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六百五十八章 缺一个陪练
    当天深夜,一处直径一千米的碎片世界。

    这里是李耀的私人修炼空间。

    自从耀世集团的业务走上正轨之后,他就通过一个碎片世界开发商,短期租赁了这样一处空间。

    这里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法则,只是够清静,不会有人来干扰他修炼而已。

    “师父,穿上无双套装的感觉简直爽爆了,我曾经以为驾驭晶铠来战斗就是世界上最刺激的事情,现在才知道,加上战神套装,简直刺激百倍啊!”

    巫马炎依旧沉浸在白天的激战中不可自拔,兴奋得手舞足蹈,“吼吼吼吼!结丹修士!我把一名结丹修士都打爆了!”

    李耀笑道:“你和结丹修士之间,还有很大差距,只不过是占了无双套装的便宜,先吸收了别人那么多的攻击力,而对方又措手不及罢了。”

    “我敢断定,倘若再来一次,甚至仅仅是让对手提前知道无双套装的特性,有了防备,结果就完全不一样。”

    “不过,你今天的表现,的确十分出色,将无双套装的威力,发挥得淋漓尽致,有些超出了我的预料。”

    “这半年里,你的成长很大!”

    和半年前相比,此刻的巫马炎,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来到飞星大学之后,这个十四岁就冲上了炼气期巅峰境界的天才少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飞星大学的修炼体系,是整个飞星界最先进的,无数强者和筹训师都围绕着巫马炎,再加上李耀不惜一切代价,搜罗了大量的天材地宝供自己和弟子享用。

    巫马炎正在发育期,几乎一天一个变化,足足比半年前高出了一个半头,体重增加了将近一倍,身形却并不臃肿,一身矫健如猎豹的肌肉。在黑暗中都隐隐发亮,再配合他在铁原星上磨砺出来,极富野性魅力的气息,说是十八九岁的大小伙子都有人相信。

    走在校园里。已经有不少女大学生,被他迷得神魂颠倒。

    巫马炎咧嘴一笑,露出了雪白的牙齿,胸膛一挺,十分自豪地说:“多亏师父一定坚持让我来留学。我也觉得这半年里,自己的收获很大!”

    “现在,我已经能将真气激发到三十米开外,冲上了炼气期三十五层!”

    “在实战中,就连筑基期中阶修真者,也未必是我的对手!”

    “晶铠更是我的最爱,当初师父让我选择战铠系,实在太正确了!我觉得,自己就是为晶铠而生的!”

    “现在,那些大三大四的学生。十个加起来,也完全不是我的对手,唯有研究生当中还有一些人,能在我的攻击下坚持几招。”

    “但我却不怎么喜欢和他们打,因为他们的境界虽然高,但都没怎么杀过人,见过血,太稚嫩了,没什么意思!”

    巫马炎在残酷至极的铁原星长大,还参加过天劫之战。更面对过燕西北这样的绝世强者。

    实力高低姑且不论,他的实战经验,还有在激战中极度冷静的心态,都是一般大学生不可能具备的。

    李耀道:“所以。你就偷偷去了竞技场,参加了晶铠格斗?”

    巫马炎正滔滔不绝,这句话却是令他打了个咯噔,一吐舌头,有些不好意思地挠着脑袋道:“师父知道啦?我就是去玩玩,晶铠竞技场里的对手。都是真正上过战场,杀过星盗,见过血的狠人!就算表面上修为不高,但实际战斗力,还有应变能力,都不是一般大学生能比的。”

    “和他们战斗,才叫痛快!”

    李耀忍不住笑道:“天剑竞技场里的神秘新人‘铁炎’嘛,七战七捷,最近很红啊,各大网站都有你的战斗视频,高高挂在点击榜上,我倒是不想知道,偏偏上网的时候,老是有小弹窗跳出来,都快烦死我了。”

    巫马炎低下头去,红着脸道:“对不起,师父,我不是故意隐瞒您的,我是想着取得一个十连胜之后,再告诉你,给你一个意外的惊喜!谁知道,第八场遇上了一名真正的高手,被人家打了个落花流水,屁滚尿流,哈哈,我也就不好意思说啦!”

    李耀直视着巫马炎,道:“我并不反对你去晶铠竞技场较量,对寻常人来说,晶铠竞技场或许是十分残酷的地方,但是对于你这样在铁原星成长起来的炼气士来说,晶铠竞技场,亦不过是游乐场一般的存在。”

    “我只是觉得,你最近,似乎有些骄傲。”

    巫马炎的表情顿时严肃起来,认真道:“我错了,师父。”

    “我并没有说你错。”

    李耀沉吟了一下,缓缓道,“每个人的成长经历和生存环境各不相同,养成的性格当然也不可能一样。”

    “像我的话,平时不太喜欢把自己摆到聚光灯底下,被所有人众目睽睽地看着,我更加喜欢呆在黑暗一些的角落里,这样才感觉比较舒服,因为在我生长起来的地方,唯有黑暗,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你却不一样。”

    “独特的身份,令你从一出生就成为了狂熊部落中最与众不同的存在,你天生就生活在所有人的视线聚焦之下,面临无数人的质疑和挑战。”

    “而你亦只有用自己的拳头和骄傲,狠狠回击别人的质疑,才能在铁原星那种地方,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我只是想告诉你,要骄傲的话,就一直骄傲到底,哪怕被人打败,蹂躏到体无完肤,践踏到九幽黄泉,都不能丢掉这种宝贵的骄傲,要带着这身骄傲,从九幽黄泉中爬出来!”

    “你是我平生所见,资质最高的绝世天才,你这样骄傲的天才,最怕就是因为一次挫折而一蹶不振,自暴自弃,沉溺于失败的阴影中不可自拔。”

    “我看了你在天剑竞技场里第八场惨败的视频,对方的人品不怎么样啊,明明把你打败了,还故意要侮辱你,戏弄你。”

    “我怕你心里留下阴影。原本还想帮你开解一下,不过现在看来,我还是低估了你,你自己已经调节得很好。”

    巫马炎“嘿嘿”一笑。道:“那算什么呢,我小时候,被别人嘲笑、欺负、打趴下的时候多着呢,倘若被人这样羞辱一下就爬不起来,那我早就不活啦!”

    李耀眼底流露出了异彩。点头道:“好,既然这样的话,我觉得你已经准备好,承受更加严重的失败,更加残酷的蹂躏了。”

    巫马炎不解道:“师父,什么意思?”

    李耀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微笑,轻轻打了个响指,从乾坤戒中提取出了两个镌刻着符文的金属箱。

    巫马炎眼前一亮:“无双套装!”

    李耀道:“无双套装,算是我们耀世集团和战神研究室联合研发的。很多技术都是双方共享,所以我也和薛元信大师商定,将来我们耀世集团,也拥有授权炼制无双套装,乃至炼制各种改装型号的权利。”

    “来吧,这里有一副无双套装,还有一具你最惯用的雷炎战铠,也插上了最强大的神通卡,穿上吧,比划一下。”

    巫马炎愣住。挠着头皮笑了起来:“师父,您这个好像不是测试型号,灵能激发程度都是达到100%的,我对于无双套装的驾驭。还没达到掌控自如的程度,杀得兴起,我控制不住自己的。”

    李耀笑了:“你怕会失手伤到我?”

    “师父是筑基期究极境界的大高手,听说前几天和武斗系的一名元婴切磋,都坚持了很久,我当然远远不是师父的对手了!”

    巫马炎眨眼道。“就算穿上雷炎战铠,相信师父赤手空拳都能把我打爆。”

    “不过,雷炎战铠再加上无双套装,那就完全不同了!师父您应该最清楚无双套装的威力嘛,下午我可是足足打爆了四十名铠师,连结丹修士,都被我一拳轰出去了!”

    “师父,您的实力,当然比那名结丹修士强大,不过人家身上还穿着晶铠,都没抵挡住无双套装啊!”

    “哦。”

    李耀慢条斯理地说,“我没说我不穿晶铠。”

    “师父您别开玩笑了。”

    巫马炎捧着肚子笑了起来,“晶铠和咱们在铁原星上使用的真气战甲,完全两回事,驾驭难度何止提升百倍!师傅您以前穿的那些,都只能算是真气战甲,包括您和燕西北对战时候使用的天劫套装,也算不上是真正的战神套装!”

    “您根本没学过真正的晶铠驾驭之道,穿上晶铠还不如不穿呢!”

    李耀一笑,手指在额头虚虚一按,周身闪过一道青色光华,很快包裹上了一台青色的晶铠。

    巫马炎“啊”了一声:“原来师父已经学过了驾驭晶铠啊!”

    随后又忍不住“嗤嗤”笑出了声。

    李耀穿的是一套基础款的“青狼战铠”,这种结构简单,操作简便的晶铠是专供中低阶修真者使用,甚至有些实力强大的普通武者都可以驾驭,算是最低级的入门型号。

    可想而知,这种入门级货色的性能,能高到哪儿去?

    别说无双套装了,就算和巫马炎惯用的雷炎战铠相比,青狼战铠的各项性能参数,最高也只有三分之一。

    虽然,这具青狼战铠看似经过了师父的大幅改装,不过巫马炎并没有发现太多使用天材地宝的痕迹。

    底子这么薄弱,再怎么改装,又能提升多少?

    “师父,咱们别闹了,要是您真想过瘾,要不然咱们换换,我穿青狼,您穿雷炎和无双吧!”

    “不过,雷炎的操纵很复杂,师父您会吗?”

    李耀蹦蹦跳跳,活动着手腕脚腕,笑道:“没事儿,我主要是想亲自体验一下无双套装的性能,为下一步的改装,搜集第一手数据,你要是实在怕把为师打伤,要不然你就站在原地别动,让我打你几拳。”

    “那行。”

    在巫马炎心目中,李耀就是除了熊爸之外,最值得信赖的人。

    既然师父他老人家一定要过瘾,那就让他过过瘾呗!

    巫马炎乖乖地穿上了雷炎战铠,又运转神念,激发无双套装的电磁吸附神通,无双套装在无数道电弧的笼罩之下分解开来,围绕着他旋转了三圈,牢牢吸附于雷炎套装之上。

    将近四米高的无双战神,再次登场!

    “准备好了吗?”

    李耀淡淡问道。

    “这还准备什么,师父您尽管来吧!”巫马炎用力拍了几下胸膛,胸甲“咣咣”作响。

    李耀深吸一口气,摆出了百米冲刺的蹲姿,忽然抬头,道:“对了,阿炎,你知道当初我为什么建议你选择战铠系吗?”

    “啊?”

    巫马炎道,“不知道啊,为什么?”

    “因为。”

    李耀微笑,“我正好,缺一个陪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