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七百三十二章 恐怖平衡
    “嗡嗡嗡嗡嗡嗡嗡!”

    李耀的每一个脑细胞都疯狂震动起来,计算力极速狂飙,仔细回忆着刚才宝贵一瞬间,看到白星河的模样。

    他依旧穿着龙王战铠,不过在高强度的厮杀中已经发生扭曲,原本耀武扬威的八个龙头全都耷拉下来,其中两个龙头还被彻底斩断,只剩下半截灵械义肢,像是扒皮抽筋,剁去了脑袋的鳝鱼。

    除了血流不止的左臂断掌之外,他的腹部还有一个触目惊心的大窟窿,纵然以灵能勉强压制,李耀还是可以通过血肉模糊,看到支离破碎的脏腑。

    白星河的气势无比萎靡。

    但李耀敢用自己的脑袋担保,这绝对是伪装出来的假象。

    现在李耀有两个选择,或者说他冒险追赶白星河,有两个目的。

    如果白星河还有一战之力,李耀会想方设法,和他合作,让他尽量恢复一定的实力,收拢残兵,变成一块又黏又臭的狗皮膏药,死死拖住长生殿,尽量消耗修仙者的实力。

    如果白星河真的身受重伤,命不久矣,不可挽回,那么李耀会抢先把白星河干掉,然后……

    夺走蜘蛛巢星最强晶铠,龙王战铠!

    “杀人夺宝”这种事,李耀虽然干得不多,但对方既然是星盗之王,犯下累累血案的凶徒,他可不会有半点儿心理负担。

    龙王战铠的强大,李耀刚才亲眼所见,尽管被弟子背叛,又遭到两大元婴夹攻,白星河还是依仗着龙王战铠,秒杀了至少三名结丹!

    “龙王战铠的八根伸缩式灵械义肢,能够吞吐灵能凝结的‘龙珠’,全都是极品法宝!”

    “如果能把龙王战铠和玄骨战铠合二为一,把这八个‘龙头’拆下来,安装到玄骨战铠之上。啧啧啧啧,那岂不是凌驾于天元、飞星、血妖三界之上,三界最强战铠?”

    李耀想入非非。

    究竟救人还是杀人,全看白星河的实力。

    李耀还没摸清楚对方的底细。运输舰上的一幕幕兀自在眼前浮现,他十分清楚自己干的是与虎谋皮的买卖,自然不会掉以轻心。

    两人对峙,李耀掌握主动,不怕拖延时间。最后还是白星河忍不住,在黑暗中沉声道:“听说风雨重阵营中,新近涌现出来一名狠人叫做‘血鹫’,晶石炸弹玩得很溜,就是小兄弟你了?”

    “刚才你第一个冲出来,却是故意用晶石炸弹扰乱了风雨重等人的视线和感知,间接帮我逃命,为什么?”

    李耀道:“如果我说,其实我很崇拜白老大,假意投靠风雨重。却是准备在最关键时刻,反戈一击,立下大功,不知白老大信不信?”

    白星河道:“不信。”

    李耀“哦”了一声,继续道:“如果我说,我觉得把白老大交出去的好处,不如帮白老大躲起来,能得到的好处更多,所以我故意放白老大走,却是在白老大身上。偷偷施展了一种追踪秘术,独自一人找到白老大,就可以独吞白老大的诸多好处,如果白老大不拿出大把好处堵住我的嘴。我就一拍两散,拼着一死,破坏白老大的逃跑大计……不知,白老大又信不信?”

    白星河道:“这么一解释,就显得合理多了。”

    李耀继续道:“狡兔三窟,白老大也不至于将所有秘密都告诉首席真传弟子吧?毕竟只是弟子。又不是亲儿子,就算亲儿子,听说白老大都杀过一个的。”

    李耀故意想要挑动白星河的情绪,试图找出一丝破绽,不料白星河充耳不闻,心平气和道:“你说的有理,我的确还有一些藏身之所,也暗藏着不少很有价值的东西,功法、神通、法宝、晶铠……应有尽有,只要,咳咳,你能帮我抵达藏身之所,想要什么,都可以给你。”

    李耀道:“白老大,你说归说,不用故意‘咳咳’两声来装出受伤很重的样子,你受伤再重,我不相信连两声咳嗽都忍不了。”

    “你的诸多宝贝,我当然想要,把你护送到藏身之所,也没有问题,但咱们的关键是,我怎么才能相信你。”

    “这里距离地面不远,你又身受重伤,我和你厮杀起来,风雨重的人马自然会立刻发现,所以就算你恨我入骨,也不太可能在这里大打出手。”

    “在这里,我有恃无恐。”

    “可是,万一到了你的藏身之所,那是你的秘密巢穴,自然有无数机关陷阱被你控制,而且以你元婴老怪的修为,纵然脏腑碎裂,花点儿时间,多少都能修复一些。”

    “到时候,你突然发难,我就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了。”

    “这个问题不解决,我们的合作,或者说交易,始终是空中楼阁,没有基础啊!”

    白星河的声音里,带上了一抹赞许:“不错,血鹫小友考虑的十分周到,这个问题,的确很严重!不瞒小友说,我现在的确寻思着,一有机会,就要将小友扒皮抽筋,千刀万剐,挫骨扬灰呢,呵呵呵呵,小友不会介意吧?”

    李耀笑道:“不介意,完全不介意,白老大有这样的想法,乃是人之常情,我十分理解的。”

    白星河点头道:“看来,咱们两个却是僵在这儿了,我就像是一块带骨的肥肉,卡在血鹫小友的喉咙里,吞下去会伤了脾胃,吐出来又不甘心,实在两难。”

    “不过,既然血鹫小友想到了这一点,还敢冒险追踪,想来是有两全其美的办法了,说来听听?”

    “唰!”

    李耀从乾坤戒中,取出一枚鸡蛋大小,圆滚滚,碧莹莹,好似玉石雕琢而成的法宝,一扬手,丢了过去。

    “实不相瞒,我是真的十分仰慕白老大,也曾经无数次设想过,万一有朝一日,我要和白老大同舟共济。大家应该如何展开合作。”

    “白老大是星盗之王,悍勇如猛虎,胆魄如雄狮,智谋比天高。算计比海深!您老人家随便张一张嘴,打个哈欠,就将我这头不起眼的小麻雀,连皮带骨都给吞了!”

    “和您合作,简直是一只脚踏入九幽黄泉之中。稍微眨一眨眼,说不定脑袋就不翼而飞了。”

    “所以,我冥思苦想,终于琢磨出了一个十分蠢笨的办法。”

    “这是一枚不大不小的晶石炸弹,蕴含着一枚小小的晶髓,依靠神念接收符阵和我的脑域相连,主要以三种方式来引爆。”

    “第一,只要我心念一动,在脑中默念咒文,就可以引爆。”

    “第二。无论我的心跳停止,或是脑电波中止释放,都会立刻引爆。”

    “第三,这枚晶石炸弹离开我一百米以上,就会立刻引爆!”

    “白老大请仔细看,这枚晶石炸弹是我心血结晶,上面镌刻着环环相扣的防御符阵,除了以上三种情况之外,绝对不会爆!无论受到如何强大的冲击、挤压和震荡,都绝对不爆!”

    “现在。就请白老大缓缓张开尊口,把这枚晶石炸弹……吞下去。”

    “以白老大的手段,当然可以自由操控肌肉,将这枚晶石炸弹固定在肠胃之间了。”

    “如此一来。我就稍稍有了一些制衡白老大的本钱,我们之间的合作和交易,也可以在平等互利,真诚互信的前提下展开了,您说,是吧?”

    白星河温和醇厚的声音。逐渐锐利起来,夹杂着一丝被人愚弄的怒意:“呵呵,世道真是变了,连一个小小的筑基高阶,也敢在我面前耍弄心机!”

    李耀平静道:“白老大,不用佯装恼怒,你我心知肚明,以一名元婴老怪的实力,光靠这枚晶石炸弹,十有八九是炸不死的。”

    “就算你真的受了致命伤,我相信在临死之前,你也有一百种办法,将我这个小小的筑基修士杀死!”

    “所以,除非我发了失心疯,否则又怎么可能主动引爆?”

    “双方交易,最重要一点就是势均力敌,如果一方的实力远远凌驾于另一方之上,这样的交易随时都会破裂。”

    “我的提议,也只是防患于未然,让双方都可以致对方于死地,这叫‘恐怖平衡’。”

    “如果您实在不愿意受这样的羞辱,也没关系,那就动手喽,看看风雨重和长生殿的人马,是否可以顺着爆炸声和打斗声,找到这里!”

    “您要考虑,悉听尊便,不过我不敢保证自己下来时有没有被人发现,说不定风雨重等人已经顺藤摸瓜找了下来,随时都会找到这里。”

    白星河像是一头沉默的老鳖,静静思索了很久,最后苦笑一声:“看来,我是真的老了,先是白无泪,现在又是血鹫小友。”

    “今后的蜘蛛巢星,注定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

    这个星盗之王,也是能屈能伸,光棍到了极点,认识到形势对自己不利,真的捻起了晶石炸弹,开启面甲,张开大口,“咕噜”一声,吞入腹中!

    “血鹫小友要不要用灵能感知一下,看看我是否真的将晶石炸弹吞入腹中,还是弄了个障眼法?”

    白星河拍了拍肚皮,淡淡道。

    “我已经感知过了,晶石炸弹的确就在白老大的胃里,现在白老大可以说说,咱们有什么逃生之法了。”

    李耀道:“这里四面密封,充满瘴气,应该没有第二条出路,白老大总不会想在这里当一年半载的缩头乌龟,巴望着风雨重找不到这里吧?”

    白星河发出了低沉的笑声,依托龙王战铠悬浮起来。

    李耀丝毫不因为对方吞下了晶石炸弹就放松警惕,依旧竖起了每一根汗毛,准备稍有风吹草动,就召唤出玄骨战铠。

    白星河却是摸索到了天花板上,小心翼翼地抠挖起来。

    李耀一愣,开启了晶眼的照明神通,朝天花板上望去。

    “悉悉索索……”

    无数泥土、碎石和苔藓从他们头顶剥落,裸露的天花板上,逐渐暴露出来一座玄奥繁复的符阵。

    白星河从怀中摸出了一块奇形怪状,好似猫爪子一般的晶石,朝天花板上一个凹坑中轻轻一按,“咔哒”一声,严丝合缝,浑然一体。

    “滋滋……”

    随着这枚晶石镶嵌进去,整座符阵仿佛一下子苏醒过来,散发出了一团团瑰丽的光华,犹如夜空中璀璨的繁星。

    “你的运气,真的很好。”

    白星河幽幽道,“我之所以答应和你合作,不是怕在杀死你之前,会引来风雨重那些人;而是怕我们在这里大打出手,会毁掉这座倒置在天花板上的传送阵!”

    ----------------

    第四章送上!

    好久没运笔如飞了,年末到年初这段时间实在太忙太忙,对不住各位啊!

    有啥推荐票、月票之类的,都投给老牛吧,哈哈哈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