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六百五十章 小笨蛋
    晚上八点,特护病房的探视时间结束。

    尽管李耀和薛元信都谈兴正浓,颇有秉烛夜谈的兴致,李耀还是被铁面无私的护士赶了出去。

    校园小径上,李耀在谢安安的指引下,向访问学者宿舍区走去。

    “今天太谢谢你了,谢安安同学。”

    李耀微笑道,“浪费了你一天时间来陪我,实在不好意思。”

    “您太客气了,您在铁原星上,不顾生死地救了我,不过是陪您熟悉几天而已,应该的。”

    谢安安红着脸说。

    不知为什么,或许对方是救命恩人的缘故,这位沙蝎大师给她一种十分熟悉可靠的感觉,双方就像是早就认识一样。

    早上还没接到人之前,那些可笑的担忧,早就抛到九霄云外了。

    “接下来几天,不用你陪了,反正有微型晶脑,我自己慢慢就熟悉了。”

    李耀知道,飞星大学的学生,学习都特别刻苦,浪费太多时间在自己身上,未免对修炼不利。

    正说着,却见小姑娘左盼右顾,略显焦躁,李耀奇怪道,“谢安安同学,你晚上还有事吗?如果有事的话,你先回去吧,反正前面就是访问学者的宿舍区,送到这里就可以了。”

    “不是的,不是的。”

    谢安安涨红了脸,连连摆手道,“我没事,不过,能不能请沙老师等我五分钟?”

    李耀当然点头。

    谢安安踮起脚尖,左右一打量,找到了一座拐角背风处的小花坛,她蹲在花坛边,从怀中摸出了一小包新鲜的碎猪肉。

    李耀记得,这是他们在医院里吃晚饭的时候,谢安安特地让厨房里拿的。

    修真者的饮食习惯各不相同,有些修炼秘法要求“血食”,也就是吃未经烹煮的新鲜食材,是以厨房里都是常备。李耀当时也没觉得奇怪。

    谢安安先在草丛中撒了一圈带着异香的药粉,又从腰间掏出一个古色古香的木匣,小心翼翼地打开,慢慢倾斜在了碎肉之上。

    木匣之中。立刻成群结队地钻出了十几只紫红色的蚂蚁。

    李耀的眉毛高高挑起:“这是?”

    谢安安将木匣中所有的蚂蚁都倾倒出来,大约有二十来只。

    这些蚂蚁饿了很久,一嗅到血肉的味道,立刻扑上去大快朵颐。

    小小的蚂蚁进食时,发出“咔嚓咔嚓”之声。恍若是二十多把铁钳一开一合,极为骇人。

    谢安安十分认真地观察着蚂蚁吃肉,不时伸出一根手指,将散落在旁边的蚂蚁都拨弄到碎肉上。

    她的手速很快,在蚂蚁一口咬上来之前,就把手抽了回去。

    “这叫紫环剑蚁,是我养来修炼手速的,这东西不太好养,每天到这个时候一定要吃东西,要不然就会饿坏的。今天中午已经耽误了喂食时间,所以,不好意思了,哎呦!”

    谢安安抬头向李耀解释,一时不察,冷不防一只个头极大的紫环剑蚁,在她虎口狠狠咬了一下。

    小姑娘疼得一下子蹦了起来,“嘶嘶”吸着冷气,手甩得比风扇还快。

    不过,比李耀上一次见到她被紫环剑蚁撕咬时。却是好太多了。

    上一次,她可是直接口吐白沫昏死过去的。

    见她几秒钟之内就恢复正常,又咬牙蹲下身子,去拨弄紫环剑蚁。李耀更加吃惊,下意识道:“紫环剑蚁?被咬上一口很痛吧!你怎么想到用这种方法来修炼?”

    谢安安专心致志地拨弄着紫环剑蚁,不出三分钟,一堆碎肉被紫环剑蚁吃了个干干净净。

    酒足饭饱的紫环剑蚁立刻翻脸不认人,向四面八方逃窜。

    不过谢安安事先洒在成一圈的药粉,对紫环剑蚁有天然的克制作用。就像是一道无形的屏障,将紫环剑蚁死死困住。

    无处可逃的紫环剑蚁更加暴怒,大牙摩擦,发出刀剑交击之声!

    谢安安瞪大了眼睛,一眨不眨,双手如闪电,将紫环剑蚁一只只夹住,收回木匣。

    “咬上一口,的确很痛,不过对手速的提升也非常明显,我现在的手速,比起半年之前,可是足足快了两倍呢!”

    谢安安一挺胸脯,很是骄傲地说,“这是我从一名超一流炼器师身上学来的秘法,那名炼器师是我见到过最厉害的超级天才,也是我最崇拜的偶像,只不过长生殿之乱后,他就销声匿迹,或许已经陨落了吧。”

    说到这里,小姑娘不由自主地鼓起了腮帮子,满脸遗憾。

    “呃……”

    李耀揉着下巴,若有所思,“你现在能用多少只紫环剑蚁来修炼?”

    “十三只!”

    谢安安有些得意地说,随即又不太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不过,用十三只紫环剑蚁来修炼的话,基本上每隔一分钟都会被咬到一次,有时候还会被三四只紫环剑蚁同时咬到,哈哈哈哈,真正游刃有余的话,大概只有十一只的样子。”

    “被三四只紫环剑蚁同时咬到?”

    李耀愕然,“你不痛吗?”

    “痛啊!”

    谢安安伸出一根手指头,让一只紫环剑蚁爬了上去,控制着指尖的肌肉弹跳和真气流动,就像是一团无形的琥珀,将紫环剑蚁凝固在里面。

    无论紫环剑蚁怎么张牙舞爪,都无法撕咬到她的手指分毫。

    谢安安将紫环剑蚁放到了眼前,痴痴地看着这只穿着紫色铠甲,亮晶晶的小虫,“不过修炼就是这样,不是痛就是累,哪有轻轻松松,躺在床上吃吃喝喝就能修炼成功的?”

    “但是,这种修炼方法,也太残酷了一些。”

    李耀不解道,“谢安安同学,我没记错的话,你出身炼器世家,飞星大学炼器系中,肯定也有很多修炼秘法,修炼起来,恐怕都不会这么痛苦的。”

    “为什么你放着那些轻松的秘法不练。非要修炼这么残酷的神通?”

    谢安安将最后一只紫环剑蚁轻轻弹进了木盒,长舒一口气,一屁股在花坛旁边坐了下来,摊了摊手道:“没办法。虽然我出身炼器世家,不过从小我就知道,自己的炼器天赋不怎么样。”

    “别说和沙老师,和我曾经见过的那位李耀大师相比了,就算是和龙云心姐姐。还有我们谢家同辈中的兄弟姐妹相比,我的天分,都是最差的一个。”

    “小时候大家在一起修炼,很多秘法,别人只要诵读几遍,就能心领神会,我的话,抱着晶脑啃上三天三夜,把整台晶脑都吃下去,也未必能掌握的。”

    “我唯一的优点。就是肯吃苦,会死记硬背而已,七八岁的时候,我就将整本《天材地宝百科大全》倒背如流了。”

    “但是,靠死记硬背,最多只能帮我考上飞星大学。”

    “到了大学里,我才发现,同学们都是万里挑一的天才,我和大家根本没得比,无论怎么努力。在班上都是吊车尾而已。”

    “虽然,虽然没人给我什么压力,就连家里人也没对我抱有太大的期望,只要我能顺顺利利毕业。在家族企业中担任一个普普通通的炼器师就好了,但是,我总是不甘心啊!”

    “哪怕我做不到像那名天才炼器师李耀一样,在空山论剑上叱咤风云,至少,至少我也想像龙云心姐姐那样。去参加一届空山论剑,亲自感受一下赛场中刀光剑影的气氛,体会一下和绝世高手同台竞技,那种心跳到爆炸的感觉!”

    “用紫环剑蚁来修炼,当然很痛苦,就算是为了提高手速,我们炼器系里都有很多种秘法,更加安全,更加可靠,痛苦更小。”

    “但是,说出来您别笑话我,沙老师,那些秘法,我都不怎么看得懂,就算勉强修炼了,效果也不大,我辛辛苦苦修炼十天的成果,还比不上那些天才修炼一天的。”

    “唯有紫环剑蚁修炼法,似乎不怎么需要用脑子,只要能忍得住痛就可以了,非常适合我这种笨蛋,哈!”

    “李耀在空山论剑一举成名之后,飞星大学和天圣学院,都有不少学生用紫环剑蚁来修炼,不过据我所知,到了半年之后还在坚持的,就只剩下我这个笨蛋啦!”

    “别人经常笑话我,或许是善意地提醒吧,说紫环剑蚁修炼法,是只属于李耀那种绝世天才的,我这样资质平庸的凡人,根本不适合用这种天才的修炼秘法。”

    “不过,在我看来,却不是这样。”

    “或许我和李耀之间的差距,真的比两个大千世界之间的距离还要遥远吧,或许我修炼一辈子,也赶不上人家十分之一的成就。”

    “但是至少,李耀这个绝世天才可以用紫环剑蚁来修炼,我谢安安这个小小的笨蛋,也一样可以啊!”

    “或许,我练着练着,练上十几二十年,我能掌控的紫环剑蚁,会比当年的李耀还多呢,哈哈,哈哈哈哈!”

    “更何况……”

    小姑娘话锋一转,红着脸道,“已经很久没有听到李耀的消息,或许他真的陨落了吧,如果真是这样,至少,我可以把他的修炼法,传承下去。”

    李耀忍不住咳嗽起来,一边咳嗽一边道:“你这么拼命,想成为炼器大师?”

    “大师什么的,我是无所谓啦,以我的天分,估计也成不了什么大师吧,哈哈哈哈!”

    谢安安吮着刚才被紫环剑蚁咬过,微微发红的虎口,给了李耀一个灿烂的笑容,“我只是,很喜欢炼器而已,明知自己没天分,还是喜欢,很喜欢很喜欢。”

    “哦。”

    李耀沉默了很久,在朦胧的路灯映照之下,嘴角逐渐向上勾起,也流露出了和小姑娘同样,灿烂至极的笑容。

    “我改变主意了。”

    李耀笑眯眯道,“谢安安同学,接下来一段时间,估计还是要请你多陪我熟悉一下飞星大学的环境,或许会耽误你很多很多时间,不知道你介不介意?”

    “不介意,您千万别客气。”

    谢安安把头摇得和拨浪鼓一样,想了想,又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不过,下回您再和薛大师讨论的时候,方便的话,可不可以继续让我旁听?”

    李耀乐了:“你听得懂吗?”

    谢安安的脸又红了,深深低下头去,看着自己的脚尖道:“说不定听着听着,哪天忽然就听懂了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