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修真四万年 > 第七百五十章 我求你!
    每一幅立体光幕,都监控着地下战堡的某一块区域,一段甬道,一座仓库,或者一间密室。

    大部分甬道、仓库和密室中,都布满了修仙者和星盗。

    这幅监控画面,也拍摄到了两名星盗,不过和别人大张旗鼓的劫掠不同,这两个星盗一前一后,鬼鬼祟祟,七绕八弯,钻进了一条十分隐秘的甬道。

    然后,他们两个都收回了晶铠,让别人失去了他们的方位,脱离了大部队。

    令李耀目瞪口呆的,就是这两名星盗的样子。

    李耀认识他们,他们是两个绝对不应该,也绝对不可能出现在此时、此刻、此地的人。

    大角铠师团的团长雷大陆,还有大角铠师团的军师白开心!

    “有,有没有搞错!”

    “这又是什么情况,雷大陆和白开心,为什么会假扮成星盗的样子出现在这里?”

    从监控画面看,白开心似乎都十分意外雷大陆会突然出现,两人正以无比古怪的表情对峙。

    不过只有画面,没有声音,两人又时而背过身去,李耀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只看到白开心倚靠着甬道墙壁,慢慢,慢慢坐了下去。

    更加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白星河是元婴老怪,感知比寻常人敏锐千百倍,即便气势提升到极限时,也牢牢监控着上千道光幕。

    所以,白星河也第一时间发现了雷大陆和白开心的存在。

    然后——

    僵硬了足足半分钟之后,白星河忽然像是一只被戳爆的气球,瞬间萎靡下去,铺天盖地的气势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完全干瘪了!

    李耀甚至怀疑,如果没有晶铠的支撑,他会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这又是什么阴谋和陷阱?”李耀眨巴着眼睛,完全糊涂了。

    “哗啦!哗啦!哗啦!”

    白星河身上的“血流战铠”。居然片片爆开,洒落一地。

    还没动手,他就放弃了千辛万苦才得来的优势,主动脱下了晶铠!

    失去晶铠的保护。白星河周身的肌肉都松弛下来,耷拉在骨头架子上。

    他的眼神,更是失去了星盗之王的霸道和锐利,反而有一种李耀捉摸不透的……茫然甚至慌乱!

    “把龙王战铠拿出来吧。”

    白星河有气无力地说,“我穿上。”

    “啊?”

    李耀有些犯晕。隐隐觉得白星河的异样和雷大陆、白开心两人的突然出现有关。

    这应该不是陷阱,两人的出现,大大超出了白星河的计算,将白星河精心布置的局,彻底搅乱!

    李耀心中一动:“你说我对你有恩,又说我奋不顾身救过一个人,我在铁原星域外围,的确冒死救过大角铠师团,难道雷大陆或者白星河之一,和你有关?”

    白星河默然不语。

    这个星盗之王。元婴老怪,双手都有些微微发颤

    李耀提高了声音:“白老大,究竟怎么回事,到了这个地步,总该说实话了吧!”

    “如果你真的希望,我全心全意和你合作,至少你要把前因后果,全部说出来吧!”

    白星河的双眸,忽然变得十分混浊,脸上满是“人算不如天算”的表情。用粗粝到极点的声音道:“好,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我说!”

    “不过,答应我。等你知道一切,和我一起去救人!”

    “我,求你,李耀!”

    ……

    地下战堡深处,隐秘的甬道内,大角铠师团的团长和军师。在黑暗中静静地对峙。

    白开心原本就终日愁眉苦脸的样子,此刻脸色更是阴沉得要滴下水来,冷冷道:“你不该来。”

    雷大陆掏了掏耳朵,把耳屎朝甬道旁边胡乱弹去:“该不该,都已经来了。”

    白开心咬牙道:“你来干什么?”

    雷大陆摊了摊手:“一个月前,我最好的兄弟,堂堂大角铠师团的军师大人,随随便便留下一封莫名其妙的书信,号称要脱离大角铠师团,随后就神秘失踪,远走高飞。”

    “我当然是想方设法跟踪上来,看看有没有办法让他回心转意,岂料却被我发现一个天大的秘密,原来他是嫌弃大角铠师团里的生活太过清汤寡水,投身到了星盗这样一份很有前途的职业当中,啧啧啧啧,这地下战堡中,果然有不少好货,听说地底最深处的大仓库里,更是金山银山,搞得我都心里发痒,琢磨着要不要临阵投敌呢!”

    “星盗”两个字,像是触碰到了白开心的神经,他一下子烧红了眼,脱口而出:“我不是星盗!”

    五个字,在隐秘的甬道中,嗡嗡作响。

    雷大陆咧嘴一笑,默默地看着他。

    白开心像是抽掉了浑身力气,倚靠着墙角慢慢坐了下来,幽幽道:“你不该来,这里很危险,真的很危险,随时有可能死的!”

    “哦。”

    雷大陆摸了摸鼻子道,“那至少,死也让我死个明白吧。”

    白开心沉默了半天,目光变得无比空灵,声音像是从一个很深很深的山洞里传来,终于说出一切:“很久以前,有一个少年,父母都是修真者。”

    “记事以来,他就一直和母亲生活在一起,他的母亲是一个很温柔很智慧的女人,虽然工作繁忙,却是时刻不忘,用最严格的修真者理念来教导他。”

    “从小,他就听母亲说过了不少修真者锄强扶弱,惩恶扬善,保护普通人的故事,亦是在心底里发誓,要成为母亲故事里那种修真者。”

    “他的父亲,常年在外奔波,很少回家,回来之后也是不苟言笑,很少过问他的事情。”

    “不过父母之间的感情,还是十分融洽的,在父亲难得出现的日子,都会时刻和母亲在一起,两人说说笑笑,很是恩爱的样子。”

    “很多家庭,都是如此,少年也没往心里去。”

    “不过,少年逐渐长大,却发现自己生活的环境,似乎有些诡异。”

    “少年和母亲,生活在地底密室之中,虽然一切设施齐备,也有虚拟法宝,可以模拟出日光和自然环境。”

    “但少年却很少和外人接触,每天除了见到母亲之外,就是一些呆头呆脑的傀儡战兽。”

    “等到会上网的年纪,母亲倒是也允许少年上网,不过所有信息,明显都经过层层过滤,像是唯恐少年发现什么一样。”

    “忘记说了,少年的母亲,是一个非常厉害的晶脑专家,她每天忙碌的主要工作,就是破解一批古代留下来的晶脑。”

    “少年日渐成长,疑心越来越重,觉得自己好像生活在一个精心构建起来的温室之中。”

    “终有一日,少年趁母亲不备,逃了出去,第一次见识到了他生活的世界!”

    “这是一片何等可怕的世界!”

    “腐臭的沟渠中布满了死尸,大街上所有人都像是披着人皮的野兽,灯红酒绿,光怪陆离,群魔乱舞,妖风四起!”

    “少年甚至被人所骗,差点儿被拐去当了奴隶,幸好父亲的手下及时赶来。”

    “父亲的手下,毫不留情地展开了屠戮,不但杀光了那些欺骗少年的人,甚至包括不少毫不相干的无辜者,都以极其残酷的手段杀死!”

    “这一幕,深深震撼了少年。”

    “少年终于知道,他生活的世界,是整个飞星界最可怕的地方,蜘蛛巢星!”

    “他的父亲,也完全不是母亲故事里描述的那种修真者,而是一名毫无人性的星盗!”

    “最可怕的是,他发现父母之间的恩爱,极有可能都是假象,他的母亲,根本不是心甘情愿和他父亲在一起的!”

    “他的母亲,只是一次星盗狩猎中留下的俘虏,因为激烈抵抗的缘故,原本会被他的父亲毫不犹豫杀死!”

    “但是,他的父亲却得到了一批古代遗留下来的晶脑,自己却无法破解,所以,在知道他的母亲是一名晶脑专家之后,才会留他母亲一命!”

    “甚至,就连他的出生,都极有可能是基于一个无比冷酷的理由!”

    “他的父亲,想要他的母亲心甘情愿留在地底,帮他破解晶脑,又害怕她在暗中搞什么破坏,所以才会以卑鄙的手段霸占了他的母亲,并且生下他。”

    “就是为了让他,成为一个工具,一个可以威胁他母亲的工具!”

    “呵呵,少年终于发现,自己生活中的一切都是假的,都是骗局。”

    “他也终于明白了,自己名字的来历。”

    “少年名叫……白无心!”

    “他的父亲,原本就是一个无血无泪,无心无肝,灭绝人性的畜生!”

    “少年无法接受这一切,完全崩溃了,在浑浑噩噩之中,过了好几年魂不守舍的日子,直到一件,令他彻底绝望的事情发生。”

    “就在超级晶脑被完全破解之后不久,白无心的母亲,死了!”

    “所有证据都显示,是他的父亲杀死了她!”

    “也对,超级晶脑已经破解掉了,他的母亲再没有什么利用价值,反而有可能透露出地底的秘密,当然是毫不犹豫地杀人灭口了!”

    “反正,那本来就是一个没有心的人,有什么事情干不出来?”(未完待续。)