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六百四十一章 他不好惹!
    两个月后,天圣城,六号星港。

    “啊啾!”

    谢安安打了个喷嚏,小巧玲珑的鼻子微微皱起,把自己往红彤彤的棉袄里缩了一缩,似乎想要完全躲到棉袄里去。

    天圣城是星空战堡,气候和温度都依靠法宝来维持,完全可以调节到四季如春。

    但是生活在星海中的人们,还是怀念在行星之上拥有四季变换的日子,因此天圣城也被模拟出了春夏秋冬,而且会不定期出现雨雪雾霾等等天气。

    按时令,眼下正是天圣城中的初春,空空荡荡的六号星港中吹来阵阵潮湿的冷风,无孔不入地钻进了旅人的领口和袖子里去。

    不过令少女愁眉不展的却不是天气,而是接下来要面临的苦差事。

    “真是的,咱们系里有那么多学生,为什么非要让我来接待这位访问学者呢!”

    谢安安吸着鼻子,向龙云心小声抱怨。

    谢安安和龙云心,都来自修真界中历史悠久的炼器世家,两人从小就是世交。

    在最近一届空山论剑上,两人都和李耀打过交道,龙云心甚至还败在李耀手中。

    因为过早被淘汰出局,龙云心自然没能得到三大晶铠炼制中心的青睐。

    好在她的基本功相当扎实,在炼器师圈子里的人脉也很广阔,总算被母校,飞星大学炼器系招聘为助理研究员,眼下正在炼器系附属的一个老牌实验室中工作。

    谢安安,龙云心,还有飞星大学炼器系的四名年轻炼器师,是专程到六号星港来迎接一名特殊的访问学者。

    来自铁原星的一百名留学生,大多数人一个月前就到了,这些蛮荒之地的少年,乍一来到飞星界最繁华最先进的大城市,免不了闹出了不少鸡飞狗跳的乱子,也留下了许多让人忍俊不禁的笑话。

    然而这位访问学者沙蝎。却是没有和大家一路,姗姗来迟,直到今天才到。

    飞星大学炼器系,对于如何接待这位与众不同的访问学者。也达成了初步共识。

    虽然所有的专家学者都不相信这个沙蝎有足够的真才实学,参与飞星大学的炼器研究。

    不过这家伙自己是个土财主不说,还背靠着铁原星这样一股庞大的势力,倘若他愿意牵线搭桥,令铁原星都投资到炼器系的一些项目中。绝对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是以,对他的接待规格,也相当之高。

    以飞星大学在修真界中的地位,一般地方上的访问学者到这里,简直就是朝圣来了,哪怕是业内知名的专家,最多是请校方的接待处派人接到校内。

    这一次,却是出动了四名炼器系里的青年老师和研究员,亲自前往星港迎接,在飞星大学。算是相当隆重。

    龙云心却是自告奋勇。

    她是那种唯恐天下不乱的性格,对这位来自铁原星的访问学者格外有兴趣,笑眯眯道:“没办法,安安,谁叫你是咱们炼器系里唯一一个接触过沙蝎的人呢?人家对你有救命之恩,你当然是接待对方的最佳人选啊!说真的,你曾经见过他,这位铁原六部第一勇士,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

    谢安安的脸“噌”的红了。

    半年前,在空山论剑之后的大爆炸中。她被长生殿中人劫持到了铁原星上,正是被李耀搭救。

    不过她也只是在山谷中看到了李耀一眼,之后很快就交由大角铠师团接手,直到离开铁原星。都没有再见过李耀。

    只不过,少女心中还有一个小小的秘密。

    当他们二十名人质都在牢房里时,这位“沙蝎”曾经和她取得过联络,正是从她口中得知了详情,才展开后面的一系列行动。

    “也不知道,他究竟还记不记得我?”

    谢安安心中暗暗想到。随即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红着脸道:“我,我们直到一个无名山谷里,才被他揭开了头罩,头昏眼花之下,也没有太看清楚,只记得他穿着一身非常狰狞的战甲,头发乱糟糟的把整张脸都盖住,声音有些沙哑,人凶得很,不等我们喘一口气,就让我们去挖坑。”

    “不过,后来从大角铠师口中,听说了不少沙蝎的故事,据说此人是铁原星上新近崛起的超级高手,号称打遍六部无敌手,铁原六部中没有一个不服他的,连上上一代的铁原六部第一勇士,都是被他活活打死!”

    谢安安吐了吐舌头,皱着鼻子道,“这样一个凶神恶煞的家伙,肯定不好惹啊,让我去接待他,我,我万一惹他生气怎么办呢?”

    “别怕,一切都有我们,左右不过是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野蛮人罢了!”

    正在旁边闲聊的四名青年走了过来,笑嘻嘻地说。

    虽然谢安安是学生,他们都是老师,但这些年轻教师里也有几个是炼器世家出身,和谢安安从小就认识,把她当成小妹妹一样看待。

    是以大家聊起来,倒是不像一般师生那么拘束。

    当先一名青年炼器师,瘦得和猴子一样,左眼下面长了一个大大的痦子,名叫侯子涛,专攻灵能枪械的研究,年纪轻轻,就有好几项专利在手,是圈子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他加盟飞星大学已经五年,以往都是给别人当助手,直到今年才自己申请了一个项目下来,正是野心勃勃,准备大展拳脚之时。

    只不过,以往当助手时还不觉得,等到自己真的要带领一个团队上马项目,才发现炼器之道,实在是太太太烧钱了。

    在飞星大学这种前辈多如狗,权威遍地走的地方,侯子涛这样的后起之秀要申请点儿研究经费,那真是千难万难。

    是以,听说有一个人傻钱多的土财主要来炼器系里当访问学者,侯子涛第一个跳出来承担迎接任务。

    侯子涛笑道:“安安,你不用想这么多,反正等会儿见到那位土豪,你就使劲贴上去感谢人家的救命之恩,先把他感谢得七荤八素。然后我们几个再围上去一通吹捧,把他吹捧得忘乎所以,接下来我们就带他去参观我们正在进行的几个项目,这家伙再怎么厉害。也只是一个肌肉棒子而已,难道还真懂什么炼器术吗?到时候,嘿嘿嘿嘿……”

    侯子涛笑得很贱。

    其余几名青年炼器师的情况也差不多,闻言皆笑,一个个摩拳擦掌。满心盘算着,这个机会千载难逢,说什么都要狠狠宰这个土财主一刀不可!

    龙云心撇了撇嘴,将谢安安拉到一边,冷眼扫过这帮正在想入非非的家伙,压低了声音道:“安安,你别听猴子那帮人瞎说,反正干好最基本的接待工作就成,也别把人家真当成是人傻钱多的傻子,想从人家身上捞到什么好处。我看啊,这个铁原六部第一勇士,不好惹!”

    谢安安一愣:“龙姐姐,你认识沙蝎?”

    龙云心神秘一笑,道:“沙蝎我当然不认识,不过我在横风星域有一个至交好友,昨天却是告诉了我一个十分震撼的消息!”

    “安安,你知道沙蝎为什么拖到今天,才姗姗来迟吗?”

    谢安安还是有些迷糊:“横风星域?”

    “没错,在横风星域有一个小小的修真者家族。巫马家,以往一直没出过什么高手,在众多世家中只是末流。”

    龙云心眉飞色舞道,“不过在二十年前。巫马家却是涌现出了一名实力相当不俗的年轻高手,叫做巫马飞,不到四十岁就修炼到了筑基高阶,加入了横风星域颇有影响力的白龙社,成为宗派中的骨干,也为巫马家挣下了诺大的家业。”

    “只可惜天妒英才。没过几年,巫马飞带着老婆孩子去岳父母家时,遭遇星盗,一家人都失踪了。”

    “当时所有人都以为巫马飞一家全部死了,巫马飞挣下的偌大家业,还有白龙社提供的抚恤金和保险赔偿金,当然都落到巫马家族之中。”

    “巫马家族的上一辈年事已高,巫马飞却还有两个哥哥,如此一来,这些钱都归两个哥哥瓜分了。”

    “岂料,巫马飞固然已经陨落,他却还有一个独子巫马炎流落到了铁原星上。”

    “现在铁原人和飞星人展开交流,巫马炎自然就带着父亲的骨灰回到横风星域去认祖归宗了!”

    “他这一认祖归宗可不要紧,巫马家族可就尴尬了!原本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末流家族,全靠了巫马飞一手一脚打拼出一点小小的名气,之后又是依靠巫马飞的抚恤金和保险金才逐渐发家的!”

    “现在巫马飞的独生子居然出现,那巫马家的家产,应该如何分割呢?”

    谢安安迷迷糊糊听到这里,歪着脑袋想了半天道:“既然巫马飞还有儿子,那所有的保险金和抚恤金,还有巫马飞此前挣下的所有家产,当然是由独子来继承了!”

    龙云心冷笑道:“话是这么说,但是那两个哥哥躺在巫马飞的遗产上享受了那么多年,现在要他们将一切都吐出来,他们又怎么舍得?”

    “双方的交流才刚刚开始,铁原星对大部分飞星人来说还是十分神秘的地方,谁也搞不清楚铁原星上究竟是什么状况。”

    “巫马炎回来认祖归宗时,才十三四岁,看着不过是个半大小子,他母亲也只是一名手无缚鸡之力的医生,这两个伯伯见他们孤儿寡母,以为他们软弱可欺,便生出了谋夺家产之心,据我那朋友说,似乎是开出了一份十分苛刻的分割协议,想用三瓜两枣,就把他们孤儿寡母给打发了。”

    “岂料,巫马炎除了是巫马飞的独生子之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他正是铁原六部第一勇士沙蝎的亲传弟子!”

    “而且,沙蝎竟然也跟着巫马炎一起,去了横风星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