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六百四十四章 你的拳力太强了
    “咔咔咔咔!”

    冯凯旋浑身上下的骨节都如爆竹般炸响,特别是上下两排牙齿,好似打架般撞击着。

    “什么!”

    蔡羽大吃一惊,还在犹豫是否应该插手,李耀已经抽回了手,主动向他伸来。

    蔡羽冷哼一声,眼底闪过一丝厉芒,也伸出右手。

    他提前做好了准备,右手上青筋暴突,叉开的五指之间,隐隐闪动着微弱的电芒!

    双方的手,不轻不重握在一起。

    蔡羽指间的电芒,就像是几只小蚂蚁一样被李耀摁死。

    蔡羽闷哼一声,浑身上下的皮肤“唰”一下变成了血红色,眼珠暴突,血丝仿佛会分身术,一变二,二变四,瞬间挤满了整个眼球表面!

    李耀依旧面带微笑,带着蔡羽的右手晃了一晃,随即抽手,伸向廖国辉。

    牛高马大的廖国辉,出身武斗系,有点儿炼体者和原武者的影子,赤手空拳的实力在三人中是最强的。

    不过见两名实力和自己不相伯仲的好友都落得如此模样,他宽阔的背后布满了冷汗,哪里还敢小觑这个貌不惊人的铁原六部第一勇士,当下一咬牙,蒲扇大的双手朝李耀的右手狠狠抓来,低吼一声:“沙老师,欢迎!”

    “轰!”

    两只长满了黑毛的蒲扇大手,几乎将李耀的右手完全淹没。

    廖国辉的牙根发出“咔咔”之声,用几乎咬碎牙齿的力气,用力摇晃起李耀的手掌来。

    以自己的两只手握对方的一只手,这样的握手方式,在不知情的人看起来,还以为李耀对廖国辉有什么大恩大德,廖国辉正感激涕零呢!

    李耀眉头轻皱,不由自主发出“嗯”一声,浑身肌肉僵硬了片刻,随后放松下来。满脸惭愧,低声道:“不好意思,廖老师,你太强了。实在留不住手。”

    廖国辉如同一株遭到了雷击的柳树,当场僵硬在那里。

    李耀的右手如泥鳅般,从廖国辉的双掌之中轻轻滑出,再次郑重其事地说了一句:“对不起,廖老师。真不是故意的,你的拳力,实在太强了!”

    说着,李耀朝另外两名年轻教师点头致意,提起自己的行李,快步向外走去。

    并不高大的身形,很快就混迹于其余旅客之中,分辨不出来。

    冯凯旋体内的爆响声足足持续了五秒钟才告一段落,他就像是刚刚被人严刑拷打了三天三夜,冷汗将衣衫完全湿透。勉强抬手一看,右手剧烈颤动,怎么使劲都控制不住!

    “太,太可怕了,这哪里是握手,简直是将我的右手放到妖兽嘴巴里,让妖兽撕咬一样!”

    冯凯旋惊魂未定,再看身边的好友蔡羽,周身赤红的血潮这时候才渐渐褪去,然而刚才和李耀轻轻握了一下的右手。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起来,肿胀到了平时的三倍,晶莹剔透,红得吓人。像是一个古怪的气球。

    “我,我感觉不到右手的存在了,这,这家伙还是人?就算咱们系里那几个结丹,也没这么夸张啊!”

    蔡羽一张脸完全耷拉下来,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的右手。

    冯凯旋小心翼翼地碰了一下他的手掌。他立刻发出了杀猪一般的嚎叫!

    两人面面相觑,仿佛是在比赛谁身上冒的冷汗多。

    星港中的冷风乱吹,几乎要把两人都冻成冰棍。

    “还是咱们廖哥厉害!”

    冯凯旋喘了口气道,“真不愧是武斗系出身,竟然能和这样的妖孽硬拼一记不落下风!”

    他好像忘记了,廖国辉是用两只手去握李耀的一只手。

    “这个铁原六部第一勇士果然有些门道,却是咱们大意了,幸好廖哥最后关头顶得住,否则,咱们这个脸可是丢大了!”

    蔡羽从怀中掏出了一罐喷剂,小心翼翼地给右手上药,片刻之后,又有些奇怪,“廖哥,你怎么不动啊?”

    冯凯旋上前拍了拍廖国辉的肩膀:“对了,廖哥,他最后怎么和你抱歉,还说你太强了,什么意思,你略胜他一筹?”

    “别碰我!”

    廖国辉大吼一声,但是来不及了,冯凯旋已经在他肩膀上轻轻拍了一下。

    “哗啦!”

    廖国辉身形一晃,双脚站立之处,方圆三米之内的大理石上全都出现了纵横交错的蛛网裂纹。

    特别是双脚之下,大理石完全化作粉末,令他硬生生地矮了几公分!

    这还不算,随着脚底裂纹炸裂,廖国辉周身忽然爆发出了无数道诡异的真气,他穿的长袍先是向外高高鼓起,膨胀成了一颗球,随后“刺啦刺啦”几声,从内到外的衣服和裤子尽数炸裂,如天女散花般随风乱舞,只剩下几条烂布还披在身上。

    春寒料峭,飞星大学武斗系的青年教师廖国辉,就这样赤身裸体,在人来人往的六号星港中,死死盯着两名同伴。

    寒风好心地帮他披上了一层鸡皮疙瘩。

    冯凯旋和蔡羽目瞪口呆,魂不附体地盯着廖国辉的鸡皮疙瘩。

    廖国辉的表情比哭还难看,声音沙哑,带着哭腔道:“他的意思是,实在对不起,因为我太强了,所以他一不小心,没有留手……”

    “啊!”

    此时,终于有几名旅客发现了廖国辉的异样,发出了诧异的惊呼。

    ……

    飞星大学炼器系的五名青年炼器师,再加上一个谢安安,举着一块大大的牌子,上书“沙老师”三个字,左盼右顾。

    侯子涛的微型晶脑中,还射出了一副三维立体照片。

    照片中的人傲立于一座由妖兽骸骨搭建而成的血腥高台之上,身上披挂着由妖兽骸骨和兽皮炼制而成的华丽礼服,头戴七彩斑斓的羽冠,最引人注目的是右侧护肩,一根足足一米多长的妖兽獠牙冲天而起,霸道无匹,野蛮凶悍!

    妖骨头盔之下,是一张布满了络腮胡,粗犷到极点的面孔,特别是那对像要吃人的双眼,明知是照片,亦让人不敢和他对视。

    “怎么还没来?”

    侯子涛踮起脚尖东张西望,“这么有性格的造型,按理说应该一眼就能看到啊!”

    谢安安看到这张“铁原六部第一勇士沙蝎”的照片,更加害怕,一个劲儿往龙云心背后躲:“龙姐姐,不会吧,我上次看到的沙蝎,好像不是这个样子的,这么可怕?”

    “这是他收徒弟时候穿的礼服。”

    龙云心安慰道,不过自己也有些不敢确定,“平时……应该不至于这么夸张吧?”

    “不好!”

    侯子涛皱眉,“我好像看到武斗系和战铠系的几个年轻老师了,听说武斗系还有战铠、飞剑几个系,有一帮出身天圣六宗的年轻老师,很不服气沙蝎‘铁原六部第一勇士’的称号,早就摩拳擦掌要找沙蝎较量一番,别是到这儿来找沙蝎的麻烦吧?”

    “哪儿呢?”

    龙云心和谢安安纷纷向侯子涛所指的方向望去,刚好看到廖国辉浑身上下只挂着几条烂布,好似憋了两个钟头尿一样夹住大腿,想要一个猛子扎到地里去的模样。

    谢安安“啊”了一声,苹果脸瞬间烧得通红。

    龙云心大声咳嗽:“咳咳,咳咳咳咳,他,他,他不是武斗系的廖国辉吗?听说是狂熊会年轻一辈中最厉害的高手之一了,没想到还有这种癖好?”

    正当众人面面相觑,不明所以时,李耀微笑着朝他们走来。

    李耀还没看到“沙老师”三个字,先看到了谢安安。

    这个小姑娘先是在空山论剑上,随后在铁原星上都和他有过交集,两人也算是蛮有缘的。

    “各位好,谢安安同学你好,我是沙蝎。”李耀走到他们面前,笑着说。

    所有人都愣住,不停眨眼。

    站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十分普通的青年,普通到浑身上下找不到半点儿亮眼的地方。

    他穿着一件灰扑扑的风衣,袖口因为长时间的摩擦还有些裂开,风衣里面是同样灰色,很舒服但绝不昂贵的毛衣,脚蹬一双布满了裂纹的皮靴,浑身上下唯一的饰物就是一块亮晶晶的手表,不过也是最廉价的杂牌货。

    乱糟糟的头发下面,是一张看上去没有半点儿特点的脸庞,不过脸刮得很干净,甚至过分干净了。

    乍一看去,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最普通的上班族,倘若换上一件运动服,说他是大学生也完全可以!

    这样一个貌不惊人,平平无奇的年轻人,和照片中剑拔弩张,气焰滔天的铁原六部第一勇士,完全判若两人嘛!

    李耀也看到了侯子涛微型晶脑中投射出来的照片,不由咧嘴苦笑。

    这张照片是在他收巫马炎为徒的大典上拍摄的,那时候熊无极非要说那是狂熊部落前所未有的盛会,把场面弄到了无比夸张,还非要他按照铁原六部的传统,穿上妖兽骸骨和兽皮炼制而成的礼服,就连胡须都是故意用秘法刺激,加速生长出来的,说是这样才有铁原星最强者的气派。

    李耀原本想着,这是离开铁原星之前最后一场盛会,就当是激励铁原炼气士的士气了。

    谁知道等他离开铁原星,回到星空之后才知道,收徒大会上的造型,竟然被当成了“铁原六部第一勇士”的定妆照,无论什么媒体上,只有提到他,出现的肯定是这张野蛮粗犷的照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