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七百一十三章 买命和卖命
    罗金虎像只蟑螂一样,在白星河的拖鞋底下拼命挣扎,从鞋缝里挤出一声惨叫:“我错了,白老大,我真的知错了!”

    “你当然错了。”

    白老大又狠狠踩了几脚,才将拖鞋从罗金虎脸上挪开,留下了几十道深深的鞋印。

    罗金虎的脸,就像是被车轮碾过的番薯。

    白星河长舒一口气,瞬间恢复了让人如沐春风的醇厚声线:“阿虎,你觉得,什么样的罪犯才能逍遥法外?”

    罗金虎已经习惯了白星河这种天外飞仙似的说话方式,老老实实思索了片刻,迟疑道:“特别聪明的?”

    “错,再狡猾的狐狸都斗不过猎人,再聪明的罪犯,只要不金盆洗手,迟早会有被抓住的一天。”

    白星河淡淡道,“只有一种坏蛋,有可能逍遥法外,就是他造成的损失,远远小于别人抓他要付出的代价,明白吗?”

    “算了,看你天真烂漫的眼神,就知道你不明白。”

    “换个问法,你知不知道五百年前,咱们星盗圈子里的至尊‘严心剑’老前辈,在蜘蛛巢星保卫战之中,击溃了修真界联合舰队之后,做了什么事?”

    罗金虎可怜巴巴地摇头。

    白星河眯起眼睛,森然道:“星盗至尊严心剑,利用战争,逐渐收拢权力,掌握了一支绝对忠诚于他个人的力量,在击溃了修真界联合舰队之后,立刻以雷霆万钧之势,扫荡蜘蛛巢星!”

    “他按照所有星盗犯下的罪行,将那些恶贯满盈,民愤极大,或是残杀了各大宗派弟子,又桀骜不驯,不听从他号令的星盗,统统处死!”

    “并且通过地下渠道,将处死这些星盗的视频。暗中送到了修真者手里。”

    “此后,他还会盟天下星盗,立下了十条规矩,就是我们现在说的‘十大剑则’!”

    “每次劫掠。只抢三分之二,给受害者留下三分之一!”

    “如无反抗,不得伤害被劫掠的普通人,如武装人员放下法宝投降,亦不可伤害!”

    “不得奸淫。不得残杀孕妇和十岁以下幼童!”

    “不得趁火打劫,劫掠刚刚遭遇过星海风暴的货船!”

    “一艘货船,在一次航行中,不得劫掠两次,如果登船之后发现已经有同道捷足先登,不得动一分一毫,立刻退走!”

    “除此之外,还有五条规矩,一共十条,无论哪一支星盗团触犯了规矩。不用修真者出手,严心剑就会第一个打他,打服他,打死他!”

    “当时,很多人说严心剑傻,明明把修真者都得罪死了,还搞这种自缚手脚的规矩,简直多此一举。”

    “更有人怀疑严心剑是不是修真者派来的内奸——如果不是他在蜘蛛巢星保卫战中,将修真者打得那么惨的话。”

    “不过,无论别人怎么说。至少到严心剑死后,一百余年间,修真界始终都没有组织第二次联合舰队,没有爆发第二场大规模战争!”

    “为什么。你当人家真的害怕蜘蛛巢星吗?”

    “当然不是,只不过是严心剑老前辈明明白白告诉了修真界,‘你们要打我,付出的代价极高;你们不打我,我造成的损失极低,我只不过是疥疮之患。不值得你们大动干戈’!”

    “星盗至尊严心剑,是我白星河这一世最佩服的前辈人物!”

    “只不过,他死后数百年,你们这帮利欲熏心,鼠目寸光的蠢货,恣意妄为,不知收敛,‘十大剑则’早被你们抛到脑后!”

    “时至今日,你们更是自寻死路,硬生生把自己从‘疥疮之患’,升级成为了整个飞星界的‘心腹大患’!”

    “怎么样,罗大团长,现在你得偿所愿,犯下弥天大罪,当上大魔头啦,整个修真界都要来打你,有什么感受?很爽,很满足,很有成就感,这辈子值了,是不是?”

    罗金虎欲哭无泪:“白,白老大,您老人家别玩我了,帮我找条生路吧!”

    白星河冷哼一声道:“屁的生路,你我就两条路!”

    “第一,数年之后,修仙者事败,蜘蛛巢星被修真者彻底毁灭,我们这些摆在明面上的星盗,成为最好的挡箭牌,被修真者尽数杀死。”

    “而修仙者,大可以用我们的尸体为掩护,转入地下,继续蛰伏。”

    “说不定,我们和修真者在蜘蛛巢星上血战之时,人家正躲在某个碎片世界的阳光沙滩上,舒舒服服地喝着橘子汁,看着战斗新闻直播呢!”

    “第二,就算有万分之一的机会,修仙者真的成事,你们这些‘为王前驱’的家伙,也少不了一个‘狡兔死,走狗烹’的结局!”

    “人家连勾引天魔这种事情都干得出来,会对你我这样的小蟊贼讲信用,兑现承诺?简直笑话!”

    “白老大,您说的这些,我们何尝没狐疑过?”

    罗金虎终于爬了起来,又老老实实跪在地上,低头道,“可是您老人家也知道,咱们星盗出去打劫,最重要就是消息网络;而打劫回来的收获,也要通过地下黑市贩卖出去!”

    “数百年来,黑蛛塔崛起,掌控了整个蜘蛛巢星的消息网络和地下黑市,等于是我们星盗的眼睛、耳朵和嘴巴!”

    “直到一年前,咱们才知道,原来整个黑蛛塔都是长生殿的分支,黑蛛塔的上一代尊主,极有可能,就是长生四王之一的‘黑王’!”

    “现在,我们的眼睛、耳朵和嘴巴,都被长生殿牢牢攥住,不和长生殿合作,兄弟们实在是寸步难行!”

    “白老大在蜘蛛巢星上,有那么多的船坞、晶铠炼制中心,听说……在地底还有不少产业,自然可以不买黑蛛塔的账!”

    “我们这些苦哈哈,穷兄弟,少不了三天两头要出去做生意,要销赃来换取资源,没有黑蛛塔,耳聋眼瞎。断绝了收入来源,怎么养活?”

    “所以,才会一不小心,上了贼船。现在一裤裆的烂泥,怎么洗都洗不清,只能给修仙者卖命了!”

    白星河沉默片刻,又拍了拍罗金虎的肩膀,语重心长道:“你有苦衷。我也知道,否则就不会和你这个小兄弟说这么多,而是直接碾死你了。”

    “这帮杂种,的确有几分手段,依靠黑蛛塔,竟然在蜘蛛巢星上结了这么大一张网,连我都落入他们的网中,尤不自知。”

    “一年之前,他们暴露出真面目时,我们星盗已经被骗上了船。只剩下给他们卖命一条路。”

    “不过,卖命也是有两种卖法的。”

    罗金虎一愣:“哪两种?”

    白星河伸出两根手指,食指轻轻一弹:“第一,风雨重那种疯狗,帮长生殿拼命咬人,咬多少人,做多少事,收多少卖命钱。”

    罗金虎狐疑:“这,难道还有第二种卖法?”

    “第二……”

    白星河缩回了食指,只剩下一根中指。直撅撅地翘在半空中,“告诉长生殿,马上、立刻、现在,就给老子多少好处!否则。老子豁出这条老命去,都要坏你的大事!”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元婴强者不是神,成不了的事当然很多。”

    “但是,在这个世界上。一个元婴老怪不惜一切代价,甚至不惜拼掉自己这条老命,还败不了的事,倒是真数不出几样!”

    罗金虎倒吸一口冷气:“白老大,您,您不会是要和长生殿彻底翻脸吧?”

    白星河笑了笑:“怎么会?人家实力雄厚,底牌众多,夹袋里少说还有三四个元婴,我怎么敢和人家彻底翻脸?”

    “我只不过,是要灭掉风雨重而已。”

    罗金虎一口气憋在喉咙里,脸都憋紫了。

    白星河眯起眼睛,冷冷道:“你知不知道,我和风雨重的区别?”

    “这条疯狗,一年多前,只有几艘星舰,在蜘蛛巢星上全无产业。”

    “蜘蛛巢星原本就不是他的,让他来卖,当然是有多便宜卖多便宜!”

    “哪怕蜘蛛巢星原本值一万块,他卖到一百块,都是赚了。”

    “这种卖命法,无论哪一家星盗投靠了这条疯狗,都没好果子吃,无非是炮灰,高级炮灰,金牌炮灰,超级无敌霹雳炮灰罢了!”

    “我不同,蜘蛛巢星本来就是我的,就算它只值一万块,我都要卖出十万,一百万来!”

    “现在大家是卖命,不是卖大白菜!阿虎,你自己说,你是愿意把你的命,交给那条疯狗去卖,还是交给我白星河来卖?”

    罗金虎喘着粗气:“我,我听明白了,白老大,您是要火并风雨重,干掉他之后,长生殿便只能依靠白老大来成事,到时候白老大自然会带着咱们这票兄弟,卖出一个大价钱!”

    白星河笑得十分和蔼:“阿虎,你终于机灵了,我很欣慰啊!”

    “不过,我白星河,和风雨重还有那些修仙者是不同的,你我相识几十年,应该知道,我从不说空话,不开空头支票,什么长生不死,什么舰队司令,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说出来让人笑掉大牙!”

    “咱们不来虚头巴脑的,说点儿实际的好处!”

    罗金虎挺胸叠肚,大义凛然道:“白老大对阿虎仁至义尽,就是阿虎的再生父母,为白老大效死,哪用什么好处!”

    “屁话!”

    白星河又一脚把罗金虎踹倒,“少来这套!只要价钱合适,你卖掉老子一家老小,都不会眨一下眼皮!同样,给老子合适的价码,保证今天就把你爹娘都卖到窑子里去!都他妈出来当星盗,杀人越货了,还装什么三贞九烈,很讲义气啊你!”

    “看!知不知道,这是什么?”

    白星河晃了晃胸前佩戴的蜘蛛吊坠。

    罗金虎吐出一颗带血的牙齿,目瞪口呆,眼底闪过一抹贪婪的幽光。

    白星河一笑:“看样子,是知道了?”

    “也难怪,整个蜘蛛巢星,谁不知道我白星河没发迹之前,曾是地底的探宝者?”

    “都传说,我曾经进入过蜘蛛巢星地下战堡的控制中心,还得到过一份详细的地底密道分布图。”

    “依靠这张图,还有能够开启所有密道的‘蜘蛛密匙’,我就掌控了整个蜘蛛巢星的地下武库、法宝和神通!”

    “这枚‘蜘蛛密匙’,未必是真的,不过我在短短百年之内,就白手起家,打下偌大基业,肯定也有我的底牌,是不是?”

    罗金虎的嗓音都变了,像是见到了八斤重大钻石的少女:“白,白老大,您是说?”

    白星河摇晃着“蜘蛛密匙”,好似催眠一般,轻言细语道:“我告诉你,一万年前的星海帝国内战中,蜘蛛巢星可不只是一颗工业星球那么简单,在它的地底深处,还隐藏着一个绝大的秘密。”

    “这个秘密,和你无关。”

    “不过,散落在这个秘密周围的各种法宝、神通,或许就和你大有关系了,嗯?”

    罗金虎吞了口唾沫,欣喜若狂道:“白老大是要,是要——”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白星河收回蜘蛛密匙,提高声音,斩钉截铁道,“事到如今,我不瞒你,风雨重有长生殿支持,现在势力急剧膨胀,投奔他的星盗团很多!”

    “和这条疯狗火并,我没有必胜的把握!”

    “虽然我极不愿意将自己最大的底牌,拿出来和大家分享,但钱财、法宝和神通都是身外物,总要先活下去才行!”

    “所以,直说了吧,过几天我会开一次秘密会盟,所有站到我身后的星盗,都可以分享我从蜘蛛巢星地下武库中带出来的功法和秘宝!”

    “开战前分一半,火并掉风雨重之后,再分一半!事先验货,童叟无欺!”

    “这,就是我白老大的做法!”

    “我白星河,就是这么买命的,也是这么卖命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