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六百二十九章 最强一击!
    “这是——”

    炼气士对于真气范围的大小极度敏感,完全不用测量,只消看一眼就能知道,熊无极爆发出来的真气范围,已经超越了铁原星五千年炼气史上所有强者,达到了前无古人的一百米,炼气期一百重!

    九十九和一百,有什么区别?

    看似只有一米的差异,然而量变却有可能引发质变,这一米就是最关键的临界!

    九十九度的热水,再加一度,就能沸腾!

    熊无极的真气,沸腾了!

    一瞬间,包括李耀在内,所有人都感觉到了熊无极的真气和刚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和范围大小无关,而是他的真气之中,被赋予了一种全新的东西,就像是拥有了独立意志,不可遏制地一胀一缩,恰似所有人越跳越快的心脏!

    “这是——”

    燕西北感知到了一股绝强的力量正在自己的血雾镇压之下喷涌而出,就像是一株被岩石压制,却依旧从岩缝中倔强钻出,茁壮生长的植物。

    染血的双眸深处,第一次浮现出了迷惑,随即又被无穷的凶焰掩盖,蝎尾加大了转动力度,两柄螳螂刃肢高高举起!

    “喝!”

    熊无极的双眼、双耳、鼻孔、嘴巴、周身三万六千个毛孔中,全都喷射出一缕缕的真气,螺旋上升,交织相融,在他头顶形成了一片波涛汹涌,张牙舞爪的真气之云,和燕西北的劫云旗鼓相当!

    他暴喝一声,双臂发力,无数血管瞬间膨胀,从皮肤下面炸裂开来!

    熊无极的双手,犹如两把铁钳,深深钳入燕西北的蝎尾,随后狠狠一拽,将燕西北拽了个趔趄。再左右一甩,趁着燕西北立足不稳,竟然将他抡了起来。

    两米高的熊无极,就像是一名链球手。以自己为圆心,以燕西北的蝎尾为锁链,一圈一圈又一圈,抡着四五米高的燕西北旋转了上百圈!

    两人四周,尘土飞扬。恍若一道龙卷风拔地而起,直冲云霄!

    两股庞大的灵能冲撞,搅乱了天地灵气的平衡,乌云从四面八方涌来恰似翻滚的黑潮席卷夜空,闪电如蛟龙般在黑云之海中游窜,舒展着锐不可当的爪牙,阵阵惊雷,恍若要和地面上两名强者的怒吼一争高下!

    冰冷的雨滴,重重击打着所有炼气士的脸庞。

    暴雨,将至!

    轰!

    高速旋转了数百圈之后。龙卷风中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爆响,大地迅速向四周皲裂,出现了一片直径达到数百米的蛛网裂纹,却是熊无极将燕西北狠狠掼在地上!

    尘土飞扬,真气激荡,所有人瞪大了眼睛,却只能看到一片血色迷雾,纵然他们用灵能感知,亦只能感知到一片浊浪翻滚的血海,和一团烧透天穹的火焰!

    唯有半空中。熊无极凝聚而成的真气之云,和燕西北的劫云,好似两头凶兽互相冲撞、撕咬、吞噬,还有大地上越来越密集的裂纹。显示出两人激战的惨烈!

    包括李耀在内,所有人都只能干瞪眼。

    无论是达到炼气期一百重的熊无极,还是拥有天劫战体的燕西北,两人的强大已经远远凌驾于他们的级数之上,哪怕他们勉强站起来,冲入战团。亦只是给熊无极分心而已。

    是以,他们只能咬碎牙齿,掌心攥出鲜血,尽情释放战意,和熊无极越来越激烈的战意共鸣,一起震荡!

    轰!轰!轰!轰!

    到后来,大家完全分不清,这究竟是迷雾中两名强者的厮杀声,还是激荡于天地之间的雷鸣!

    轰!咔!

    无比粗壮的闪电,就像是一颗倒挂下来的金色大树,狠狠劈入了迷雾之中!

    一道魁伟的身躯从迷雾中倒飞出来,将一辆真气战车直接撞得爆炸,随后在熊熊火光中站定!

    李耀拼命眨巴着眼睛,仔细看去,是熊无极!

    熊无极像是刚刚从九幽黄泉最深处爬出来,一路上还顺手宰掉了七八个阎王,惨烈到了极点。

    他左肩胛上的蝎尾已经折断,软塌塌地耷拉下来,赫然是被他硬生生从燕西北身上扭断。

    蝎尾深深嵌入,他的左肩胛完全爆裂,左臂软绵绵地在身边摇晃,完全废了。

    至于右臂——

    熊无极的右臂,早在天劫之战中就已经失去,后来李耀帮他换了一条铁手上去。

    这条铁手,早就在激战中扭曲成了一团废铜烂铁,最后干脆被打飞,露出一截光秃秃的手肘。

    天劫之战才过去没几天,齐肘而断的伤口尚未完全愈合,经过这一番激战,又爆裂开来,鲜血淋漓,惨不忍睹。

    熊无极的双臂,全都被废!

    对面的血雾中,传来了低沉的笑声。

    熊无极的眼神,完全无法用笔墨来形容,就像是将所有炼气士眼中的怒火,都凝聚到了他的双眸深处!

    断臂一挥,周身气焰有增无减,炼气期一百重的庞大真元全都以螺旋形态不住在他的断臂前方凝聚,凝聚,再凝聚!

    他就像是长出了一只强壮的灵能巨臂,由战意和狂怒凝结而成的手掌紧紧握成拳头,拳头又转化成了一个比太阳还要明亮的光球!

    随着光球不断扩大,熊无极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枯萎下去,雄壮的体魄变得干瘪,仿佛是被这枚光球吸干了所有的生命之火。

    一瞬间,李耀意识到了熊无极在干什么。

    燃烧生命,爆炸神魂,将所有真元,以最纯粹,最粗暴,最直接的方式轰击出去!

    这一记一旦轰出,熊无极就算不死,都会周身经络爆裂,沦为废人,连炼气期一重都没有的废人!

    李耀瞪大眼睛,屏住呼吸,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唯有心跳越来越快,和熊无极,和无数炼气士。和无数修真者保持着同样的频率!

    这一刻,没有人惊呼。

    亦没有人说什么“熊族长,不要”之类的废话。

    大家只是咬紧牙关,绷直肌肉。用最炙热的目光,注视着铁原星上最强壮的男人,轰出他这一生最强的一击!

    “吼!”

    分不清,究竟是天上的雷声,还是熊无极胸膛深处发出的嘶吼。亦或是冲击波呼啸而出,深深轰入血雾之中发出的怒吼。

    血雾中低沉的笑声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道不敢相信的惊呼,然而惊呼也只持续了短短半秒钟,就被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掩盖!

    血雾化作一面面盾牌,妄图抵挡住熊无极以毕生功力凝聚而成的冲击波,两团强大灵能的缠斗,就像是两块吸力超强的磁铁,吸引了天空中的雷霆,一道道闪电不断落入血雾之中。血雾变成了无比刺眼的白色,所有人都不断眨眼,热泪和冰冷的雨点在脸上纵横交错,鲜血和汗水一起在嘴里,散发出又苦又咸的滋味!

    爆炸持续了足足十秒。

    倾盆暴雨终于劈头盖脑地砸了下来。

    众人抬眼望去,燕西北和熊无极刚才战斗的地方,已经变成了一个深坑,“呼呼”往外冒着赤红色的蒸汽,乍一看去,没有发现燕西北的存在。

    “大熊!”

    “熊爸!”

    巫马炎和沙玉兰朝熊无极狂奔而去。

    熊无极的短发瞬间变得一片雪白。原本壮硕的身形也变得骨瘦如柴,他晃了一晃,慢慢转身,张开两条被废的手臂。给了两人一个无比灿烂的微笑,随后颓然倒下。

    倒地之前的刹那,巫马炎和沙玉兰同时扑了过去,三人抱成一团,一起迎接暴雨的来临。

    “燕西北,死了么?”

    李耀的心脏依旧狂跳不已。不是被熊无极的战意激荡,而是隐隐感知到了危险依旧存在。

    深坑中冒出来的赤红色蒸汽愈来愈浓郁,越来越狂暴,越来越愤怒!

    很快,所有炼气士脸上的笑容还来不及褪去,忐忑不安的目光再次凝聚到了深坑之上。

    就连熊无极,在沙玉兰怀中刚刚闭上眼睛半秒钟,忽然又睁开双眼,不敢相信地看着深坑。

    铁原六部第一勇士脸上,首次闪过一丝绝望。

    “嗬嗬,嗬嗬嗬嗬……”

    深坑之中,传来沙哑的惨笑,一道狰狞的身形,慢慢爬了出来!

    燕西北的上半身古怪地倾斜着,右侧胸腹之间出现了一个触目惊心地大窟窿,几乎被打掉了半边身体,就连右脸都遭到波及,右眼和右耳等不少部位都不翼而飞!

    就像是有一颗流星,刚刚从他身上洞穿过去。

    然而,缠绕于他周身的血纹,却是拼命蠕动,不断修补着身体。

    所有伤口中都冒出了新的肉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愈合,变得更加丑陋,狰狞。

    一团血雾笼罩上了他的右脸,飞快修复着右眼,然而当血雾褪去时,出现在右脸上的却是一只猩红的复眼,看得人不寒而栗。

    “熊无极,真是没想到,五千年来铁原炼气士梦寐以求的至高境界,炼气期一百重,却是被你这个飞星人冲破!作为你的老师,我很欣慰啊!”

    “不过,我说过,天劫战体拥有接近元婴的战力!”

    “就算你再怎么突破,再怎么异变,炼气期一百重,又怎么可能打败我!”

    “如何,刚才的攻击,还没有没办法来第二次?或许再有一次,我就会彻底败于你手,哈哈,哈哈哈哈!”

    燕西北不等身体完全修复,就挥舞着断裂的刃肢,朝所有人爬过来!

    绝望,所有人心中一片冰冷的绝望!

    熊无极燃烧生命,爆裂神魂,以毕生功力为代价才施展出来的最强一击,怎么可能再轰出第二次!

    剩下的人,哪怕还站得起来,又如何是燕西北一合之敌?

    “哗哗哗哗!”

    暴雨浇在李耀头上,仿佛也是浇在他的心里,将纷乱的念头统统淹没。

    一切手段都已用尽,他却还需要一天一夜才能化开所有灵能,冲破三道黑蛛死——

    李耀忽然瞪大了眼睛。

    他惊讶地发现,纠缠在心口的黑蛛死咒,只剩下最后两道,还有一道不知何时,烟消云散!

    眯起眼睛,仔细回忆,似乎刚才冲上去和燕西北玩命的时候,挨了上百次重击,有好几次都不偏不倚正中心口。

    “难道,是燕西北的诡异力量,原本想要攻击我的心脏,结果却是将黑蛛死咒轰爆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