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七百零五章 沙蝎之死
    第十星环之战的一个月后。

    天圣城毕竟是飞星修真界的根本之地,当大批修真者源源不断涌入第十星环,和太虚战兵一起对天魔展开绞杀之后,天魔就注定是死路一条。

    一座又一座天魔祭坛被捣毁,一批又一批天魔化作了缕缕黑气,烟消云散。

    然而,第十星环的环境毕竟太过复杂,被魔头附体的普通市民数量又太多,残余的魔头藏匿于残垣断壁和下水道中负隅顽抗,战火持续了三天三夜才逐渐熄灭,直到十天后,最后一个魔头才被彻底杀死。

    趁着这段时间,大部分修仙者都顺利撤出了第十星环,在星盗的配合下,逃到了星辰大海之中,通过星空跳跃,消失得无影无踪。

    天魔降临的余波,直到一个月后,依旧在天圣城,在整个飞星界的几十个星域中荡漾。

    这场规模空前的天魔浩劫中,不但居住在第十星环的普通市民伤亡惨重,留下无穷后遗症。

    赶来救援的修真者也损兵折将,光是结丹高手,就有几十人受伤甚至陨落,结丹以下,伤亡不计其数。

    还有大批修真者在混乱中失踪,极有可能是自爆真元,和敌人同归于尽。

    铁原六部第一勇士沙蝎,就是其中之一。

    大规模搜索进行了半个月,依旧没有发现他的踪迹。

    修真者是高危职业,每一名修真者都有大额保险,和留下遗命的习惯。

    说是“遗书”,并不仅仅针对死亡的情况,当修真者失踪、走火入魔,或者长时间闭关时,这些“遗书”同样拥有法律效应。

    直到修真者回归、从走火入魔中恢复或者出关之后,法律效应就自动消失。

    这是根据修真者的特殊情况决定的,毕竟再厉害的高手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在今天的修炼中走火入魔。丧失思考和自理能力。

    李耀在飞星大学期间,就遭到了长生殿的好几次刺杀,其中一次甚至是结丹高手的刺杀。

    是以他早就做出了详尽的安排,不至于影响耀世集团的正常运转。

    天圣城。核心区,未来千年大会场外的走廊上。

    谢安安焦躁不安地来回踱步,直到面容冷峻的少年出现在视线中,她急忙跑了上去,还差点绊了一跤。

    “怎么样?他们说发现了师父的踪迹。是不是真的?”

    和一个月前相比,此刻的巫马炎更加深沉,有着完全和年纪不符的成熟。

    他死死咬着嘴唇,眼眶微微发红,呼吸的声音很响亮,点了点头,想了想,又摇了摇头。

    谢安安瞪大了眼睛,急得直搓手:“到底怎么回事,你快说话啊!”

    “搜救委员会发现了师父的晶铠。”

    巫马炎深吸一口气。缓缓道,“但不是金狼战铠,而是一套比金狼战铠强大十几倍,最高级的‘炎霸战铠’残骸!”

    听到前半句话,谢安安高兴地快要蹦起来,可后半句话又让她一阵头晕目眩:“残,残骸,有多残?”

    “支离破碎。”

    巫马炎咬牙道,“确切说,不是残骸。只是一些细微的碎片而已。”

    谢安安倒退散步,面无血色,颤声道:“那他们怎么知道是师父的晶铠?”

    巫马炎黑着脸道:“薛元信大师和皇甫博大师,对这些晶铠碎片进行了详细分析。从残片上找到了一种非常特殊的手工锻打痕迹,这种超级锻打术,是师父自创的,整个飞星界只有师父一个人会,这一点,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谢安安脸色愈加发白。喃喃道:“可是,可是他们没有找到师父……的尸体,对不对?”

    “当然没有尸体。”

    巫马炎苦笑道,“搜救委员会的专家,在事发现场的十公里之外,还发现了师父的金狼战铠,通过初步的调查分析,得出结论。”

    “师父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的金狼战铠,并不是他真正的底牌,这套强大数倍的炎霸战铠才是!”

    “金狼战铠,是师父和薛元信大师一起改装的;但师父还在暗地里,暗藏了一台炎霸战铠,将关键部位都用自己的独门锻打秘术进行强化,或许还调低了操控难度,谁都不知道!”

    “师父孤身一人冲入第十星环的中心区域,并不是一时冲动,而是经过了周密的计划,他是要用自己当诱饵,钓出一条大鱼,再用‘炎霸战铠’将这条大鱼杀死!”

    “岂料……”

    “他的确钓上来一条大鱼,但这条鱼实在太大,是一条不折不扣的深海巨鲸!”

    “什么!”谢安安惊呼。

    巫马炎继续道:“师父和这条大鱼苦斗了好几个回合,发现完全不是对手,甚至还有可能被这条大鱼重伤,陷入濒死状态。”

    “被逼无奈之下,师父只好……”

    “启动了‘炎霸战铠’的自爆系统,将超高压缩晶元反应炉鼎,变成了一颗威力无穷的大炸弹,和敌人——同归于尽!”

    谢安安快要哭出来了,她是炼器师,当然知道“炎霸战铠”这种最高级别晶铠的反应炉鼎一旦爆炸,会是何等惨烈的状况。

    那真是,连一丁点血肉都不会残留下来,全部化为齑粉的!

    谢安安死死咬着嘴唇:“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什么人能把师父逼到这种程度!”

    “结合现场残留的痕迹,以及众多晶眼拍摄到的画面来分析——”

    巫马炎神色凝重道,“把师父逼到底牌尽出,还要自爆的,极有可能是元婴强者,幽冥刃庄子游!”

    谢安安瞬间傻眼!

    巫马炎双眸深处,流露出了浓烈的敬佩和崇拜,道:“师父真不愧是我们铁原六部第一勇士,竟然可以和一名元婴大战三百回合!虽然不知道最后是否杀死幽冥刃,但就算不死,至少也是重伤!”

    “修仙者会这么快就撤退,和幽冥刃的重伤甚至毙命,都不无关系!”

    “师父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我们作为他的真传弟子。也绝不能让人小看,堕了他的一世英名!”

    “无论师父是失踪,还是真的……陨落了,我们都要刻苦修炼。将他的传承,发扬光大!”

    谢安安木然地点了点头,两行泪珠滑落了圆滚滚的腮帮子。

    巫马炎叹了口气道:“现在还有不少专家正在分析,倘若师父对上的真是幽冥刃庄子游,那师父可真是整个飞星界。不折不扣的大英雄了!事后,会出一份详细的调查报告,相信调查报告里,会解开我们全部的疑惑。”

    “现在,继续去开会吧!”

    未来千年大会场内。

    用半步太虚幻境营造出来的超级大会场,犹如一座深邃无比的巨井,足以容纳数十万人。

    除了修真者之外,与会的还有大批普通人,他们要么是各大星域中,最有影响力的普通人代表。要么是第十星环中的幸存者。

    正在举行的,是天魔降临之中,罹难者的追思会。

    追思却不是结束,只是复仇的开始!

    悬浮在太虚幻境中央,淡淡黑雾中的,正是太虚集团总裁萧玄策。

    和一个月前相比,他像是老了一百多岁,披着一身月白长袍,裸露在外的皮肤和脸上都布满了皱纹、经络和老人斑,仿佛承受不住丧子之痛的打击。神色哀恸,微微颤抖。

    “……在这场灾难中,我失去了最心爱的儿子。”

    “但我的悲痛,却不完全是为他而起。”

    “不单单是我失去了最心爱的儿子。还有千千万万个父亲母亲,也失去了他们最心爱的儿子和女儿;还有千千万万个妻子和丈夫,都失去了原本要白头偕老的那个人;还有千千万万个懵懵懂懂的孩子,都失去了最疼爱他们的爸爸妈妈,能够帮他们遮风挡雨的大树;还有千千万万个家庭,都支离破碎。再没有欢声笑语!”

    “我,我不止是悲痛,更是惭愧,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惭愧!”

    “我有罪,我们所有修真者,都有罪啊!”

    “我们低估了修仙者,低估了这些自称为修仙者的恶魔,我们没有想到,他们会丧心病狂、灭绝人性到这种程度,竟然在天圣城这样人口稠密的星空大都会,勾引天魔降临,酿成人间惨剧!”

    “如果,我们能够早一点,清醒认识到修仙者的残暴不仁。”

    “如果,我们早一步启动恒星级法宝的炼制项目,早一点进入战争状态,调动整个修真界的力量!”

    “甚至,如果我们太虚集团在启动‘太虚战兵’项目时,不是用普通材料炼制出了一批低端型号,而是用真正的天材地宝,炼制出最强大的太虚战兵!”

    “那么,这场灾难就未必会发生,即便发生了,我们也可以拯救更多的人!”

    “我多么希望自己掌握一种,可以让时光倒流的神通!哪怕用我所有的神通,用我最后一滴法力来交换!”

    “可惜——”

    “时光无法倒流,逝者不会复生,无论我们怎么后悔都没用,没用!“

    “我们唯一能做的,不是后悔,不是悲痛,不是绝望,而是复仇!”

    “复仇!复仇!复仇!”

    “绝没有人,在杀戮了这么多普通人之后,可以不付出代价!今天他们施加在普通人身上的恐惧和毁灭,明天,将会十倍、百倍奉还!”

    “行动起来吧,飞星修真界!”

    萧玄策张开双臂,周身涌动着出了无比强大的气势,即便隔着灵网,都让所有与会人员热血沸腾,“我恳求大家,和我一起行动起来,调动全部的资源和力量,不惜一切代价,消灭长生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