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七百三十七章 临死前的问题
    李耀心跳如鼓,不知道白星河会不会上当。

    一般情况下,这种枭雄人物,当然不会像故事里的大反派那样,阴谋得逞之前,还要长篇大论,啰啰嗦嗦。

    不过,白星河明明随时都可以将晶石炸弹吸入乾坤戒中,立刻动手,但他并没有这么做。

    甚至在抵达了巢穴之后,还想说什么一万年前的秘闻来拖延时间。

    李耀只能判断,白星河是真的受伤了,正在疗伤之中,现在动手,要付出一些他不想付出的代价。

    自己想拖延时间,白星河也想拖延时间,趁此机会,或许能套取出一些,一般情况下,白星河绝不会说的事情。

    白星河周身真元激荡,释放出了至少结丹级数的灵能,从数百米外吸过来一具好似金属球,有些古怪的法宝,将法宝贴住腹部。

    法宝“嗡嗡”作响,放出一抹绿光,将腹部伤口轻轻笼罩住。

    白星河的腹部,立刻传来了强烈的生机,显然是正在治疗当中。

    白星河发出了舒服至极的喘息声,淡淡笑道:“恐怖平衡这套计划,虽然有些致命漏洞,但我很欣赏,就冲这份创意,你可以问几个问题,不过,我不保证一定回答。”

    “好。”

    李耀不想让白星河得到太多医疗时间,立刻发问,“你早就知道白无泪会背叛你?一切都是你布下的局?”

    白星河沉吟片刻,缓缓摇头:“我知道有人会背叛我,但不知道具体是谁。”

    “我从崛起到成为星盗之王,将近百年。”

    “深渊星盗团成为蜘蛛巢星第一大星盗团,也有好几十年了。”

    “长生殿虽然一年前才正式浮出水面,但他们的分支‘黑蛛塔’却已经存在了上百年,所以长生殿中人在黑暗中活动,至少也有百年。”

    “百年时间,我的崛起,和深渊星盗团的辉煌。他们不可能看不到,也不可能放过。”

    “所以,只要长生殿中人不是特别蠢,就不可能直到一年前才开始对深渊星盗团进行渗透。他们的渗透,一定早在几十年前就开始。”

    “深渊星盗团中,一定在很久以前就有了长生殿的暗子,甚至有很多人在加入深渊星盗团之前,就是修仙者了。”

    李耀心思电转。恍然大悟:“所以,这场新老两个星盗之王之间的超级大火并,根本是子虚乌有,你的目的,不是拼掉风雨重,而是挖出所有潜伏在深渊星盗团中,甚至潜伏了几十年的修仙者?”

    白星河点头道:“不错,这是目的之一。”

    李耀沉吟片刻,喃喃自语道:“从一开始,包括大张旗鼓召开‘星河英雄会’在内。一切都是你的布局,你根本就怀疑所有人,包括自己的首席真传弟子白无泪在内!”

    “可是,如果你真的怀疑所有人,又怎么会将蜘蛛巢星地下战堡的地图,和控制战堡的蜘蛛密匙在哪里,都告诉白无泪?”

    “等等——”

    李耀瞪大了眼睛,“你装作将白无泪当成衣钵传人,十分信任他,甚至最近十几年。将深渊星盗团的实际运作,都交给他来负责,还告诉他,你把地图和密匙藏在何处。最后又故意断掌,将藏着地图和密匙的乾坤戒送到了他手里……”

    “接下来,白无泪、风雨重、黑王……这些修仙者,还有所有背叛你的星盗,就会拿着这份‘地图’,还有‘密匙’进入地下战堡!”

    “然后。或许就‘轰’一声,整个地下战堡,统统炸掉,对不对!”

    白星河沉默了很久,幽幽叹息一声道:“血鹫小友,可惜你出现得不是时候,否则,就凭这样的心思,我都生出了收你为徒的冲动。”

    李耀干笑一声:“不用了,当白老大的弟子,似乎没什么好结果。”

    白星河不理会他的讥讽,淡淡道:“不过,你还是错了,我并没有将自己的首席真传弟子当成棋子,我是真的把白无泪当成衣钵传人,在我陨落之后,继承深渊星盗团。”

    “这,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考验而已。”

    “如果白无泪通过了最后一关考验,自然平安无事,能真正掌控深渊星盗团。”

    “只可惜,他的心,太急了!”

    李耀眼珠一转,皱眉道:“不对,不对,如果你早就怀疑白无泪,是假装受伤的话,怎么会伤得如此严重,连杀我一个筑基巅峰,还要磨磨蹭蹭?”

    白星河感知着腹部伤口加速愈合,一缕缕力量重新回到身上,修为正在迅速回升,他笑了笑,道:“白无泪偷袭我,并没有超出我的计算,但我算到了一切,却算漏了一件事。”

    李耀扬眉:“什么事?”

    白星河道:“黑蛛塔的上一代尊主隐雾尊者,不是长生殿的黑王!”

    “什么!”

    李耀又一次傻眼,幽冥刃不是黑王,黑蛛塔的尊主也不是黑王?那黑王究竟是谁?

    白星河用略带欣赏的口吻,解释道:“一开始,蜘蛛巢星上有传闻说独行大盗幽冥刃是黑王,我是不信的,幽冥刃有几斤几两,我非常清楚,单打独斗他还可以,操纵一个庞大组织?他没这个能力。”

    “于是,我亲自在暗中调查,查出来的多方证据都显示,黑蛛塔的上一代尊主隐雾尊者才是黑王。”

    “黑蛛塔是长生殿最重要的分支机构,或者说,两者一明一暗,一表一里,根本就是一体,黑蛛塔的尊主是长生四王之一,很合乎情理,对吧?”

    “所以,当隐雾尊者、风雨重、白无泪带着‘黑蛛八刃’中的几名高手围攻我时,我并不吃惊,将大部分注意力,都集中在风雨重和隐雾尊者这两名元婴身上。”

    “白无泪从背后偷袭我的时候,风雨重和隐雾尊者也发出了最强一击。”

    “我的计划,也是借着这一击,假装受伤,趁机逃遁,逃到地下战堡中。再进行最后的决战!”

    “岂料——”

    “隐雾尊者的攻势,出乎意料的虚弱,根本不像是一名元婴强者最强一击的样子,最多一个结丹期高阶。只是气势惊人,徒有其表罢了!”

    “恰恰相反,在我左侧,黑蛛八刃中,一个代号叫‘夜摩天’的刺客。却是突然爆发出了比风雨重还要强大的攻击力!”

    “瞬息之间,夜摩天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了至少元婴期中阶的级别!”

    “我长期搜集黑蛛八刃的资料,他们每一个人的战斗视频,我都翻来覆去研究过上万次,对他们的走路姿态、出手轨迹和战斗中的习惯性小动作,都了如指掌。”

    “所以,双方一照面,我就判断出来,他肯定是黑蛛八刃之一的夜摩天。是一名结丹强者,所以根本没把他放在心上。”

    “于是,这一下,我是真的受了重伤!”

    李耀听得大汗淋漓:“你是说,一名拥有元婴期中阶实力的绝世强者,一直以来,都伪装成结丹高手,以‘黑蛛八刃之一’的身份在外面活动?”

    “没错。”

    白星河点头道,“夜摩天以‘黑蛛八刃之一’的身份,参与了天圣城之战。现在看来,他不是参与,而是在第一线亲自指挥!”

    “幽冥刃不是黑王,隐雾尊者也不是黑王。这个看似不起眼的黑蛛八刃之一,才是真正的黑王,控制黑蛛塔的人!”

    李耀听得心神摇曳,不得不承认,长生殿和白星河之间的算计和攻防,实在太精彩了!

    想了想。又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会追上来,又为什么要等我?”

    白星河发出低沉的笑声:“我并不确定你会追上来,不过你突然杀出来阻挡我,这个举动实在太奇怪了。”

    “我相信,任何诡异的举动底下,一定隐藏着某种合理的原因。”

    “稍稍一分析,我就推断出,或许你和我一错身的功夫,就在我身上放置了追踪器一类的法宝。”

    “我的人头,可是很值钱的,有人生出独吞的心思,一点儿都不奇怪。”

    “虽然我仔细搜索全身,并没有发现追踪器,但也不妨试一试,反正时间非常充裕,十分钟之内,风雨重是找不到我的。”

    “我准备用五分钟时间,来赌一下你追上来的可能,就算你没追上来,我也不损失什么。”

    “结果,半分钟之后,你就追上来了!”

    李耀苦笑,没想到自己的每一步行动,都在白星河的计算之中。

    不过还有一点他不明白:“你一定要等到我,我有什么用?”

    “有用的。”

    白星河解释道,“我受了黑王夜摩天一击,脏腑大损,实力跌至结丹级数,在通过地底冥河上空时,就存在一定的风险,万一被上百条冥河巨蟒和数百头暗夜刀蝠上下夹攻,稍有不慎,跌入冥河,那就非常麻烦了。”

    李耀恍然大悟:“我的出现,刚好可以帮你分担压力,分掉一半冥河巨蟒和暗夜刀蝠,令你安全通过地底冥河的几率大大提升!”

    白星河微笑道:“很正确,五十条冥河巨蟒和一百条冥河巨蟒,带来的压力是截然不同的,万一局势不利,我还可以顺手偷袭你一下,让你跌入冥河,变成异兽的食物,我就可以趁机逃生了。”

    “原本我身受重伤,只能硬闯,但血鹫小友如此古道热肠,助人为乐,自己主动跳出来当我的‘保命符’,我又怎么忍心,拒绝小友一片美意呢?”

    李耀长叹一声:“原来如此,白老大没有说错,我真是自寻死路,怪不得旁人!不过还有最重要一个问题,不知道答案,我实在死不瞑——”

    没有了。

    李耀没有任何问题了。

    双方一问一答的这段时间里,白星河一直在全力以赴地疗伤,飞速提升修为,李耀却做了一件事。

    装作被白星河的解释深深吸引,为了说话方便,不断靠近。

    现在,两人之间的距离不是九十九米,而是六十七点二米。

    已经到了,玄骨战铠的最佳攻击距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