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七百零三章 你可以真的去死了!
    “我不喜欢强人所难。”

    追龙化羽刀延伸出来的利爪,在幽冥刃的晶铠外壳上轻轻刮擦,发出“吱吱”的噪音,李耀淡淡道,“想说就说,不说就算,我自己摸索。”

    “说,说,我说!”

    幽冥刃欲哭无泪。

    倘若他还有牙齿的话,一定气得把所有牙齿都咬碎。

    他的晶铠和尸体上,的确暗藏着威力强大的法宝和攻击性符阵,一旦敌人拆卸晶铠,搜刮尸体,一定中招。

    他原本的计划,是以神魂形态,埋伏在暗处,等李耀搜索他的尸体,被炸伤之后,游魂再飞扑而出,直刺李耀的脑域,一举逆转!

    谁知道,这个铁原六部第一勇士,竟然会如此狡猾,不但猜出他有可能转化成鬼修,还拿他来当挡箭牌!

    “这个疯子,真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铁原人吗?”

    幽冥刃很有仰天长啸的冲动。

    心思电转,一计不成,一计又生,幽冥刃哼哼唧唧,将所有陷阱都说了出来:“黑角战铠的左侧胸甲下面,隐藏着一个‘暗夜冰蛇蛟’的毒囊,被一座‘六壬残风阵’控制,一旦外力强行扒开,就会爆开,毒雾弥漫,无孔不入,它的破解方法是……”

    “还有头盔,也不能强行分离,强行分离的话,整个超高压缩反应炉鼎都会爆炸,威力足以将整栋楼都炸塌……”

    幽冥刃变得十分老实,将黑角战铠的每一处陷阱都说了出来。

    他原本以为,就算指出了所有陷阱,这么复杂精密的高级晶铠,李耀都需要十几二十分钟,才能完全拆开。

    没想到李耀的双手化作两团黑雾,无数黑色羽毛在迷雾中乱飞,“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于耳,短短一分多钟,黑角战铠就化作了最基本的构件。洒了一地。

    看着自己死不瞑目的尸体,幽冥刃的游魂一阵哆嗦,杀意藏得更深。

    李耀心满意足地打量着满地法宝,啧啧赞叹道:“你的宝贝还真不少。别的不说,就说这套‘黑角战铠’,原本就是飞星界最昂贵的晶铠之一,而从这些改装套件来看,你花在改装上的钱。简直要超过原价两倍!”

    幽冥刃气得冒烟,却是听出了李耀声音中暗含的一丝贪婪,心念一动,忽然道:“我要投降!”

    李耀“噗嗤”一声乐了:“这句话,几分钟之前我刚刚说过,说完之后是什么情况,你也看到了?”

    “我知道你很难相信,但我和你不同。”

    幽冥刃飞快道,“你是视死如归的大英雄,我却只是一个贪生怕死的修仙者而已。为了活下去,我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的!”

    “我要说的,和你刚才说的一样,身为元婴,我不但熟悉无数蜘蛛巢星的秘密,还知道一些长生殿的底细,我的价值很大,绝对值得你赌上一赌!”

    “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先说一个大秘密,表达我的诚意!”

    “山海黑莲。长生四王,这次突袭天圣城的行动是由‘黑王’主持,但我不是黑王!”

    李耀扬起了眉毛:“哦?”

    幽冥刃的游魂诡异跳动,神不知鬼不觉地凝聚。压缩着,努力朝真正的鬼修形态转化,同时抛出了爆炸性的消息,转移李耀的注意力,“仔细想想,就不难理解。我虽然是元婴,却是独行大盗,一向独来独往,并没有统筹管理和指挥能力,怎么可能策划和实施这么大规模的行动?”

    “黑王究竟是谁,现在当然不能告诉你,不过只要你接受我的投降,给我一个弃暗投明的机会,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李耀笑了,双手继续运转如风,仔仔细细搜索幽冥刃的尸体,从晶铠和尸体上,一共找出了四枚乾坤戒。

    李耀不慌不忙道:“庄老前辈,有一件事情,你恐怕搞错了。”

    “我是铁原人,你们在天圣城大肆破坏,我当然也看不过去,却还没有到义愤填膺,不顾一切的程度。”

    “你投不投降,弃不弃暗投明,干我鸟事?真正的黑王是谁,和我也没半根毛的关系!”

    “现在你这一缕小小的游魂,就攥在我的掌心,生或死,都在我一念之间!”

    “想投降,行啊,上点儿真格的!”

    幽冥刃尖声道:“黑王的身份,还不算真格的?”

    李耀道:“对修真界来说,或许算,对我来说,当然不算!这么说吧,你赖以成名的‘幽冥刀法’,果然神乎其技,刚才那么恶劣的情况下,都能在我胸口斩开了这么大一道口子,若非我的左手还在,绝对会被你反败为胜!”

    “这套刀法,有创意,我喜欢!”

    “把功法给我,我考虑一下,接受你的投降!”

    “不过,听清楚,机会只有一次,别蒙事,幽冥刃是暗藏在脚底的,所以这套刀法,应该是从某一路诡秘的‘腿法’基础上提炼而来,和寻常刀法截然不同,一眼就能看出来。”

    “你都说了,我是个丧心病狂的疯子,你应该不想知道,一个疯子真的发疯,是什么样子,对吧?”

    幽冥刃呆若木鸡的模样,就像是李耀在他胸口挖了一个窟窿,硬生生把他的心脏扯走。

    李耀皱眉:“不愿意就算了,君子不夺人所爱。”

    “愿意,愿意!”

    幽冥刃心中暗喜,游魂却是发出沮丧的尖叫,“《幽冥刀法》,就在你从我头发里搜索出来的乾坤戒中。”

    “不过这枚乾坤戒不但有提取密码,而且里面分割成了三个空间,环环嵌套,要打开第一个,才能开启第二个,而在第三个空间下面,还有一个隐秘的暗符阵,需要的提取码都不同。”

    “只要弄错一个提取码,乾坤戒就会立刻自毁,里面的东西,谁都得不到!”

    “《幽冥刀法》的心诀。却不在最隐秘的暗格中,而是在最大的空间内,藏在一枚我记录日常收获的流水账册玉简之中,以乱码编制!”

    李耀轻笑一声:“虚则实之。实则虚之,一般人得到了这样的乾坤戒,总以为真正的秘宝,会藏匿于最隐蔽的一处空间中,谁知道你就大大方方摆在第一层。果然奸诈!”

    “再奸诈都没你奸诈!”

    幽冥刃没声好气道,顿了一顿,似乎彻底认栽,“罢罢罢,既然落到你这样的狠人手里,再挣扎都是徒劳,我将四枚乾坤戒的提取密码都告诉你,分别是……你大可以逐一尝试,看看我有没有说谎。”

    “来吧,试一试乾坤戒。就知道我有没有诚意,不过你千万不要反悔,拿到了我的所有宝贝,就要接受我的投降,这样你名利双收,对整个修真界都有好处。”

    “若你还弄什么古怪,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李耀沉吟片刻,点头道:“好!”

    一个“好”字尚未落地,追龙化羽刀骤然爆开了数十片黑羽,风驰电掣朝幽冥刃的游魂射去!

    这一记。完全超出了幽冥刃的预料,在他想来,李耀就算要痛下杀手,也应该是在测试过所有的乾坤戒提取码之后!

    为什么。是现在!

    游魂连尖叫都来不及发出一声,就四分五裂,足足十秒钟之后,分裂的游魂才再次凝聚起来,却是虚弱到了极点。

    兀自目瞪口呆,不敢相信李耀这么狠。说动手就动手!

    “你,你干什么!”

    幽冥刃彻底糊涂了,又是迷惑,又是愤怒地吼叫。

    “我有几个极好的朋友,都是鬼修。”

    李耀的声音极度冷静,再没有一丝一毫的贪婪,“通过他们,我知道了大量关于鬼修的秘密。”

    “比方说,像你这样的高手,最多只需要十分钟,就能从游魂凝练成真正的鬼修,恢复一定的战斗力,甚至因为没有实体,虚无缥缈,攻击方式会比活着时更加诡异。”

    “所以呢,我大胆猜测,你绝不是真心投降。”

    “从一开始,你就东拉西扯,啰啰嗦嗦,又没怎么挣扎,就老老实实交代了晶铠和尸体上的所有陷阱。”

    “最后,还主动说出了《幽冥刀法》的秘密,和四枚乾坤戒的提取码……”

    “所有一切,只有一个目的,拖延时间,让自己凝练成真正的鬼修,好发动致命一击, 一举逆转战局!”

    “距离你神魂离体,已经过去三分五十八秒,危险系数在飞速提升,我实在不敢让你,继续凝练下去了!”

    幽冥刃辛辛苦苦凝练了四分多钟,好不容易要转化成真正的鬼修,却被李耀一刀斩回原形,气得快要发疯,游魂上冒出了袅袅青烟:“你,你从一开始就知道,你一直在演戏!”

    “没错,不是只有你会将计就计的。”

    李耀微笑道,“《幽冥刀法》,的确犀利,不演一场戏,你又怎么会将所有乾坤戒的提取码,还有《幽冥刀法》的所在,都老老实实说出来呢?”

    “现在,我得到了想要的一切,你可以真的去死了,至于‘变鬼也不放过我’,呵呵,你以为,落到我手里,还有变鬼的机会么?”

    李耀抬手,轻轻打了个响指,又一个,再一个。

    每打一个响指,空气中就会浮现出一尊,浮游式六管旋转轰击炮,一共十六尊巨炮包围住了幽冥刃的残魂,灵能爆弹在弹巢中发出了不怀好意的震荡。

    这一次,幽冥刃真的绝望:“你不能杀我,我还知道无数秘密,无数宝藏,不要杀我,都是你的,都是你的!”

    李耀充耳不闻,右手一捞,将一尊六管旋转轰击炮抄在手中,不徐不疾地检查着弹链和枪膛的情况。

    “不,不要杀我!长生殿的势力之庞大,不是你可以想象的!我们终究会掌控整个飞星界!杀了我,你无处可逃!”

    “加入我们吧,你这样的性格,你这样的头脑,简直是天生的修仙者,加入长生殿,一定大有前途!”

    “或许,或许你可以成为长生四王之一,新的‘山王’,我一定支持你,和我们一起,探索永生不死的真仙大道!”

    “永生!我说的可是永生啊!无尽的生命,无尽的功法,无尽的权势和财富,无尽宇宙中的无尽奥妙!”

    幽冥刃吓得魂飞魄散,口不择言。

    “咔嚓!”

    李耀往弹巢中,插入一条粗壮的弹链,每一枚灵能爆弹都有他的手指大小。

    他双手抱着六管旋转轰击炮,左脚踩着幽冥刃的脑袋,炮口对准了半空中的残魂。

    其余十五尊轰击炮,亦在他的神念操纵之下,飞速旋转,子弹风暴,蓄势待发。

    李耀微笑,脸颊上显出一个浅浅的酒窝,狠狠扣下扳机的同时,舌绽莲花,对元婴老怪喷出三个字:

    “吃屎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