时,都以为这些血纹只是他们的一个器官,一个独特的,用来吸收灵能和互相交流的器官而已!”

    “大错特错了!”

    “这些血纹、血斑、血藓,本身就是一种生命,一种寄生体,一个高度开化,拥有灵智,却没有实体,只能寄生在其他生命身上的种族!”

    “巨灵战族,只是他们的傀儡,他们才是策动这一次天劫打击的真正主谋!”

    “我把这种寄生体,命名为‘血纹族’,不过,叫‘血灵’、‘血魔’什么的,倒也十分合适。”

    这几句话,像是一道道滚滚惊雷,将所有人都炸傻了。

    连李耀和熊无极都是第一次听说“血纹族”的存在,对视一眼,艰难地吞了口唾沫,再看燕西北周身密布的血纹,显得更加诡异、邪恶。

    燕西北轻轻抚摸着胸前如藤蔓般凸起的血纹,喃喃道:“三十年前那一次天劫之战,我虽然力挽狂澜,却也身受重伤,修为大跌。”

    “我尝试过无数种方法,修为恢复却十分缓慢,干脆把心一横,孤身远赴黑暗大陆,希望在最险恶的环境中冲击极限,要么战死,要么突破!”

    “我在黑暗大陆上闯荡了一年,斩杀无数妖兽,亦和黑暗大陆中的野人交手,修为渐渐恢复。”

    “然而,就在一次战斗之后,我却被一头浑身上下长满了血斑,形态十分怪异的凶兽盯上。”

    “这头凶兽的实力之强,灵智之高,手段之诡谲,乃是我生平未见。”

    “这实在是我这一生最凶险的一战,足足战斗一夜,终于将它杀死!”

    “岂料,就在这头凶兽死去的刹那,它那一身诡异的血斑,却像是拥有生命,飞卷到了我的双腿之上,将我的下半身都染成赤红!”

    “我感知到这片血斑中蕴含着一股极其诡异的力量,非但要吞噬我的身体,更要侵入我的神魂!”

    “万般无奈之下,我只能狠狠咬牙,挥刀将自己的下半身全都斩去,又用随身携带的燃料,将自己化作一滩脓血的下半身烧成灰烬。”

    “那团血斑在火焰中足足惨叫了一个多钟头,才彻底灰飞烟灭!”

    炼气士阵营中,响起了此起彼伏的低呼声。

    不少炼气士之前只知道燕西北曾远赴黑暗大陆修炼数年,等回来时却是身受重伤,几乎丧命,恢复之后,亦是修为跌至谷底,几乎沦为废人。

    却不知道,还有这样一段惊心动魄的经历!

    燕西北满脸平静,仿佛在诉说一段和自己全然无关的故事,继续道:“失去双腿,修为大跌,回到烈日部落之后,我万念俱灰,从此打消了再恢复修为的念头,只想教导族人,传承武道,了此残生。”

    “却没想到,我那一刀,并没有将所有的异血都清除掉,还有一滴异血,在我斩断双腿之前,就窜入了我的上半身,在我体内潜伏下来。”

    “它在暗中蛰伏,等待机会,终于在两年之后的一天,对我的脑域展开进攻,妄图将我彻底侵蚀,沦为它的傀儡!”

    “幸好,它的绝大部分,都依附于我的双腿之中,被我割裂,残存下来的力量还不足百分之一。”

    “被我发现之后,我当然是豁出全部神魂,和它激斗!”

    “个中凶险,也不必说了,总之我在病榻之上挣扎了三天三夜,终于降服了这滴异血,或者说,这个‘血纹族’!”

    “嘿嘿,它想要侵入我的大脑,将我变成它的傀儡,结果却是反过来被我吞噬,令我得到了它的生命精华,也就是血纹族的传承!”

    “血纹族,是一种十分古老的生命形态,来自于亿万年前,无比遥远的异域!”

    “作为一种寄生生命,他们的本体,类似一滴滴鲜血一般的黏液。”

    “他们蕴藏于陨石之中,在星辰大海之中随波逐流,通过陨石的碰撞不断扩散,寻找着适合寄生的宿主。”

    “我们看到的巨灵战族,原本是一种身强力壮的古猿,却是被血纹族附体,成为了他们最好的傀儡,双方的共生关系,维持了数十万年之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