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六百二十四章 血之进化!
    “血纹族刺激这些古猿的脑域,令他们产生最基本的灵智,又在数万年的引导之中,赐予了他们吸收和运用灵能的神通!”

    “而巨灵战族就成为了血纹族最好的身体和手臂,可以建立起血纹族理想当中的文明形态。”

    “除了依附于动物身上,血纹族还可以依附于植物和微生物之上,通过一些特殊的植物和菌类,改造岩石的形态,把岩石改造成我们看到的‘天劫之卵’。”

    “经过植物和微生物的改造,这些天劫之卵,就会自动长出根系,深深扎入地底数千米,甚至上万米,从地底矿脉中汲取资源,并且在内部形成无数个囊泡,用这些资源去改造生命,把普通的灵兽,改造成天劫异兽!”

    “天劫异兽,对血纹族来说,就像是他们放牧的牛羊一样!”

    “当一批‘牛羊’成熟之后,就通过一次天劫之卵的爆发,将所有异兽都释放出来,又驱使巨灵战族去和异兽厮杀!”

    “这样的厮杀,不但能令血纹族获得大量来自地底深处,最宝贵的资源。”

    “更重要的是,巨灵战族和天劫异兽无休止的杀戮,会带来极其强大的战意、杀意!”

    “而这种‘杀戮之意’,正是血纹族生存所必须的!”

    “血纹族,是一种无比诡异的生命形态,作为拥有强大精神力量的寄生体,他们对于物质的需求其实不高,却是以‘杀戮之意’作为‘食物’!”

    “血纹族需要杀意,就好像我们人类需要空气、食物和水一样,没有杀戮、毁灭和死亡,血纹族就会慢慢枯萎,干涸,最终湮灭!”

    “是以,巨灵战族和异兽的杀戮越惨烈,双方死掉的生灵越多。血纹族就会吸收到更多的战意、杀意、毁灭之意,变得更加强大、愉悦!”

    “这,就是巨灵战族如此嗜血好斗的真相!”

    “血纹族和巨灵战族的共生关系维持了几十万年,横扫无数大千世界。极盛时期,远远超越了我们人类的星海帝国!”

    “然而在亿万年前的一天,他们的世界却遭遇了毁灭性的的打击!”

    “无数大千世界瞬间湮灭,无论血纹族还是巨灵战族都没有还手之力,所剩无几的血纹族只能搭乘他们的星舰——在我们看来。也就是那些奇形怪状的陨石,仓皇逃离!”

    “血纹族可以在真空中生存很久,亦不需要多少资源,然而星途漫漫,短时间内,却是找不到一个新的种族可以提供‘杀意’。”

    “残存的血纹族意识到他们很快就会枯萎,只能通过秘法,将整个种族的精华和传承都封印起来,进入某种‘冬眠状态’,分散于不同的陨石中。朝着星辰大海的各个角落逃窜,希望寻找到另一处适合生存的世界,以及适合寄生的生命!”

    “别的血纹族如何,我并不知道,只知道有一支血纹族的传承,在星海中漂流了亿万年之后,发现了飞星界,也发现了人类文明!”

    “于是,处于冬眠状态中的血纹传承,苏醒了!”

    “那。就是五千年前的事情。”

    众多炼气士迷迷糊糊地听到这里,终于和五千年前飞星界发生的天劫降临联系起来,不由目瞪口呆,失声惊呼。

    燕西北平静道:“接下来的一切。大家都知道了,蕴含着血纹族传承的大量陨石冲入飞星界,几乎毁灭了铁原星,目的就是要将铁原星打造成适合血纹族生存的环境,同时将人类变成他们的傀儡,第二个‘巨灵战族’!”

    “然而。文明之间的‘夺舍’,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在数十万年的共生关系中,巨灵战族固然是被改造成了最好的傀儡,而血纹族为了更好地寄生在巨灵战族体内,自身也产生了一些进化。”

    “五千年前的人族,其实并不太适合成为血纹族的傀儡,最关键的问题是,我们人类的智能太高了,极有可能发生寄生不成,反而被人类吞噬的情况,就像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一样。”

    “是以,血纹族就通过一枚枚天劫之卵的爆发,不断消耗我们的资源,在潜移默化中,逐渐改造我们的体魄。”

    “同时,我们在一场场的杀戮中,也释放出了无穷无尽的战意,可以令这些刚刚从‘冬眠’中复苏的血纹族,恢复一点点的力量。”

    “我们的文明水平越来越低,杀戮技巧却越来越高明,体魄也越来越强壮,变得嗜血、好战、野蛮……一切都在朝着血纹族希望的方向发展!”

    “今天,终于到了最关键的转折点。”

    “我们基本已经耗尽了维持一个文明所需的最基本资源,接下去只能越来越依赖血肉之躯和最原始的战斗本能,终有一日,我们会成为新的巨灵战族,血纹族最好的傀儡!”

    燕西北说完,沉默了一分钟。

    这一分钟里,只有苍凉的风在荒原上掠过,没人说话。

    不少心思敏捷的人,已经从燕西北的只言片语中,描绘出了天劫降临的全貌,都被如此黑暗、冰冷的画面震撼。

    连平素最有胆魄的战士,都喘不过气,遏制不住地颤栗起来。

    “小熊,不知道你第一次摸索到了‘文明夺舍’的真相之后,是怎样的心情。”

    燕西北目光滚动,竟然流露出了一丝惧意,喃喃道,“当我用几年时间,从血纹传承中,一点一点拼凑出了真相之后,我的第一感觉就是恐惧,无边无际的恐惧!”

    “这片宇宙,实在太辽阔,太冰冷,又太黑暗了!”

    “我们人族,自诩为星辰大海中最强的战斗种族,也曾在征服三千大千世界的过程中,击败过无数异族!”

    “破山伐庙,斩妖除魔,开疆扩土,征服异族……何等威风,何等霸气!”

    “然而,我们依旧只是这一片小小宇宙中的井底之蛙而已!”

    “在血纹族的传承深处,蕴藏着无数浮光掠影的画面,在这些画面里,我看到了无比辽阔的宇宙,亦看到了无数异族。”

    “有些异族,虚无缥缈,如天魔般无影无形,却能瞬息吸干千万生灵的生命。”

    “有些异族,虽然是血肉之躯,却可以在真空中若无其事地生存和战斗,甚至直接以陨石为食!”

    “有些异族,仿佛是完全没有生命的土壤和岩石,同样拥有无比诡谲的神通!”

    “这些异族,就像是传说中的神魔,即便我们人族处在最鼎盛的星海帝国时代,都未必能和他们抗衡!”

    “我那时候的心情,就像是一条居住在池塘中,称王称霸的水蛇,忽然发现了近在咫尺的汪洋大海,而海洋中尽是鲨鱼、蛟龙之类穷凶极恶的凶兽!”

    “那种整个世界在你面前爆炸般开启的绝望,几乎无法用笔墨来描述。”

    “只不过,我从来不是一个会被绝望击倒的人。”

    “当绝望和恐惧逐渐平复,我立刻开始思考前方的路,整个人类文明和森罗宇宙的话题实在太大,不是我能够解决,但是至少,我要改变铁原星的命运,将我的族人和后裔,从沦为血奴的悲惨未来之中,解救出来!”

    “那一年里,如何让铁原人变得更强,如何阻止未来数千年里终将会发生发生的惨剧……这些虚无缥缈,却又迫在眉睫的问题,死死缠绕着我的神魂,几乎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而我的同胞、族人们,对这一切,都一无所知。”

    “那就像是一群天生眼瞎的人,集结成大军,大步走向悬崖峭壁,很快就会从悬崖跌落,摔得粉身碎骨。”

    “而我,却是这支盲人大军中的一员,却在忽然之间,获得了视力,看到了光明,亦看到了前方的悬崖峭壁!”

    “然而我却不能呼喊,亦无法改变,因为这支部队实在太过庞大,而我们的立足之地又太过狭窄了,随便一声呼喊,都有可能导致所有人都从两侧跌落,同样是摔个粉身碎骨!“

    “我们别无选择,只能一路向前,直到毁灭的终点!”

    “我在这种痛苦和绝望中挣扎了一年,有好几次都想把我的猜想告诉大家,然而就算说出来又能如何?没有资源,我们就无力对抗天劫之卵的爆发,等到一处处城镇被毁灭,文明崩溃,我们还是会沦为黑暗大陆上的野人一样,最终变成血纹族的奴隶!”

    “然而,就在这种绝望之中,我却逐渐发现,我的身体发生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改变!”

    “在完全吞噬了那滴异血之后,我自身的血液,连带着神经和血肉都渐渐变得不同,不但实力逐渐恢复,对于灵能的感知和掌控力都大幅提升,而且我还隐隐获得了一些改造灵兽,和天劫之卵沟通的能力!”

    “经过很多次尝试之后,我终于确认,吞噬了这个血纹族之后,我融合了人族和血纹族的双重力量,获得了全新的进化!”

    “这个发现,让我欣喜若狂,亦让我领悟到了前方的道路!”

    “这个宇宙,弱肉强食,老虎会吃人,人亦可以吃老虎!”

    “先下手为强,与其等千万年之后,血纹族操纵我们,倒不如趁现在,我们还有一战之力的时候,先吞噬血纹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