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七百一十七章 要么不做,要么做绝!
    最近的蜘蛛巢星格外热闹,整个飞星界天南海北的人渣都聚集于此,黑市商人牛有义,将最新消息也讲过许多遍,早已提炼得简明扼要,几句话就将一年多来的形势,分析得一清二楚。

    一年多前,长生殿突然浮出水面,不但令整个修真界大一吃惊,对大部分星盗来说,更是措手不及。

    一开始,白星河并未和长生殿彻底撕破脸皮。

    因为他知道长生殿在暗中潜伏数百年,一朝现身,必定有诸多布置,而整个组织的大部分力量,依旧藏匿于黑暗之中,贸然动手,不是时候。

    所以,他摆出了一幅色厉内荏,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姿态,表面装出对长生殿十分强硬的模样,私底下仍旧和长生殿的分支机构黒蛛塔合作,大量生意仍旧通过黒蛛塔的渠道来操作,长生殿中人频频和他接触,邀请他正式入伙,他虽然没有当场同意,却也没完全反对,留下了谈判的余地。

    而当长生殿扶持风雨重出来,作为第二个星盗霸主,制衡他的时候,他当然也是火冒三丈,在暗地里策划了多次针对风雨重的行动。

    不过这些行动都十分拙劣,一次次被风雨重挫败。

    如此一来,自然给风雨重和长生殿中人,留下了他“不过如此”的印象。

    在长生殿而言,也不想和白星河彻底翻脸。

    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白星河在蜘蛛巢星经营了近百年,暗地里掌控的资源和势力都难以估量,贸然翻脸,对彼此都没好处。

    最好的办法,就是用“温水煮青蛙”的方式,一方面对白星河许下各种承诺,甚至用长生殿第五王的位置来麻痹他;另一方面却是大力支持风雨重崛起,在潜移默化之中,不断削弱白星河的力量。直到有朝一日,风雨重顺理成章接管白星河在大部分星盗心目中的影响力,到时候,白星河便别无选择。只有乖乖低头了。

    一年以来,这一策略非常成功。

    白星河给人的感觉,就是他真的老了,没有了年轻时候的锐气,一方面顾忌自己打拼几十年。积累下来的瓶瓶罐罐,不敢和风雨重这个野心勃勃的后起之秀硬拼;另一方面又斤斤计较,和长生殿就自己今后的地位、权力、资源等,一条一条抠细节,摆出一副贪得无厌的模样,似乎只要长生殿答应他的条件,他就有可能真的成为长生殿第五王!

    如此一来,不少原本支持白星河的星盗团,都纷纷倒向了风雨重一边。

    甚至连深渊星盗团内部,不少当初陪着白星河一起打天下的星盗。都在暗中和长生殿有所牵连。

    白星河似乎对此一无所知,依旧策划着一个又一个可笑的计划,有种和风雨重“争宠”的感觉。

    到后来,他的计划刚刚新鲜出炉,就闹得整个蜘蛛巢星上人尽皆知。

    而在三番四次的失败之后,他就像是被打怕了,彻底缩了回去,性格变得孤僻乖戾,好似自暴自弃。

    就连风雨重闭关一个月,冲击元婴境界时。他都没有半点儿动作。

    “白老大是真的老了,而长生殿又实在太强大了!”

    当时,所有星盗都在暗中这么议论。

    放在一年前,别说议论。连想都没人敢这么想的。

    只是,没有一个星盗知道,白星河还没有真正出手。

    这个昔日能够在蜘蛛巢星地底的黑暗世界中,一待就是十天半个月,将黑暗彻底融入自己血液的男人,非常清楚知道。即便风雨重闭关结婴,长生殿在蜘蛛巢星的力量,依旧远远凌驾于他之上。

    此刻动手,没有丝毫胜算。

    他还要等,死也要等。

    他知道,长生殿不可能一直蛰伏在蜘蛛巢星上,无论他们想要怎么推翻修真者的统治,都必须将大批力量抽调到星空中去,和修真者厮杀。

    他猜对了。

    天圣城之战,是长生殿浮出水面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行动,甚至比铁原星之战调动了更多的人力和资源。

    直属于长生殿的修仙者,黒蛛塔中精通潜行刺杀的刺客,还有投靠风雨重的大批星盗,都在几个月内,陆续前往天圣城潜伏。

    黒蛛塔控制下的情报网络,亦是要和修真者的“诛仙小队”斗智斗勇,将隐藏在长生殿中的“烛龙”等修真者挖出来。

    在这种情况下,他这只已经被温水煮到了一半的老蛤蟆,实在没人会关注他。

    于是,就在天圣城之战爆发的同一时间,白星河,出手!

    要么不做,要么做绝,一夜之间,蜘蛛巢星上六个由黒蛛塔控制的据点被人连根拔起;七处黒蛛塔控制的黑市都遭到了鸡犬不留的洗劫;十二处风雨重控制的船坞和晶铠炼制中心,同时遭到攻击,设施被毁还在其次,关键是大批炼器师失踪,还有不少炼器师直接身首异处,惨死当场!

    一夜之间,风云色变。

    黎明来临之前,还有十一个星盗团的老大,莫名其妙地掉了脑袋。

    他们全都是过去忠于白星河,受过白星河莫大恩惠,却又在白星河示弱的这段时间里,转投到风雨重阵营去的。

    长生殿留在蜘蛛巢星的星盗力量,一夜之间,折损大半。

    就这样,白星河用了一年隐忍,一夜爆发,再次掌握主动,他用无比狠辣的手段证明了,他这个星盗之王,未必能成事,却绝对拥有“败事”的能力!

    现在,蜘蛛巢星上的局面,真是乱成了一锅热粥。

    不少星盗被深深震慑,重新投向白星河一边。

    却也有不少星盗认为,长生殿毕竟根深蒂固,财雄势大,纵然白星河一时抢占先手,也不可能和长生殿长久抗衡,最多在长生殿这边争取一个比较体面的合作条件罢了。

    是以,这些人铁了心站在风雨重、黒蛛塔和长生殿一边,甚至抱着“日久见人心,板荡显忠臣”的心思,更加卖力。

    虽然白星河控制的深渊星盗团,和风雨重控制的风雨狱星盗团,还没有大规模火并,但双方旗下这些附庸星盗团,却是先动起手来。

    就像是两支大军对垒之前,双方放出去的斥候,先展开了小规模的残酷厮杀。

    “现在蜘蛛巢星上非常乱,几乎每个矿坑城市都在熊熊燃烧!”

    “不过这样一来,阁下这种外来星盗也就有了大显身手的机会!”

    “很多星盗团都在出高价招人,按天雇佣亦可,按杀敌数量结算也行!如果表现出色,甚至有机会被白老大或者风雨重看中,那就一步登天啦!”

    牛有义声情并茂地说,一副很为李耀着想的模样。

    李耀不置可否地问:“你有路子?”

    “当然!”

    牛有义笑嘻嘻道,“虽然不可能直接帮阁下介绍到深渊星盗团或者风雨狱星盗团,但是双方阵营中,一些中小规模的星盗团,却还是有些小小门路的。”

    “哦?”

    李耀眨了眨眼,道,“不知道,双方谁的赢面比较大些?我一向,不太喜欢站在输家一边。”

    牛有义道:“要说赢面,还是风雨重一边比较高些,毕竟他有黒蛛塔和长生殿在背后支持嘛!不过白老大这边,也有自己的优势,那就是来自地底的秘宝!”

    李耀眼底精芒一闪:“怎么说?”

    仓库大门明明关着,牛有义还是左右打量了一番,这才压低嗓门,十分猥琐道:“白老大是怎么发迹的,就算阁下不是蜘蛛巢星土著,也该略知一二吧?不过其中细节,估计阁下就不知道了。”

    “传说,五百年前的星盗至尊严心剑,在修真界联合舰队袭来之前,曾经深入地底,找到了蜘蛛巢星地下战堡的控制中枢,并且将整颗蜘蛛巢星的防御系统激发了50%,这才抵挡住来势汹汹的修真者大军!”

    “而白老大在早年的探宝生涯中,却是无意间得到了严心剑的笔记,继承了严心剑的衣钵,进而掌控了蜘蛛巢星地下的秘密!”

    “想想看,一万年前的星海帝国,军方可是将蜘蛛巢星,当成飞星界的最后要塞来建设的!其中的资源、功法、法宝……不可估量啊!随便拿一两样出来,都受用无穷啦!”

    李耀冷笑:“就算白老大得到了严心剑的传承,这么大的秘密,又怎么会人尽皆知?”

    牛有义面不改色道:“此事真假,固然难辨,但白老大拿出来的功法和法宝,都是货真价实的!”

    “这次,白老大也真是豁出身家性命,要拼死一搏了!”

    “总之,局面就是这样,投靠风雨重一边,有黒蛛塔和长生殿的支持,赢面比较大,但到手的好处比较少,不少许诺,都是空头支票,不知猴年马月才能兑现。”

    “站到白老大这一边,固然是以小博大,败多胜少,但好处却是真金白银,当场开销!”

    “阁下既然要选择‘炎龙战铠’之类的高端晶铠,想来都是高手,说不定达到筑基期了吧?无论哪一边,现在都消耗极大,急需阁下这种高手,考虑一下,我帮你介绍,中介费打七折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