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七百四十六章 白星河的目的
    这两句话,就像是两根锋利的冰锥,深深刺入李耀的心脏。

    李耀心口一缩,思绪仿佛随着白星河的故事一起,漂流到了上百年前星海深处,两艘支离破碎,锈迹斑斑,如鬼船一般的星舰深处。

    白星河冷眼看着他,淡淡道:“飞星界这么大,无尽星海中,每天都在发生星海风暴之类的天灾,被天灾席卷,陷入资源匮乏局面中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我相信这样的惨剧不可能只发生在我的父母身上,一定有更多人,和当年的盗火者,还有我父母一样,陷入‘黑暗森林’!”

    “当一名修真者,在别无选择之下,撕碎了修真者的底线之后,就很难再回归正常社会了。”

    “就算他隐瞒一切,回到正常社会,也会终身提心吊胆,战战兢兢。”

    “无论他能坐上多么巍峨的宝座,掌控多么庞大的势力,拥有多么强横的实力,一旦被人查出蛛丝马迹,他都只有身败名裂,从云端跌落到深渊一条路。”

    “没有一个宗派,没有一个城镇,没有一个正常社会,可以容忍这种事情的。”

    “整个飞星界,只有一个地方可以接纳他们,那就是蜘蛛巢星!”

    “现在,你明白为什么千百年来,星盗会像野草一样,一直剿之不尽了吧?”

    李耀深吸一口气:“原来如此,那么修仙者又是怎么一回事?”

    白星河道:“很简单。”

    “人这种东西,无论做了多么十恶不赦,灭绝人性的事情,总会千方百计,找一些理由的。”

    “让这些昔日高高在上,无比荣耀,无比正义的修真者,坦然承认自己就是贪生怕死,卑鄙无耻,烧杀抢掠的强盗?”

    “这比杀了他们都要难受!”

    “柳刺星在世时。已经是星海帝国晚期,内战正炽,战火纷飞之下,他的研究价值并没有被人发现。”

    “尽管飞星界就是柳刺星的老家。但千百年来,大家对他的研究,也只是隐约有些听说的程度,并没有深入了解。”

    “直到五百年前,星盗至尊严心剑来到蜘蛛巢星。为了应付修真界联合舰队的进攻,对地下战堡进行了大发掘,无意间发现了柳刺星留下的一些遗物。”

    “从此,黑暗森林法则,才逐渐在一些星盗高层中,秘密流传开来。”

    “这些星盗,如获至宝。”

    “如果,宇宙真是一片弱肉强食,物竞天择的黑暗森林,那么。他们的所作所为,就有了合理的解释。”

    “错的不是我,而是整个宇宙!”

    “宇宙本来就是这样,我们所做的一切,都符合宇宙的法则!”

    “我们拥有强大的力量,我们代表进化的方向,当然比那些孱弱的普通人,更有资格生存下去,更有资格运用庞大的资源!”

    “星辰大海中的宝贵资源,被普通人消耗。完全就是浪费,只有掌握在我们手中,我们才能用这些资源,不断冲击进化的极限。令人类文明变得更加强大,强大到足以在这片黑暗森林中生存下去!”

    “所以,我们夺取普通人的资源,完全是正当的,合理的,必须的。因为,我们是脱胎于人类,却超越于旧人类之上的全新人类,更加强大、更加凶猛、更加冷酷无情的新人类,才是人类文明前进的唯一方向!”

    “这,就是修仙者的理念了。”

    李耀长长舒了一口气。

    听到这里,一直盘旋在心头的大部分疑团都解开了。

    从前到后,仔仔细细想了个通透,只剩下一两个细节,他还没琢磨透彻:“蜘蛛巢星的地下战堡,竟然和柳刺星的天劫研究中心重叠在一起,是巧合吗?”

    白星河一笑:“当然不是巧合。”

    “柳刺星在这里推演出黑暗森林法则后不久,‘末日变’降临,在域外天魔的蛊惑下,星海帝国的远征军统帅血神子叛变,化作了‘末日战狂’!”

    “星海帝国的内战爆发,战火很快席卷了飞星界,偌大的星海,再也无处容纳一座安静的研究中心了。”

    “那时候,局面非常混乱,不少大千世界都和帝皇所在的天极星域失去了联络,驻扎在飞星界的军方也做了最坏打算,建立了好几处深埋于地底的永固要塞,蜘蛛巢星就是其中一处。”

    “刺星斋,就被军方征用了,原因很简单。”

    “其一,刺星斋里有三百台计算力强大的超级晶脑。”

    “柳刺星继承了父亲的大量财富,又醉心于学术,将全部身家都拿出来筹建刺星斋,他采购的三百台晶脑,虽然都是民用型号,但是采用了独特的算法之后,计算力竟然比不少军用晶脑更加强大。”

    “这三百台超级晶脑,是一笔偌大的财富,军方怎么可能视而不见?就用他们来控制一部分防御符阵和法宝。”

    “其二,刺星斋虽然主要是研究天劫的,但本质上它还是一座天文台,可以全方位监控星空中的情况。”

    “对刺星斋的星空监测大阵,稍微进行一些改造,就可以应用到防空火力网中,监控整个蜘蛛星域的情况,万一叛军杀来,也可以提前锁定。”

    “所以,刺星斋就成为了地下战堡的防空中枢。”

    “只可惜,直到帝皇和末日战狂两败俱伤,这座防空中枢都没派上太大的用场。”

    “不过,五百年前的星盗至尊严心剑,却发现了刺星斋,并通过这些晶脑,激活了一部分残存在蜘蛛巢星地表的防御大阵,在蜘蛛巢星保卫战中,让来袭的修真者联合舰队吃尽了苦头!”

    李耀连连点头。

    白星河说的每一句话,都和他已知的各种资料严丝合缝,全都对应得上,应该没有骗他。

    这样一来,就……说不通了!

    李耀的目光,陡然锐利起来,直刺白星河的面门:“白老大,多谢你的开诚布公,解开了我不少疑惑,看来你是你真心实意和我合作。”

    “不过,有一件事,我百思不得其解。”

    “白老大,你相信黑暗森林法则,是吧?”

    白星河点头:“是的,我对黑暗森林法则,深信不疑。”

    李耀继续道:“而且,你承认自己是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的星盗?”

    白星河淡淡道:“你不用说的这么客气,哪怕说我卑鄙无耻,灭绝人性,猪狗不如,不得好死,我都会承认的。”

    “那就很奇怪了。”

    李耀摩挲着玄骨战铠的金属下巴,喃喃道,“你是一个无恶不作的星盗,而且你坚信黑暗森林法则,那么……”

    “为什么你不是修仙者?”

    “仔细想想,不是很诡异吗?”

    “以白老大的出身、经历和地位,简直就是百分百的,纯天然的,绝对死硬的修仙者啊,你不当修仙者,简直是修仙者圈子最大的浪费!”

    “可是为什么,你非但不是修仙者,还和修仙者组织长生殿闹成这样?”

    “有人说,你是不甘心屈居人下,才和长生殿翻脸,我仔细想过,这是说不通的。”

    “在白老大发迹的过程中,无数次充当别人的爪牙和小弟,连干爹都拜过好几个呢,最后还不是该杀就杀?”

    “按照白老大的性格,如果仅仅是不满意长生四王之一的地位,最合理的做法,应该是先加入长生殿,再一步步排除异己,抢班夺权,最终成为长生殿之主吧?”

    “更何况,长生四王,山海黑莲,似乎并没有统御关系。”

    “山王燕西北,负责铁原星方面的事务;黑王夜摩天,负责黑蛛塔;其余两王,应该也有各自的领域。”

    “就算加入长生殿,也不会有损于白老大的独立性。”

    “那么,白老大和长生殿彻底翻脸,甚至牺牲掉了整个深渊星盗团,究竟……想要干什么呢?”

    李耀兀自记得,第一次见到白星河,是在虎牙星盗团的运输舰上,当时白星河和罗金虎的一番对话,犹在耳边回荡。

    白星河字里行间,对修仙者的那种蔑视,不像是完全装出来的。

    现在,仔细想想,隐藏在蔑视后面的,似乎还有些隐隐的悲哀?

    白星河沉默了很久,似乎被问到了痛处。

    李耀道:“所以,我猜对了。”

    “就算你没有说谎,应该也隐藏了一些事情,一些非常关键的事情,涉及到你费尽心机安排这一切,都要将修仙者引入地下战堡的真正目的!”

    白星河苦笑:“李耀小友,我又一次低估了你,最近这几十年来,真的很少遇上像你这样可怕的对手啊!”

    “你说的没错,看起来,我的确应该是修仙者,老天爷给我安排了这样一条路,我不当修仙者,简直是天理难容。”

    “不过,世上之事,往往都是这样,明知某条路是对的,却有着绝不愿意去走的理由。”

    “只是,那理由却和你无关了。”

    “现在,我话说完,就问一句,你愿不愿意助我一臂之力,在这地下战堡深处,让长生殿付出惨重的代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