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七百二十一章 战刀之下无冤魂!
    残阳老大十指轻点,将光幕分割成了四五块,每一块都显示出了一段不同的战斗视频,全都是李耀在突出重围时,被别人拍到的。

    残阳老大的目光很粘稠,粘稠得就像是蛇牙里提取出来的毒液,他淡淡道:“从这个血鹫逃跑时的一系列表现来看,他是一个心思缜密,十分冷静的人。”

    “而且作为爆破专家,平时要经常和极度精密的晶石炸弹打交道,稍有不慎,自己就会粉身碎骨,也不可能是一个鲁莽毛躁的人。”

    “那么一开始,这样一个冷静的人,为什么会在凤舞阁里,和聂飞峻发生冲突?”

    银蛇解释道:“很多人都证实,是聂飞峻先说要敲碎他的膝盖,拔掉他满口牙齿!再冷静的人遇到了这种事,只怕都要怒发冲冠,更何况他本身就是一个心狠手辣,穷凶极恶,不把人命放在眼里的凶人。”

    “不,我说的不是这件事。”

    残阳老大缓缓摇头道,“我说的是在这之前,他喝得醉醺醺,去骚扰凤舞阁女服务员的事情。”

    “作为一名星盗,察言观色是最基本的生存技能,作为一个独行大盗,更是要时时刻刻注意观察周遭的环境。”

    “如你所说,他是一个十分冷静的独行大盗,来到凤舞阁这种地方,亦该知道这里不是他恣意妄为的所在,在这里闹事,极有可能惹上麻烦。”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就是我的疑点,我觉得骚扰女服务员这件事,和他之后表现出来的冷静不符!”

    银蛇微微一笑,组织了一下语言,道:“大哥,我平素不太喜欢说‘巧合’二字,但这件事,倒真有可能是一个巧合。”

    “事发之后,我们经过了严密的调查。发现在银翼黑市的深处,有一个黑市贩子牛有义的巢穴,也在早先被炸毁,爆炸痕迹。和血鹫之后展现出来的手法十分相似。”

    残阳老大冷笑道:“牛有义么,这个最喜欢黑吃黑的杂碎,终于也是踢到了铁板!”

    “想来是这个血鹫到牛有义这里购买法宝,结果姓牛的居心叵测,又想下手。却是招惹到了不该招惹的人,结果被血鹫反杀!”

    “不过这件事,和我的怀疑又有什么关系?”

    银蛇道:“大哥的推测很正常,我们初步分析的结果,血鹫初来乍到,找牛有义去购买法宝,结果牛有义想要黑吃黑,却是被血鹫杀死,肯定还顺便洗劫了一把。”

    “血鹫洗劫了牛有义之后,大发一笔横财。想要到银翼城里最高档的酒楼见识一下,也是合情合理的。”

    残阳老大冷冷道:“享受是合情合理的,但骚扰女服务员,就显得鲁莽了。”

    银蛇眨了眨眼,道:“清醒时候,当然很鲁莽,但若是灌下了整整一瓶‘醉仙尘’酒,那便不奇怪了。”

    “大哥,您知道,醉仙尘是一种在整个飞星界都十分流行的调制酒。号称采用极为珍贵的天材地宝‘醉仙藤’,加上几十味药材炼制而成,据说有活络血脉,舒张神魂。提升修为的奇效!”

    “自然,喝了醉仙尘之后,血脉蒸腾,**放大,无法控制,也是正常反应。别说筑基修士,连结丹高手都有可能受不了。”

    “只不过,外界的醉仙尘酒,往往只是用一些醉仙藤粉末,甚至是别的藤蔓类药材来鱼目混珠,根本没什么用!”

    “而凤舞阁提供的醉仙尘,却是自家精酿,作为招牌,堪称整个飞星界最好的醉仙尘酒之一!”

    “我们估计,血鹫以前在星空中时,肯定也是常喝醉仙尘酒,并没有将这种酒放在心上,是以到了凤舞阁之后,就满不在乎地点了一瓶。”

    “他应该是将这里的醉仙尘,当成是以前在星空中喝的那些劣酒,却哪里知道,真正的醉仙尘酒会有这么惊人的效力!”

    “而且醉仙尘酒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那就是口感醇厚,微微发甜,入口如丝绸般细腻,绝无半点滞碍,直到一两个钟头之后,才会慢慢发作。”

    “团长,您看,这是我们从凤舞阁中偷出来的监控视频,还有血鹫的点单记录,上面清楚记载着,他喝的是醉仙尘。”

    “这是他开始喝酒之后几个钟头的画面,也可以清晰看出,是醉仙尘没错。”

    “一开始,他的确十分冷静,保持警惕,纵然在喝酒时,依旧左盼右顾,神经紧绷。”

    “不过,随着他越喝越多,渐渐将一整瓶醉仙尘全部干掉,劲道一发作,可就由不得他了!”

    “之后,才发生了他骚扰女服务员,又正好被聂飞峻撞上的事情。”

    “所以,这一切,应该只是一个巧合。”

    残阳老大皱眉道:“我不喜欢‘应该’,能不能找到血鹫在星空中犯下的罪案资料?”

    “那就难了。”

    银蛇无可奈何地摊手道,“几十个星域,上千个宗派,上万个星空城镇,鬼知道他是在哪儿犯下什么案子?这种亡命之徒,口风最紧,怎么可能将自己犯下的案子一五一十都交代出来,那不是授人以柄么?”

    “越是高手,秘密越多,眼下正是用人之际,如果每个人都要查出祖宗十八代才能用,那就等着这些人都跑到白星河一边去吧!”

    “反正只是雇佣他来厮杀而已,又不会让他接触到咱们的机密,调查到这种程度,差不多了。”

    “你说的也是,那就再暗中观察他三天,如果没问题的话,让他参加三天后的行动!”

    残阳老大沉吟片刻,又开启了一张光幕。

    那是从一个非常诡异的角度,偷偷拍摄到李耀此刻的模样。

    李耀躺在床上,双手枕着脑袋,有一搭没一搭地吹着一支怪腔怪调的曲子,似乎浑然没有发现,房间里还暗藏着如此诡秘的晶眼。

    无论残阳老大还是军师银蛇都不知道,李耀吹的是一首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曲子,名叫《修真四万年》。

    ……

    李耀躺在床上,胸前夸张的伤口已经涂抹过了药剂,周身细胞也通过残阳星盗团提供的修炼设施进行了恢复性训练。

    他可以集中精力,全神贯注来思考。

    通过牛有义提供的资料,他大致了解清楚了银翼城中各大星盗势力的状况,亦找到了最好的下手目标。

    之后就是前往凤舞阁,喝下一瓶醉仙尘酒,为之后自己的莽撞,以及莽撞带来的刺杀制造借口。

    直到目前,接受了残阳星盗团主动提出的雇佣,一切还算顺利。

    选择雇佣兵的身份,而不是直接加入残阳星盗团,也是无奈之举。

    身处白星河和风雨重两大凶人领导的星盗团火并之中,就像是在两片漩涡的夹缝中挣扎,稍有不慎,就会粉身碎骨。

    就算残阳星盗团的老大是白痴,李耀也绝对不敢低估风雨重的智慧,他在铁原星域外围曾经和风雨重正面交锋,他连续设置的几次陷阱都被风雨重识破,这头老狐狸,对于危险,简直有着本能一般的预感。

    如果李耀一上来就表现得十分迫切,想要加入残阳星盗团,接触到核心的话,别说风雨重了,就算牵头猪来都知道他有问题!

    雇佣兵的身份,可以保持相当的独立性,不会遭到对方最严密的调查。

    而“爆破专家”这个身份,既是一种掩饰,又是能够介入这场火并核心的最好角色。

    李耀相信,在大规模的火并,特别是蜘蛛巢星这么复杂的环境中,一名爆破专家,绝对是不可或缺的关键性角色。

    只要他能证明,自己是一名不折不扣的爆破专家,接下来一定有大显身手的舞台,进而在某种程度,左右火并的走向,让蜘蛛巢星火上浇油,越来越乱!

    “接下来,就要证明我的‘价值’了!”

    用聂飞峻的头当做敲门砖,敲开了残阳星盗团的大门,接下来还将有更多星盗,会死在他的手中。

    李耀没有半点儿犹豫。

    无论残阳还是狂涛,都是蜘蛛巢星上排名前二十的大型星盗团。

    各大宗派提供的通缉榜上,记录着他们犯下的累累罪行,全都是恶贯满盈,罪有应得。

    刚才被他杀死的那个聂飞峻,就曾经在流花星域一口气劫掠了九条运输舰,而且为了避免走漏消息,每劫掠一条运输舰,就将所有船员统统杀死!

    这,只是星盗犯下的滔天罪恶中,微不足道的一小桩而已。

    归根结底,这些星盗,无论残阳还是狂涛,无论风雨重还是白星河,无论表面上守规矩还是完全不守规矩,全都是披着人皮的妖兽。

    不,妖族和人类厮杀,只能说是本能,是生存之争。

    这些星盗,很多都是实力强大的修真者,却忘记了自己背负的职责,干着禽兽不如的行为,比妖族更加可恨!

    “这就是我喜欢蜘蛛巢星的原因。”

    “在这里,我的战刀之下,没有半个冤魂,每杀一个杂碎,都是为无数葬身星海的冤魂报仇雪恨!”

    “我完全可以肆无忌惮地,大杀特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