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六百三十五章 熊爸的爸爸
    李耀一走出病房,就看到淡蓝色天穹中悬浮着大角铠师团的晶石战舰。

    从更高的太空中正有无数运输小艇,如蚂蚁搬家一样将物资运送到晶石战舰上,再通过大角铠师团转运至铁原六部。

    正所谓因祸得福,长生殿的阴谋败露之后,熊无极设想当中,铁原人和飞星人联合起来的局面,倒是极有可能提前出现。

    对铁原人来说,连番激战之下,精锐高手的损失相当严重,而且六部之中,或多或少都有可能被长生殿渗透,在黑暗大陆,也不知道有没有长生殿的残余力量,正是急需各种援助的时候。

    而在修真界,几个月来的风雨飘摇,社会秩序不稳,金融市场混乱,无论普通人还是修真者,都逐渐丧失了信心。

    如果这时候还要陷入一场大规模地面战争,即便铁原人真的都是一群蛮子,也会消耗掉大量的资源和生命。

    不到万不得已,谁都不想打这一仗。

    而现在,铁原人却极有可能和飞星人结盟,日后如何姑且不论,至少眼下,双方可以携手对抗长生殿。

    这个消息一旦放出,对市场来说无疑是一大利好,简直是给纷乱的局面注入了一针强心剂。

    来自两大最高学府的二十名大学生,被铁原人所救,以此为契机,双方的融冰之旅正式开启。

    不过,就算双方沟通的意愿再强烈,天圣六宗的舰队也不可能直接降落到铁原星上。

    恰恰相反,在接上了二十名人质, 表示了对铁原人的感谢之后,他们干脆就后退到了铁原星域的边缘,以示自己并无恶意。

    双方的关系,毕竟太过敏感,理论上来讲,双方都把自己当成了五千年前六大宗派的正统继承人。

    狂熊部落的族长,理论上就是狂熊会的会长。天无二日,一个狂熊会自然也不可能出现两个会长。

    在正统之争面前,一切行动都必须小心谨慎。

    因此,和天圣六宗毫无关系的大角铠师团。反倒成为了最好的中间人,暂时成为了双方沟通交流的桥梁。

    天圣六宗通过大角铠师团,将舰队携带的大量物资都送到铁原六部,解了铁原人的燃眉之急,亦表达了对他们解救人质的谢意。

    李耀和熊无极的病房。相隔一个小院,熊无极的情况比李耀更加严重一些,不过到今天也勉强能坐起来。

    他身上所有的嫌疑都已洗去,又在众目睽睽之下,提升到了前无古人的炼气期一百重,虽然只是短短一瞬,却也差点儿将燕西北直接轰爆,如此豪迈勇烈的表现,铁原六部再无一人不服他。

    虽然他再三推辞,说自己既有飞星血统。更何况实力又跌至谷底,但狂熊部落上下,还是一致决定,继续由他担任族长!

    是以,他大病未愈,病房几乎就变成了办公室。

    平常总是人来人往的病房,这会儿却是难得的安静,只有沙玉兰和巫马炎两人陪伴。

    熊无极虽然两鬓飞白,人有些消瘦,但精神不错。隐隐有些激动。

    李耀笑道:“怎么,熊族长遇上了什么喜事?”

    熊无极咧嘴一笑,颇有些手足无措,看得李耀微微一怔。

    沙玉兰笑着解释道:“刚才雷团长拿来了一份资料。都是五十多年前在铁原星域附近失事的星舰成员名单,包括乘客和全部船员,所有名单、资料和照片,都在这具晶脑里面。”

    李耀脑子一转,立刻明白,倘若熊无极真是来自飞星。那么他的家人一定在这张名单上面。

    难怪这名铁汉都如此忐忑了!

    沙玉兰看了熊无极一眼,笑吟吟道:“大熊有些紧张,我们来帮他找吧!”

    “没错,我们来帮熊爸找,看看熊爸的爸爸妈妈究竟是什么人!”

    巫马炎欢呼雀跃道,“他们一定和熊爸一样,都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李耀微笑,爽快道:“好,我们一起帮熊族长找找看!”

    沙玉兰开启晶脑,调出一张光幕,将信息筛选整理,把一张张三维立体照片都呈现出来,笑道:“刚才我粗略扫了一眼,那几年一共有一艘客船和两支运输舰队在铁原星域附近失事,不知究竟是遭遇了星海风暴,还是被星盗劫掠,总之最后连一颗螺丝钉都没有找到。”

    “失踪的星舰上面,总共有两百二十四名乘客带着孩子,其中又有十三人带着双胞胎,里面有三个修真者。”

    “喏,这位来自火云宗的斐阔,是筑基巅峰修士,据说在大武星域一带很有威望,是出了名的豪侠!”

    光幕之上,出现了一名虎背熊腰,国字脸,络腮胡的壮汉,威风凛凛,相貌堂堂。

    巫马炎眨巴着眼睛,喃喃道:“好像和熊爸是有点儿像,原来熊爸的爸爸,真的是一名大侠,怪不得熊爸这么厉害!”

    熊无极终于忍不住转过头来,屏住呼吸,仔细观察着,看了半天,有些迟疑道:“好像是的,不过再看看别的吧。”

    “好。”

    沙玉兰十分耐心,将所有带着双胞胎的乘客信息全都呈现在光幕上。

    先是修真者,然后是普通人。

    熊无极只是皱眉,沉默不语。

    当第九名乘客的立体照片跃出光幕时,沙玉兰、巫马炎和李耀同时发出一声低呼。

    像!

    这名乘客和熊无极如今的模样实在太像了!

    身形虽然不算壮硕,但腰杆挺得很直,眼睛又细又长,目光很清澈!

    看看照片,再看看熊无极本人,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熊无极的眼眶瞬间就红了,沙哑道:“这,这应该就是我的父亲……他叫什么名字,是什么人?”

    沙玉兰扫了一眼信息,道:“他叫熊向荣,是一名老师,一个普通人。”

    “真没想到。”

    巫马炎瞪大了眼睛,小声嘀咕,“熊爸的爸爸,居然是个普通人……”

    “哈哈哈哈!”

    熊无极终于忍不住开怀大笑,笑得眼泪都纵横流淌,“没想到,我真是姓熊的,太好了,太好了……”

    看着他喜极而泣,李耀又想到自己的身世,心绪亦是十分复杂,在巫马炎的脑门上轻轻弹了一下,道:“普通人又有什么不好?铁原人,飞星人,普通人,修真者,还不都是人么?”

    巫马炎“哎呦”一声,捂着脑门,忽然眼珠一转道:“沙蝎大叔,熊爸找到了自己的爸爸,就让他和我妈在这里高兴一下,咱们出去,我还有些事情想问你!”

    “哦?”

    李耀一笑,有些猜到这小家伙要说的是什么事,当下对沙玉兰道,“沙大姐,现在熊族长的亲生父亲已经找到,详细资料,你们两个慢慢研究吧,我和阿炎出去转转!”

    两人离开病房,向小院深处的池塘走去。

    “沙蝎大叔,你说话算不算数?”

    巫马炎眼里满是闪光,大声道,“你说过,倘若天劫之战后咱们都没死,你就收我为徒!现在我已经扛过了两次天劫之战,你不会反悔吧?”

    李耀道:“我说的话,当然算数,不过我也说过,除非你能被一些蚂蚁咬上几口还面不改色,我才会收你为徒。”

    “没问题!”

    巫马炎双手叉腰,咬牙道,“只要你肯收我为徒,别说蚂蚁,被老虎咬上几口都行,来吧!”

    李耀蹲下,道:“伸一根手指头出来。”

    巫马炎咬牙切齿,视死如归,紧闭双眼,戳出右手食指。

    不一会儿,就感到一阵酥酥麻麻,睁眼一看,才发现李耀从池塘边捻了几只普普通通的蚂蚁,放到他手指头上。

    巫马炎愕然:“这是什么意思?”

    李耀笑眯眯道:“没什么,本来是想用另外一项测试来刁难一下你,不过,你在和燕西北的激战中已经证明了自己,当你毫不犹豫地抽刀冲向燕西北那一刻,我已经决定,只要你愿意,我一定收你为徒!”

    李耀现在的极限战力,堪比结丹中高阶,哪怕开宗立派都绝对够资格,收个徒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巫马炎今年不到十四岁,已经冲上了炼气期十五重,这样的天才儿童,放在外面简直是无数宗派争抢的宝贝。

    李耀和他朝夕相处了几个月,觉得他人品也很过得去,现在自己送上门来,焉有不收之理?

    巫马炎听到李耀答应,激动地一连打了三个后空翻,又在池塘旁边的鹅卵石上跪了下来,“咚咚咚”磕了三个头,脆生生地叫了一声:“老师!”

    李耀挠着头发,在欧冶子的异梦之中,他连一派之主的滋味都曾经尝过,那时候座下门人弟子何止千万,一声“老师”,自然没什么受不起的。

    只是受了巫马炎三个响头,又被人称为老师,那就要对人负责。

    李耀将自己毕生所学,仔仔细细梳理了半天,想要精选一些适合巫马炎修炼的神通出来。

    却听巫马炎毕恭毕敬地问道:“老师,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怎么想都想不通,甚至有些钻牛角尖了!想问我妈和熊爸,但又觉得他们都未必能理解!不知道老师是否可以帮我解惑呢?”

    “哦?”

    李耀眉毛一翘,装出一副庄严肃穆的模样,指了指池塘边的大青石道,“坐下,慢慢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