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七百一十章 一世枭雄
    白星河十一二岁就到了星盗船上,这时候的他再怎么天纵奇才,当然也只是一个普通人,只能充当最底层的水手。

    或许诸天神魔真的在冥冥中庇佑着他,他延续了蜘蛛巢星深处的运气,在一次次九死一生的厮杀中幸存下来,积累了丰富的作战经验,越来越强。

    到十四岁时,他就觉醒了灵根,成为修真者。

    此后的经历,就如洪水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他先是在战场上,奋不顾身的救了那个当初买下他,把他推入蜘蛛巢星地底深渊的星盗团首领,博取了对方的信任,逐渐成为首领的左膀右臂。

    随后又勾结另一个更大的星盗团,在一次完美的里应外合,黑吃黑中,将这位首领彻底埋葬。

    但他却没有趁机接收这个小型星盗团,而是带着整个星盗团都投奔了那个更大的星盗团。

    数年之后,这个更大的星盗团首领,却是离奇“暴毙”。

    更加离奇的是,刚刚入伙没几年,毫无资历和人望的白星河,却被指认为这个星盗团的新首领。

    所有人一致拥护这个决定,除了几十个一夜之间被割断了喉咙的死人。

    之后几十年,就是一连串的阴谋,背叛,杀戮,结盟和毁盟,

    白星河这个昔日在星海风暴中幸存下来的小孤儿,蜘蛛巢星地底深渊中苦苦挣扎的探宝者,一步步掌控了一艘又一艘的星舰,乃至晶铠炼制中心,乃至船坞。

    最终,他统帅的“深渊星盗团”,成为蜘蛛巢星最强大的星盗团,而他也掌控了数量最多的船坞和晶铠炼制中心,成为名副其实的“星盗之王”!

    在他崛起的那几十年里,整个蜘蛛巢星最穷凶极恶的星盗都闻风丧胆,无数个星盗团的毁灭。似乎都和他有关,只不过每一次行动都干净利落,绝无半点蛛丝马迹,令当时的黑暗秩序守护者都无可奈何。

    而当他成为星盗之王后。却是摇身一变,变成了黑暗秩序最忠实的捍卫者,开始处处讲起“规矩”来。

    他到处搜集各个星盗团的把柄,将这些星盗团干下黑吃黑之类勾当的证据,都在九龙会上公诸于众。以九龙会的名义,正大光明对这些星盗团进行打击,自然就名正言顺地接收了这些星盗团残留下来的物资和人手,势力进一步膨胀。

    如此一来,白星河的实力固然越来越强,而星盗碍于他的淫威,竟然也变得战战兢兢,安分守己。

    说最近几十年是蜘蛛巢星上千年来秩序最良好,治安最稳定的黄金时代,都不为过。

    有了这么多的船坞和晶铠炼制中心。最近几十年白星河的深渊星盗团已经很少出去打劫,只要坐地分肥,从别的星盗团身上吸血就好。

    这就是处在食物链顶端的好处。

    “连风雨重这条老狐狸,都深深忌惮白星河,看来真是不好对付的人物。”

    李耀沉吟着,想要挠挠头发,却是挠到了坚固的头盔,这才想起来,这一个月来,自己一直穿着玄骨战铠。除了补充灵能的时候,从未脱下来过。

    除了这些信息之外,风雨重还记录了一个非常有趣的传闻。

    那就是关于白星河崛起的秘密。

    即便在蜘蛛巢星这样只看重能力,不注重出身的地方。白星河能够从白老鼠一样的探宝者,在一百多年里一跃成为最强大的星盗之王,亦是一个传奇。

    很多人事后分析白星河崛起的秘密,发现他总是能在最关键的时候,拿出数量众多,威力强大的法宝。

    渐渐的。不知从何传来的消息,就有人怀疑,白星河手上掌握着一枚“蜘蛛密匙”。

    蜘蛛巢星的地底,是一座错综复杂,如迷宫般深入地心的地下战堡,这样一座战堡,当然会有一个控制中心,而且肯定拥有地图,以及开启所有机关的密匙。

    以往千年,都没有一名星盗能找到控制中心和密匙。

    不少星盗怀疑,白星河在早年潜入地底探宝之时,曾仗着自己身形小巧,骨骼精奇,钻进过某些暗道,无意间发现了控制整个蜘蛛巢星地底战堡的中枢,得到了详细的地图,以及开启地下战堡的密匙!

    如此一来,隐藏在地底,万年前星海帝国的武库、法宝和神通,自然全都归他所有!

    有了如此庞大的资源,再加上白星河本人都是不世出的奇才,自然能在蜘蛛巢星上称王称霸了!

    这个流言一旦传出,自然令所有星盗都眼红不已,明抢暗偷,甚至有七个星盗团联合起来想要消灭深渊星盗团,抢夺蜘蛛密匙。

    结果,却是被白星河以雷霆之势,一举消灭,反过来吞噬了这七个星盗团!

    后来就有传闻,所谓蜘蛛密匙都是假的,是白星河的对头放出来的假消息,就是为了让大家都对白星河产生觊觎之心。

    还有更可怕的传闻,蜘蛛密匙的确是假的,不过却是白星河自己释放出来的假消息,目的是为了引诱别的星盗团去攻击他,而他正好名正言顺地反击,既不违反蜘蛛巢星的黑暗法则,又能顺理成章地吞噬一个又一个星盗团,膨胀自己的势力。

    从这七个星盗团一起被白星河歼灭以来,就再没有星盗团敢去招惹白星河。

    而白星河这个星盗之王,也有一种古怪的幽默感。

    他居然真的炼制了一枚既像是蜘蛛,又像是钥匙的巨大吊坠,正大光明地挂在脖子上,无论走到哪里,都在胸前摇摇晃晃。

    却是没有一名星盗,敢去问他——这究竟是不是能控制整个蜘蛛巢星地下战堡,无数法宝、神通和武库的蜘蛛密匙!

    “星盗当到这个份上,也算是值了!”

    李耀关闭晶脑,暗暗叹息一声。

    自己这次蜘蛛巢星之行,既要面对风雨重这条冲上元婴期的老狐狸,还要面对白星河这种枭雄人物。

    如果幽冥刃所言不虚,那么真正的黑王,至少也是元婴级数的人物。

    三个元婴,还没算上长生殿其余高手。诸如“莲王”之类的绝强存在。

    一瞬间,李耀有种打道回府的冲动。

    “这次蜘蛛巢星之行,和铁原星不同,要换一种行事风格。悄无声息地潜入进去,以调查为主,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要动手,要低调。低调,再低调!否则,惹上三个元婴,可不是好玩的!”

    李耀挠着晶铠的铁脑壳,沉吟道,“这艘运输舰在星海中长途跋涉了一个多月,穿越了好几次碎石星带,有不少地方都破损了,等抵达蜘蛛巢星之后,一定会进入某一处船坞去检修。到时候我就能神不知鬼不觉溜出去,混入到最底层,也就是等待雇佣的‘星盗预备役’里面。

    “只不过,之后又该怎么接近蜘蛛巢星的核心呢?”

    正在苦苦思索之时,整条管道迷宫都微微颤动起来。

    李耀一愣,贴着管壁,将声波接收符阵的灵敏度放大到了极限,只听冷却管道的四面八方,全都传来了震耳欲聋的呼啸声!

    “不好!”

    李耀的瞳孔骤然收缩,“又来了!”

    运输舰不知道遭遇了什么意外情况。正在蛇形前进,时不时还做出一些疯狂至极的闪避动作。

    这种状态下,所有动力符阵都被激发到了极限,自然。冷却管道中的热流喷发,也变得毫无规律,杂乱无章!

    “轰!”

    一瞬间,李耀就被两千多度,带着极强腐蚀性的热气冲击,狠狠冲飞出去!

    玄骨战铠的晶脑发出了刺耳的蜂鸣。胸甲上用黑角战铠材料勉强修复的破损处,无穷火焰渗透进来,像是又在他胸口,狠狠砍了一刀!

    “要命了!”

    李耀夺路狂奔,感知扩张到了极限,向整座管道迷宫覆盖过去,寻找栖身之所。

    只可惜,这一次的动力符阵运转,比三天前遭遇星海风暴那一次都要猛烈,整座冷却管道内,竟然没有一截管道的温度能够让他勉强蛰伏。

    “怎么会这样?难道又遭遇了星海风暴?”

    “不可能啊!这里已经进入了蜘蛛星域,又是在星盗最熟悉的航道上,不太可能这么倒霉,遭遇这么大规模的星海风暴吧?”

    玄骨战铠的警报声越来越响,李耀烧红了眼,发现无路可退之后,一咬牙,抬手轰爆了一截冷却管道,钻了出去!

    这里是动力舱旁边的检修室,空无一人。

    不过四周舱壁上,都绽放着危险的红芒。

    上方角落里的传音符阵,还传来急促的警报声。

    外面的甬道上,传来了一阵阵惊慌失措的脚步声。

    李耀在选择潜伏星舰时,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对他找到的几艘星盗船精挑细选,最后选择了一艘看起来比较破旧的。

    按照幽冥刃的晶脑显示,如果一切都按计划进行,这艘星舰上应该没有什么长生殿的重要人物,只是运送一些无足轻重的物资和底层修仙者而已。

    星途漫漫,李耀可不愿意和“黑王”之类的危险人物在同一艘星舰上待一个月。

    即便如此,还是要绝对小心。

    李耀左右一打量,收回了玄骨战铠,从检修室的柜子里,取出了一套备用检修服穿上。

    此时,运输舰的震荡越来越强烈,就像是置身于惊涛骇浪中的一叶孤舟,还是破了个大窟窿的孤舟。

    有好几次,李耀的脑袋都差点扎进天花板里。

    把耳朵贴住舱门,仔细聆听了好一阵子,确定外面只有一道脚步声时,李耀猛地开门。

    “怎,怎么回事?”

    李耀装作惊慌失措,结结巴巴问。

    甬道上果然只有一名星盗,还没来得及穿上晶铠,一张脸吓得比死人还白,尖叫道:“白,白老大杀过来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