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七百二十四章 四大凶人
    蜘蛛巢星第一大城市,巢都。

    万年之前,这里曾经是蜘蛛巢星上灵脉最集中的所在,也是最早被星海帝国开发的矿业城市。

    李耀从半空中的晶石战舰舷窗朝下望去,只见方圆数百里内,荒芜的大地上到处都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矿坑,就像是一座巨大无比的蜂巢。

    错综复杂的地底矿洞中,隐藏着无数法宝炼制中心,星舰维修中心和天材地宝采集、淬炼、处理中心,再加上足以容纳数千万工人和修真者居住的地底城市,以及隐藏在地底城市更深处的地下战堡……盘根错节,洞洞连环,迷宫之下还有更大的迷宫,就算世代居住于此的土著,都不可能知道巢都究竟有多么庞大!

    巢都是蜘蛛巢星的中心,不但星盗之王白星河的老巢就在这里,黑蛛塔的总部也设立于此。

    此刻,双方都秣兵厉马,杀气腾腾,就差没有最后撕破脸皮。

    整个巢都也被分成了东西两块区域,双方泾渭分明,空气紧张到了极点,只消一个火星,就能将几百个矿坑全部引爆。

    李耀搭乘的晶石战舰,通过一条倾斜向下的巨大矿洞,缓缓飞入了长生殿控制的区域。

    巢都的风貌和银翼城截然不同。

    银翼城中虽然也有狂涛星盗团和残阳星盗团的小规模厮杀,但大部分人的日常活动并不受影响,黑市、酒楼和法宝商店也照样开张,地下竞技场和销金窟中,依旧挤满了星盗。

    巢都却是变成了一座肃杀的军事要塞,非但商店大部分都关门大吉,街道上来往的也很少见到落单星盗,大多是成群结队,步伐整齐,穿着制式晶铠,好似军队的大批星盗。

    大部分星盗。都穿着红白分明的两种晶铠。

    穿着红色晶铠的星盗,胸口都有一个张牙舞爪的黑色蜘蛛标志,为首的队长,黑色蜘蛛标志外面。还勾勒着几圈金纹。

    李耀听军师银蛇小声介绍,这些全都是黑蛛塔豢养的武士。

    身穿白色晶铠的铠师,地位更在这些黑蛛武士之上,他们的晶铠更加浑圆流畅,处处给人一种“水滴”般晶莹剔透的质感。似乎采用了某种半隐形符阵,一道道波动缠绕着晶铠,仿佛一半融化在空气中,彰显出仙风道骨,超凡脱俗的味道。

    这些人的晶铠左胸口,铭刻着古色古香的“长生”二字。

    这些人不是星盗,而是长生殿的直属武装,算是修仙者的正规军。

    一年多前,长生殿正式浮出水面,就在蜘蛛巢星公开活动。也曾在星盗中展开过大规模的招募。

    不过“长生军”的招募条件极为严苛,绝大部分星盗都承受不住试炼,被刷了下来。

    能够入选的,全都是千里挑一的佼佼者。

    据说加入长生军之后,还会得到长生殿的进一步调制和淬炼,很多秘法都是失传数千年,飞星联合政府时代的军方秘术,短短几个月,就能令人发生脱胎换骨的改变!

    风雨重召见李耀的地方,乃是黑蛛塔的一座训练营。

    李耀走进训练营时。大厅里已经有几十名星盗。

    一见到他,不少人都毫不掩饰眼底的戒备和敌意。

    “蜘蛛巢星上所有臭名昭著的凶人,都到齐了!”

    李耀飞快扫了一圈,心跳微微加速。

    只一眼。他就发现了不少高居修真界通缉榜前列,甚至在星盗圈子里都令人胆战心惊的狠人。

    在他左手边,须发皆白,慈眉善目,看似德高望重的老者,叫做幻海真人。原本是天圣六宗之一银月宗的长老。

    不过他竞选宗主失败,怀恨在心,竟然在暗中以蛊毒之术对付宗主,结果事情败露,银月宗派出多名高手前去抓捕,却是被他格杀了一名金丹和十六七个筑基,逃出天圣城,投奔了蜘蛛巢星。

    此后,他成为纵横星海的大盗,出手狠辣,绝不留情,特别是遇上了银月宗旗下的运输舰,更是鸡犬不留!

    幻海真人身边,是一名身高超过两米三十的壮汉,一身肌肉膨胀到了无比夸张的程度,眼若烧红的铜铃,鼻孔里不断喷出白色的气流,简直像是把一头暴怒的疯牛,硬生生塞进了一具人类的躯壳之中!

    此人背后交叉着两柄比门板还宽的巨斧,血迹斑斑的斧刃上,布满了崩口,不知曾经吞噬了多少冤魂,轻轻扫一眼,都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这名壮汉叫做“血斧”,是蜘蛛巢星地下竞技场的王者。

    星盗生性残暴,位于地底矿坑数千米处的地下竞技场,亦是无法无天,血腥残酷的所在,再强壮的斗士,一旦投入地下竞技场,都很难熬过十场赌斗。

    而这“血斧”,却是最近几十年来,第一个在地下竞技场里打满了一百场,还能全身而退的强人。

    虽然只是结丹期初阶,可一旦发起疯来,连结丹期中阶,甚至真正的金丹强者,都照砍不误!

    血斧身后的阴影中,隐藏着一名娇小玲珑的少女,清澈如水的眼眸,盈盈一握的腰肢,令她和乌烟瘴气的环境格格不入,就像是被星盗劫持到这里的人质。

    李耀却知道,这个看似十六七岁清纯高中生的女人,起码都有七八十岁,人称“银环仙子”的她,甚至比浑身煞气的“血斧”更加危险。

    银环蛇,最漂亮,也最致命!

    她最初出现时,只不过是一名星盗团老大的情妇,所有人都把她当成了一个单纯的玩物,没有一个星盗将她放在眼里。

    不过很快,她依附的星盗,就和另一股更大的势力发生了火并,被对方吞并之后,她也顺理成章,作为战利品,侍奉下一名老大。

    就这样,她就像是被诅咒一样,所有接收她的星盗团老大,都会在一年之内莫名其妙遭遇飞来横祸,或是被别的星盗团吞并,或是被人刺杀,或是在星空中狩猎时走漏了风声,被修真者包围,明正典刑。

    总之,只要她待在哪一个星盗团,哪一个星盗团就会在不久之后毁灭,而她却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接收这个星盗团最宝贵的财富。

    传说中,她精通魅惑之术,甚至秘密修炼某种采阳补阴之术,能够汲取别人的生命精华,令自己永葆青春。

    也曾有不少被她魅惑和欺骗过的星盗,联合起来要找她报复,却是都莫名其妙地消失。

    因此,星盗当面都尊称她为“银环仙子”,背地里,叫她“银环妖女”的,却也不少。

    李耀的大部分目光都被四名星盗吸引,除了他们三个之外,第四个,却是一个身高不到一米三,四肢短小的侏儒。

    这个叫“王哈哈”的侏儒,拥有一个在蜘蛛巢星上非常罕见的职业。

    他是一个小偷。

    蜘蛛巢星是强盗窝,在强盗窝里却出现了一个小偷,这个小偷的名气偏偏还极大,所有人都知道他靠什么为生,但他还能整天哈哈大笑地活了几十年。

    这只能说明两件事。

    第一,他的手法很高明,高明到了就算别人明知他是贼,却也抓不住他的程度。

    第二,他的实力很强,哪怕星盗知道某件东西是被他偷走的,都不敢找他报复。

    蜘蛛巢星上所有人都知道,王哈哈什么都偷,包括人头,包括还长在脖子上,会说会笑的人头。

    李耀扫了一圈,心里有了底。

    今天被风雨重邀请到这里的,全都是不属于任何势力的独行大盗,以及拿钱办事的雇佣兵。

    如果是单纯的战斗型修真者,那么实力至少都达到了筑基期巅峰以上,甚至还有不少结丹期的高手。

    如果实力没达到筑基期巅峰,那么除了战斗之外,肯定还掌握着某种特长。

    比方说他是爆炸专家,银环仙子擅长魅术,王哈哈则是一名神偷。

    正在思索时,侏儒王哈哈已经挪动着矮胖的身体,看似很吃力地朝他走了过来。

    他在琢磨着别人的身份,别人也在暗中观察着他。

    最近一个月,“血鹫”的大名在星盗圈子里可是如雷贯耳,见到他这个新近崛起的狠人都被风雨重召集到这里,这些老牌凶人心里,也是小小吃了一惊。

    “你是银翼城的血鹫,想必也知道我是谁,哈哈哈哈!”

    神偷王哈哈,嘻嘻哈哈地伸出了小短手,眨了眨眼道,“听说你的手很快,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将晶石炸弹放到别人身上,正好我的手也很快,可以神不知鬼不觉从别人身上,把任何东西都掏出来!”

    “你可以把东西放进去,我可以把东西拿出来,咱们两个,倒是应该好好亲近亲近!”

    王哈哈的声音又尖又利,一下子吸引了所有星盗的注意。

    这些老牌凶人都把目光投向两人,饶有兴致地期待着两名快手之间的较量。

    银环仙子上上下下打量着李耀,眼底闪过一抹异彩,想要倚靠到血斧身上。

    血斧却像是见了鬼一般,飞快闪到了一边,显然不想和这个擅长采阳补阴的妖女发生接触。

    李耀眯起眼睛,嘴角一撇,朝王哈哈伸出了右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