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七百四十九章 绝不低头
    为什么?

    李耀心乱如麻,一万个想不通。

    他并非没有想到,白星河可能暗藏着第二套晶铠,但无论如何,白星河都没有动手的理由啊!

    现在修仙者大举侵入地下战堡,白星河虽然调养了三天,但被另一名元婴老怪造成的重创,又岂是那么轻易就完全复原的?

    更何况龙王战铠被自己下了十几二十个后门,这一点白星河肯定能猜到。

    自己穿上玄骨战铠之后,绝对拥有和元婴老怪一战之力,这一点白星河也可以通过感知他的气势,推测出一二。

    就算白星河能将他击杀,又能得到什么?

    自己的第二套晶铠,肯定在激战中千疮百孔,支离破碎。

    他尚未完全复原的伤势,也会进一步加重。

    就算能收回龙王战铠,上面也布满了后门,没有李耀的话,甚至破解都破解不了!

    结论就是,完全没有好处!

    李耀这几天,将每一个细节都考虑清楚,觉得这一次白星河是真的别无他法,只能和他合作,所以才会放心大胆地维修晶铠。

    可是现在——

    白星河穿上血流战铠之后,并没有立刻发动进攻。

    只是星盗之王强横无匹的气势,却随着晶铠上殷红如血的纹路,逐渐向四周扩散开来。

    盗王一怒,血流成河!

    白星河冷冷道:“你在龙王战铠上,动了手脚。”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李耀心思电转,飞快道:“当然动了手脚,而且很多后门都是无需操纵,就会自动激发的,一旦我死了,龙王战铠就彻底废了!”

    白星河一笑:“威胁我?法宝是死的,人是活的,有没有龙王战铠。我都是白老大!”

    “就算你没说谎,那就让龙王战铠给你陪葬吧,李耀,你配得上它的。”

    李耀无语了。想了半天,都不明白,只能老老实实发问:“为什么,现在和我撕破脸皮,你有什么好处?”

    此刻的白星河。就像是一头彻底撕破伪装,爆发出绝强气魄的霸王龙,从银白色的护面下,发出了比钢铁还强硬的声音:“你在龙王战铠中,绝对动了超过十处手脚,只要我穿上龙王战铠,就会处处受制于你,沦为你的傀儡,任由你摆布,对不对?”

    李耀沉默了一秒钟。道:“不错,我的确动了不少手脚,不过都是为了自我保护。”

    “长生殿势力庞大,就算能干掉白无泪、风雨重甚至黑王,也不可能一下子将整个长生殿连根拔起。”

    “在长生殿尚未剿灭之前,你还有利用价值,我不会对你下手的,这一点我可以保证。”

    白星河笑了,无比轻蔑地笑了:“利用?保证?哈哈,哈哈哈哈!”

    “李耀啊。你终究还是太年轻了,或许你能计算到一切,但你怎么都不可能计算到,我这种老头子的想法。”

    “没错。我年轻时,刚刚出道,野心勃勃,曾经拜过不少干爹,在不少人面前低头,亦无数次被人驱使、奴役和利用。而我都选择了隐忍,慢慢积蓄力量,直到最后一刻,才会彻底翻脸!”

    “或许,时光倒流七十年,我也会选择乖乖穿上龙王战铠,之后再慢慢想办法和斗智斗勇,尔虞我诈吧?”

    “但是现在,我老了,人一老,骨头就变得又脆又硬,我的腰,已经不能再弯,我的头,也低不下去了。”

    “你究竟,把我这个星盗之王,当成什么人了,嗯?”

    白星河的气势,再一次如洪水般爆发,就连水晶穹顶之上,缓缓旋转的星辰大海,也被他的气魄冲击得黯然失色!

    “我白星河,纵横星海上百年,什么场面没见过,什么强者没杀过,什么凶险没经历过?纵然天圣六宗的宗主、长老,听到我‘星盗之王’出现的消息,都要吓得胆战心惊啊!”

    “你这个乳臭未干,连口口毛都没有生齐的小辈,却是一次又一次地算计我,侮辱我,威胁我,还敢和我玩什么‘恐怖平衡’?我操!”

    “现在,你他妈竟然还想用我的晶铠,来进一步控制我,利用我,把我变成你的傀儡,提线木偶一样的存在?”

    “我又怎么忍得下这一口气啊!”

    “告诉你,小子,从我成为‘白老大’的那一刻开始,就没有任何人,可以再控制我,修仙者不行,你,更不行!”

    “现在!”

    白星河手一扬,丢出一道蓝光,“咕噜咕噜”滚到了两人中间。

    却是一个葫芦形状,通体晶莹剔透,里面荡漾着一道道诡异红色纹路的药囊。

    一股诡异的香味,透囊而出,在半空中凝结成了几十条细长红线,妖异扭动着。

    白星河翘起右手大拇指,缓缓冲下,朝自己脚下戳了几戳,硬梆梆道:“给你两个选择!”

    “第一,喝下这瓶药囊里的所有药剂,然后乖乖走过来,跪在老子面前,恭恭敬敬叫一声,白老大!”

    “然后,听从老子的指挥,老子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老子保证能带着你一起干掉长生殿那帮鸟人,毫发无损地逃出去!”

    “出去之后,老子自然会告诉你,如何化解这瓶药剂带来的禁制,同时还会奉送你大量神通和法宝!”

    “不妨直说,你对我有恩,所以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保证不杀你,给你大把好处,还能和你一起打击长生殿、修仙者!”

    “你信也好,不信也罢,就是这话!”

    “第二,如果十秒之内,你还没有做出选择的话,那就战吧!”

    “或许,你还有更多底牌。”

    “或许,干掉你会付出惨痛的代价,令我最后死在修仙者的手里。”

    “那又如何?”

    “连刚刚出道的小蟊贼,都会硬着脖子说几句‘脑袋掉了碗大个疤,十八年之后又是一条好汉’之类的屁话,老子当了一百多年的强盗,还会怕死吗?”

    “十!”

    “九!”

    “八!”

    白星河的气势,镇压了整个刺星斋。

    形势完全逆转。

    七天前,是李耀气势如虹地对白星河倒计时,逼他达成了第二次恐怖平衡。

    现在,气冲霄汉,大声倒数的,却变成了白星河。

    不过——

    白星河才数到“八”,李耀就苦笑着摇了摇头:“不用数了,白老大,我选第二条路。”

    “哦?”

    白星河毫不意外,“你是不愿意向我下跪,还是不相信我的保证?”

    李耀缓缓举刀,锐不可当的锋芒,将白星河的气势切割开来,恍若在剑戟丛林中,杀出一条血路。

    “都不是,我只是和白老大一样,绝不会将自己的命运,掌控在别人手里而已。”

    白星河笑了:“很好,真的很好,李耀,你是一个真正的对手,值得我燃烧神魂,激发出全部实力来对付,来吧!”

    白星河跨出一步。

    这一步,只跨出了不到半米。

    但是在李耀的感知中,却像是一支拥有上百艘主力晶石战舰的舰队,铺天盖地,朝他碾压过来!

    李耀咬牙,双眸充血,特别是左眼,红得像是有岩浆流淌出来!

    他可以听到自己每一个脑细胞,“噼噼啪啪”爆开的声音。

    李耀只剩下最后半张底牌,半套尚未炼制成功的“无双套装”!

    这具专门适用于玄骨战铠的无双套装,炼制难度极高,李耀才完成了雏形,最多发挥出三分之一的增幅能力。

    更何况,将无双套装从乾坤戒中提取出来,再镶嵌在玄骨战铠上,也需要几秒钟。

    完全认真起来的白星河,会给他一到两秒钟么?

    李耀忽然道:“白老大,决一生死之前,能不能告诉我整件事的真相?”

    “你究竟还有什么安排,我又救过什么对你十分重要的人?不知道这一切,我死不瞑目啊!”

    白星河又跨出一步,淡淡道:“不能。”

    李耀郁闷:“那七天前,你又那么滔滔不绝,推心置腹!”

    白星河跨出第三步:“七天前是为了麻痹你,现在已经没这个必要了。”

    “这些事情,我会烂在肚子里,死也不说,无论是你死,还是我死,都不说,不说!”

    李耀苦笑,一切手段全部用尽,认真起来的白星河,真是一点儿破绽都不留给他。

    没办法,那就只能战了!

    无论如何,李耀都不可能喝下白星河丢过来的药剂,成为他的傀儡!

    哪怕白星河真的遵守承诺,最后放李耀一马,李耀也不会这么做。

    只因,他和白星河是同一类人,是只会将命运掌控在自己手中的人!

    “战吧!”

    两人之间,最后七米,剑拔弩张,空气如沸腾般冒出了无数气泡,令他们像是置身于一片杀戮之海!

    上千幅三维立体光幕,在他们周围缓缓旋转,缭绕,不断播放着无数星盗和修仙者,如潮水般渗入地下战堡的情况。

    风雨重,白无泪和黑王,已经开启了最下方一层,主仓库的密封大门。

    两人的气机,如两支大军的先锋,已经纠缠在了一起,互相试探,碰撞,纠缠。

    就像是两边各有上千条龇牙咧嘴的毒蛇,在“嘶嘶”声中,朝对方扑去。

    李耀排除了心底的一切杂念,杀意提升到了极限。

    就在出手之前的刹那,他的目光无意中穿越了白星河,落到白星河身后一副监控画面上。

    李耀忽然愣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