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六百七十一章 你怎么哭了?
    法宝检测室里的空气像是被抽干,所有人同时静默了十秒钟,紧接着,这些业内顶尖高手都跳了起来。

    “沙蝎?不就是那个铁原暴发户?”

    “他名下倒是也有一个炼器中心,但是他自己,真的懂炼器,而且水平还这么高?”

    “不,不可能吧,我听说他今天早上,刚刚当了一次冤大头,花大价钱买了一块不值钱的破石头,沦为了圈子里的大笑话!”

    “我记得他年纪不大,最多三四十岁,这七枚法宝构件的炼制技术炉火纯青,却又不带一丝烟火气,反而有种古拙质朴的味道,不是这样一个年轻人,可以炼制出来的!”

    谢千鹤听着众人议论,只觉一阵头晕目眩,耳边“嗡嗡”作响,不由自主倒退了两三步。

    张了张嘴,有心想要质疑。

    但内心深处也知道,薛大师不可能开这么大的玩笑!

    “难道这位沙蝎,真是深藏不露的炼器高手?”

    “能炼制出这样的极品构件,他的炼器术也太夸张了吧,莫非还在娘胎里就开始炼器不成!”

    谢千鹤一万个想不通。

    又想到自己刚刚在女儿面前说的那番话,嘴里顿时有些酸麻,内心纠结极了!

    皇甫大师静静听众人说完,点头道:“老实说,我也和大家一样不敢相信。”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想要知道沙蝎的炼器水平,很简单。”

    “就在刚才,我已经通过老薛,和沙蝎约定,明天早上‘换东西’了。”

    “什么!”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没想到以皇甫大师在炼器师圈子里的显赫地位,居然主动提出要和沙蝎切磋!

    “换东西”。也叫“串家伙”,“交换神通”,是炼器师之间十分流行的交流切磋方式。

    所谓“交换神通”,规矩很简单。

    比方说皇甫大师现在对李耀锻造七枚核心构件的技术很感兴趣。想要深入探索学习。

    李耀当然不可能将这种核心技术轻易示人,这样的神通,无论用多少钱都是买不到的。

    倘若皇甫大师真的感兴趣,可以主动拿出几种自己的神通,供李耀选择。

    双方约定时间地点。当着对方的面,将两种价值差不多的神通,完完全全施展一遍,包括每一个细节,都让对方看得一清二楚。

    这,就是双方将神通交换了。

    至于对方看过一遍之后,能学会多少,那就看个人的修为高低了。

    “交换神通”,既是一种交流形式,亦是一种特殊的比斗。

    潜台词是:

    “就算我把神通当着你的面。一招一式都比划出来,你也学不会!”

    “而你的神通,只要演示一遍,我就能统统学过来!”

    毕竟是炼器师,不是舞刀弄枪的战斗型修真者,又没有深仇大恨,不可能真的展开厮杀。

    用“交换神通”的方式来切磋,既可以衡量出彼此的水平高低,又不伤了和气,还能促进炼器术的交流和发展。是以,极受广大炼器师的欢迎。

    不少炼器师从天南海北,不远万里赶到天圣城来参加炼锋会,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和各路高手“换东西”,“串家伙”,“交换神通”!

    众人没想到皇甫大师会主动提出和一名年轻炼器师“换东西”。

    转念一想,倘若这七枚核心构件真是沙蝎炼制,的确值得用任何神通去交换。

    皇甫大师将炼器术视为生命,遇到这种机会。难怪他不放过了。

    那名红线流炼器师犹豫了一下,道:“皇甫大师,我也想和沙蝎交换神通,却不知他是否愿意?”

    皇甫大师笑道:“我可以请老薛帮你转达,听老薛说,沙蝎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炼器狂人,对所有炼器术都极感兴趣,问题应该不大。”

    “不过,你要‘换东西’,那你准备拿什么神通来换?”

    “我可是拿出了‘二十七面双重立体符阵构造术’,来和他交换的。”

    众人不约而同,再次倒吸一口冷气。

    二十七面双重立体符阵构造术,是皇甫大师的成名绝技,能够将一大一小两个不规则立体符阵嵌套在一起。

    即便最简单的符阵组,使用了这一构造术之后,都将增加数十种变化!

    没想到,皇甫大师不惜血本,连这样的秘法都拿出来交换了!

    不过想想也是,对方炼制这七枚法宝构件的技术实在是骇人听闻,若非“二十七面双重符阵构造术”这种级别的神通,人家又不傻,凭什么和你换!

    众人面面相觑,都想和沙蝎交换神通。

    不过皇甫大师都拿出了这么高级别的神通,他们再腆着脸掏出一些普通炼器术出去,那就不止是把沙蝎当成白痴,更是打薛大师和皇甫大师的脸了。

    红线流炼器师思索了很久,一跺脚,咬牙道:“我,我可以当着沙蝎的面,完完全全施展一次‘追光冥火术’!”

    “这套秘术,可以将炼器炉内的温度,在短短三秒之内,提升一千两百度以上!”

    另一名资深炼器师,上前一步,红着眼道:“我用‘天丝缠血术’来和他交换,这可是用鲜血来强化材料的秘法,我连两个真传弟子都还没传授,够不够!”

    其余几名炼器师见状,也是咬牙跺脚,掏出了压箱底的绝活。

    一名炼器师喘着粗气道:“换就换,我就不信,我这么精妙的‘流云磨锋术’,他只看一遍就能学会!”

    谢千鹤站在一旁,开始还有些犹豫,这句话却是一下子点醒了他。

    他大步上前,道:“皇甫大师,我也想和沙蝎交流切磋,交换神通,谢家的祖传秘法,我不能轻易透露给外人,但是我在十年前无意间得到过一门秘术‘分金断玉诀’,是专门用来提纯材料的。”

    “修炼到极致。可以将蕴含众多杂质的下品材料,瞬间提纯为毫无杂质的高阶材料,是改善天材地宝品阶的极品功法!”

    “凭此一套神通,足以和沙蝎交换了吧!”

    皇甫大师让众人将自己的神通、功效全都写下来。汇总之后,传输给了薛元信大师。

    片刻之后,传来回应。

    “沙蝎答应了,明天日出之前,一起在十九号炼器室。交流切磋,交换神通!”

    “太好了!”

    谢千鹤狠狠攥紧了拳头。

    他倒要亲手领教一下,沙蝎的炼器术,是否真的这么厉害!

    半个钟头后,谢千鹤走出检测室,第一时间和老婆通话:“阿香,安安拜师那件事……”

    “老谢,不好了!”

    董含香满脸焦急,“安安刚才留了一张纸条,就。就扒着窗户溜走了!”

    “啥?”

    谢千鹤瞪大眼睛,愣了半天,长长吐出一口浊气,“算了,别管她,快二十岁的人了,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董含香傻眼,原本以为丈夫听到这个消息,肯定雷霆震怒,没想到却是这么轻描淡写。

    “老谢。你怎么了?”

    “没什么。”

    谢千鹤闷闷地说,“只是,这双眼睛有点儿不好使了。”

    ……

    “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我是《青云星域娱乐周刊》的记者伊飞兰。正在炼锋会现场为您报道。”

    “再好的法宝,也需要强大的修真者来使用,今天我们一直在持续跟进天才少年巫马炎的新闻,刚刚得到消息,巫马炎正在会场附属的七十七号修炼室中进行修炼。”

    “究竟,这名天才少年是经过了怎样的修炼。才成为飞星大学近十年最引人注目的超级新人?”

    “请大家随我一起去七十七号修炼室门口,等待巫马炎的现身吧!”

    伊飞兰对着隐藏在领口的便携式采访钮说完,鬼鬼祟祟地半蹲在一蓬灌木后面,喃喃自语:“巫马炎,这次一定要逮住你……”

    不一时,七十七号修炼室的大门,“吱呀”出现一道缝隙。

    “出来了!”

    伊飞兰精神一振,瞬间策划出了十九种博取同情,死缠烂打的采访方案。

    然而,就在她从花坛里一跃而出时,借着人造月光,却是看清楚了这人的模样。

    伊飞兰倒吸一口冷气,如同中了定身法,整个人都僵住了。

    这人,或者说,这个“人形物体”,顶着一颗鼻青脸肿,比猪头还大的脑袋,凄惨到爹娘都认不出来了。

    身上的超高强度芥子战斗服,被撕成千丝万缕,随风飘荡。

    浑身上下一块青一块紫,没有一处看得清原本的肤色,不少地方还蜿蜿蜒蜒地淌着血,像是刚刚被几十名大汉围殴过三天三夜。

    他像是风烛残年的老人,颤颤巍巍,扶着墙,抖了足足两分钟,这才伛偻着腰身,双臂环抱,一瘸一拐,慢慢向前磨蹭。

    伊飞兰愣了半天。

    清冷的月光下,猪头一样的大脸上,隐隐闪耀着泪痕。

    “呃,不好意思各位观众,可能是我们的消息源出了问题,天才少年巫马炎,似乎并不在七十七号修炼室,我们到周围几个修炼室再去转一下……”

    面目全非的少年,并没有注意到女记者失望地离去,他步履蹒跚,走得比老太婆还慢,一边挪动,一边咬牙:“太过分了,居然只用一只手,就把我……”

    忽然,一道娇小玲珑的身影,从拐角处跳了出来。

    少年吓了一跳,本能反应就是躲闪,但这样一来就牵动了周身三百六十道伤口,疼得他像是钻进油锅里炸了一道似的!

    少年有种仰天长啸,血泪俱下的冲动。

    “巫马师兄!”

    谢安安满脸堆笑,借着月光看到了巫马炎杀人的目光,笑容瞬间凝固在了嘴角,“师兄,你怎么哭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