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七百二十章 欲擒故纵
    佩戴着银色狐狸面具的男子轻笑一声,不慌不忙道:“以阁下的身手,或许真的想杀谁就能杀谁,不过有些人,杀了之后,是要付出代价的。”

    “直说了吧,阁下刚才杀的那个,是狂涛星盗团团长的大公子!”

    “狂涛星盗团在银翼城中的地位和权势,恐怕不用我介绍了吧?”

    李耀身形一震,整张脸都扭曲了,暗骂一句:“怪不得那么多杂碎都在追捕我,真他妈倒霉,随便宰一条狗,都撞到大彩!”

    话音未落,周身杀气涌动,目光如两支飞剑般直刺对方,沉声道:“所以,你们也是要抓我去狂涛星盗团领赏了?”

    “那就来吧!”

    佩戴着银色狐狸面具的男子急忙倒退一步,伸出双手,表示自己并无恶意:“别误会,我们可不是来抓捕阁下的,恰恰相反,我们或许是银翼城中唯一可以帮助阁下的势力!”

    “少来这套!”

    李耀啐了一口,咧嘴大笑,“这一套老子见得多了,谁不知道狂涛星盗团打败了残阳星盗团,已经成为银翼城中说一不二的霸主?现在所有星盗都想方设法要讨好狂涛星盗团,你们这票鸟人,无非也是想博取我的信任,找个机会把我绑到狂涛星盗团去罢了!”

    “帮我?你们凭什么这么好心要帮我?”

    “少在这里拖延时间,要战就战吧,不敢说留下你们所有人,至少我有九成把握,让你给我陪葬啊!”

    佩戴银色狐狸面具的男子又退了一步,并且让手下人全都散开一些,微微欠身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银蛇,残阳星盗团的军师。”

    李耀一愣,“哦”了一声。转身就朝下水道深处走去。

    这一下真是出乎了银蛇的预料,他有些发急:“阁下什么意思?”

    李耀“嘿嘿”笑道:“如果你们真是残阳星盗团的人,我倒是可以相信,你们对我并没有恶意。”

    “不过我大致能猜到你接下来要说的话。无非是要拉我入伙而已,不好意思,我半点儿兴趣都没有,既然如此,不如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银狐愕然道:“阁下连我开出来的条件,都不准备听一听吗?”

    “没兴趣!”

    李耀头也不回道,“现在银翼城里谁不知道,你们残阳星盗团已经被彻底打趴下了,寥寥可数的几个残党,都变成了丧家之犬!再好的条件,都要有命来受用才行!我可不愿意和你们一起,在地底深处东躲西藏!”

    银蛇的声音,夹杂着一抹怒意:“阁下现在被大半个银翼城追杀,狂涛星盗团上下。更是要将阁下扒皮抽筋,生吞活剥,想当丧家之犬都当不成!阁下不和我们残阳星盗团合作,又如何能逃出生天?”

    李耀嗤之以鼻:“我自然有我的办法,难道还要仔仔细细说给你听么?”

    银蛇冷笑一声:“阁下不说,我也知道,从这条下水道往上三百多米,是银翼城中规模最大的野外求生法宝商店,里面专售各种在蜘蛛巢星地表致命环境中生存的法宝。”

    “阁下的计划,无非是潜入这间法宝商店。弄到大量可以在野外生存的法宝,然后想办法逃出银翼城,穿越荒野,逃到别的矿坑城市去。对不对?”

    “不过,我劝阁下打消这个主意。”

    “既然我能够想到,狂涛星盗团的人当然也能想到,现在估计大批狂涛星盗正在野外法宝商店中埋伏,只要阁下露头,绝对死路一条!”

    李耀迈开的脚。悬在了半空。

    银蛇微笑道:“我知道阁下或许早就习惯了独来独往,绝不相信任何人,不过眼下的局面,阁下杀死了狂涛星盗团的团长之子,绝对没有挽回的余地;我们残阳星盗团更不用说,和狂涛星盗团各为其主,早就势同水火,不共戴天!”

    “和我们合作,或许是阁下最好的出路!”

    李耀转身,沉吟片刻,冷冷道:“我听说你们残阳星盗团,先是留在银翼城里的据点和基地,都被狂涛星盗团连根拔起;而你们刚刚策划的一次进攻,又被狂涛星盗团打退!”

    “而且,我还听说,白老大重新发威,不少星盗都纷纷向他靠拢,现在兵强马壮,一发不可收拾!”

    “你们残阳星盗团,却是站在风雨重一边的,风雨重虽然结婴,终究根基尚浅,只怕斗不过白老大吧!”

    银蛇哈哈大笑:“白星河当然不是一般人,不过风雨重背后,还有黑蛛塔和长生殿!前段时间,我们的力量大部分都在天圣城中,才会被白星河趁虚而入,现在我们的人逐渐回到蜘蛛巢星,力量一天强过一天!”

    “实话告诉你,今日之战,不过是小小的试探,无论胜败,全都无关大局!真正的雷霆一击,还没爆发呢!”

    “哦?”

    李耀眼珠转了几圈,深深思索起来。

    银蛇趁机鼓动:“在银翼城,阁下已经无路可走,纵然有机会逃到荒野上,都将面临狂涛星盗团无休止的追杀!而且狂涛星盗团是白星河的铁杆人马,白星河在蜘蛛巢星上的力量有多么恐怖,阁下也该略有所知!”

    “就算逃到别的矿坑城市,阁下也未必能高枕无忧!”

    “除非阁下能逃到星空中去,或许才能得到片刻的喘息。”

    “但想必阁下就是在星空中犯下大案,才会来蜘蛛巢星,又怎么能回去自投罗网呢?”

    “阁下现在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

    “唯一的选择,就是和我们合作,大家合力扳倒狂涛星盗团,乃至白星河,如此,阁下不但能保住自己的项上人头,或许还能更进一步!”

    “事出突然,让阁下加入残阳星盗团,是有些仓促,不过大家完全可以平等合作,我们最近准备策划一系列的行动,十分需要阁下这样的高手加盟!”

    李耀用钩子般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了银蛇半天,笑了:“想雇佣我?我的价码很高!”

    银蛇也笑了:“背靠长生殿和黑蛛塔,我们有的是资源,阁下有什么要求,但说无妨!”

    “倒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要求。”

    李耀伸出了三根手指道,“想要雇佣我的话,每天都要给一笔基本佣金,每打一仗,还需要有‘出动费’,而在战场上每杀一个人,按照修为高低,要给出‘人头费’,战后,根据我的法宝损耗情况,还要给‘法宝损耗费’,有没有问题?”

    银蛇愣了半天,沉吟道:“只要阁下证明自己物有所值,我们自然不会吝啬区区一点钱和资源,不过有一件事,我非常好奇。”

    “聂飞峻的修为,大致在筑基期低阶到中阶之间,阁下身穿晶铠的情况下,能够将他秒杀,倒是并不出奇。”

    “但是,我刚才得到了一些阁下的战斗视频,感觉阁下也就是筑基期中阶到高阶的修为。”

    “阁下又是如何逃脱那么多星盗的连环追杀?”

    “老实说,如果阁下仅仅是一名筑基期中高阶的战斗型修真者,并不值得我冒着暴露行踪的风险,主动现身,招揽阁下。”

    “倒是阁下的这种‘能力’,引起了我的兴趣,不知道,阁下是否能解释一二?”

    李耀舔了舔嘴唇,淡淡道:“我除了会一些粗浅的战斗神通之外,还是一名爆破专家。”

    “爆破专家?”

    银蛇的声音里蕴含着浓烈的兴趣,点头道:“很好,这样的能力,正是我们急需的,那么接下来,应该如何称呼阁下呢?”

    李耀眯起眼睛,又生出了一丝警惕。

    银蛇道:“我们对阁下的过去并无兴趣,也知道阁下说出来的十有八九不会是真名,只是想要一个代号,方便彼此联络罢了。”

    李耀冷冷道:“那就叫我‘血鹫’好了。”

    ……

    “血鹫,筑基期中阶到高阶之间的战斗型修真者,擅长身法和腿法,擅长晶石炸弹的炼制和安装,以及配合晶石炸弹的各种战法。”

    “为人心狠手辣,胆大包天,一语不合就敢不计后果地当众杀人,从其言谈话语来推断,在星空中一定犯下大案。”

    “资料库中,没有搜索到类似‘血鹫’的名字或者外号,根据容貌和体型来搜索,也没有结果,推测是经过了乔装打扮,不过在蜘蛛巢星上,这也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不足为奇。”

    “仔细分析此人逃脱狂涛星盗团连番追杀的战斗视频,确认此人是一个水平极高的爆破专家,对我们接下来的行动,有极大价值。”

    “经过再三分析,聂飞峻的确是被此人杀死,绝没有假死的可能,所以此人不可能是狂涛星盗团的卧底,这一点确凿无疑。”

    银翼城最深处,海拔负六千多米的地方,盘根错节的地底矿道,一处密室中。

    残阳星盗团的首领尤东升,眯着一双森冷的眸子,正在仔仔细细研究着一份卷宗。

    “如此看来,这个血鹫真不是狂涛星盗团的卧底了?”

    残阳星盗团的老大慢条斯理地敲击着晶脑,问规规矩矩站在一边的军师银蛇,“不过,还有一个不大不小的疑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