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六百七十二章 古代铸剑师的精气神!
    “你!认!错!人!了!”巫马炎咬牙,从两根香肠似的嘴唇中间,硬生生挤出了五个字。

    谢安安笑了:“什么啊,我是炼器师,看人从来都是先看手的,你的脸虽然被沙老师打得面目全非,但一双手上,所有指节的分布,明明就是巫马师兄嘛!”

    巫马炎傻眼,脱口而出:“谁说是被师父打的,我自己不小心撞到的,还有,谁是你师兄啊,少套近乎!”

    却是一不留神,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谢安安“噗嗤”笑出声:“挨了自己师父一顿教训,又不是什么不光彩的事情,这有什么不敢承认的,你这小孩还挺要面子!”

    巫马炎恼羞成怒,刚想暴跳如雷,再次牵动伤口,疼得他直哼哼:“谢,谢安安,你别太过分,谁,谁是小孩啊!”

    谢安安摩拳擦掌地走了过来,笑呵呵道:“来,我帮你按按吧,保证十分钟就能活血化瘀,消肿止痛。”

    巫马炎哪里肯信,猪头一样的脸再次扭曲,拧眉高叫:“你别过来,你要干什么,我警告你谢安安——”

    巫马炎欲哭无泪,放在平时,十个谢安安也不是他的对手,只可惜虎落平阳被犬欺,万众瞩目的天才少年,刚刚被李耀一顿谆谆教诲过,连肠子都“教诲”抽搐了,哪里提得起半分力气?

    谢安安虽然不是战斗型修真者,但是这半年来在李耀的指点下,修炼《鲸吞大法》和《披风乱锤法》,气力早就比过去提升百倍,手速更是快到无以复加。

    双手如闪电,刹那光华,居然一下子捏住了巫马炎的肩膀。

    “嘶——”

    巫马炎本能反应就是惨叫,然而料想中的剧痛却是迟迟没有传来,反而涌来了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觉。

    谢安安双手所及,剧痛全都化作一股股暖意。就像是苦涩的茶水在口中慢慢化开,只留下丝丝甘甜,说不出的舒畅。

    “咦——”

    巫马炎瞪大眼睛,没想到这个傻乎乎的女人。还有这样的手艺。

    “怎么样,很舒服吧?”

    谢安安一门心思想要和这位未来的大师兄,不,应该说是“小师兄”搞好关系,十分卖力地帮他活血化瘀。笑眯眯道,“这也是沙老师传授给我的秘术,他说是在一枚很古老的玉简中发掘出来的,是从四万年前的古修时代流传下来,叫做‘化龙诀’,对修炼之后的恢复,最有奇效。”

    “最近半年我跟随沙老师,也经常像你一样,弄得狼狈不堪,是以沙老师就传授给我这门秘术。让我能迅速恢复,应付第二天的修炼。”

    巫马炎愕然:“你也经常被师父折磨得这么惨?不会吧,他怎么下得去手?再说,你不是炼器师么?”

    谢安安的鼻尖翘了起来,轻描淡写道:“最近半年,你主要是在战铠系里打基础,还是我跟随沙老师修炼的时间长啊,像你今天的样子,在我身上是家常便饭了。”

    “我是炼器师没错,但沙老师说。炼器的基础就是要有一副好体格嘛!”

    “沙老师还说,我的天赋不行,恐怕成为不了一名‘智慧型’的炼器师,却是可以走‘力量型’路线。往锻造方面发展。”

    “他原本也下不了手,是我主动要求加磅的,因为我知道自己脑子不够灵活,和巫马师兄这样的绝世天才不能比,如果不再刻苦一点的话,那就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巫马炎默然。

    半个钟头前那场教学战的惨烈,直到此刻回想起来,还是让他心惊肉跳,颇有现在就逃之夭夭,避开明晚修炼的冲动。

    他认认真真地看着谢安安,实在很难想象,这样一个有些婴儿肥,好似瓷娃娃的女孩子,怎么可能承受住师父那种惨无人道的修炼方式。

    “你,你来这里干什么?”

    巫马炎的口气软了下来。

    谢安安的动作停滞了一下,咬着嘴唇道:“我,我是来找沙老师的,刚才,我和家里人闹翻了……”

    巫马炎听谢安安将整件事说了一遍,十四岁的少年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样的事情了。

    “沙老师在里面吗?”谢安安瞪大了水汪汪的眼睛,满怀期待地看着巫马炎。

    巫马炎从来没有被一个女孩子这么近距离,这样子注视过。

    刚刚有些消肿的脸,“唰”一下又红了。

    “算了算了,好男不和女斗,不跟你计较!”

    巫马炎心烦意乱地挥了挥手,“师父还在里面修炼,等会儿我带你进去,帮你和他说几句好话就是!”

    “真的?小师兄万岁!”

    谢安安喜出望外,双手狠狠一用力。

    “嘶——”

    巫马炎眼角,两滴火辣辣的泪珠终于夺眶而出,声嘶力竭地咆哮起来,“谢!安!安!我上辈子,和你有仇是不是!”

    ……

    次日凌晨,黎明未至,人造天穹依旧一片昏暗。

    炼锋会所在的园区,却是星星点点,闪烁着无数灯火。

    五年一度的业界高端聚会,机会难得,不少炼器师彻夜未眠,聚在一起交流切磋。

    谢千鹤在炼器师圈子里浸淫了几十年,也曾经无数次和人交换神通,却是很久没有像今天一样心浮气躁,在炼器室的大门口,焦躁不安地来回踱步。

    今天一共有七名炼器师和沙蝎交换神通,自然不可能大家一起上,而是一个一个进入全封闭的炼器室中,私下交流。

    按照规矩,炼器师之间的切磋,是君子之争,在交换神通之前,都要发下心魔血誓,立下神魂契约,不能将交换神通的过程和结果告知第三人,交换来的神通,哪怕完全融会贯通了,亦只能自己使用,不能传授给旁人。

    今天这场切磋,还请了德高望重的薛元信大师为见证人。

    是以,排在谢千鹤之前进去切磋的几名炼器师,出来之后,都是双唇紧闭,一言不发,垂眸静坐,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

    谢千鹤心里如同猫爪子挠一样,想要询问,却是问不出口。。

    只是,从众人眼底偶尔泄露出来的震惊和愕然中,他却是隐约感知到,沙蝎的炼器水平之高,超出了这几名资深炼器师的想象。

    不一时,炼器室的气密门轻轻开启,“哧”一声,一团高压气流激射而出。

    “尹道友出来了!”

    刚刚在里面和沙蝎切磋的炼器师尹元华,亦是银心流晶铠炼制中心的专家,和谢千鹤是同事,两人关系不错。

    谢千鹤连忙上前:“老尹——”

    旁边的薛元信大师,轻轻咳嗽了一声。

    尹元华的表情十分复杂,既有震撼,又是迷惑:“老谢,轮到你去领教沙道友的手段了!”

    谢千鹤心中一凛,深吸一口气,大步走进炼器室。

    气密门在他身后合上,两侧的齿轮在符阵驱动下缓缓转动,将炼器室和外界隔绝,通过空气循环系统,整个空间内充斥着极其稳定,不会爆炸的惰性气体。

    炼器室中央,是一尊球形的悬浮式炼器炉,两旁的开放式仓库中摆满了琳琅满目的上千种材料。

    沙蝎端端正正地坐在炼器炉后面。

    炼器炉散发出的丝丝热力,扭曲了空气,令他的身形看起来有些虚无缥缈。

    谢千鹤仔仔细细打量这位铁原六部第一勇士,只觉得他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年轻许多,完全没有皇甫大师那种一代宗师,淡定从容的风范。

    反而,头发蓬乱,眼窝深陷,双目赤红,嘴唇皲裂,嘴角还沾着一些白沫,很久没有喝水的样子。

    沙蝎的眼神无比空洞,仿佛穿透了炼器炉的厚重炉壁,深入到跳跃不定的火焰之中,口中念念有词,正在心无旁骛地计算着什么。

    直到谢千鹤干咳一声,沙蝎才抬头,淡淡扫了他一眼。

    谢千鹤一个哆嗦,觉得沙蝎的目光十分**,冰冷,疯狂。

    明明只是炼器师之间的君子之争,他却像是面对一头饥肠辘辘的凶兽,有种不死不休的味道

    谢千鹤心底,忽然浮现出一道十分荒唐的念头。

    他曾经听说过,古代铸剑师中,曾经有人为了铸就一柄绝世好剑,足足十年夜以继日地炼器,直到最后一刻,自己跳入炼器炉中,以身殉剑,这才炼制出天下无双的神兵利器!

    原先他一直难以想象,疯狂到何种程度的铸剑师,才会干出这样的事情。

    不过此刻,他忽然觉得,倘若真有这样的铸剑师,那精气神,一定和眼前的沙蝎,一模一样!

    谢千鹤口干舌燥,有些尴尬地说道:“沙道友,多谢你对小女的救命之恩,听小女说,这段时间你还费尽心血,给了她不少指点……”

    “谢道友。”

    李耀兀自沉浸在刚才惊心动魄的炼器切磋之中。

    前面进来的几名炼器师,都是高手中的高手,展现出来的奇功绝艺,亦是令他生出了“大快朵颐”之感。

    他的计算力飙升到了极限,大脑就像是一具高速运转,滚滚发烫的主控晶脑,疯狂解析着刚才看到的神通。

    正是饥肠辘辘之时,哪有功夫废话!

    李耀深深凹陷的眼眶中,射出两道如疯似魔的电芒,“有什么话,出去再说,到了这里,只谈炼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