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七百零二章 追龙化羽刀
    “唰!”

    两具黑色晶铠同时化作半透明的虚影,从彼此中间交错穿过!

    半空中,张牙舞爪的鬼影和虚无缥缈的黑色羽毛,也像是交叉的风雨一样,交错穿插!

    鬼影在阵阵凄厉的惨叫声中,化作一缕缕黑烟,烟消云散。

    纷纷扬扬的黑色羽毛,也像是日出后的冰雪,融化在虚无之中。

    却是有九百九十九片黑色羽毛,拥有真正的实体,在玄骨战铠的左臂上螺旋缠绕,一枚枚羽毛天衣无缝地重叠在一起,凝聚成了一柄奇形战刀,好似一枚巨大的羽毛。

    这就是李耀和莫玄教授等五名鬼修,以他能够在气态灵能和液态灵能之间自由转换的特点,度身定制的近战法宝——追龙化羽刀!

    这柄战刀,以古法宝碎片、骸骨龙魔残骸、天灾级异兽骸骨,以及烈血斩风刀的碎片,糅合炼制而成,采用分体式结构,心念一动,随时可以化作九百九十九枚锐不可当的飞羽,隐匿在灵能营造出来的万千黑羽幻象中,角度刁钻,变幻莫测,防不胜防。

    最后一抹鬼影,和最后一片黑羽,都彻底湮灭。

    工地重新恢复平静,穿堂风从空空荡荡的楼层中呼啸而过,卷起漫天粉尘,恍若淡淡的迷雾。

    两台晶铠相隔十米,背对而立,保持在最后一刹那,出刀的姿态,仿佛两具最完美的雕像。

    “当啷!”

    追龙化羽刀,跌落在地。

    “哗啦!”

    玄骨战铠的胸甲,爆开了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像是妖魔裂开了血盆大口。

    “哧!哧!”

    李耀胸口,爆出一片真正的血雾,一个踉跄,单膝跪地,在楼板上砸出了一个深深的凹坑,大声咳嗽起来。

    “咳咳,咳咳咳咳。元婴,就是元婴!”

    李耀面若金纸,喘息了半天,勉强收缩肌肉。封死伤口附近的血管,咬牙起身,摇摇晃晃,朝幽冥刃走去。

    幽冥刃一动不动。

    “包括天蝎战甲在内,我一共换了四套铠甲。布置了十三个连环陷阱,耗尽了身上所有的晶石炸弹和法宝。”

    “没想到,咳咳,咳咳咳咳——”

    李耀大声咳嗽,走到幽冥刃面前,和这个元婴老怪面对面,头盔抵着头盔。

    幽冥刃只要抬一抬手,就能轻而易举地杀死他,却还是静静站着,纹丝不动。

    李耀气喘如牛。把剩下半句话说完,“没想到,还是要付出这么惨重的代价,才将你杀死!”

    李耀叉开五指,轻轻按在幽冥刃的晶铠头盔之上,忽然一发力!

    “哗啦!”

    幽冥刃庄子游,这个叱咤蜘蛛巢星的元婴老怪,竟然承受不住镇压,双膝贯地,跪在李耀面前!

    “你是我斩杀的第一个元婴。”

    李耀居高临下。冷冷看着幽冥刃,一字一顿道,“但,绝不会是最后一个。”

    “咔!”

    幽冥刃的脖子里。爆发出了一阵恐怖的炸响,整条颈椎完全炸成了粉末。

    在追龙化羽刀扫过的一刹那,幽冥刃的脖子,就被李耀的刀芒完全穿透,大脑和身体虽然看似相连,但其中所有的生机都已断绝。和砍头没什么两样。

    纵然是元婴老怪,也很难在身首分离的情况下生存。

    更何况李耀最后这一按,还将大量灵能,如岩浆般,透过晶铠头盔,疯狂灌入了幽冥刃的大脑,把整个脑组织彻底破坏。

    这个不可一世的元婴老怪,终于完全臣服在李耀脚下,低下了头颅,蜷缩成一团,死得不能再死!

    李耀冷哼一声,搓了搓手,将幽冥刃的尸体一脚踹倒,晶铠下面传来了贪婪的笑声,似乎要扒下幽冥刃穿的“黑角战铠”,搜索战利品。

    就在李耀的手指触碰到黑角战铠的刹那,他口中忽然爆出一声尖啸,摔在一边的追龙化羽刀瞬间爆开,再度化作九百九十九枚锋利的飞羽,在整个楼层中掀起了一场黑羽风暴!

    “啊!”

    东南角的半空中,传来一声诡异到极点的叫声,就像是将九幽黄泉中十万阴魂饱受折磨时的惨叫声,都凝结到一起,都凝聚在一瞬,凝聚成一根烧红的钢针,直刺李耀的大脑!

    一道暗红色的虚影,既像是幽幽的磷火,又像是妖异的花束,从虚空中浮现出来,逐渐凝聚成了一个半米多高,好似侏儒,又有些像是婴孩的人形。

    在追龙化羽刀的反复穿刺之下,这道人形痛不欲生,疯狂扭曲,死死盯着李耀的眼神中,绽放出了无比怨毒,以及比怨毒更深的恐惧!

    “你,你早知道我没有死透!”暗红色的虚影怪叫一声。

    李耀微笑:“元婴老怪,神魂力量比寻常修真者强大太多,死后有很大几率会转化成鬼修。”

    “而你,大名鼎鼎的‘幽冥刃’庄子游,原本就最擅长神魂攻击,你对精神领域有非常高深的研究,除了是一名穷凶极恶的星盗之外,还是一名修为精深的‘冥修师’。”

    “你转化成鬼修的几率,就比一般元婴强者更高了!”

    “我也只是,随意试探一下而已,没想到果然试探出来了。”

    幽冥刃气得“吱吱”乱叫,好似火焰中撒入了一勺火系晶石粉末,火苗“蹭”一下子舔到了天花板。

    只可惜他刚刚死去,神魂好不容易才用秘法逃出躯壳,三魂七魄极不稳定,尚未真正转化成鬼修,实力和活着的时候相比,最多只剩下百分之一!

    就算李耀身受重伤,亦不是此刻的他,可以抗衡的!

    他只能尽量拖延时间,让自己的三魂七魄尽快稳固,只要再给他几分钟,让他完成从游魂到鬼修的转化,到时候……

    幽冥刃装出一副追悔莫及的模样,惨叫道:“刚才被我斩断的,是一条假手?”

    “手当然是真手,像你这样杀人如麻的独行大盗,一刀斩断肌肉、血管和骨骼的感觉,和假手是完全不同的,怎么可能分辨不出来?”

    李耀摊了摊手道,“只不过,那不是我的手而已。”

    幽冥刃气得游魂乱抖,尖声道:“所以,从一开始你的目标就不是黑蛛八刃,而是我?疯了!你疯了!你的极限战力,最多在金丹上下,竟然就敢丧心病狂,猎杀一名元婴!疯子,你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李耀平静道:“如果你没有什么建设性的话要说,我们就开始吧。”

    李耀右手一挥,灵能化作水银般的浪潮,从空气中无声无息涌动过去,凝结成了一只银光闪闪的大手,一把扼住了幽冥刃游魂的喉咙!

    虎落平阳被犬欺,倘若是在巅峰状态时,幽冥刃这个元婴老怪,就算不能秒杀李耀,至少都能将他杀得像丧家之犬一样,落荒而逃!

    可是现在,幽冥刃的游魂,却像是割断了喉咙的老母鸡,无论怎么挣扎,嘶鸣,都只能乖乖被李耀拽到面前。

    “你,你要干什么!”

    幽冥刃惊慌失措地大叫,一半是装的,但也有一半,是真正的恐惧。

    李耀的每一步,都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令他生出了不可捉摸的心虚之感。

    李耀用灵能,将幽冥刃的游魂牢牢束缚在自己的胸甲前方,就像是一面“肉盾”,随后笑道:“一名元婴老怪身上,当然隐藏着无数珍贵的功法、神通、法宝和天材地宝了。”

    “我千辛万苦,消耗掉了所有晶铠和法宝,才干掉一个元婴,当然是要好好搜索一下元婴的尸体,把所有的牛黄狗宝都掏出来!”

    “只不过,换位思考,如果我是一名元婴,肯定也不希望自己死后,尸体被小辈凌辱,功法被仇敌拿走。”

    “所以,换成是我,一定会在晶铠内设置各种陷阱,甚至连我的身体内部,都会暗藏各种攻击性法宝,一旦有人要强行拆开我的晶铠,损毁我的尸体,就会……轰!让那人付出惨重的代价!”

    “而我所有的乾坤戒中,肯定也会设置自毁神念,万一有人要强行开启乾坤戒,那就一拍两散,自毁神通发动,将乾坤戒变成一颗没用的石头!”

    “追兵将至,时间有限,你是元婴,想必都不会怕我的拷问和威胁,所以我也不和你废话,就把你挡在面前,当我的挡箭牌!”

    “如果你的晶铠和尸体上,真有什么陷阱,一旦爆开,也是你首当其冲!”

    “反正我有这套性能极佳的超级晶铠防御,要害处还多加了好几层超柔钢,又有一名元婴的游魂当挡箭牌,就算真中了陷阱,都未必会死。”

    “不过,挡在我前面,又失去了晶铠乃至肉体,只剩下孤零零一条游魂的你,就未必了,是不是?”

    “等等,快住手!”幽冥刃吓得亡魂乱跳,大吼大叫。

    李耀却是完全不理会他,单膝跪地,追龙化羽刀重新飞回到左臂上,其中上百枚羽毛却是向前方探出,组成了三支锋利的爪子。

    李耀深吸一口气,高高抬起左臂,就要往幽冥刃的胸甲狠狠插进去。

    “不要,我的晶铠和尸体中,真有陷阱,一旦强行拆开,会爆炸的!”幽冥刃束手无策,发出了绝望的吼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